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55章:胜利而归

第355章:胜利而归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炎热的太阳炙烤着城堡,榨取着每一丝水分,地面干枯如灰,热气腾腾,罗铮顶着烈日暴晒,灌了几口水下去,感觉冒烟的嗓子好受了些,忽然看到前方腾起了沙尘,不由一愣,暗道不会是沙尘暴又要来了吧?赶紧举起狙击镜观察起来,发现并不是沙尘暴,而是一辆全地形车奔跑掀起的沙尘。
  
      “咦?”罗铮惊讶出声来,调整狙击镜仔细观察,发现车上坐着好几个人,正是山姆国等赛队成员,不由一惊,低声说道:“雪儿,你看看,是不是他们撤退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好说。”蓝雪答应一声,也举起了狙击镜观察,很快看出了名堂,不由笑了,开心的笑了,彻底放松下来,对着耳麦说道:“兄弟们,都过来看看吧,咱们的对手夹着尾巴跑了,太痛快了,没想到他们会撤,看来,应该是毒性发作了,否则不可能。”
  
      “可能,不过,大家还是不要离开城堡的好,以防有诈,这些混蛋什么招都用的出来,谁知道前面沙丘有没有埋伏狙击手,咱们有吃有喝,不着急,再等等也无妨。”罗铮低声说道,提醒着大家。
  
      大家答应一声,不一会儿,鬼手、雪豹和山雕过来,大家爬上城墙,用狙击镜观察起来,可惜只看到卷起的灰尘,车已经跑远了,山雕低声说道:“看看有没有信号了,这帮混蛋,跑的还挺快。”
  
      大家顿时看向蓝雪,蓝雪赶紧掏出卫星电话来,观察了一会儿,摇摇头,大家脸色一怔,疑惑起来,对方已经跑了,为什么还没有信号?山雕想了想说道:“也有可能是他们故意没有关掉干扰器,故布疑阵,迷惑我们,为他们的撤离换取时间,我从另一边迂回过去看看。”
  
      “好,你小心点,我们给你提供狙击掩护。”蓝雪答应着说道。
  
      山雕答应一声,迅速撤下城墙,从另一侧跳下去,快速奔跑,绕过湖泊后冲上山丘,很快消失不见了,大家担心的等待着,过来十几分钟后,看到山雕从正面沙丘冲了过来,挥舞着手势,大家看向蓝雪,蓝雪看了一眼卫星电话,顿时一喜,说道:“果然是没有关掉干扰器,现在好了。”
  
      “那就赶紧让组委会取证吧。”罗铮大喜,笑了,山雕从正面过来,那里曾经是山姆国等赛队的藏身之处,这说明对方已经完全撤离,大家安全了。
  
      “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守住这里,我去。”蓝雪叮嘱了一句,冲冲跑下城墙,朝狼头雕塑方向而去,给组委会汇报情况、指明坐标去了。
  
      不一会儿,山雕一脸兴奋的跑来,在城堡下面喊道:“哥几个,对方都跑了,咱们安全了,胜利了。”
  
      “哈哈,胜利了。”鬼手和雪豹欢喜的喊道。
  
      这一战胜利来之不易,鬼手和雪豹不同程度受伤,虽然不致命,但也必须离开,否则伤口会很麻烦,罗铮脸色凝重起来,看了鬼手和雪豹一眼,对城堡下面的山雕喊道:“马上准备食物和清水,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可惜不能通知直升机过来迎接。”
  
      “是啊,要不然咱们可以少走很多路,比赛规定,必须在降落点才有直升机迎接,算了,咱们下去准备吧,幽灵老弟,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继续留守城墙,准备的事情交给我们几个就够了。”鬼手无奈的说道。
  
      罗铮答应一声,继续趴在城墙上监视前方,鬼手和雪豹慢慢下了城墙,半个小时后,蓝雪带着三人来到城门口,身上带着各种物资,罗铮知道撤退的时候到了,看了一眼前方漫漫沙漠,再看一眼死寂般城堡,心情舒畅起来,这一战,华夏国胜,心腹死地狼王陨落,野狼佣兵团消失,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全歼山姆国和倭寇赛队,为酒鬼报仇,可惜了。
  
