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64章:精灵小妹

第364章:精灵小妹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当罗铮将罗母的意思翻译给蓝雪听后,蓝雪激动的接了过去,戴在手腕上,心花怒放起来,这是信物,意味着自己得到承认和接受,蓝雪欢喜的将其他礼物全部拿出来,罗铮在旁边翻译,其乐融融。
  
      “哥!”一个悦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罗铮一惊,扭头看去,发现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正欢喜的看着自己,一米六五左右,一身蓝色粗布外衣,头发盘曲,全身脏兮兮的,后面背着一个篓子,手上拿着一把开山刀,清秀的脸上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满是欢喜之色。
  
      “小妹?!”罗铮惊讶的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少女,满脸惊讶,三年不见,那个喜欢天天追着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女孩长大了,变得不敢相让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欢喜的迎上去,将少女背篓取下来一看,里面是采集回来的蘑菇,还有草药,不由一愣,但忍着没问出来。
  
      “哥,真的是你回来了啊。”少女欢喜的投入罗铮的怀中,罗铮搂住小妹瘦弱的身躯,羞愧不已,自己离开三年,什么都不管,让小妹过早的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忽然想到了什么,惊疑的问道:“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上学吗?”
  
      小妹没有正面回答罗铮的问题,而是看了一眼蓝雪,顿时眼前一亮,暗道一声好美,待看到蓝雪手腕上的手镯,顿时明白过来,甜甜的笑道:“哥,不介绍一下?”用的是国语。
  
      罗铮拉着小妹的手准备介绍,忽然感觉到小妹的手满是老茧,不由一怔,顿时明白过来,这是过度操劳农活造成的,心里堵的慌,看向小妹,脸上满是羞愧,不到十八岁啊,正是花季少女,却过早的承担起了家庭重任,眼睛红润起来,看向自己的妈妈,却发现妈妈别过脸去,脸色痛苦。
  
      家贫万事难啊,罗铮羞愧的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心疼不已,不敢再看自己小妹,蓝雪敏锐的感觉到了罗铮的情绪变化,嫣然一笑,走了上来,说道:“小妹,他们都是你哥的好兄弟,你可以叫他们哥哥。”
  
      “三位哥哥好,欢迎你们。”小妹甜甜的笑道,仿佛森林里的精灵,悦耳,动听,令人心旷神怡,小妹看向蓝雪,笑嘻嘻的说道:“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大嫂?”
  
      “呃?”蓝雪脸色大窘,面红耳赤,但没有反对,甜甜一笑,喜欢上了这个小妹,从袋子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出来,递上去说道:“送给你的。”
  
      “谢谢嫂子。”小妹欢喜的笑道,但没有马上接,而是看向罗铮,罗铮点头,小妹这才欢喜的接过去。
  
      大家见小妹这么懂事,顿时都喜欢上了这个精灵一般女孩,纷纷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小妹得到罗铮的默许,接了过去,一边甜甜的叫着大哥二哥三哥,叫的鬼手等人心花怒放,欢喜不已。
  
      大家看到小妹长满老茧的小手,顿时明白了罗铮的心思,但谁都没有点破,相互交换了个眼神,跑后院帮忙去了,小妹抱着一大堆礼物欢喜的去自己房间,罗铮见母亲没有过来,跟着小妹来到房间,关上门问道:“小妹,家里是不是出事了?跟哥哥说实话。”
  
      “没有啊。”小妹甜甜的一笑,岔开话题道:“嫂子好美,哥,恭喜你。”
  
      “别转移话题。”罗铮严肃起来,追问道,看到小妹躲闪的眼神,羞愧的低下头去,歉意的说道:“小妹,是哥不好,一走就是三年,家里全靠你撑着,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哥回来了,这个家的担子应该我来挑,你还小。”
  
      “哥。”小妹一下子扑到罗铮的怀里,委屈的痛哭起来,尽情的释放着心里的压力,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寄托。
  
      门外,蓝雪正要敲门,听到哭声,举起的手停下来,听了一会儿,说的是本地土话,听不懂,只要离开。
  
      “哥,你回来就好了,我没事,就是咱爸,我好担心。”小妹抽泣的说道:“县城有人看上了咱们后山的青龙瀑布,说搞旅游开发,咱爸和寨子里的人都不同意,他们就派一大帮人上门来闹事,把咱爸打伤了,说还会来,可能就这几天了。”
  
