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92章:迂回南撤

第292章:迂回南撤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两个小时后,前面出现一片山岗,山岗上白雪皑皑,光秃秃一片,队伍停下来,罗铮看着山岗,任凭风雪吹在脸上,身上,一动不动,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不断在心里推演着种种可能,负责在后面警戒的周刚急匆匆跑来,敬礼后说道:“队长,身后没有发现追兵的身影。”
  
      大家惊疑的看向罗铮,罗铮示意周刚继续侦查后,对大家说道:“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敌人从两侧包抄失败,加上损失不小,天色已晚,选择在树林里过夜,等明天再说;第二种可能是敌人并没有包抄两侧,而是去堵我们南撤的退路,以为我们会选择直接后撤,来不及赶过来。”
  
      大家一听有礼,纷纷点头,书生说道:“不管是哪种,敌人都不会追击上来,结下了咱们怎么办,是南撤还是继续往西?”
  
      “依我看,干脆原路返回,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敌人肯定想不到我们会杀个回马枪,你们觉得呢?”喜欢进攻的花匠杀气腾腾的说道,一脸战意。
  
      大家眼前一亮,都被这个提议打动了,刚才就是杀了敌人一个出其不意,好不容易跳出包围圈,谁能想到大家还会杀回去?纷纷看向罗铮,等待命令,宋立不合时宜的说道:“狂妄,凡事可一不可再,杀过回马枪?说的好听。”
  
      “你?”花匠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宋立,恨不得拔枪相向。
  
      “战前分析敌情,讨论战术,前辈传下来的优良传统,说说怎么了?阴阳怪气的说坏话,这不合适吧?”书生有些不满的看向宋立。
  
      宋立知道书生的背景,不想给自己树太多的敌人,给家族带来麻烦,没有反驳,将脸别过去,冷着脸不说话,罗铮看了宋立一眼,说道:“行了,花匠兄弟,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好吧,听你的。”花匠瞪了宋立一眼,不在说话。
  
      “花匠兄弟提议不错,但忽略了一点,进入树林前是一段开阔的荒原,一旦被发现,敌人完全可以依托树林打我们一个反击,他们人多,又占据地理优势,我们不是对手,我们不能将胜利建立在敌人的麻痹大意上,敌人吃过一次亏,肯定会小心,而且,他们比我们更善于雪地作战,我们承受不起失败。”罗铮严肃的说道,看了花匠一眼。
  
      花匠点点头,没有反驳,罗铮继续说道:“还有,我们的行踪根本不用敌人派人侦查,北极熊国的军用卫星比我们更强大,我们所在的位置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无论我们怎么撤,往哪里撤,他们都知道。”
  
      “你往西撤就是为了迷惑敌人?”书生惊疑的问道,见罗铮点头,沉吟片刻后继续说道:“有道理,敌人发现我们往西后,有的是机会和我们周旋,还不如在树林里养精蓄锐,明天再战,而我们筋疲力尽,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在前面山岗休整一晚,有什么明天再说,要么继续赶路,利用晚上往南撤离,敌人也需要休息,我们往南撤,敌人来不及追堵,只是,队伍已经筋疲力尽,不利于长途急行军。”罗铮有些无奈的说道。
  
      “继续南撤吧,坐以待毙,我们会更加被动,这天寒地冻的,停下来也无法睡觉,只会让大家的体力消耗更大,还不如尽快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只要翻过前面山脉,温度就会上升很多,到时候咱们再慢慢和敌人周旋。”和尚马上提议道。
  
      罗铮看了和尚一眼,笑道:“这也是我的意思,敌人能猜到我们回马一枪,也能猜到我们找地方休息,但绝对想不到我们连夜不顾生死的赶路,不过,最好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士气很重要。”
  
      书生等人马上和各自小队交换意见,意见很快统一上来,在生死面前,这个选择并不难,大家都愿意南撤,连夜赶路,罗铮得到这个结果后,放心的笑了,只要士气在,赶路不是问题,熬一熬就过去了,当即说道:“既然如此,南撤。”
  
