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03章:酒鬼传艺

第303章:酒鬼传艺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酒鬼大哥,你明明知道雪狐兄弟的酒量不行,干嘛急他,是不是故意灌醉他的?说吧,找我什么事?”罗铮看了一眼沉睡的雪狐,笑吟吟的问道。
  
      “你小子挺机灵的,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酒鬼无所谓的笑道:“是找你有事,这家伙非要跟着过来,影响咱俩说话,只好灌翻他了,你前几天不是去雪地干了一仗吗?冰天雪地的,身体里肯定积累了不少寒气,时间长了会造成暗伤,多喝两口就没事了。”
  
      “谢谢你的好酒,不过,你不会是送酒这么简单吧?”罗铮笑道。
  
      “你小子不这么聪明会死啊?”酒鬼笑骂道,见罗铮要反驳,挥挥手说道:“行了,知道你想说‘不聪明点确实会死’之类的话,战场下来不说这些晦气的,这也是我们这些老兵的习惯,武大队长跟我说了,你回去参加世界特种兵大赛,那可是真正的狩猎场,唯一的事情就是杀戮,对了,还有背叛,你不怕?”
  
      “你参加过?”罗铮反问道。
  
      酒鬼脸色一怔,旋即涌上来一抹落寞,苦涩的说道:“是,我最好的兄弟就死在我怀里,答应我件事怎样?”说着,酒鬼看向罗铮,微红的眼神满是期待。
  
      “是不是干掉你的仇人?说吧,是谁,敢杀我们的人,不仅是你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义无反顾。”罗铮脸色一肃,认真的说道。
  
      “好兄弟,蓝雪外刚内柔,行事方正,鬼手、雪豹和山雕都是机警之辈,但不够灵活,你小子鬼点子多,前几天一战,情况我了解过了,战术指挥天马行动,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你能带着集团及的特种兵干翻雪熊特战队,我相信你有办法替我报仇,来,先干为敬。”酒鬼有些激动的说道。
  
      “别呀,这一杯下去肯定倒,还是说正事吧,敌人是谁?”罗铮赶紧说道。
  
      酒鬼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赏,放下酒杯,笑道:“为了任务,不受外界因素干扰,我果然没看错你,告诉你,敌人是山姆国和倭国。”
  
      “呃?怎么回事?”罗铮惊讶的反问道。
  
      “哎。”酒鬼叹息一声,神情一暗,整个人陷入了痛快的回忆之中,罗铮也不打扰,耐心等待着,过了一会儿,酒鬼一脸悲愤的说道:“倭国参赛队主动向我们示好,骗取我们的信任,获得我们的行动路线后悄悄卖给了山姆国,我们遭到埋伏,关键时刻,倭国忽然调转枪口偷袭我们。”
  
      “原来是这样,这帮王八蛋。”罗铮欺负的说道,转念一想,疑惑起来,问道:“比赛还能组队?不是只有一支小队胜出吗?联合组队,胜利后怎么算?”
  
      “你掌握的情报没错,是一支小队胜出,一些没有机会夺冠的小队就和其他强队联合,当然,这里面是有内幕交易的,具体不一,没机会夺冠的小队成为其他小队的附庸,一来可以获得利益,二来可以近距离观摩学习强队的特战技能,三来可以交好该国,何乐而不为?”酒鬼认真的解释道。
  
      “还能这样啊?”罗铮惊讶的看着酒鬼,感觉这不像是比赛,更像是杀戮的名利场,苦笑道:“这要是十几支队联合起来,岂不是无敌了?那其他小队还比什么?这么做允许吗?”
  
      “当然不允许,但战场上的事谁又真的管得了,在利益面前,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过来说,这也是国与国之间的较量,是展示实力的场所,输了,以后谁都敢欺负你国家,赢了,国家就能获得尊重和地位,可以说,这种比赛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尊严和威望的高度,绝对不能马虎。”酒鬼认真的叮嘱道。
  
      “强者的狩猎场,杀戮的天堂,除了自己人,谁都不能相信,对吧?”罗铮满脸震惊的看着酒鬼问道。
  
      “你能感悟到这点就好,除了国家尊严、名望和地位,比赛还会展示世界各国特种作战武器,好的武器带来大量订单,这也是比赛的魅力所在,至于反恐,那只是个噱头罢了,在这个噱头下,各**队进入目标所在国家才会不受影响,你一定要记住一点,比赛场上利益高于一切,绝对不是胜利,以你的智商和悟性,相信你会明白了。”酒鬼认真的叮嘱道。
  