      “什么?”罗铮大吃一口,脸色铁青起来,眼睛里爆发出一抹骇人的杀气,轻轻推开小妹,问道:“青龙潭附近时寨子里的祖坟埋葬地,全族的禁地,绝对不能动,咱爸伤的怎样?”脑海中猛然浮现出小妹背来的草药,羞愧不已,三年了,自己不孝啊。
  
      “内伤,你寄来的钱全部花光了,钱不够,提前出院,用草药治疗了一周左右,现在有些好转了。”小妹悲戚的轻声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别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罗铮认真的看着小妹说道,看到小妹点头,罗铮想了想,朝外面走去,看到蓝雪在厅房无聊的坐着,歉意的一笑,对跟出来的小妹说道:“你带她周围转转吧。”
  
      “嗯。”小妹满口答应着,用国语对蓝雪说道:“嫂子,我带你周围转转吧,这里山好水好,风景很不错。”蓝雪看了罗铮一眼,答应着走了。
  
      罗铮来到厨房,见母亲正在准备做饭,便坐到灶台边烧火,一边认真的问道:“妈,你跟我说实话,小妹为什么不去上学,是没钱的缘故吗?”
  
      罗母切菜的刀停顿了一下,很快继续,没有回答,罗铮什么都明白了,快步走到里屋,从包里拿出五万块钱来,递了上去,一脸愧疚的说道:“妈,是我不孝,这点钱留着家用吧。”
  
      “这么多钱,你哪儿来的?犯法的事咱们可不能做,再穷也要穷的有骨气”罗母担忧的追问道,并没有接。
  
      “我知道,放心吧,我立功了,这是部队给的奖励。”罗铮认真的说道。
  
      “没骗妈?”罗母惊讶的放下手上的菜刀,认真的看着罗铮,见罗铮不像是撒谎的样子,顿时一喜,接了过去,说道:“这下好了,我存起来,将来给你结婚娶媳妇用,这么漂亮的媳妇,咱们不能亏了她。”
  
      当罗铮将罗母的意思翻译给蓝雪听后,蓝雪激动的接了过去,戴在手腕上,心花怒放起来,这是信物,意味着自己得到承认和接受,蓝雪欢喜的将其他礼物全部拿出来,罗铮在旁边翻译,其乐融融。
  
      “哥!”一个悦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罗铮一惊,扭头看去,发现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正欢喜的看着自己,一米六五左右,一身蓝色粗布外衣,头发盘曲,全身脏兮兮的,后面背着一个篓子,手上拿着一把开山刀,清秀的脸上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满是欢喜之色。
  
      “小妹?!”罗铮惊讶的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少女,满脸惊讶,三年不见,那个喜欢天天追着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女孩长大了,变得不敢相让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欢喜的迎上去,将少女背篓取下来一看,里面是采集回来的蘑菇,还有草药,不由一愣,但忍着没问出来。
  
      “哥,真的是你回来了啊。”少女欢喜的投入罗铮的怀中,罗铮搂住小妹瘦弱的身躯,羞愧不已,自己离开三年,什么都不管,让小妹过早的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忽然想到了什么,惊疑的问道:“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上学吗?”
  
      小妹没有正面回答罗铮的问题,而是看了一眼蓝雪,顿时眼前一亮,暗道一声好美,待看到蓝雪手腕上的手镯,顿时明白过来,甜甜的笑道:“哥,不介绍一下?”用的是国语。
  
      罗铮拉着小妹的手准备介绍,忽然感觉到小妹的手满是老茧,不由一怔,顿时明白过来,这是过度操劳农活造成的,心里堵的慌,看向小妹,脸上满是羞愧,不到十八岁啊,正是花季少女,却过早的承担起了家庭重任,眼睛红润起来,看向自己的妈妈,却发现妈妈别过脸去,脸色痛苦。
  
      家贫万事难啊,罗铮羞愧的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心疼不已,不敢再看自己小妹,蓝雪敏锐的感觉到了罗铮的情绪变化,嫣然一笑,走了上来,说道:“小妹,他们都是你哥的好兄弟,你可以叫他们哥哥。”
  
      “三位哥哥好,欢迎你们。”小妹甜甜的笑道,仿佛森林里的精灵,悦耳,动听,令人心旷神怡,小妹看向蓝雪,笑嘻嘻的说道:“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大嫂?”
  
