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07章:争议对策

第107章:争议对策


  
      大家听完罗铮的提醒,并没有马上发表意见,罗铮无奈的看向书生,再看看其他人,一个个脸色凝重起来,罗铮苦笑一声,努力劝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担心,只是,没有铭牌就没有获胜的希望,如果后面的战斗每次都这样,我们拿不到铭牌,回去也是个输,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知道你的心思,作为队长,带领你们完成任务是第一位,但不是在牺牲大家生命的前提下,明知不可为而为,是不合适的,没有任何胜算,留下来只会浪费时间,还不如另外寻找机会。”书生沉吟片刻,无奈的苦笑道。
  
      理念不同,注定作战风格的不同,罗铮看了一眼众人,花匠明显有些留下来找机会干一把的意动,农夫受了伤,脸上有些苦涩,和尚一脸沉思状,没有决定,罗铮不由苦笑道:“好吧,我服从命令。”
  
      “队长,罗铮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茫茫荒野,没一处安全的地方,留在哪里都一样,还不如留在附近,说不定真有机会,如果干掉那伙敌人,咱们也能捞到不少铭牌不是?如果里面有大官,说不定还能够缴获有价值的情报。”花匠笑呵呵的提议道,打着圆场。
  
      书生沉思片刻,看了一眼农夫,再看向和尚,脸色严肃的问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都有道理,留下来有两个可能,有机会和没机会,没机会的代价就是浪费时间,有机会我们又能完全把握吗?面对强敌,难免伤亡,死不可怕,但这一切才刚开始,现在死不换算,既然如此,从‘对我们有利为原则出发’,我个人觉得离开比较合适,后面的路还长着呢,总有机会不是?”和尚分析道。
  
      罗铮很清楚和尚善守,善守之人不喜欢冒险,总是会第一时间考虑风险和代价,从而找到应对的办法,留下来的风险和利益不成正比,选择离开在情理之中;花匠擅攻,喜欢以小博大,赞成留下也合情合理,不由看了一眼农夫,农夫善袭,属于有便宜绝不放过的主,但在看不到便宜之前,绝对不会轻易出手,想要他同意留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由暗自叹息一声。
  
      书生是个攻防一体的全能型人才,一旦心中有了决断,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决定,如果心中无法决断,就会出现摇摆,甚至偏向于保守做法,听了花匠和和尚的分析,书生有些犹豫起来,看了一眼罗铮,沉吟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保守做法,无奈叹息道:“当务之急是给农夫疗伤,其他的回头再说吧。”
  
      给伤员疗伤无可厚非,这个命令没人反对,但疗伤在哪里都可以,反正缺医少药,走的越远只会耽误时间,罗铮以为书生选择就地休整、择机而动,松了口气,就听到书生用手指着远处的山脉说道:“我们去大山深处隐蔽,一切都等农夫的伤好些了再说,杀敌有的是机会,如果敌人发现我们在这里,肯定会派兵追击过来,还不如趁敌人没有发现的时候远遁,以确保安全。”
  
      罗铮理解书生这个决定所承受的压力,作为队长,必须确保大家安全,进山休整合情合理,但这种保守的做法会束缚大家的战斗力,影响任务,罗铮想了想,有些不甘心的提议道:“要不这样,我留下来侦查,看能不能找机会偷袭一把,弄些有价值的情报也好,如果没有,我就去找你们汇合,如何。”
  
      “不行,太危险。”书生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这个提议,见罗铮还想坚持,便继续说道:“咱们人手本来就不多,农夫兄弟受伤,分兵对我们不利,刚才进村的时候你很谨慎啊?要不是你留守村口,火力掩护我们撤退,并干掉了几名持rpg的士兵,说不定我们全玩完了,这份情我记着呢,只是,为什么你现在如此想冒险,和之前的谨慎判若两人,为什么?”
  
      “对啊,刚才你很谨慎,也是你的谨慎救了大家的性命,为什么现在你反而要冒险呢?说来听听,兄弟们合计合计,三个臭皮匠顶的上一个诸葛亮嘛。”花匠满脸好奇的看着罗铮问道。
  
      “就是啊,说说吧,理由充分,我也不介意留下。”农夫也好奇起来,仗打成这样,还第一个负伤,农夫正憋着一肚子火,如果又便宜可占,哪里会放过?
  
      “因为我们现在就像无头苍蝇。”罗铮冷静的说道,看了大家一眼,发现大家脸色有些难看,书生就更加了,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这话有埋怨书生领导不力之嫌,作为一名级别最低的士兵,公开质疑领导的权利是犯忌的,特种部队虽然没有多少官僚习气,但论资排辈的惯性思维还是存在的,罗铮这番话不仅打击了书生,还让其他人脸上挂不住。
  
      “说详细点,大家都是功过生死的兄弟,不用什么顾虑,看得出来,你小子隐藏的很深,很有本事,对战场和危险的把握都很精准,比如之前的进村,如果我听了你的意见,就不会有农夫兄弟受伤之事发生,还有上次,如果我听从你的建议,去那个被武装分子打劫过的村庄打探情况,说不定情况又不同了,放开了说吧。”书生很快调整心态,脸色一肃,认真的说道。
  
      大家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特别是罗铮的几次不同意见的提醒,不由重视起来,刚才的不快烟消云散,农夫更是爽朗的笑道:“兄弟,咱们哥几个都是五年左右的老兵,思维已经惯性,你年纪最小,但很精明,说来听听。”
  
      “是。”罗铮看得出来,大家都是光明磊落的人,感激的一笑,客气的说道:“我最小,说错了话你们别介意。”
  
      “哪有哥哥介意弟弟的,放开了说。”书生说道,一脸认真的听起来。
  
      “就是,你小子别弯弯绕,咱们都是过命的交情,接下来还要同生共死,有什么话敞开了说,别藏着掖着。”花匠笑呵呵的打着圆场说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