      “好,我记住了。”罗铮认真的说道,这种生命换来的经验肯定有他的道理,绝对不能马虎大意,对三个月后的比赛认真起来,这一刻,罗铮发现比赛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复杂的多,赛场不仅是杀戮场,还是名利场,在名利下,杀戮变得不纯粹起来,就会出现很多不可控因素。
  
      “你也别太担心,你帮我报仇,作为交换,我传你夺命针法,但你必须保证不教给第二个人。”酒鬼劝慰道,脸色却变得异常郑重起来。
  
      “好。”罗铮见识过酒鬼的夺命针法,杀人于无形,战场上保命的绝招,不由大喜,郑重的答应下来,看向酒鬼的眼神满是感激。
  
      “你小子懂得打穴,对人体穴道经脉应该熟悉对吧?”酒鬼看向罗铮,见罗铮自信的点头后笑了,继续说道:“那就好办了,你只要学会施针技巧就可以了,飞针难度较大,我也教你,能学成什么样就看你自己的了。”说着掏出一把银针来,小心点摆在前面桌子上。
  
      接下来酒鬼认真的传授罗铮夺命阵法,并不复杂,主要是介绍什么穴道扎下去人会怎样,扎的深浅程度会出现什么情况,罗铮知道穴道经脉位置,学起来很容易,很快发现这玩意和打穴术原理有些雷同,不同的是运用的武器而已,一个是拳头,一个是银针。
  
      两个小时后,酒鬼见罗铮掌握的差不多了,就开始讲解飞针技法,简单来说就是将银针当暗器,银针轻飘飘的,根本甩不远,这需要一定的技巧和腕力,罗铮不缺腕力,认真的学着技巧。
  
      等教的差不多后,酒鬼五指夹着四根银针闪电般一甩,五枚银针整齐划一的钉在远处的木板上,罗铮眼睛都直了,酒鬼拿起酒瓶朝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该教的都教了,能学到多少看你自己的,好好的活着回来。”
  
      “酒鬼大哥,你明明知道雪狐兄弟的酒量不行,干嘛急他,是不是故意灌醉他的?说吧,找我什么事?”罗铮看了一眼沉睡的雪狐,笑吟吟的问道。
  
      “你小子挺机灵的,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酒鬼无所谓的笑道:“是找你有事,这家伙非要跟着过来,影响咱俩说话,只好灌翻他了,你前几天不是去雪地干了一仗吗?冰天雪地的,身体里肯定积累了不少寒气,时间长了会造成暗伤,多喝两口就没事了。”
  
      “谢谢你的好酒,不过,你不会是送酒这么简单吧?”罗铮笑道。
  
      “你小子不这么聪明会死啊?”酒鬼笑骂道,见罗铮要反驳,挥挥手说道:“行了,知道你想说‘不聪明点确实会死’之类的话,战场下来不说这些晦气的,这也是我们这些老兵的习惯,武大队长跟我说了,你回去参加世界特种兵大赛,那可是真正的狩猎场,唯一的事情就是杀戮,对了,还有背叛,你不怕?”
  
      “你参加过?”罗铮反问道。
  
      酒鬼脸色一怔,旋即涌上来一抹落寞,苦涩的说道:“是,我最好的兄弟就死在我怀里,答应我件事怎样?”说着,酒鬼看向罗铮,微红的眼神满是期待。
  
      “是不是干掉你的仇人?说吧,是谁,敢杀我们的人,不仅是你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义无反顾。”罗铮脸色一肃,认真的说道。
  
      “好兄弟,蓝雪外刚内柔,行事方正,鬼手、雪豹和山雕都是机警之辈,但不够灵活,你小子鬼点子多,前几天一战,情况我了解过了,战术指挥天马行动,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你能带着集团及的特种兵干翻雪熊特战队,我相信你有办法替我报仇,来,先干为敬。”酒鬼有些激动的说道。
  
      “别呀,这一杯下去肯定倒,还是说正事吧,敌人是谁?”罗铮赶紧说道。
  
      酒鬼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赏,放下酒杯,笑道:“为了任务,不受外界因素干扰,我果然没看错你,告诉你,敌人是山姆国和倭国。”
  
