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86章:愤然反击

第286章:愤然反击


  
      用枪指着人是极不友善的行为,可以视为敌人,罗铮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峻的双眸迸裂出一道锋芒,向前一步,眉心凑到枪口上,一字一顿的说道:“很多人用枪指着老子,最后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有种你开枪试试?”庞大的杀气爆发出来,周围冰冷的世界仿佛更冷了。
  
      “别开枪,自己人,有话好好说。”书生赶紧打着圆场,脸色焦急。
  
      “放下枪。”幽灵小队成员全部举起了狙击枪瞄准宋立,脸色铁青,愤怒的喝道,火药味十足,稍有不慎就会擦枪走火。
  
      “混蛋,再说一遍,老子是集团军少校参谋宋立,你们想以下犯上吗?回去后全部军法从事。”宋立气的七窍生烟,肺都要炸了,看向罗铮的眼神阴冷的仿佛周围寒冷的冰雪世界,杀气凌冽。
  
      罗铮感激的看了幽灵小队一眼,旋即看向宋立,冷冷的说道:“宋立是吧,上面派你来指挥的,不是来抢夺战功的,还有,少给老子摆高傲,敢拿枪指着老子?”说着猛然出手,一个手刀切中宋立手腕的阳溪穴,另一手闪电般夺枪。
  
      宋立没想到罗铮居然不怕死的夺枪,事发突然,反应不及,感觉手上一空,脸色大变,连忙后退两步,警惕的看着罗铮,却发现罗铮枪口已经调转过来了,宋立顿时慌了,坐在办公室参谋打仗和前线实战完全是两码事,胆气一泄,宋立慌乱的喝道:“你,你想干什么?”
  
      “徒有其表,败絮其中。”罗铮冷冷的看了宋立一眼,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好下死手,干脆将手枪丢给对方,对幽灵小队成员喊道:“看着他。”
  
      “是。”幽灵小队成员马上答应下来。
  
      书生、农夫、花匠和和尚暗自交换了一个眼神,谁也没想到罗铮不仅敢抗命,还敢威胁上级,脸色凝重起来,纷纷看向罗铮,眼睛里满是担忧,书生想劝解几句,缓和一下,大敌当前,应该团结才是,看到罗铮拿出手机来,不由一怔,后退一小步,示意其他人也先别动。
  
      集团军派人来统一指挥行动没问题,要求保管文件也正常,但来的是外强中干的参谋,而且态度傲慢,行事粗暴,不注意团结,交给这样的人指挥,罗铮可不敢,都是生死兄弟,罗铮可不想大家白白送死。
  
      宋立看到罗铮打电话,隐隐感觉不对劲来,但一想自己是集团军派来的,名正言顺,胆气顿时一壮,再一想自己家族背景,在军方有绝对的话语权,看向罗铮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透着滔天的杀意。
  
      电话很快接通,罗铮冷冷的看了宋立一眼,敏锐的发现了宋立的杀意,脸色一凛,冷笑一声,对接电话的武大队长说道:“是我,已经和援军汇合,那个集团军派来总指挥的少校参谋宋立怎么回事?”
  
      “宋立?”武大队长一怔,马上说道:“你稍等,我问问。”
  
      挂了电话,罗铮惊疑起来,集团军派宋立过来这么大的事都没有知会武大队长?这事有些蹊跷,但不管怎样,等武大队长的结果出来再说,看了一眼满脸疑狐的书生等人,解释道:“稍等片刻。”
  
      书生等人意识到出事了,暗自交换了个眼神,点头答应下来,忽然,农夫脸色一变,用手压了压耳机,说道:“不好,前哨发现了追兵,距离八百米。”
  
      “什么?”罗铮大惊,凌冽的目光扫了宋立一眼,看向追兵方向,脸色凝重如铁,寻思起对策来。
  
      “混蛋,还不快准备迎敌?”宋立歇斯底里的喊道,愤怒的眼神多了些慌乱。
  
      大家犹豫起来,一边是上级派来指挥的军官,一边上同生共死过的兄弟,到底听谁的?罗铮理解的看了书生一眼,然后看向宋立,冷冷的说道:“既然你是上级派来的指挥官,你说,这仗该怎么打?”
  
