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62章:衣锦回家

第362章:衣锦回家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高耸的山岭古树参天,飞鸟盘旋,初夏的烈日当空,给这片古老的山林平添几分热度,在一片缓坡上座落在错落有致的民居,泥土和原木搭建而成,缓坡南面是一条河,新修了一条水泥桥,桥连接着唯一一条通往外面的泥沙土公路,这里远离大都市,甚至连最近的镇都有近百公里,
  
      这个缓坡叫青龙坡,这片民居叫青龙寨,寨里只有百来户人家,祖辈世代狩猎,谁也不知道先祖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定居在这里,青龙寨所有人都姓罗,一个祖辈,古老的族谱已经消失在战火中,无处查找考证,老一辈的人都搞不懂为什么不以姓氏命名寨子的名字,罗家寨,多好听的名字,怎么就叫青龙寨了呢?
  
      罗铮就是生长在这个村寨的,关于名字问题,罗铮也没少缠着村里的长者询问,可惜都没有答应,也没人提出改名。
  
      小河往南是一片开阔平坦的农田,山上猎物越来越少,加上政府管制,倡导保护环境,保护动物,现在的青龙寨人以种田为生,猎枪都上缴给了政府,只有几户人家偷偷传承着打猎的手艺,不过,不敢在附近打,一般会往更北的原始森林而去,一去就是两三个月,不为猎食,只为手艺传承,比如罗铮。
  
      这种远离城市的村寨一年都难得回来一个人,小孩上学都寄校到百里外的小镇,父母一方陪读,一方在家看护老人,照料农活,老人无所事事的聚集一起拉家常,说的最多的都是祖上谁谁打过什么稀罕野兽,外面的生活和这些老人没有任何关系,日子平淡而安静。
  
      这天,泥土公路出现两辆越野车,正在闲聊的老人看到这一幕,都好奇的站起来,看着越来越近的越野车,纷纷猜测着,不一会儿,越野车来到桥边停下,桥承受不了越野车的重量,无法通行。
  
      车上跳下来五名青年,四男一女,男的精干,健壮,充满了阳刚之气,女的俊美、秀丽,充满了阴柔之美,正是罗铮一行,穿着休闲皮价格的罗铮和三年前离开村寨的模样完全不同,老人们都没有认出来。
  
      罗铮看着熟悉的村寨,使劲嗅了嗅带着泥土芬芳的空气,激动不已,蓝雪看着村寨,简朴、穷苦,却透着亲近自然的气息,宁静,祥和,与世无争,简直是一个世外桃源,再联想到自己的爱人从小在这里生活,不由平添几分亲切来。
  
      “不是吧,老弟,你们这里好穷哦,不会连电灯都没有吧?”雪豹看着村寨,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果然是穷苦孩子早当家,也只有这种环境才能造就出你这样****的高手,我得好好研究研究这里。”
  
      “早知道我应该带发电机来。”鬼手感慨的说道。
  
      “放心吧,已经有水里发电机了,照明没问题,礼品是你们买的,你们自己提哦。”罗铮说笑着,大步朝前走去,上了桥,对迎出来的老人们欢喜的喊道:“大叔公,还抽你的旱烟啊,三叔公,你这身体可是越来越硬朗了,六婶,你的膝关节炎好利索了吧?┅┅”
  
      罗铮不断的和看到的人打招呼,热情洋溢,欢喜满面,熟悉的乡音,熟悉的面孔,这一刻,罗铮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快乐的少年时光,周围老头老太太惊讶的看着罗铮,有人不确定的问道:“你是罗虎家啊?”
  