      “呃?怎么回事?”罗铮惊讶的反问道。
  
      “哎。”酒鬼叹息一声,神情一暗,整个人陷入了痛快的回忆之中,罗铮也不打扰,耐心等待着,过了一会儿,酒鬼一脸悲愤的说道:“倭国参赛队主动向我们示好,骗取我们的信任,获得我们的行动路线后悄悄卖给了山姆国,我们遭到埋伏,关键时刻,倭国忽然调转枪口偷袭我们。”
  
      “原来是这样,这帮王八蛋。”罗铮欺负的说道,转念一想,疑惑起来,问道:“比赛还能组队?不是只有一支小队胜出吗?联合组队,胜利后怎么算?”
  
      “你掌握的情报没错,是一支小队胜出,一些没有机会夺冠的小队就和其他强队联合,当然,这里面是有内幕交易的,具体不一,没机会夺冠的小队成为其他小队的附庸,一来可以获得利益,二来可以近距离观摩学习强队的特战技能,三来可以交好该国,何乐而不为?”酒鬼认真的解释道。
  
      “还能这样啊?”罗铮惊讶的看着酒鬼,感觉这不像是比赛,更像是杀戮的名利场,苦笑道:“这要是十几支队联合起来,岂不是无敌了?那其他小队还比什么?这么做允许吗?”
  
      “当然不允许,但战场上的事谁又真的管得了,在利益面前,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过来说,这也是国与国之间的较量,是展示实力的场所,输了,以后谁都敢欺负你国家,赢了,国家就能获得尊重和地位,可以说,这种比赛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尊严和威望的高度,绝对不能马虎。”酒鬼认真的叮嘱道。
  
      “强者的狩猎场,杀戮的天堂,除了自己人,谁都不能相信,对吧?”罗铮满脸震惊的看着酒鬼问道。
  
      “你能感悟到这点就好,除了国家尊严、名望和地位,比赛还会展示世界各国特种作战武器,好的武器带来大量订单,这也是比赛的魅力所在,至于反恐,那只是个噱头罢了,在这个噱头下,各**队进入目标所在国家才会不受影响,你一定要记住一点,比赛场上利益高于一切,绝对不是胜利,以你的智商和悟性,相信你会明白了。”酒鬼认真的叮嘱道。
  
      “好,我记住了。”罗铮认真的说道,这种生命换来的经验肯定有他的道理,绝对不能马虎大意,对三个月后的比赛认真起来,这一刻,罗铮发现比赛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复杂的多,赛场不仅是杀戮场,还是名利场,在名利下,杀戮变得不纯粹起来,就会出现很多不可控因素。
  
      “你也别太担心,你帮我报仇,作为交换,我传你夺命针法,但你必须保证不教给第二个人。”酒鬼劝慰道,脸色却变得异常郑重起来。
  
      “好。”罗铮见识过酒鬼的夺命针法,杀人于无形,战场上保命的绝招,不由大喜,郑重的答应下来,看向酒鬼的眼神满是感激。
  
      “你小子懂得打穴,对人体穴道经脉应该熟悉对吧?”酒鬼看向罗铮,见罗铮自信的点头后笑了,继续说道:“那就好办了,你只要学会施针技巧就可以了,飞针难度较大,我也教你,能学成什么样就看你自己的了。”说着掏出一把银针来,小心点摆在前面桌子上。
  
      接下来酒鬼认真的传授罗铮夺命阵法,并不复杂,主要是介绍什么穴道扎下去人会怎样,扎的深浅程度会出现什么情况,罗铮知道穴道经脉位置,学起来很容易,很快发现这玩意和打穴术原理有些雷同,不同的是运用的武器而已,一个是拳头,一个是银针。
  
      两个小时后,酒鬼见罗铮掌握的差不多了,就开始讲解飞针技法,简单来说就是将银针当暗器,银针轻飘飘的,根本甩不远,这需要一定的技巧和腕力,罗铮不缺腕力,认真的学着技巧。
  
      等教的差不多后,酒鬼五指夹着四根银针闪电般一甩,五枚银针整齐划一的钉在远处的木板上,罗铮眼睛都直了,酒鬼拿起酒瓶朝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该教的都教了,能学到多少看你自己的,好好的活着回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