      “走吧。”蓝雪喝道。
  
      “走,回家。”罗铮欣喜的喝道,收起武器装备,背着军包下了城墙,来到下面,看了一眼静悄悄的城堡,再看向大家,大家相视一笑,默契的朝城门外走去,带着胜利的欢愉,步伐坚定有力。
  
      这一仗,华夏国成为最后赢家,过程虽然艰辛,甚至九死一生,但大家觉得这一切都值了,活着享受荣誉,这比什么都重要。
  
      队伍朝前面慢慢走着,直到日落黄昏,残阳如血,给茫茫的沙漠披上一道金光,煞是好看,沙丘延绵,不时能看到几只沙蝎,沙蜥,给这片死寂一般沙漠平添几分生机,曝露在外面的动物白骨却又提醒着大家沙漠的冷漠和无情。
  
      “前面有情况?”负责开路的山雕忽然通过耳麦喊道。
  
      “什么情况?”大家一惊,纷纷子弹上膛,战斗队形朝前冲去,动作飞快,奔跑中,大家枪举在肩,警惕的四处搜索,如临大敌一般。
  
      待大家绕过一批沙丘后,看到前面出现一辆全地形车,山雕正在车不远处观察,看到大家过来,赶紧小跑回来,说道:“是各国赛队的人,毒性发作,全死了,不知道有没有传染性,建议绕行。”
  
      大家看着前方全地形车,还有车上的尸体,都沉默不语,作为敌人,原本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可大家却高兴不起来,甚至生出几分悲怜来。
  
      罗铮冷峻的目光在车上扫来扫去,发现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流出黑血来,地面黄沙被染黑,散发着恶臭,淡淡的说道:“不管怎样,他们已经死了,酒鬼的仇也算是报了,走吧。”
  
      “他们是敌人,是仇人,死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算了,人死灯灭,咱们走。”蓝雪淡淡的说道,有些不知所云,转身朝前面走去。
  
      “死了好,这帮混蛋。”雪豹冷冷的骂了一句,追了上去,鬼手和山雕交换了个眼神,也快步跟了上去,谁也没有再说什么,金黄的余晖洒落在大家身上,拉长长长的影子,在漫漫沙漠渐行渐远,渐渐消失不见了踪迹。
  
      炎热的太阳炙烤着城堡,榨取着每一丝水分,地面干枯如灰,热气腾腾,罗铮顶着烈日暴晒,灌了几口水下去,感觉冒烟的嗓子好受了些,忽然看到前方腾起了沙尘,不由一愣,暗道不会是沙尘暴又要来了吧?赶紧举起狙击镜观察起来,发现并不是沙尘暴,而是一辆全地形车奔跑掀起的沙尘。
  
      “咦?”罗铮惊讶出声来,调整狙击镜仔细观察,发现车上坐着好几个人,正是山姆国等赛队成员,不由一惊,低声说道:“雪儿,你看看,是不是他们撤退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好说。”蓝雪答应一声,也举起了狙击镜观察,很快看出了名堂,不由笑了,开心的笑了,彻底放松下来,对着耳麦说道:“兄弟们,都过来看看吧,咱们的对手夹着尾巴跑了,太痛快了,没想到他们会撤,看来,应该是毒性发作了,否则不可能。”
  
      “可能,不过,大家还是不要离开城堡的好,以防有诈,这些混蛋什么招都用的出来,谁知道前面沙丘有没有埋伏狙击手,咱们有吃有喝,不着急,再等等也无妨。”罗铮低声说道,提醒着大家。
  
      大家答应一声,不一会儿,鬼手、雪豹和山雕过来,大家爬上城墙,用狙击镜观察起来,可惜只看到卷起的灰尘,车已经跑远了,山雕低声说道:“看看有没有信号了,这帮混蛋,跑的还挺快。”
  
      大家顿时看向蓝雪,蓝雪赶紧掏出卫星电话来,观察了一会儿,摇摇头,大家脸色一怔,疑惑起来,对方已经跑了,为什么还没有信号?山雕想了想说道:“也有可能是他们故意没有关掉干扰器,故布疑阵,迷惑我们,为他们的撤离换取时间,我从另一边迂回过去看看。”
  