      “当然是留下一队断后,其他人带着文件先撤。”宋立毫不犹豫的喝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混不知这番话引起了众怒,断后意味着死亡,留下谁都不合适,大家不善的看向宋立。
  
      宋立在指挥部沙盘推演的经验倒是丰富,但没有前线实战经验,对战士们的心理了解不够,发现大家不善的眼神后,呼吸一滞,隐隐不安起来,罗铮丢给对方一个白痴的眼神,抬头看了看天空,部队连续赶路到这里,体力消耗巨大,没有力气撤退,加上天已黑,温度更低了些,盲目撤退意味着死亡,脸色凝重起来。
  
      “兄弟,你说,怎么办?”书生谨慎的看了宋立一眼,问罗铮道。
  
      “谁才是这里的总指挥?”宋立不满的喝道:“难道你们几个也想战场抗命不成,留下一队阻击,谁留下你们自己商量,其他人马上撤退,晚了就来不及了,咱们是军人,军人可以死,但文件不能丢?”
  
      “说的倒是正气凛然,冠冕堂皇,谁留下?”罗铮讥笑道,看向山虎,继续说道:“兄弟,你有伤,留下,幽灵小队其他成员下山,前突百米,抢占狙击地形,务必阻拦敌人推进速度,必须挡在五百米外。”
  
      “是。”周刚等人答应一声,放下瞄准宋立的枪口,转身急匆匆去了。
  
      有幽灵小队五名狙击手阻拦,将追兵挡在五百米线一段时间问题不大,罗铮看了书生等人一眼,大家隶属不同,不好下命令,不由苦笑起来,大敌当前,内部不稳,这仗怎么打?
  
      书生等人看出了罗铮的犹豫,也是满脸苦涩,宋立是司令部任命的行动总指挥,不服从宋立的指挥就是抗命,要上军事法庭,但听从宋立的指挥,就意味着抛弃一支小队,其他小队踏上生死未卜的路,在这冰寒的世界,又是晚上,不被打死也会冻死,没人愿意。
  
      “这仗怎么打稍后再说,现在,请你命令各小队狙击手到位,阻击敌人追击。”罗铮冷冷的看向宋立,这个命令还得宋立下。
  
      宋立听到罗铮协商的口吻,顿时得意的冷笑起来,喝道:“你不是能吗?战场抗命,不服从指挥,说,你到底是哪个部队的?叫什么?”
  
      用枪指着人是极不友善的行为,可以视为敌人,罗铮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峻的双眸迸裂出一道锋芒,向前一步,眉心凑到枪口上,一字一顿的说道:“很多人用枪指着老子,最后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有种你开枪试试?”庞大的杀气爆发出来,周围冰冷的世界仿佛更冷了。
  
      “别开枪,自己人,有话好好说。”书生赶紧打着圆场,脸色焦急。
  
      “放下枪。”幽灵小队成员全部举起了狙击枪瞄准宋立,脸色铁青,愤怒的喝道,火药味十足,稍有不慎就会擦枪走火。
  
      “混蛋,再说一遍,老子是集团军少校参谋宋立,你们想以下犯上吗?回去后全部军法从事。”宋立气的七窍生烟,肺都要炸了,看向罗铮的眼神阴冷的仿佛周围寒冷的冰雪世界,杀气凌冽。
  
      罗铮感激的看了幽灵小队一眼,旋即看向宋立,冷冷的说道:“宋立是吧,上面派你来指挥的,不是来抢夺战功的,还有,少给老子摆高傲,敢拿枪指着老子?”说着猛然出手,一个手刀切中宋立手腕的阳溪穴,另一手闪电般夺枪。
  
      宋立没想到罗铮居然不怕死的夺枪,事发突然,反应不及,感觉手上一空,脸色大变,连忙后退两步,警惕的看着罗铮,却发现罗铮枪口已经调转过来了,宋立顿时慌了,坐在办公室参谋打仗和前线实战完全是两码事,胆气一泄,宋立慌乱的喝道:“你,你想干什么?”
  
