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66章:打了再说

第366章:打了再说

readx();    大家一起冲到寨口广场上,广场上已经挤满了人,老人孩子为主,为了生计,寨子里的中年人大部分都出去务工了,大家围城一圈,中间聚集着三十来个彪形大汉,个个拿着砍刀、铁棍,好些赤着胳膊,露出结实的身板,领头是个光头,长的牛高马大,罗铮看了一眼,目光投到前面河边,河边停着一辆东风汽车,应该是这帮人过来的交通工具。
  
      罗铮看了山雕一眼,朝河边努努嘴,山雕会意的点头,瞬间隐身到人群中去,不见了踪影,罗虎拎着开山刀虎步向前,气势不凡,大声喝道:“光头,又想来闹事?别忘了你也是从这个山寨走出去的,小心遭报应。”
  
      “老虎头叔,不是我闹事,是你们太顽固了,放着拿钱的事不做,叫我说什么好呢?只要你们点头,每人一千块就到手了,又不影响你们什么,何必呢?”光头佬脸色不善的喝道。
  
      “当不起你一声叔,祖训,祖宗安息禁地绝对不允许打扰,你死了这条心吧。”罗虎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哟呵,老头,别给脸不要脸,上次还没躺够是吧?也好,老子让你再去医院躺着,躺一辈子。”一个脸上留着长长刀疤的家伙喝道,手上拿着一根粗大的铁棍,得意洋洋的向前两步,冷冷的看着罗虎,眼神不善。
  
      “就是你打了我爸?”罗铮脸色铁青的向前走去,眼睛里满是怒火。
  
      “哟呵,来了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知道爷是谁吗?”刀疤脸不屑的讥笑道。
  
      “自废一条胳膊,饶你一命。”罗铮冷冷的说道,眼睛里杀机毕露,拳头握紧,手臂上的青筋仿佛愤怒的龙在咆哮。
  
      “不知天高地厚,小子,想找死?很好,老子成全你。”刀疤脸恼怒的喝道:“上,把这个混蛋劈了。”
  
      “上你妈。”罗铮彻底愤怒了,爆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飞起一脚,闪电般踹向刀疤脸,打了再说,刀疤脸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踢中,身体倒飞出去,砸到两人,全城一片哗然。
  
      “上,打死他。”光头佬没认出罗铮来,一走三年,整个人气质大变,看到刀疤脸被打,顿时大怒,爆喝一声,冲了上去。
  
      “有点意思。”鬼手怪笑一声,看到罗虎就要上前,一个斜步跨过去,挡在罗虎跟前,喝道:“叔,你帮着压阵就好了,哥几个,别闲着了,别弄死就成。”说着冲了过去,一拳就将一个试图偷袭罗铮的家伙打倒在地,晕死过去。
  
      雪豹也冲了过去,虎入羊群一般,一拳一个,一脚一双,这些混混对付老百姓或许还行,在训练有素的兵王面前,根本没有招架之功,罗虎担心大家空手吃亏,想要上前帮忙,蓝雪一个箭步挡在前面,微笑着说道:“叔,交给我们吧。”
  
      “这?”罗虎担忧的看着战场,虽然大家实力很强,但对方人多势众,还有兵器,万一出个意外就不好了。
  
      “没事的。”蓝雪劝慰道,见罗虎还想坚持,便转过身来,喊道:“别玩了,动作麻利点,一分钟内解决问题,否则今晚谁都没饭吃。”
  
      “收到。”鬼手和雪豹答应一声,气势猛然大增,出手快如闪电,一拳一个,没有丝毫脱离带水,迅猛的仿佛猎豹捕食,瞬间将眼前的人全部放倒在地。
  
      看到三十来号人全部躺在地上哀嚎,罗虎脸色大变,对罗铮带来的人实力有了个全新的认识,再看罗铮,毫发无损的蹲在光头佬旁边,正在掐对方人中,赶紧走了过去,低声问道:“他怎么了?”
  