      “是啊,不认识啦?”罗铮开心的笑道。
  
      “你回来啦?三年了吧,回来好,回来好,快,谁去通知一声罗虎。”老人惊喜的喊道,有没事干的小孩兴奋的答应一声,欢喜的跑来,村里难得来人,小孩最高兴,就连猎狗们都摇着尾巴,不再犬吠。
  
      掉在后面的蓝雪等人看到这一幕,看到罗铮人缘这么好,看到乡亲们的热情,大家都笑了,这种亲切的感情在城市里早就消失了,鬼手感慨的说道:“幽灵老弟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缘这么好,简直老少男女通杀啊。”
  
      “怎么说话的。”蓝雪不满的瞪了鬼手一眼,鬼手顿时举手投降,蓝雪继续说道:“还有,在这里只许用代名,不许用代号,以示尊重。”代名就是大家能对外公开的名字,比如罗铮,特战大队就办了一套“罗征”为名的证件随时备用,至于“罗铮、幽灵”之类的称呼,全部被列为国家最高级机密,不能轻易用。
  
      “是。”在纪律面前,谁也不敢胡来,大家答应道,看到罗铮和老人们正热情的打招呼,示意跟上,大家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大家来到一片开阔点的土坡附近停下来,罗铮看到自己的父母迎出了房间,脸色憔悴,两鬓斑白了许多,三年多不见,老了许多,罗铮鼻子一酸,心口堵的慌,赶紧上前,激动的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小虎头,回来就好,还来了客人,快,进屋吧。”罗母欣喜的张罗着,示意大家进屋,罗铮分明看到了自己母亲眼里涌出泪花,心里堵的难受,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拼命忍着,快步上前,关切的说道:“妈,你老了,爸也是。”
  
      “这孩子,妈妈年纪大了,自然就老了。”罗母开心的骂道,看向过来的蓝雪等人,目光惊喜的定在蓝雪身上,又看看罗铮,疑惑的小声说道:“他们是?”
  
      知母莫如子,罗铮哪里猜不到自己母亲的意思,会意的点头,罗母顿时欢喜的有些找不着北了,兴奋的喊道:“老虎头,快,把家里养的老母鸡杀两只,把那只羊也杀了。”
  
      “老虎头,你们家来贵客了啊,还不快点,要不要帮忙?”有人喊道。
  
      “就你那手艺,过来打下手还行?”罗铮的父亲不屑的笑骂道,也惊疑的看了蓝雪一眼,旋即看向鬼手等人,从大家身上敏锐的感觉到了杀气,不由脸色微变,但没有多说,张罗着大家进屋。
  
      高耸的山岭古树参天,飞鸟盘旋,初夏的烈日当空,给这片古老的山林平添几分热度,在一片缓坡上座落在错落有致的民居,泥土和原木搭建而成,缓坡南面是一条河,新修了一条水泥桥,桥连接着唯一一条通往外面的泥沙土公路,这里远离大都市,甚至连最近的镇都有近百公里,
  
      这个缓坡叫青龙坡,这片民居叫青龙寨,寨里只有百来户人家,祖辈世代狩猎,谁也不知道先祖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定居在这里,青龙寨所有人都姓罗,一个祖辈,古老的族谱已经消失在战火中,无处查找考证,老一辈的人都搞不懂为什么不以姓氏命名寨子的名字,罗家寨,多好听的名字,怎么就叫青龙寨了呢?
  
      罗铮就是生长在这个村寨的,关于名字问题,罗铮也没少缠着村里的长者询问,可惜都没有答应,也没人提出改名。
  
      小河往南是一片开阔平坦的农田,山上猎物越来越少,加上政府管制,倡导保护环境,保护动物,现在的青龙寨人以种田为生,猎枪都上缴给了政府,只有几户人家偷偷传承着打猎的手艺,不过,不敢在附近打,一般会往更北的原始森林而去,一去就是两三个月,不为猎食,只为手艺传承,比如罗铮。
  
      这种远离城市的村寨一年都难得回来一个人,小孩上学都寄校到百里外的小镇,父母一方陪读,一方在家看护老人,照料农活,老人无所事事的聚集一起拉家常,说的最多的都是祖上谁谁打过什么稀罕野兽,外面的生活和这些老人没有任何关系,日子平淡而安静。
  
      这天,泥土公路出现两辆越野车,正在闲聊的老人看到这一幕,都好奇的站起来,看着越来越近的越野车,纷纷猜测着,不一会儿,越野车来到桥边停下,桥承受不了越野车的重量,无法通行。
  