      “徒有其表,败絮其中。”罗铮冷冷的看了宋立一眼,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好下死手,干脆将手枪丢给对方,对幽灵小队成员喊道:“看着他。”
  
      “是。”幽灵小队成员马上答应下来。
  
      书生、农夫、花匠和和尚暗自交换了一个眼神,谁也没想到罗铮不仅敢抗命,还敢威胁上级,脸色凝重起来,纷纷看向罗铮,眼睛里满是担忧,书生想劝解几句,缓和一下,大敌当前,应该团结才是,看到罗铮拿出手机来,不由一怔,后退一小步,示意其他人也先别动。
  
      集团军派人来统一指挥行动没问题,要求保管文件也正常,但来的是外强中干的参谋,而且态度傲慢,行事粗暴,不注意团结,交给这样的人指挥,罗铮可不敢,都是生死兄弟,罗铮可不想大家白白送死。
  
      宋立看到罗铮打电话,隐隐感觉不对劲来,但一想自己是集团军派来的,名正言顺,胆气顿时一壮,再一想自己家族背景,在军方有绝对的话语权,看向罗铮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透着滔天的杀意。
  
      电话很快接通,罗铮冷冷的看了宋立一眼,敏锐的发现了宋立的杀意,脸色一凛,冷笑一声,对接电话的武大队长说道:“是我,已经和援军汇合,那个集团军派来总指挥的少校参谋宋立怎么回事?”
  
      “宋立?”武大队长一怔,马上说道:“你稍等,我问问。”
  
      挂了电话,罗铮惊疑起来,集团军派宋立过来这么大的事都没有知会武大队长?这事有些蹊跷,但不管怎样,等武大队长的结果出来再说,看了一眼满脸疑狐的书生等人,解释道:“稍等片刻。”
  
      书生等人意识到出事了,暗自交换了个眼神,点头答应下来,忽然,农夫脸色一变,用手压了压耳机,说道:“不好,前哨发现了追兵,距离八百米。”
  
      “什么?”罗铮大惊,凌冽的目光扫了宋立一眼,看向追兵方向,脸色凝重如铁,寻思起对策来。
  
      “混蛋,还不快准备迎敌?”宋立歇斯底里的喊道,愤怒的眼神多了些慌乱。
  
      大家犹豫起来,一边是上级派来指挥的军官,一边上同生共死过的兄弟,到底听谁的?罗铮理解的看了书生一眼,然后看向宋立,冷冷的说道:“既然你是上级派来的指挥官,你说,这仗该怎么打?”
  
      “当然是留下一队断后,其他人带着文件先撤。”宋立毫不犹豫的喝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混不知这番话引起了众怒,断后意味着死亡,留下谁都不合适,大家不善的看向宋立。
  
      宋立在指挥部沙盘推演的经验倒是丰富,但没有前线实战经验,对战士们的心理了解不够,发现大家不善的眼神后,呼吸一滞,隐隐不安起来,罗铮丢给对方一个白痴的眼神,抬头看了看天空,部队连续赶路到这里,体力消耗巨大,没有力气撤退,加上天已黑,温度更低了些,盲目撤退意味着死亡,脸色凝重起来。
  
      “兄弟,你说,怎么办?”书生谨慎的看了宋立一眼,问罗铮道。
  
      “谁才是这里的总指挥?”宋立不满的喝道:“难道你们几个也想战场抗命不成,留下一队阻击,谁留下你们自己商量,其他人马上撤退,晚了就来不及了,咱们是军人,军人可以死,但文件不能丢?”
  
      “说的倒是正气凛然,冠冕堂皇,谁留下?”罗铮讥笑道,看向山虎,继续说道:“兄弟,你有伤,留下,幽灵小队其他成员下山,前突百米,抢占狙击地形,务必阻拦敌人推进速度,必须挡在五百米外。”
  
      “是。”周刚等人答应一声,放下瞄准宋立的枪口,转身急匆匆去了。
  
      有幽灵小队五名狙击手阻拦,将追兵挡在五百米线一段时间问题不大,罗铮看了书生等人一眼,大家隶属不同,不好下命令,不由苦笑起来,大敌当前,内部不稳,这仗怎么打?
  
      书生等人看出了罗铮的犹豫,也是满脸苦涩,宋立是司令部任命的行动总指挥,不服从宋立的指挥就是抗命,要上军事法庭,但听从宋立的指挥,就意味着抛弃一支小队,其他小队踏上生死未卜的路,在这冰寒的世界,又是晚上,不被打死也会冻死,没人愿意。
  
      “这仗怎么打稍后再说,现在,请你命令各小队狙击手到位,阻击敌人追击。”罗铮冷冷的看向宋立,这个命令还得宋立下。
  
      宋立听到罗铮协商的口吻,顿时得意的冷笑起来,喝道:“你不是能吗?战场抗命,不服从指挥,说,你到底是哪个部队的?叫什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