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79章:护送计划

第379章:护送计划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罗铮压在蓝雪的身上,感受到蓝雪柔软的身体弹性十足,吐气如兰,女人特有的芬芳沁人心脾,不由心猿意马起来,耳边猛然想起一声轻微的声响,仿佛是什么东西射穿了门板,声音喧闹的半天几不可闻,但静悄悄的深夜,却让人震惊。
  
      “狙击手?”蓝雪惊讶的低声问道,反抱住罗铮朝一边滚去,来到床沿边,反压在罗铮的身上,发现罗铮神色有些不自然,呼吸急促起来,蓝雪身体一动,猛然感觉到了下面坚硬的物什,脸色大窘,白了罗铮一眼,没好气的低声说道:“生死关头,还有闲心瞎想。”
  
      娇嗔的声音,风情万种的白眼,看得罗铮都痴了,蓝雪感觉趴在罗铮身上也很舒服,但还是羞涩的快速爬到窗户边,悄悄探头朝外面看去,一边摸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等接通后说道:“山雕,鬼手,次卧窗户正前方有狙击手,具体位置不明,小心点。”说着挂了电话。
  
      罗铮回过神来,歉意的一笑,问道:“他们俩在附近。”
  
      “嗯,我让他们隐藏着小区暗处,我们在明处,有个照应。”蓝雪低声说道,看了眼门上的枪洞,低声反问道:“你怎么发现狙击手的?”
  
      “我做了个噩梦,梦见房间里满是煤气,然后发生了大爆炸,惊醒后告诉了雪豹,雪豹跑去厨房检查,发现靠窗的煤气管道果然被破坏,开窗时被无声狙击,返回来通知我,我来通知你,开门的时候看到什么东西反光,也不知道是不是狙击手,没想到蒙对了。”罗铮心有余悸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蓝雪没想到罗铮在梦中都能预知危险,想了想,说道:“你去主卧室保护林老。”
  
      “明白。”罗铮贴地爬出了次卧,推开主卧室房门,见林老正在**上呼呼大睡,赶紧爬到窗户口,把窗帘拉上,这才松了口气,靠在墙角,拔出了佩枪,将子弹上膛,看到林老惊醒过来,要起身,年纪大了,睡眠浅,容易惊醒。
  
      “林老,是我,别动,不用担心。”罗铮赶紧出言提醒道,见林老疑惑的慢慢躺回去,松了口气,继续说道:“有枪声在监视这里,不能大意,我们的人已经去追查了,我留下来保护您,有我在,别怕。”
  
      “我一个老头子,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好害怕的,只是,这些人也太嚣张了吧?他们是什么人,有线索了吗?”林老恼怒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罗铮没有说实话,警惕的看着四周,星目如剑,散发着锐利的光芒,耳朵也竖起来,听着周围的响动,如临大敌般,等了一会儿,掀开窗帘一角朝外面看去,外面是花园,种植了一些低矮的灌木,远处是一排房间,黑灯瞎火的,看不到可疑之处。
  
      林老见罗铮办事认真,神情郑重,没来由的安心下来,继续休息去了,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也没人开灯,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半个小时后,雪豹从地上爬过来,丢过来一个耳麦,示意罗铮戴上。
  
      罗铮戴上耳麦,听到山雕在里面说的:“发现目标,鬼手去追击了,我继续留守附近,是否还有其他可疑目标需要排查,下一步怎么办?请指示。”
  
      “隐蔽,待命。”蓝雪低声说道。
  
      大家在房间里耐心地等待起来,一个小时后,鬼手的声音在耳麦响起,目标有人开车接应,跑掉了,蓝雪便让鬼手也隐蔽待命,大家继续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就天亮了,大家没有松懈,蓝雪通过耳麦说道:“鬼手,山雕,发动车子单元楼下待命,另外,通知出租车司机来小区待命。”
  
