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66章:杀狼取物

第266章:杀狼取物

readx();    天空如洗,清澈无云,太阳高高的注视着大地,雪茫茫一片的荒野,看不到任何绿色生机,死寂一般,风卷着雪花,打着卷飞走了,一匹狼仿佛石雕一般伫立着,要不是双目中散发着冰寒的锋芒,令人胆颤,绝对以为是死狼,罗铮惊讶的看着这匹野狼,摸出了手枪,严正以待。
  
      雪地里遇到野狼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还好是和狼群走散了的孤狼,肚子瘪瘪的,估计饿极了,但饿极了的野狼更加凶残,罗铮不敢有丝毫大意,虽然只有两发子弹,生死关头,顾不上节省了。
  
      雪太厚,人的小半身子都陷进去了,行动不便,时间拖久了会引来更多的狼,只能速战速决,罗铮见野狼不动,干脆主动出击,军人有枪在手,什么都无所惧,野狼或许是感受到了罗铮的挑衅,很是恼怒的低吼一声,震动了一下身体毛发,将身体上面的雪花抖落,朝罗铮走来,低吼着,目光凶狠。
  
      罗铮早非吴下阿蒙,经历了太多生死,面对饿狼,没有丝毫慌乱,见饿狼发起主动攻击,干脆不动了,严正以待,双目如矩,冷冷的锁定饿狼,待饿狼距离自己不过五米时,枪口瞄准了饿狼的眼睛。
  
      熟悉狼的人都知道狼有“麻杆腿,豆腐腰,扫帚尾巴铁的脑”之说,狼直面过来,如果是平坦的陆地,罗铮不介意攻击狼的腰部,但脚下是厚厚的雪,腾挪困难,行动不便,面对的是脑袋,脑袋太硬,子弹打过去未必马上就死,一旦发出临死前的召唤,那就麻烦了,而眼睛是薄弱缓解,子弹绞碎大脑,必死无疑。
  
      然而,罗铮发现这头野狼不简单,看到手枪后,脑袋不断变换位置,不规则晃动着,难以瞄准,继续向前走到三米位置停下来,凶狠的狼变得狂躁起来,这是攻击前的蓄势和造势,迫使猎物慌乱。
  
      作为食物链顶端之一的狼,自然有一套生存法则,猎食前的心理攻击手段不少,胆小的往往会吓的不敢动,罗铮心知肚明,嘴角涌现出一抹冷笑,饿狼感觉到权威受到了挑衅,怒极嘶吼起来,脖子一身,张开了血腥大口,一股臭气随着嘶吼声喷了出来。
  
      “砰!”罗铮毫不犹豫的开枪了,子弹打破雪原死寂,咆哮着从饿狼的嘴里射入,遇到阻力后,子弹动能不规则高速旋转起来,将饿狼的脏腑搅成一锅粥,子弹余势未减,从饿狼的臀部呼啸而出,没入雪地之中,不见了踪迹。
  
      “嗷嗷——”饿狼惨叫一声,身体轰然倒地,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罗铮,眼睛里满是恐怖和迷惑,搞不懂自己怎么就死在眼前这个弱小的生物手上了?
  
      内脏完全被绞碎的饿狼没有了力气,意识开始涣散,渐渐闭上了眼睛,罗铮走了上去,将手枪收好,用手铐的尖锐部分刺破饿狼的脖子血管,鲜血流了出来,罗铮一咬牙,凑上去吸起来,一个晚上滴米未尽,已经饿的不行了,为了生存,别说是狼血,就是树皮、蚂蚁也得吃。
  
      咕咚咕咚!罗铮大口喝着狼血,天寒地冻,喝慢了狼血会凝固,到时候想喝都没有,错过了这次,未来还不知道多久才会碰到能吃的,必须尽一切可能喝多点,自然法则,生存第一。
  
      几分钟后,罗铮感觉狼血越来越少,狼的身体渐渐变硬,不得不停歇下来,抓起一把雪胡乱擦擦嘴角血污,再含了一大口雪融化成水吞下去,然后用手铐尖锐部分给野狼剥皮。
  
      野狼的血和肉全部冻成坚硬的石头一般,不能吃,但皮毛非常有用,罗铮剥的非常小心,连刮带撕扯,足足半个小时后,一张狼皮剥了下来,罗铮将狼皮从中间一分为二,然后躺在雪地上,把脚撩起来,脱下脚上的皮鞋和袜子。
  
      之前和鬼手逛街充当诱饵,脚上只穿了双普通的皮鞋,皮鞋在雪地里行走根本无法保暖,寒由足生,不解决脚的保暖问题,一样会冻死在这片雪原,在喝狼血的时候,罗铮感觉到血液进入体内产生的热量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狼皮没有硝制,会很臭,好在这里天寒地冻,皮肉不会腐烂,臭味并不大,罗铮将有毛的这面将脚包裹着,将贴身的体恤衫全部撕下来,一分为二,当绑腿带,将裤脚和狼皮捆好,再用袜子套进去。
  
      两条腿全部弄好后,罗铮休息了一会儿,感觉麻木的脚有了些体温,不由大喜,只要脚的保暖问题能解决,罗铮就有信心走出这片茫茫的雪山高原,皮鞋套进去很挤,但也能穿,罗铮看了一眼雪地上的狼尸,有些感激的说道:“狼兄弟,对不起了,下辈子投胎做别的吧。”
  
      说着,罗铮抬头看向东方,一咬牙,继续大步而去,或许是喝了狼血的缘故,身体并没有被冻麻木,走了一个小时左右,开始渐渐变热起来,罗铮赶紧放慢速度,以免身体出汗,再不断的抓雪放口里含化成水吞下。
  
      经过了一晚上的暴风雪肆虐,雪山高原的温度虽然依旧零下几十度,但太阳不错,空气也不错,这让人心情大好,罗铮不断的赶路,没走一个小时就用太阳观测法确定一下方向,以免走错。
  
      雪山高原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没有任何参照,时间长了根本记不住方向,在求生**的支配下,罗铮顶着寒冷不断走着,走着,甚至能够感觉到身体肌肉局部已经冻伤,但不敢停,停下来就意味着希望的破灭。
  
      天渐渐黑了,月亮出来了,罗铮依然不敢停留,太冷了,绝对不能睡,一睡就会醒不过来,还不如继续赶路,好在罗铮意志坚定,咬牙坚持着,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装备全无,必须尽快走出去,多拖一分钟,就多一分生命危险。
  
      罗铮不知道前面还有多远,但时刻提醒着自己保持清醒,当睡衣席卷上来时,罗铮赶紧抓起一大把雪使劲的搓在脸上,消除疲劳,驱散随意,丝毫不敢麻痹,与天斗,更是恐怖,因为谁也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来临,想活命,就必须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