      “死不了,就是晕了过去。”罗铮喊道。
  
      “那就好。”罗虎松了口气,打架是一回事,大家占着理,出了人命是另外一回事,罗虎喊道:“各位叔伯婶婶们,麻烦你们拿绳子过来,把他们全部绑了。”
  
      “好。”周围的人被罗铮等人的手段镇住了,太猛了,三个人,不到三分钟就干翻了三十来个人,毫发无损,一时都反应不过来,听到罗虎的喊话,轰然答应,纷纷回去拿绳索去了。
  
      罗虎有些疑惑的看了蓝雪一眼,隐隐感觉蓝雪好像是大家的领导,看到蓝雪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没有多问,看向鬼手和雪豹,问道:“都没伤着吧?他们怎么样?没出人命吧?”用的是国语。
  
      “叔,您老人家眼光如矩,还能看不出来?都没事,死不了,不过,得去医院躺十天半个月的,我们没事,这事要不要我们出面解决?”鬼手笑问道。
  
      罗虎看了罗铮一眼,没有说话,罗铮扫了一眼众人,对悠悠醒来的光头佬说道:“光头哥,不认识我了吧?想不到三年不见,你混的人模狗样,还带着人欺负乡亲,本事见长了啊。”
  
      “小虎头?是你?”光头佬惊讶的看着罗铮,满脸不可思议,最后苦笑道:“你也是跑外面的,自然知道外面的规矩,我现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这也算是好事,开发旅游,大家收入高点,不好吗?”
  
      “好是好,但得看哪个地方,祖宗安息的禁地绝对不能动,这是组训,你不会不懂,说吧,你身后是谁?”罗铮冷冷的说道,见对方眼神忧郁的看了眼四周,不由怒极反笑道:“怎么,还嘴硬?伤了三十多人,每个人没几万块别想医治好,发生了这么大事,你扛不住,我建议你把后台搬出来。”
  
      “你确定?”光头佬不屑的讥笑道。
  
      “随你吧,后台不来,谁也别想走,一天之内他们不接受治疗,不死也残,你看着吧,我估计这些都是你小弟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善后。”罗铮冷冷的说道,起身来,看向自己的父亲。
  
      罗虎会意的想了想,说道:“好吧,这件事你全权处理,老子不管了。”儿子出息了,要揽事,罗虎很欣慰,没有反驳的理由,见乡亲们拿来绳索,帮忙绑人去了,至于会不会造成二次伤害,罗虎才懒得管了。
  
      大家一起冲到寨口广场上,广场上已经挤满了人,老人孩子为主,为了生计,寨子里的中年人大部分都出去务工了,大家围城一圈,中间聚集着三十来个彪形大汉,个个拿着砍刀、铁棍,好些赤着胳膊,露出结实的身板,领头是个光头,长的牛高马大,罗铮看了一眼,目光投到前面河边,河边停着一辆东风汽车,应该是这帮人过来的交通工具。
  
      罗铮看了山雕一眼,朝河边努努嘴,山雕会意的点头,瞬间隐身到人群中去,不见了踪影,罗虎拎着开山刀虎步向前,气势不凡,大声喝道:“光头,又想来闹事?别忘了你也是从这个山寨走出去的,小心遭报应。”
  
      “老虎头叔,不是我闹事,是你们太顽固了,放着拿钱的事不做,叫我说什么好呢?只要你们点头,每人一千块就到手了,又不影响你们什么,何必呢?”光头佬脸色不善的喝道。
  
      “当不起你一声叔,祖训,祖宗安息禁地绝对不允许打扰,你死了这条心吧。”罗虎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哟呵,老头,别给脸不要脸,上次还没躺够是吧?也好,老子让你再去医院躺着,躺一辈子。”一个脸上留着长长刀疤的家伙喝道,手上拿着一根粗大的铁棍,得意洋洋的向前两步,冷冷的看着罗虎,眼神不善。
  
      “就是你打了我爸?”罗铮脸色铁青的向前走去,眼睛里满是怒火。
  
      “哟呵,来了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知道爷是谁吗?”刀疤脸不屑的讥笑道。
  
      “自废一条胳膊,饶你一命。”罗铮冷冷的说道,眼睛里杀机毕露,拳头握紧,手臂上的青筋仿佛愤怒的龙在咆哮。
  
      “不知天高地厚,小子,想找死?很好,老子成全你。”刀疤脸恼怒的喝道:“上,把这个混蛋劈了。”
  
      “上你妈。”罗铮彻底愤怒了,爆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飞起一脚,闪电般踹向刀疤脸,打了再说,刀疤脸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踢中,身体倒飞出去,砸到两人,全城一片哗然。
  
