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94章:接风宴上

第94章:接风宴上


  
      接风宴在晚上七点准时举行,有人来迎接,等走进宴会厅时,罗铮看到宴会厅已经坐满了人,不是校官就是尉官,还有几名将官,自己这个好不容易晋级为少尉的军衔还没有来得及捂,就又打回原形,成了士官,在这里级别最低了。
  
      罗铮眼尖,发现其中一桌摆着自己的名字,再看其他铭牌,参赛选手已经对应坐好,还有另外几个没见过的人,不知道是谁,罗铮和大队长打了个招呼,走了过去,在自己位置上坐好,和其他人一样,身板挺直,目不斜视,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总司令在另外两名将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到主位上落座后,示意起身相迎的其他人都坐下,笑呵呵的说道:“兄弟们都坐,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没必要这么客气,今天是接风宴,为我们的参赛选手接风,当然,也是送行宴,欢送我们的勇士去战场,来,大家举杯,预祝勇士们凯旋而归。”
  
      所有人举杯,军队有军队的规矩,总司令说不用客气,但没人敢真不客气,军队的等级和纪律严明,谁也不会乱来,一杯酒下肚,氛围缓和了许多,等服务人员把第二杯倒满后,总司令举杯起身,来到参赛选手这桌,笑吟吟的说道:“勇士们,我这张老脸今天就搁这了,还有半年我就退休,能不能体面地退休就看你们的了,来满饮此杯。”
  
      “谢总司令。”选手们不敢托辞,感激的说道,一饮而尽。
  
      “谢我就拿出你们的真本事来,相信你们都有所了解了吧?对了,其他几位是我特意请来的上一届选手,他们经历过同样的比赛,有经验,有心得,你们多多请教,当然,你们几个也不能保留,都是为了咱们集团军的荣誉嘛。”总司令笑呵呵的说道。
  
      “是。”参赛选手答应一声,至此,罗铮总算明白了同桌的其他人身份,难怪看上去一个个都不简单,原来是上一期的选手,
  
      “好了,你们年轻人多亲近,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打扰你们了,王琢,这里就交给你了。”总司令说完,转身离开。
  
      “是,”一名精壮汉子满口答应下来,等总司令一走,笑呵呵的对大家说道:“各位兄弟,我叫王琢,瞎琢磨的琢,上一届参赛小队的队长,不瞒各位,这个队长当的丢人啊,集体成绩垫底,个人成绩垫底,都怪我这个队长指挥不力。”
  
      “队长,别人不知道内情,我们还是知道的,怪不了别人,只怪自己学艺不精。”旁边一名精干的少校轻声劝慰道,见大家一脸好奇,便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样脖子灌了下去,沉痛的将杯子放下,一脸落寞表情。
  
      “有古怪?”罗铮惊讶的想到,不由看了其他几名选手,书生低头慢慢品酒,一口杯里面的酒少的可怜,书生却品的滋滋有味,放佛里面的酒喝不完一般,罗铮笑了,这个家伙有点门道。
  
      再看对面坐着的选手,一脸老实巴交模样,像个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事实上这个家伙也确实是农民,起码户口在农村,是纯粹的农家子弟,叫罗海,进特种部队的时候,有一天教官问他是什么人,罗海脱口而出:农民。
  
      笑话传开后,战友们为了好听,给他起了个农夫的外号,罗海觉得这个外号很符合自己,为了提醒自己不忘本,就默认了,从此以后,这个外号就流传开来,沿用至今,别看外表像个农夫,但罗铮看过资料,知道这个家伙很聪明,甚至有点农民式的“狡猾”,而且力大无穷。
  
      或许是察觉到了有人在观察自己,罗海抬头看了罗铮一眼,露出一副憨厚的表情,罗铮知道这憨厚表情下掩藏着一颗“狡猾”的心,不敢托大,微笑的点头致意,注意力却被旁边那个有些肥胖的选手吸引住,这个家伙居然在低声诵念佛号,神情悲戚,就像是在超度亡灵的僧人一般。
  
      看到这一幕,罗铮脑海中涌出一些资料来,知道这个家伙外号和尚,也确实是一名和尚,没有姓名,从小被一名和尚收养,法名释能,好勇,学了一声好武艺,和平社会武功高强未必有用,搞不好反而是祸害,老和尚担心释能将来出事,干脆将释能送到部队来了,只是,这个家伙改不了十几年的习惯,动不动就念经。
  
      “你就是罗铮吧?认识这花吗?”旁边一个声音响起。
  
      罗铮一怔,扭头一看,一名选手正专注的看着手上的小瓷碗,瓷碗上有花,罗铮看了一眼瓷碗,脑海中马上想到了一个人,选手王越,外号花匠,这个家伙喜欢养花,据说到了痴迷的状态,认识天下所有叫得出名的花,外号也由此而来,罗铮点头说道:“花匠?”
  
      “错。”花匠轻轻说道,眼睛却没有从瓷碗上离开。
  
      罗铮一怔,旋即笑道:“芍药。”
  
      “哦?看来还是同道中人,这么大的花你认为是几年开的?”花匠王越看向罗铮问道,一边讲瓷碗放在桌子上。
  
      “五年期,花树太老,养分不够,花朵也就小了些,但花瓣厚度还在,不是两年期花树能开出来的。”罗铮笑道,罗铮的母亲喜欢花,也养了不少供给城里人换取生活物资,自然也耳濡目染了些。
  
      “哦?”花匠刚才应付式的平淡表情多了些诧异,看罗铮的表情也多了些亲切表情,笑了,举起了酒杯。
  
      罗铮也举杯,两人默契的干了。
  
      而这时,王琢显然从悲伤中走了出来,举起了酒杯,认真的说道:“看得出来,你们这一批比我们这一批要强,有几句忠告给你们,永远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永远不要以为自己比别人强,永远不要相信任何队友以外的人,”说着脖子一仰,将酒一口灌了下去。
  
      “呃?”罗铮听到这三句忠告有些诧异,感觉有些渗人,前面两句还好理解,后面这句什么意思?但看得出来,王琢句句发自肺腑,暗自记下心来。
  
      ps:看在继续三更的份上,没推荐票留个言鼓励一下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