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92章:出师一爆

第92章:出师一爆


  
      这天,太阳当空,进入十一月份的天空难得看见太阳了,风有些大,而且冷,特战大队后山树木并不茂盛,灌木丛为主,一些小鸟欢快的钻出来,在灌木丛嬉闹着,追逐着,一派祥和景象。
  
      大队长却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小心查看脚下,自从亲自训练罗铮后,发现罗铮在丛林里有异于常人的敏锐,天生就是丛林猎手,训练了三天,果断的放弃了继续训练侦查科目,全身心教起了爆破。
  
      然而,半个月时间不到,大队长郁闷的发现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教了,今天是罗铮爆破技能考核日,考核也很简单,大队长亲自考验,从山下走到山上算大队长赢,山并不高,只是小山包而已,上下不过两百米,然而,这两百米对于爆破专家的大队长来说,却像天堑一般难行,这种感觉让大队长既憋屈又欣喜。
  
      表面来看,上山的路和往日一般,平淡无奇,看不到任何陷阱,但大队长却感觉危机四伏,步步杀机,这种感觉让大队长很窝火,却又不得不小心的走着每一步,师父输给徒弟固然可喜,但也很丢人,军人的荣誉高于一切。
  
      上山的入口,老柳和老常正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老酒,满脸惬意表情,手上还拿着半只烤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老常更是得意的大声喊道:“哎,你能不能快点,太阳都要落山了,别忘了你可是打遍全军无敌手的爆破王,不会怂了吧,要是怂了就下来喝酒。”
  
      “别吵。”身在半山腰上的大队长不满的喝道,脸色却愈发凝重起来,从山下到山上,一颗雷都没有发现,好几次都是乌龙,这个结果让大队长很郁闷,没人喜欢被死神盯上,却又不知道死神在哪,什么时候出现的感觉。
  
      往前走了几步,地上有一些树枝干草,这些东西在上山的路上不足为奇,大队长没有多想,直接走了过去,忽然,大队长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等等,沿路出现过几次?难道?”
  
      想到这里,大队长脸色一凝,不敢乱动了,眼睛看向脚下,脸色一变,苦笑起来,然后抬头看向周围,高声喝道:“臭小子,给老子滚出来吧,算你出师了。”
  
      “呵呵,多谢大队长。”不远处的一蓬灌木丛忽然立起,露出一道身影来,正是罗铮,身上满是灌木丛,就连头上也是,编制的很好,刚才在地上趴着,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就连经验丰富的大队长都没有发现。
  
      大队长见罗铮就在距离自己不过三米的地方,居然一点气息都没有透出来,躲开了自己的侦查,不由一惊,旋即笑了,骂道:“臭小子,可以,连我都没有发现,潜伏技能不错,你这雷布的也不错,连我的心思都计算到了,沿路过来的地上枯草和树枝都是你故意弄的吧?让老子产生视觉习惯,等老子习惯看到这些东西后埋下真正的雷。”
  
      “大队长英明。”罗铮笑呵呵的说道。
  
      “英明个屁,英明还中你的招,快过来排雷。”大队长笑骂道,眼睛里却满是欢喜之色,输了就是输了,大队长输的起,输的心服口服,虽然早就算到了罗铮会采用这招,但没算到罗铮居然故布疑阵十几处,而且做的非常精巧,彻底磨掉了警惕性后,这才图穷匕见,被徒弟打败虽然丢人,但能接受。
  
      “没有引爆装置。”罗铮赶紧说道。
  
      大队长松开脚,脚带走了地上的两片树叶,露出了下面的地雷,巧妙的埋在地底下,只露出一点点,用树叶遮挡,要不是大队长自己是爆破专家,对这种地雷非常敏感,根本发现不了,大队长没好气的说道:“臭小子,看不起老子是吧?为什么不用真雷,怕炸死老子啊?”
  
      “哪能呢?”罗铮笑呵呵的赔礼道:“反正真雷假雷都一样,都会被你发现。”
  
      这时,老柳和老常快步冲了上来,看到地上的雷笑道:“大队长,没想到你也输了,咱们哥仨算是都输给了这小子,以后谁也别笑话谁了。”
  
      “那也不一定,大队长不是先发现了地雷吗?只要排雷就行了啊,最多算平手。”老常在旁边不赞同的说道。
  
      “输了就是输了,这小子的雷你以为简单,你排雷试试看?”大队长笑道。
  
      “哦?有什么讲究?”老常围绕地雷看了看,说道:“刚才你踩着地雷,只要用军刀从脚底下插进去,手法巧妙,压住引爆装置就可以抬脚了,再拿块石头压住军刀,不可可以了。”
  
      “你说的是常规雷,这小子的雷你们不知道,都改过了,一踩上就爆炸,别人的手雷要延时三秒,它的只有一秒,而且非常敏感,就这颗雷,哪怕是只鸟儿踩上也会爆炸,你没看他就躲在附近吗?就是有必要的时候阻止鸟儿靠近的。”大队长不愧是爆破王,眼力还是很准的。
  
      “这么厉害?”老常惊讶的说道,忽然想到了什么,诧异的追问道:“他刚才躲在附近的时候你没有发现?”
  
      大队长苦涩的摇头,虽然很丢人,但并不想撒谎。
  
      “嘶?”老常和老柳交换了一个眼神,默契的笑了,笑的很开心,有徒弟如此,做师父的还有何求?老柳见大队长一脸沉思,便开导道:“算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咱们输了就输了,输给铮子不丢人,他再能也是咱们哥仨教出来的,他厉害点不是更好?说不定这次****不用垫底了。”
  
      “就是。”老常也在旁边说道,看向罗铮,满脸欣慰的笑了,问道:“你不是和大队长才学了大半个月吗?侦查的手段全都学到了?”
  
      “我想的是┅┅,算了,不说了,走,喝酒去。”大队长不待罗铮回答,豪气的说道,朝山下走去,心里面却暗自嘀咕起来:兄弟们,你们的仇或许能报了,你们的忠魂或许也能回家了,看到我们哥仨的传人了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