      “明白。”大家答应一声,罗铮也拨通了出租车司机的电话,让对方尽快赶到小区里面来,挂断电话后,罗铮看到房间里的墙壁上挂着几顶老年人帽子,便摘下来三顶,示意林老可以去洗漱了。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司机回来电话,说已经到了小区,大家小心的下楼来,单元楼门口停放着两辆小车,罗铮看了一眼不远处停靠的出租车司机,招手示意对方过来,出租车司机看到罗铮,顿时发动车子开过来。
  
      蓝雪看了一眼出租车司机,拿过罗铮手上的两顶帽子,分给鬼手和山雕一顶,做了几个战术动作,大家会意的点头,看得林老一头雾水,正要询问,罗铮低声说道:“您和我一车,上出租车,委屈您了。”
  
      “没事。”林老知道厉害,没有拒绝,上了出租车后座,罗铮见雪豹和鬼手一车,山雕和蓝雪一车,都是坐正副驾驶位置,后座空出来,副驾驶位置上的人都戴着帽子,便把最后那顶帽子戴在头上,也钻进了副驾驶位置,低声对林老说道:“麻烦您躺在座位上。”
  
      “也好。”林老没有拒绝,配合的躺下去。
  
      罗铮见蓝雪打了几个战术手势,示意自己先走,会意的对出租车司机说道:“麻烦你了,军工所,抄大路,远一点都不怕,一定要安全,公路两侧最好没有可以隐蔽狙击的位置。”
  
      “明白。”出租车司机当过兵,自然明白话里的意思,满口答应下来,看了戴着帽子的罗铮一眼,再看看其他两车副驾驶位置上的人,都戴着帽子,迷惑性很高,会意的笑了,马上启动车子冲了出去。
  
      驶出小区落后,罗铮看到另外两车并没有跟上来,而是顺着正常路线走,内心闪过一丝担忧,但很快恢复冷静,示意出租车司机加快速度,走了十来分钟,眼看就要到目的地事,罗铮的耳麦传来声音,蓝雪的车遇袭了。
  
      罗铮顿时大怒,这帮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下手,太嚣张了,马上催促出租车司机继续加速冲去,心揪起来,考虑到林老的安全,不得不按耐下焦急的心情,拔出的佩枪,谨慎的看着四周。
  
      罗铮压在蓝雪的身上,感受到蓝雪柔软的身体弹性十足,吐气如兰,女人特有的芬芳沁人心脾,不由心猿意马起来,耳边猛然想起一声轻微的声响,仿佛是什么东西射穿了门板,声音喧闹的半天几不可闻,但静悄悄的深夜,却让人震惊。
  
      “狙击手?”蓝雪惊讶的低声问道,反抱住罗铮朝一边滚去,来到床沿边,反压在罗铮的身上,发现罗铮神色有些不自然,呼吸急促起来,蓝雪身体一动,猛然感觉到了下面坚硬的物什,脸色大窘,白了罗铮一眼,没好气的低声说道:“生死关头,还有闲心瞎想。”
  
      娇嗔的声音,风情万种的白眼,看得罗铮都痴了,蓝雪感觉趴在罗铮身上也很舒服,但还是羞涩的快速爬到窗户边,悄悄探头朝外面看去,一边摸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等接通后说道:“山雕,鬼手,次卧窗户正前方有狙击手,具体位置不明,小心点。”说着挂了电话。
  
      罗铮回过神来,歉意的一笑,问道:“他们俩在附近。”
  
      “嗯,我让他们隐藏着小区暗处,我们在明处,有个照应。”蓝雪低声说道,看了眼门上的枪洞,低声反问道:“你怎么发现狙击手的?”
  
      “我做了个噩梦,梦见房间里满是煤气,然后发生了大爆炸,惊醒后告诉了雪豹,雪豹跑去厨房检查,发现靠窗的煤气管道果然被破坏,开窗时被无声狙击,返回来通知我,我来通知你,开门的时候看到什么东西反光,也不知道是不是狙击手,没想到蒙对了。”罗铮心有余悸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蓝雪没想到罗铮在梦中都能预知危险,想了想,说道:“你去主卧室保护林老。”
  
