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04章:吴淼心迹

第304章:吴淼心迹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第二天,罗铮关起门在房间里苦练夺命针,银针太轻,半天苦练,罗铮只能甩出去五米远,勉强钉在木板上,但准头和力度差太远,罗铮知道这玩意需要足够的时间苦练才行,非一朝一夕之功,不由灵机一动,跑到仓库去找铁钉,铁钉重,甩出去容易很多,便要了一大把,把扁头去掉,看上去像放大了的银针。
  
      晚饭时分,罗铮挥动着酸胀的胳膊来到饭堂吃饭,打好饭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一道人影飘来,坐在前面,罗铮没有在意,头也不抬的继续吃饭,公共食堂,位置谁都可以坐。
  
      “小子,酒鬼是不是把他的绝招传给你了?”一个声音低声问道。
  
      罗铮一怔,抬头见是雪狐,笑道:“睡醒啦?”
  
      “少打岔,酒鬼故意灌醉我,肯定是有事不让我知道,以我和酒鬼的关系,想来想去只有一件,那就是他的绝招,只是我很好奇,那可是他的家传绝活,轻易不传授给任何人的,你小子是不是得了好处?”雪狐不满的说道。
  
      “也就是说,昨天你故意把自己喝醉?”罗铮反问道。
  
      雪狐见罗铮再三岔开话题,顿时明白过来,没有再问,心里明镜似的,惊疑的看着罗铮,实在想不明白酒鬼为什么会这么决定,想了想,低声说道:“是不是在蓝雪的问题是,酒鬼觉得自己没机会了,所以把绝招传给你,让你变强后打败我,我也没机会?”
  
      “有我在,你们俩都没机会。”罗铮自信的笑道。
  
      “你小子有种,老子喜欢,不过,蓝雪一天没结婚,兄弟们都还有机会,喜欢蓝雪的可不止我和酒鬼俩,多得是,听说暗影也喜欢,那家伙可是队长级别的兵王,比咱们这些精英兵王强,比你这个普通兵王就更强了,你小子估计也没戏。”雪狐不屑的挖苦道。
  
      “感情懂吗?在感情上不是谁强就能得到。”罗铮无所谓的笑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看向雪狐的眼神多了些打趣的意味。
  
      “少给老子扯淡,暗影过来,一招把你完败,你还有心谈感情?肯定跑哪个角落苦练去了,在强者的世界里,尊严才是第一位,尊严都没了,你还谈个屁的感情,你被人轻松打败,羞愧难道,还好意思谈感情吗?”雪狐不屑的说道。
  
      罗铮一想,还真有几分道理,被人打败后,自然要躲起来苦练,不将对方打败,心理面永远存在阴影,确实不好意思继续谈感情,这时,雪狐继续说道:“这种事就像是草原上的狮子,只有强大的雄狮才能占据母狮,任何敢于挑衅的雄狮被打败后,都会黯然离开,死缠烂打不是咱们这种人的风格。”
  
      “你们男人就知道打打杀杀,哪里懂我们女人的心思。”一个声音飘来,罗铮和雪狐抬头一看,是吴淼,吴淼端着饭菜坐到旁边,笑吟吟的说道:“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不介意,哪能介意,你可是咱们整个基地所有雄性动物的梦中情人,你坐这里是看得起我们。”雪狐一脸笑意的说道。
  
      吴淼看了一眼淡定的罗铮,暗骂一声冤家,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雪狐,你小子刚才的言论有很大男权主义苗头,我要是传播出去,你一辈子打光棍。”
  
      “别呀,你忍心看着我一辈子孤家寡人啊?”雪狐赶紧陪笑道,一副害怕的样子,眼神却清澈、淡定,无畏。
  
      “少贫,你小子玩世不恭,桀骜不驯,还会怕我?”吴淼微笑道,见罗铮一脸淡然的吃饭,就像自己不存在一般,有些不满的问道:“幽灵,身上的伤好点没?一会儿去我那里再复查一下。”
  
      “不用,谢谢。”罗铮淡淡的说道。
  
      “我去,我去。”雪狐敏锐的感觉到罗铮拒人千里的意味,内心大疑,赶紧打着圆场说道:“我刚从极寒的地方过来,浑身是伤,白衣天使,求求你帮我看看吧,再不治就晚了。”说着,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来。
  