      “南撤。”所有人兴奋的喊道,浓浓的战意仿佛将这冰寒的世界融化。
  
      “说来说去还不是南撤,早南撤多好,废那么大劲?”宋立小声嘀咕道。
  
      书生正好走过来,听到宋立的小声嘀咕,脸色一寒,想了想,低声冷冷的说道:“宋少校,看在两家交情和同僚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现在撤,大家一起撤,士气高涨,刚才撤,留下一队断后,性质完全不同,这点你应该看得到,想要活命,最好以后别说怪话。”
  
      “呃?”宋立一惊,顿时反应过来,势不在我,自己已经被孤立,惹急了这些人,把自己丢在这里就完蛋了,或者随便找个理由,自己一样死,想通关节后,不由惊出一声冷汗来,怨毒的看了罗铮的背影一眼,但没有再说什么。
  
      书生见宋立没有反驳,也松了口气,论军衔,宋立在这里最高,论家世,这里无人能比,为了团队的稳定和团结,更为了罗铮少点仇人,书生才把话说透,点醒了宋立,效果达到后,书生也懒得和宋立一起,急匆匆往前跑去,追上罗铮,低声说道:“兄弟,我估计敌人会发现我们改变方向,在前方围堵,你怎么看?”
  
      “敌人就算知道我们改变路线,调兵遣将也需要时间,从地图来看,他们绕过来的路也不好走,需要翻山越岭,而我们直接进入峡谷,走的路线相对顺利多了。”罗铮说道,一边掏出地图摊开,指了指一个地方,继续说道:“从路线和速度计算,他们只有到这个地方才能堵住我们,而赶到这里需要到明天中午才行。”
  
      “你的计划是?”书生点头赞同道。
  
      “我计划急行军一晚,明天上午到这里,这里是一片峡谷,有树林遮挡,部队进入树林休整,派出侦查哨,如果敌人在前面堵路,白天注意力肯定高度集中,到晚上会熬不住,我们就晚上在行动,如果敌人没有堵路,那最好,直接通行。”罗铮指着地图上另一个位置冷冷的说道。
  
      两个小时后,前面出现一片山岗,山岗上白雪皑皑,光秃秃一片,队伍停下来,罗铮看着山岗,任凭风雪吹在脸上,身上,一动不动,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不断在心里推演着种种可能,负责在后面警戒的周刚急匆匆跑来,敬礼后说道:“队长,身后没有发现追兵的身影。”
  
      大家惊疑的看向罗铮,罗铮示意周刚继续侦查后,对大家说道:“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敌人从两侧包抄失败,加上损失不小,天色已晚,选择在树林里过夜,等明天再说;第二种可能是敌人并没有包抄两侧,而是去堵我们南撤的退路,以为我们会选择直接后撤,来不及赶过来。”
  
      大家一听有礼,纷纷点头,书生说道:“不管是哪种,敌人都不会追击上来,结下了咱们怎么办,是南撤还是继续往西?”
  
      “依我看,干脆原路返回,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敌人肯定想不到我们会杀个回马枪,你们觉得呢?”喜欢进攻的花匠杀气腾腾的说道,一脸战意。
  
      大家眼前一亮,都被这个提议打动了,刚才就是杀了敌人一个出其不意,好不容易跳出包围圈,谁能想到大家还会杀回去?纷纷看向罗铮,等待命令,宋立不合时宜的说道:“狂妄,凡事可一不可再,杀过回马枪?说的好听。”
  
      “你?”花匠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宋立,恨不得拔枪相向。
  
      “战前分析敌情,讨论战术,前辈传下来的优良传统,说说怎么了?阴阳怪气的说坏话,这不合适吧?”书生有些不满的看向宋立。
  
      宋立知道书生的背景,不想给自己树太多的敌人,给家族带来麻烦,没有反驳,将脸别过去,冷着脸不说话,罗铮看了宋立一眼,说道:“行了,花匠兄弟,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好吧,听你的。”花匠瞪了宋立一眼,不在说话。
  