      车上跳下来五名青年,四男一女,男的精干,健壮,充满了阳刚之气,女的俊美、秀丽,充满了阴柔之美,正是罗铮一行,穿着休闲皮价格的罗铮和三年前离开村寨的模样完全不同,老人们都没有认出来。
  
      罗铮看着熟悉的村寨,使劲嗅了嗅带着泥土芬芳的空气,激动不已,蓝雪看着村寨,简朴、穷苦,却透着亲近自然的气息,宁静,祥和,与世无争,简直是一个世外桃源,再联想到自己的爱人从小在这里生活,不由平添几分亲切来。
  
      “不是吧,老弟,你们这里好穷哦,不会连电灯都没有吧?”雪豹看着村寨,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果然是穷苦孩子早当家,也只有这种环境才能造就出你这样****的高手,我得好好研究研究这里。”
  
      “早知道我应该带发电机来。”鬼手感慨的说道。
  
      “放心吧,已经有水里发电机了,照明没问题,礼品是你们买的,你们自己提哦。”罗铮说笑着,大步朝前走去,上了桥,对迎出来的老人们欢喜的喊道:“大叔公,还抽你的旱烟啊,三叔公,你这身体可是越来越硬朗了,六婶,你的膝关节炎好利索了吧?┅┅”
  
      罗铮不断的和看到的人打招呼,热情洋溢,欢喜满面,熟悉的乡音,熟悉的面孔,这一刻,罗铮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快乐的少年时光,周围老头老太太惊讶的看着罗铮,有人不确定的问道:“你是罗虎家啊?”
  
      “是啊,不认识啦?”罗铮开心的笑道。
  
      “你回来啦?三年了吧,回来好,回来好,快,谁去通知一声罗虎。”老人惊喜的喊道,有没事干的小孩兴奋的答应一声,欢喜的跑来,村里难得来人,小孩最高兴,就连猎狗们都摇着尾巴,不再犬吠。
  
      掉在后面的蓝雪等人看到这一幕,看到罗铮人缘这么好,看到乡亲们的热情,大家都笑了,这种亲切的感情在城市里早就消失了,鬼手感慨的说道:“幽灵老弟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缘这么好,简直老少男女通杀啊。”
  
      “怎么说话的。”蓝雪不满的瞪了鬼手一眼,鬼手顿时举手投降,蓝雪继续说道:“还有,在这里只许用代名,不许用代号,以示尊重。”代名就是大家能对外公开的名字,比如罗铮,特战大队就办了一套“罗征”为名的证件随时备用,至于“罗铮、幽灵”之类的称呼,全部被列为国家最高级机密,不能轻易用。
  
      “是。”在纪律面前,谁也不敢胡来,大家答应道,看到罗铮和老人们正热情的打招呼,示意跟上,大家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大家来到一片开阔点的土坡附近停下来,罗铮看到自己的父母迎出了房间,脸色憔悴,两鬓斑白了许多,三年多不见,老了许多,罗铮鼻子一酸,心口堵的慌,赶紧上前,激动的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小虎头,回来就好,还来了客人,快,进屋吧。”罗母欣喜的张罗着,示意大家进屋,罗铮分明看到了自己母亲眼里涌出泪花,心里堵的难受,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拼命忍着,快步上前,关切的说道:“妈,你老了,爸也是。”
  
      “这孩子,妈妈年纪大了,自然就老了。”罗母开心的骂道,看向过来的蓝雪等人,目光惊喜的定在蓝雪身上,又看看罗铮,疑惑的小声说道:“他们是?”
  
      知母莫如子,罗铮哪里猜不到自己母亲的意思,会意的点头,罗母顿时欢喜的有些找不着北了,兴奋的喊道:“老虎头,快,把家里养的老母鸡杀两只,把那只羊也杀了。”
  
      “老虎头,你们家来贵客了啊,还不快点,要不要帮忙?”有人喊道。
  
      “就你那手艺,过来打下手还行?”罗铮的父亲不屑的笑骂道,也惊疑的看了蓝雪一眼,旋即看向鬼手等人,从大家身上敏锐的感觉到了杀气,不由脸色微变,但没有多说,张罗着大家进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