      “明白。”罗铮贴地爬出了次卧,推开主卧室房门,见林老正在**上呼呼大睡,赶紧爬到窗户口,把窗帘拉上,这才松了口气,靠在墙角,拔出了佩枪,将子弹上膛,看到林老惊醒过来,要起身,年纪大了,睡眠浅,容易惊醒。
  
      “林老,是我,别动,不用担心。”罗铮赶紧出言提醒道,见林老疑惑的慢慢躺回去,松了口气,继续说道:“有枪声在监视这里,不能大意,我们的人已经去追查了,我留下来保护您,有我在,别怕。”
  
      “我一个老头子,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好害怕的,只是,这些人也太嚣张了吧?他们是什么人,有线索了吗?”林老恼怒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罗铮没有说实话,警惕的看着四周,星目如剑,散发着锐利的光芒,耳朵也竖起来,听着周围的响动,如临大敌般,等了一会儿,掀开窗帘一角朝外面看去,外面是花园,种植了一些低矮的灌木,远处是一排房间,黑灯瞎火的,看不到可疑之处。
  
      林老见罗铮办事认真,神情郑重,没来由的安心下来,继续休息去了,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也没人开灯,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半个小时后,雪豹从地上爬过来,丢过来一个耳麦,示意罗铮戴上。
  
      罗铮戴上耳麦,听到山雕在里面说的:“发现目标,鬼手去追击了,我继续留守附近,是否还有其他可疑目标需要排查,下一步怎么办?请指示。”
  
      “隐蔽,待命。”蓝雪低声说道。
  
      大家在房间里耐心地等待起来,一个小时后,鬼手的声音在耳麦响起,目标有人开车接应,跑掉了,蓝雪便让鬼手也隐蔽待命,大家继续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就天亮了,大家没有松懈,蓝雪通过耳麦说道:“鬼手,山雕,发动车子单元楼下待命,另外,通知出租车司机来小区待命。”
  
      “明白。”大家答应一声,罗铮也拨通了出租车司机的电话,让对方尽快赶到小区里面来,挂断电话后,罗铮看到房间里的墙壁上挂着几顶老年人帽子,便摘下来三顶,示意林老可以去洗漱了。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司机回来电话,说已经到了小区,大家小心的下楼来,单元楼门口停放着两辆小车,罗铮看了一眼不远处停靠的出租车司机,招手示意对方过来,出租车司机看到罗铮,顿时发动车子开过来。
  
      蓝雪看了一眼出租车司机,拿过罗铮手上的两顶帽子,分给鬼手和山雕一顶,做了几个战术动作,大家会意的点头,看得林老一头雾水,正要询问,罗铮低声说道:“您和我一车,上出租车,委屈您了。”
  
      “没事。”林老知道厉害,没有拒绝,上了出租车后座,罗铮见雪豹和鬼手一车,山雕和蓝雪一车,都是坐正副驾驶位置,后座空出来,副驾驶位置上的人都戴着帽子,便把最后那顶帽子戴在头上,也钻进了副驾驶位置,低声对林老说道:“麻烦您躺在座位上。”
  
      “也好。”林老没有拒绝,配合的躺下去。
  
      罗铮见蓝雪打了几个战术手势,示意自己先走,会意的对出租车司机说道:“麻烦你了,军工所,抄大路,远一点都不怕,一定要安全,公路两侧最好没有可以隐蔽狙击的位置。”
  
      “明白。”出租车司机当过兵,自然明白话里的意思,满口答应下来,看了戴着帽子的罗铮一眼,再看看其他两车副驾驶位置上的人,都戴着帽子,迷惑性很高,会意的笑了,马上启动车子冲了出去。
  
      驶出小区落后,罗铮看到另外两车并没有跟上来,而是顺着正常路线走,内心闪过一丝担忧,但很快恢复冷静,示意出租车司机加快速度,走了十来分钟,眼看就要到目的地事,罗铮的耳麦传来声音,蓝雪的车遇袭了。
  
      罗铮顿时大怒,这帮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下手,太嚣张了,马上催促出租车司机继续加速冲去,心揪起来,考虑到林老的安全,不得不按耐下焦急的心情,拔出的佩枪,谨慎的看着四周。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