      “好,你小心点,我们给你提供狙击掩护。”蓝雪答应着说道。
  
      山雕答应一声,迅速撤下城墙,从另一侧跳下去,快速奔跑,绕过湖泊后冲上山丘,很快消失不见了,大家担心的等待着,过来十几分钟后,看到山雕从正面沙丘冲了过来,挥舞着手势,大家看向蓝雪,蓝雪看了一眼卫星电话,顿时一喜,说道:“果然是没有关掉干扰器,现在好了。”
  
      “那就赶紧让组委会取证吧。”罗铮大喜,笑了,山雕从正面过来,那里曾经是山姆国等赛队的藏身之处,这说明对方已经完全撤离,大家安全了。
  
      “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守住这里,我去。”蓝雪叮嘱了一句,冲冲跑下城墙,朝狼头雕塑方向而去,给组委会汇报情况、指明坐标去了。
  
      不一会儿,山雕一脸兴奋的跑来,在城堡下面喊道:“哥几个,对方都跑了,咱们安全了,胜利了。”
  
      “哈哈,胜利了。”鬼手和雪豹欢喜的喊道。
  
      这一战胜利来之不易,鬼手和雪豹不同程度受伤,虽然不致命,但也必须离开,否则伤口会很麻烦,罗铮脸色凝重起来,看了鬼手和雪豹一眼,对城堡下面的山雕喊道:“马上准备食物和清水,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可惜不能通知直升机过来迎接。”
  
      “是啊,要不然咱们可以少走很多路,比赛规定,必须在降落点才有直升机迎接,算了,咱们下去准备吧,幽灵老弟,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继续留守城墙,准备的事情交给我们几个就够了。”鬼手无奈的说道。
  
      罗铮答应一声,继续趴在城墙上监视前方,鬼手和雪豹慢慢下了城墙,半个小时后,蓝雪带着三人来到城门口,身上带着各种物资,罗铮知道撤退的时候到了,看了一眼前方漫漫沙漠,再看一眼死寂般城堡,心情舒畅起来,这一战,华夏国胜,心腹死地狼王陨落,野狼佣兵团消失,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全歼山姆国和倭寇赛队,为酒鬼报仇,可惜了。
  
      “走吧。”蓝雪喝道。
  
      “走,回家。”罗铮欣喜的喝道,收起武器装备,背着军包下了城墙,来到下面,看了一眼静悄悄的城堡,再看向大家,大家相视一笑,默契的朝城门外走去,带着胜利的欢愉,步伐坚定有力。
  
      这一仗,华夏国成为最后赢家,过程虽然艰辛,甚至九死一生,但大家觉得这一切都值了,活着享受荣誉,这比什么都重要。
  
      队伍朝前面慢慢走着,直到日落黄昏,残阳如血,给茫茫的沙漠披上一道金光,煞是好看,沙丘延绵,不时能看到几只沙蝎,沙蜥,给这片死寂一般沙漠平添几分生机,曝露在外面的动物白骨却又提醒着大家沙漠的冷漠和无情。
  
      “前面有情况?”负责开路的山雕忽然通过耳麦喊道。
  
      “什么情况?”大家一惊,纷纷子弹上膛,战斗队形朝前冲去,动作飞快,奔跑中,大家枪举在肩,警惕的四处搜索,如临大敌一般。
  
      待大家绕过一批沙丘后,看到前面出现一辆全地形车,山雕正在车不远处观察,看到大家过来,赶紧小跑回来,说道:“是各国赛队的人,毒性发作,全死了,不知道有没有传染性,建议绕行。”
  
      大家看着前方全地形车,还有车上的尸体,都沉默不语,作为敌人,原本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可大家却高兴不起来,甚至生出几分悲怜来。
  
      罗铮冷峻的目光在车上扫来扫去,发现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流出黑血来,地面黄沙被染黑,散发着恶臭,淡淡的说道:“不管怎样,他们已经死了,酒鬼的仇也算是报了,走吧。”
  
      “他们是敌人,是仇人,死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算了,人死灯灭,咱们走。”蓝雪淡淡的说道,有些不知所云,转身朝前面走去。
  
      “死了好,这帮混蛋。”雪豹冷冷的骂了一句,追了上去,鬼手和山雕交换了个眼神,也快步跟了上去,谁也没有再说什么,金黄的余晖洒落在大家身上,拉长长长的影子,在漫漫沙漠渐行渐远,渐渐消失不见了踪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