      “花匠兄弟提议不错,但忽略了一点,进入树林前是一段开阔的荒原,一旦被发现,敌人完全可以依托树林打我们一个反击,他们人多,又占据地理优势,我们不是对手,我们不能将胜利建立在敌人的麻痹大意上,敌人吃过一次亏,肯定会小心,而且,他们比我们更善于雪地作战,我们承受不起失败。”罗铮严肃的说道,看了花匠一眼。
  
      花匠点点头,没有反驳,罗铮继续说道:“还有,我们的行踪根本不用敌人派人侦查,北极熊国的军用卫星比我们更强大,我们所在的位置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无论我们怎么撤,往哪里撤,他们都知道。”
  
      “你往西撤就是为了迷惑敌人?”书生惊疑的问道,见罗铮点头,沉吟片刻后继续说道:“有道理,敌人发现我们往西后,有的是机会和我们周旋,还不如在树林里养精蓄锐,明天再战,而我们筋疲力尽,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在前面山岗休整一晚,有什么明天再说,要么继续赶路,利用晚上往南撤离,敌人也需要休息,我们往南撤,敌人来不及追堵,只是,队伍已经筋疲力尽,不利于长途急行军。”罗铮有些无奈的说道。
  
      “继续南撤吧,坐以待毙,我们会更加被动,这天寒地冻的,停下来也无法睡觉,只会让大家的体力消耗更大,还不如尽快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只要翻过前面山脉,温度就会上升很多,到时候咱们再慢慢和敌人周旋。”和尚马上提议道。
  
      罗铮看了和尚一眼,笑道:“这也是我的意思,敌人能猜到我们回马一枪,也能猜到我们找地方休息,但绝对想不到我们连夜不顾生死的赶路,不过,最好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士气很重要。”
  
      书生等人马上和各自小队交换意见,意见很快统一上来,在生死面前,这个选择并不难,大家都愿意南撤,连夜赶路,罗铮得到这个结果后,放心的笑了,只要士气在,赶路不是问题,熬一熬就过去了,当即说道:“既然如此,南撤。”
  
      “南撤。”所有人兴奋的喊道,浓浓的战意仿佛将这冰寒的世界融化。
  
      “说来说去还不是南撤,早南撤多好,废那么大劲?”宋立小声嘀咕道。
  
      书生正好走过来,听到宋立的小声嘀咕,脸色一寒,想了想,低声冷冷的说道:“宋少校,看在两家交情和同僚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现在撤,大家一起撤,士气高涨,刚才撤,留下一队断后,性质完全不同,这点你应该看得到,想要活命,最好以后别说怪话。”
  
      “呃?”宋立一惊,顿时反应过来,势不在我,自己已经被孤立,惹急了这些人,把自己丢在这里就完蛋了,或者随便找个理由,自己一样死,想通关节后,不由惊出一声冷汗来,怨毒的看了罗铮的背影一眼,但没有再说什么。
  
      书生见宋立没有反驳,也松了口气,论军衔,宋立在这里最高,论家世,这里无人能比,为了团队的稳定和团结,更为了罗铮少点仇人,书生才把话说透,点醒了宋立,效果达到后,书生也懒得和宋立一起,急匆匆往前跑去,追上罗铮,低声说道:“兄弟,我估计敌人会发现我们改变方向,在前方围堵,你怎么看?”
  
      “敌人就算知道我们改变路线,调兵遣将也需要时间,从地图来看,他们绕过来的路也不好走,需要翻山越岭,而我们直接进入峡谷,走的路线相对顺利多了。”罗铮说道,一边掏出地图摊开,指了指一个地方,继续说道:“从路线和速度计算,他们只有到这个地方才能堵住我们,而赶到这里需要到明天中午才行。”
  
      “你的计划是?”书生点头赞同道。
  
      “我计划急行军一晚,明天上午到这里,这里是一片峡谷,有树林遮挡,部队进入树林休整,派出侦查哨,如果敌人在前面堵路,白天注意力肯定高度集中,到晚上会熬不住,我们就晚上在行动,如果敌人没有堵路,那最好,直接通行。”罗铮指着地图上另一个位置冷冷的说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