      “再贫,给你一针麻药,让你躺两天。”吴淼笑道,一副平易近人模样。
  
      职业加上随和的性格,吴淼在基地的人缘说第二,没人敢自认第一,深的大家喜爱,雪狐也不例外,笑嘻嘻的说道:“别啊,千万别对我太好,会有很多人晚上摸进房间打我黑拳,你的护花使者个个都惹不起,我还想多活几天。”
  
      “算你识相,对了,幽灵,这次我帮你治好了伤,怎么感谢我啊?”吴淼笑问道,看向淡然吃饭的罗铮,眼睛里多了几分不满:这家伙太可恨,简直是榆木疙瘩,不知道尊重美女吗?
  
      “我身无长物,可给不起什么名贵的礼物,这样吧,你想要什么,我看能不能办到,办到一定办。”罗铮淡淡的说道。
  
      “哪有送礼物问人家要什么的?”吴淼不满的说道,眼睛里多了抹幽怨。
  
      这个表情吴淼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却被旁边雪狐敏锐的察觉到了,雪狐顿时大疑,眼珠子一转,顿时笑了,说道:“就是啊,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老弟啊,不是哥哥说你,这样不好,得拿出点诚意来,整个基地,咱们的水美人就只向你开口要礼物,咱们没那个福分,你得珍惜。”
  
      “又贫了是吧?”吴淼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和方式有些暧昧了,不满的瞪了雪狐一眼,骂道,脸色微红起来,心脏更是不争气的砰砰直跳。
  
      雪狐看到这一幕,更是坚信自己的猜想,羡慕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寻思着罗铮如果真和吴淼一起,自己岂不是有机会和蓝雪一起了?想到这里,雪狐顿时精神大振,忙不迭的笑道:“不敢,不敢,我就是那么一说,提醒,对,提醒!”
  
      “提醒什么?”吴淼不满的说道,猛然反应过来,这话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顿时大窘,气鼓鼓的低头吃饭去了。
  
      罗铮也敏锐的意识到吴淼的态度有些奇怪了,但没有开口,三两下扒拉干净饭盒里面的食物,端着空盘子走了。
  
      吴淼看着罗铮的背影,暗自长叹一声,满眼幽怨。
  
      第二天,罗铮关起门在房间里苦练夺命针,银针太轻,半天苦练,罗铮只能甩出去五米远,勉强钉在木板上,但准头和力度差太远,罗铮知道这玩意需要足够的时间苦练才行,非一朝一夕之功,不由灵机一动,跑到仓库去找铁钉,铁钉重,甩出去容易很多,便要了一大把,把扁头去掉,看上去像放大了的银针。
  
      晚饭时分,罗铮挥动着酸胀的胳膊来到饭堂吃饭,打好饭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一道人影飘来,坐在前面,罗铮没有在意,头也不抬的继续吃饭,公共食堂,位置谁都可以坐。
  
      “小子,酒鬼是不是把他的绝招传给你了?”一个声音低声问道。
  
      罗铮一怔,抬头见是雪狐,笑道:“睡醒啦?”
  
      “少打岔,酒鬼故意灌醉我,肯定是有事不让我知道,以我和酒鬼的关系,想来想去只有一件,那就是他的绝招,只是我很好奇,那可是他的家传绝活,轻易不传授给任何人的,你小子是不是得了好处?”雪狐不满的说道。
  
      “也就是说,昨天你故意把自己喝醉?”罗铮反问道。
  
      雪狐见罗铮再三岔开话题,顿时明白过来,没有再问,心里明镜似的,惊疑的看着罗铮,实在想不明白酒鬼为什么会这么决定,想了想,低声说道:“是不是在蓝雪的问题是,酒鬼觉得自己没机会了,所以把绝招传给你,让你变强后打败我,我也没机会?”
  