      “上,打死他。”光头佬没认出罗铮来,一走三年,整个人气质大变,看到刀疤脸被打,顿时大怒,爆喝一声,冲了上去。
  
      “有点意思。”鬼手怪笑一声,看到罗虎就要上前,一个斜步跨过去,挡在罗虎跟前,喝道:“叔,你帮着压阵就好了,哥几个,别闲着了,别弄死就成。”说着冲了过去,一拳就将一个试图偷袭罗铮的家伙打倒在地,晕死过去。
  
      雪豹也冲了过去,虎入羊群一般,一拳一个,一脚一双,这些混混对付老百姓或许还行,在训练有素的兵王面前,根本没有招架之功,罗虎担心大家空手吃亏,想要上前帮忙,蓝雪一个箭步挡在前面,微笑着说道:“叔,交给我们吧。”
  
      “这?”罗虎担忧的看着战场,虽然大家实力很强,但对方人多势众,还有兵器,万一出个意外就不好了。
  
      “没事的。”蓝雪劝慰道,见罗虎还想坚持,便转过身来,喊道:“别玩了,动作麻利点,一分钟内解决问题,否则今晚谁都没饭吃。”
  
      “收到。”鬼手和雪豹答应一声,气势猛然大增,出手快如闪电,一拳一个,没有丝毫脱离带水,迅猛的仿佛猎豹捕食,瞬间将眼前的人全部放倒在地。
  
      看到三十来号人全部躺在地上哀嚎,罗虎脸色大变,对罗铮带来的人实力有了个全新的认识,再看罗铮,毫发无损的蹲在光头佬旁边,正在掐对方人中,赶紧走了过去,低声问道:“他怎么了?”
  
      “死不了,就是晕了过去。”罗铮喊道。
  
      “那就好。”罗虎松了口气,打架是一回事,大家占着理,出了人命是另外一回事,罗虎喊道:“各位叔伯婶婶们,麻烦你们拿绳子过来,把他们全部绑了。”
  
      “好。”周围的人被罗铮等人的手段镇住了,太猛了,三个人,不到三分钟就干翻了三十来个人,毫发无损,一时都反应不过来,听到罗虎的喊话,轰然答应,纷纷回去拿绳索去了。
  
      罗虎有些疑惑的看了蓝雪一眼,隐隐感觉蓝雪好像是大家的领导,看到蓝雪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没有多问,看向鬼手和雪豹,问道:“都没伤着吧?他们怎么样?没出人命吧?”用的是国语。
  
      “叔,您老人家眼光如矩,还能看不出来?都没事,死不了,不过,得去医院躺十天半个月的,我们没事,这事要不要我们出面解决?”鬼手笑问道。
  
      罗虎看了罗铮一眼,没有说话,罗铮扫了一眼众人,对悠悠醒来的光头佬说道:“光头哥,不认识我了吧?想不到三年不见,你混的人模狗样,还带着人欺负乡亲,本事见长了啊。”
  
      “小虎头?是你?”光头佬惊讶的看着罗铮,满脸不可思议,最后苦笑道:“你也是跑外面的,自然知道外面的规矩,我现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这也算是好事,开发旅游,大家收入高点,不好吗?”
  
      “好是好,但得看哪个地方,祖宗安息的禁地绝对不能动,这是组训,你不会不懂,说吧,你身后是谁?”罗铮冷冷的说道,见对方眼神忧郁的看了眼四周,不由怒极反笑道:“怎么,还嘴硬?伤了三十多人,每个人没几万块别想医治好,发生了这么大事,你扛不住,我建议你把后台搬出来。”
  
      “你确定?”光头佬不屑的讥笑道。
  
      “随你吧,后台不来,谁也别想走,一天之内他们不接受治疗,不死也残,你看着吧,我估计这些都是你小弟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善后。”罗铮冷冷的说道,起身来,看向自己的父亲。
  
      罗虎会意的想了想,说道:“好吧,这件事你全权处理,老子不管了。”儿子出息了,要揽事,罗虎很欣慰,没有反驳的理由,见乡亲们拿来绳索,帮忙绑人去了,至于会不会造成二次伤害,罗虎才懒得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