      “呃?”蓝雪脸色大窘,面红耳赤,但没有反对,甜甜一笑,喜欢上了这个小妹,从袋子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出来,递上去说道:“送给你的。”
  
      “谢谢嫂子。”小妹欢喜的笑道,但没有马上接,而是看向罗铮,罗铮点头,小妹这才欢喜的接过去。
  
      大家见小妹这么懂事,顿时都喜欢上了这个精灵一般女孩,纷纷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小妹得到罗铮的默许,接了过去,一边甜甜的叫着大哥二哥三哥,叫的鬼手等人心花怒放,欢喜不已。
  
      大家看到小妹长满老茧的小手,顿时明白了罗铮的心思,但谁都没有点破,相互交换了个眼神,跑后院帮忙去了,小妹抱着一大堆礼物欢喜的去自己房间,罗铮见母亲没有过来,跟着小妹来到房间,关上门问道:“小妹,家里是不是出事了?跟哥哥说实话。”
  
      “没有啊。”小妹甜甜的一笑,岔开话题道:“嫂子好美,哥,恭喜你。”
  
      “别转移话题。”罗铮严肃起来,追问道,看到小妹躲闪的眼神,羞愧的低下头去,歉意的说道:“小妹,是哥不好,一走就是三年,家里全靠你撑着,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哥回来了,这个家的担子应该我来挑,你还小。”
  
      “哥。”小妹一下子扑到罗铮的怀里,委屈的痛哭起来,尽情的释放着心里的压力,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寄托。
  
      门外,蓝雪正要敲门,听到哭声,举起的手停下来,听了一会儿,说的是本地土话,听不懂,只要离开。
  
      “哥,你回来就好了,我没事,就是咱爸,我好担心。”小妹抽泣的说道:“县城有人看上了咱们后山的青龙瀑布,说搞旅游开发,咱爸和寨子里的人都不同意,他们就派一大帮人上门来闹事,把咱爸打伤了,说还会来,可能就这几天了。”
  
      “什么?”罗铮大吃一口,脸色铁青起来,眼睛里爆发出一抹骇人的杀气,轻轻推开小妹,问道:“青龙潭附近时寨子里的祖坟埋葬地,全族的禁地,绝对不能动,咱爸伤的怎样?”脑海中猛然浮现出小妹背来的草药,羞愧不已,三年了,自己不孝啊。
  
      “内伤,你寄来的钱全部花光了,钱不够,提前出院,用草药治疗了一周左右,现在有些好转了。”小妹悲戚的轻声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别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罗铮认真的看着小妹说道,看到小妹点头,罗铮想了想,朝外面走去,看到蓝雪在厅房无聊的坐着,歉意的一笑,对跟出来的小妹说道:“你带她周围转转吧。”
  
      “嗯。”小妹满口答应着,用国语对蓝雪说道:“嫂子,我带你周围转转吧,这里山好水好,风景很不错。”蓝雪看了罗铮一眼,答应着走了。
  
      罗铮来到厨房,见母亲正在准备做饭,便坐到灶台边烧火,一边认真的问道:“妈,你跟我说实话,小妹为什么不去上学,是没钱的缘故吗?”
  
      罗母切菜的刀停顿了一下,很快继续,没有回答,罗铮什么都明白了,快步走到里屋,从包里拿出五万块钱来,递了上去,一脸愧疚的说道:“妈,是我不孝,这点钱留着家用吧。”
  
      “这么多钱,你哪儿来的?犯法的事咱们可不能做,再穷也要穷的有骨气”罗母担忧的追问道,并没有接。
  
      “我知道,放心吧,我立功了,这是部队给的奖励。”罗铮认真的说道。
  
      “没骗妈?”罗母惊讶的放下手上的菜刀,认真的看着罗铮,见罗铮不像是撒谎的样子,顿时一喜,接了过去,说道:“这下好了,我存起来,将来给你结婚娶媳妇用,这么漂亮的媳妇,咱们不能亏了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