      “有我在,你们俩都没机会。”罗铮自信的笑道。
  
      “你小子有种,老子喜欢,不过,蓝雪一天没结婚,兄弟们都还有机会,喜欢蓝雪的可不止我和酒鬼俩,多得是,听说暗影也喜欢,那家伙可是队长级别的兵王,比咱们这些精英兵王强,比你这个普通兵王就更强了,你小子估计也没戏。”雪狐不屑的挖苦道。
  
      “感情懂吗?在感情上不是谁强就能得到。”罗铮无所谓的笑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看向雪狐的眼神多了些打趣的意味。
  
      “少给老子扯淡,暗影过来,一招把你完败,你还有心谈感情?肯定跑哪个角落苦练去了,在强者的世界里,尊严才是第一位,尊严都没了,你还谈个屁的感情,你被人轻松打败,羞愧难道,还好意思谈感情吗?”雪狐不屑的说道。
  
      罗铮一想,还真有几分道理,被人打败后,自然要躲起来苦练,不将对方打败,心理面永远存在阴影,确实不好意思继续谈感情,这时,雪狐继续说道:“这种事就像是草原上的狮子,只有强大的雄狮才能占据母狮,任何敢于挑衅的雄狮被打败后,都会黯然离开,死缠烂打不是咱们这种人的风格。”
  
      “你们男人就知道打打杀杀,哪里懂我们女人的心思。”一个声音飘来,罗铮和雪狐抬头一看,是吴淼,吴淼端着饭菜坐到旁边,笑吟吟的说道:“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不介意,哪能介意,你可是咱们整个基地所有雄性动物的梦中情人,你坐这里是看得起我们。”雪狐一脸笑意的说道。
  
      吴淼看了一眼淡定的罗铮,暗骂一声冤家,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雪狐,你小子刚才的言论有很大男权主义苗头,我要是传播出去,你一辈子打光棍。”
  
      “别呀,你忍心看着我一辈子孤家寡人啊?”雪狐赶紧陪笑道,一副害怕的样子,眼神却清澈、淡定,无畏。
  
      “少贫,你小子玩世不恭,桀骜不驯,还会怕我?”吴淼微笑道,见罗铮一脸淡然的吃饭,就像自己不存在一般,有些不满的问道:“幽灵,身上的伤好点没?一会儿去我那里再复查一下。”
  
      “不用,谢谢。”罗铮淡淡的说道。
  
      “我去,我去。”雪狐敏锐的感觉到罗铮拒人千里的意味,内心大疑,赶紧打着圆场说道:“我刚从极寒的地方过来,浑身是伤,白衣天使,求求你帮我看看吧,再不治就晚了。”说着,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来。
  
      “再贫,给你一针麻药,让你躺两天。”吴淼笑道,一副平易近人模样。
  
      职业加上随和的性格,吴淼在基地的人缘说第二,没人敢自认第一,深的大家喜爱,雪狐也不例外,笑嘻嘻的说道:“别啊,千万别对我太好,会有很多人晚上摸进房间打我黑拳,你的护花使者个个都惹不起,我还想多活几天。”
  
      “算你识相,对了,幽灵,这次我帮你治好了伤,怎么感谢我啊?”吴淼笑问道,看向淡然吃饭的罗铮,眼睛里多了几分不满:这家伙太可恨,简直是榆木疙瘩,不知道尊重美女吗?
  
      “我身无长物,可给不起什么名贵的礼物,这样吧,你想要什么,我看能不能办到,办到一定办。”罗铮淡淡的说道。
  
      “哪有送礼物问人家要什么的?”吴淼不满的说道,眼睛里多了抹幽怨。
  
      这个表情吴淼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却被旁边雪狐敏锐的察觉到了,雪狐顿时大疑,眼珠子一转,顿时笑了,说道:“就是啊,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老弟啊,不是哥哥说你,这样不好,得拿出点诚意来,整个基地,咱们的水美人就只向你开口要礼物,咱们没那个福分,你得珍惜。”
  
      “又贫了是吧?”吴淼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和方式有些暧昧了,不满的瞪了雪狐一眼,骂道,脸色微红起来,心脏更是不争气的砰砰直跳。
  
      雪狐看到这一幕,更是坚信自己的猜想,羡慕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寻思着罗铮如果真和吴淼一起,自己岂不是有机会和蓝雪一起了?想到这里,雪狐顿时精神大振,忙不迭的笑道:“不敢,不敢,我就是那么一说,提醒,对,提醒!”
  
      “提醒什么?”吴淼不满的说道,猛然反应过来,这话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顿时大窘,气鼓鼓的低头吃饭去了。
  
      罗铮也敏锐的意识到吴淼的态度有些奇怪了,但没有开口,三两下扒拉干净饭盒里面的食物,端着空盘子走了。
  
      吴淼看着罗铮的背影,暗自长叹一声,满眼幽怨。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