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18章:遭遇伏击

第118章:遭遇伏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身处险境,未谋胜,先谋败,这是好事,周围敌人环伺,书生的担忧不无道理,作为一队之长,不仅要带领大家完成任务,还要确保大家一个不落的安全回去,这份压力无以言表,罗铮看了书生一眼,理解的说道:“要不这样,我一个人进村,回头追上你们,一个人目标小,行动方便,如何?”
  
  
  “一个人和五个人没区别,我不同意你一个人去冒险。”书生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掏出地图研究起来,眉头紧锁,脸色凝重。
  
  罗铮知道书生的担忧和承受的压力,不好再坚持,归根结底,双方的目的都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只是理念的诧异,导致行动方式的不同,书生当然知道进村的好处,但不想冒险,罗铮理解的选择了服从,如果是其他大是大非问题,罗铮说不得拿出委任书抢班夺权了。
  
  
  夺权容易,没有足够理由夺权会影响小队团结,书生没有乱来之前,这种事不能做,罗铮不再多说什么,书生看了大家一眼,说道:“我们往北十公里,再往东,沿途都是荒无人烟的山岭,而且地形复杂,便于掩护,这条路线应该安全。”
  
  “地形复杂意味着更容易打伏击,如果敌人利用地形设下埋伏呢?”花匠担忧的提出了自己的疑虑,见书生愣了一下,便继续说道:“队长,我本人不是质疑你的指挥,只是想提醒一下。”
  
  
  “那我们就只有搏一搏了,照原来的路线走,沿途会碰到两个村庄,如果村庄里有敌人的侦察哨,我们的行踪很容易暴露,就算我们找个村庄补给,也会遭到追杀,无处躲藏,还不如避一避,另外找机会,我能够感觉得到,敌人已经重点照顾我们了,还怕没人上门送铭牌?”书生解释道。
  
  大家一听有道理,便都不再坚持,罗铮有不同的看法,但这些看法都只是个人推断,没有实际检验,做不得数,也就保留了意见,队伍往北迂回,大约两个小时后,前面山岭多了起来,高低错落,地形确实复杂了许多。
  
  
  罗铮留心观察了一番,山岭土石嶙峋,风一吹,灰尘满天飞卷,山上一棵草都看不见,这种地方没有任何生机,内心一沉,这样的环境下不可能有什么可以猎食,这肚子到了晚上可是个大问题了。
  
  其他人看到这环境,也都想到了吃饭问题,但所有人都没有点破,只是看了书生一眼,继续急行军,书生也是满腹心事,满脸苦涩,为了确保大家的安全,给农夫多点伤口恢复时间,乾坤独断,选择了这条路线,如果因此让大家陷入绝境,书生知道自己万死难辞其咎。
  
  
  “队长,别担心,总有办法的。”负责断后的罗铮见书生掉在队后,紧走两步,小声劝慰道,已经这样了,说伤感情的话只会影响团结。
  
  “谢谢你的支持。”书生感激的说道。
  
  
  “哒哒哒!”忽然前面传来枪声,两人大吃一惊,抬头一看,是前方负责开路的花匠躲在一处山坡后面和人交手,敌人在必经之路的两侧埋伏,从火力上来看,绝对有近百人,占据地利,压的花匠几乎抬不起头,险象环生。
  
  “不好,有埋伏,快,抢占有利地形狙击掩护,准备撤。”书生脸色大变,果断的下达了命令,自己跑了上去,手上的枪也开始射击,一边高喊道:“兄弟们,火力掩护,花匠,快撤。”
  
  
  大家顿时明白书生的意图,纷纷冲了上去,抢占有利地形火力压制敌人,罗铮也不敢怠慢,快速朝一座稍高一点的山坡冲去,三十度斜坡山路如履平地,非常时期,罗铮不敢耽搁,几乎用尽了全力奔跑。
  
  “咻!”一颗子弹飞射过来,没入身后泥土之中,炸成一个土坑来,罗铮一听声音异常,是狙击弹,脸色大变,一个虎跃扑倒在地,再翻滚到一个土堆后面,身体靠着土堆,仔细分辨起枪声来,周围除了普通的突击枪声,再没有狙击弹的声响了,脸色凝重起来。
  
  
  战场上,静默的狙击手比开枪的狙击手更具威慑力,罗铮想到了野狼佣兵团,只有他们才有这种高水平狙击手,不敢轻易露头,但一想到战友们随时被狙杀,心急如焚,将防弹头盔摘下,朝一边扔去。
  
  “咻——当!”狙击枪响,子弹击中防弹头盔,发出沉闷的声响。
  
  
  罗铮脸色难看起来,对方果然是个高手,不仅射速快,而且异常精准,甩出去的防弹头盔速度可不慢,而且极具突然性,没想到还是被对方一枪击中,刚才要是自己,已经被爆头了,怎么办?
  
  “哒哒哒!”前面密集的枪声如雨,罗铮不用看都知道是更多的敌人扑上来了,花匠在敌人包围圈中,其他人也是半只脚踏进包围圈,敌人还有狙击手存在,不尽快突围,谁也跑不掉。
  
  
  “兄弟,干掉机枪。”书生高声喊道。
  
  罗铮一听就知道是书生在对自己下命令,心急如焚,很想开火,可敌人的狙击手像毒蛇一般潜伏在周围,只能判断个大致方位,一露头就得死,不敢冒险,怎么办?听着周围密集的枪声,罗铮气的钢牙紧咬。
  
  
  “冷静,一定要冷静。”罗铮告诫自己,从一侧慢慢探头看去,再快速回来,匆忙中一瞥,罗铮发现战友们都被火力压制着,自身难保,根本无暇顾及花匠,好在花匠躲在一个低洼处,缩成一团,子弹将周围扫射的满目疮痍,对花匠的威胁并不是很大,短时间内没有生命危险。
  
  了解了战场情况,罗铮更是焦虑万分,一咬牙,豁出去了,脚下用力一蹬,身体放佛出膛的炮弹一般朝前窜去,危急时刻,潜能完全爆发出来,这一窜足有十来米,罗铮一个翻滚在地,身形未稳,就感觉滔天的危险气息笼罩过来,不由大骇,脚下不停连蹬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