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1章:放血审讯

第381章:放血审讯


  
      市局,审讯室。
  
      接连发生的事情让罗铮愤怒不已,特别是这帮人肆无忌惮的攻击,把城市当战场,还炸伤了蓝雪等人,这让罗铮彻底愤怒,冷冷的看着铐在椅子上的凶手,森冷的目光闪烁着杀气,冷冷的说道:“小子,既然你敢攻击我们,应该有死的觉悟,但死有很多种,你可以不招,我有的是耐性。”
  
      “你觉得可能吧?来吧,有什么招都可以使出来,我警告你,我是外宾,有权利见我的律师,你不能打死我。”对方冷冷的说道,眼睛里满是不屑。
  
      “是吗?倭寇?”罗铮揶揄的嘲笑道。
  
      “八嘎。”对方冷冷的喝骂道,微笑的三角眼闪烁着阴冷的凶光。
  
      罗铮一听,果然是倭寇,顿时全明白了,怒火中烧,脸色铁青的说道:“这张桌子角包裹了铁皮,锋利,完全可以割开你的静脉血管,这里没有监控,没有人过问,你猜猜看,多上时间身上的血可以流干?”
  
      “你?”对方脸色微变,愤怒的吼道。
  
      “说着标准的华夏国语,却说是倭寇,好吧,我信,也只有倭寇才能丧尽天良的把城市街道当战场,不顾无辜人死活,外宾是吧?等你死了,我可以说是你自己自杀的,审讯室自杀,很正常啊,对吧?”罗铮嘲笑道。
  
      对方冷冷的看着罗铮,眼睛里满是凶光,脸色阴沉的都要滴出水来,罗铮见对方不说话,一把抓起对方来到桌子旁,将对方的手腕静脉血管往桌子角按去,对方没想到罗铮真敢下手,完全没有顾忌,不由大骇,生死面前,拼命挣扎起来,但双手被铐,哪里挣扎的开?
  
      罗铮的手就像铁钳一般,死死的抓住对方,往桌子角上的锋利金属凸起处刮去,刺啦一下,血飙了出来,对方惊骇的怪叫起来,被罗铮一把丢在椅子上,罗铮看着对方死死的捂住手腕,但静脉血管破裂,哪里捂得住,鲜血掉在地上,顿时染红了地面。
  
      这个人没想到罗铮完全不安常理出牌,顿时被镇住了,看着不断往外冒的血,乱了分寸,死不可怕,一枪了事,看着自己慢慢死绝对是件恐怖的事情,阴冷的眼睛里满是恐慌之色,定定的看着罗铮。
  
      “你可以什么都不说,只要你能承受得住精神压力,看着自己慢慢流干了身上的血而死,啧啧,非大毅力之人能做到,你要是能做到,我佩服你,也算给我开了眼,希望你别让我失望。”罗铮说着坐到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
  
      “八嘎!”对方老羞成怒的喝骂道,脸色苍白起来,目光闪烁,不知如何是好,低头看向血流不止的手腕,感觉到生命力在消失,恐慌的骂道:“混蛋,你虐待疑犯,我要检举你,你等着。”
  
      “好啊,但愿你还有机会检举我,对于一名倭寇,一名倭国特工,我很期待你的检举,不过,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言辞很可笑吗?”罗铮怒极反笑,骂道。
  
      “呃?”对方一怔,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看着满地鲜血,身体开始虚弱,不由急火攻心,却加快了血的流速,罗铮看到这一幕,冷笑道:“再过一会儿,你的意识就会涣散,身体就会虚弱不堪,到时候,你的身体和意识都会不受控制,我问什么你一样会如实道出,何必受这个苦呢?”
  
      “魔鬼,混蛋,八嘎!”对方惊恐的骂道,意识更加涣散起来,眼神变得迷离,脸色苍白如纸,身体虚弱不堪起来。
  
      “说吧,你的同伴在哪里?说出来就不会痛苦了。”罗铮冷冷的引导起来。
  
      “在┅┅”对方语气停顿下来,意识有了些清醒,咬牙不语,抵抗者死亡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
  
      罗铮暗道一声可惜,没有气馁,等了一会儿,继续引导道:“说吧,说出来就解脱了,你们的行动已经失败,何必坚持?”
  
      这个人意识涣散,不受控制,感觉到一个声音在心底呐喊,发出期望,期望说出答案,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另一个声音却告诫着不能说,没多久,期望的声音越来越大,最终完全占据上风,这个人脱口而出,说道:“在我方大使馆内。”
  
      “对嘛,还有几人,他们什么身份?后面还有什么计划?”罗铮继续说道。
  
      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法一般,引诱着对方垂头无力的回答道:“还有三人,都是忍者,这次行动的核心骨干,我们只是打外围,计划是逼迫你们躲在军工所不出来,以免便宜了其他组织,等时机成熟后,我们会盗取研究成果,然后炸了军工所撤离,就算我们不成,也不能便宜你们或者其他国家。”
  
      “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你们怎么知道时机成熟了?”罗铮听到对方的供述,吓了一跳,赶紧追问起来。
  
      “研究成果出来时,我们动手,你们当中有我们的人。”对方有气无力的说道,生命力越来越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是谁?”罗铮大惊,赶紧追问道。
  
      “是┅┅”对方说道这里,头一歪,再也没有生机。
  
      “是谁?”罗铮大怒,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喝道,可对方一动不动,任凭罗铮摇晃,已经死透,罗铮无奈的放下对方,愣愣的看着尸体,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倭寇出手抢夺不算什么,其他各国派人来抢夺也在预料之中,没想到内部有鬼,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再坚固的城堡都会从内部瓦解,罗铮意识到情况严峻,想到蓝雪等人还在医院,马上打开门走出审讯室,对走过来的石峰说道:“里面的人自己割脉自杀死了,你处理一下,我要马上去医院。”
  
      “行,我送你去。”石峰马上叫来人处理审讯室的尸体,自己亲自开车,带着罗铮直奔医院而去,路上,石峰见罗铮一脸铁青,知道情况不理想,但忍着没问,认真开车,不觉来到医院门口,将车停下来。
  
      市局,审讯室。
  
      接连发生的事情让罗铮愤怒不已,特别是这帮人肆无忌惮的攻击,把城市当战场,还炸伤了蓝雪等人,这让罗铮彻底愤怒,冷冷的看着铐在椅子上的凶手,森冷的目光闪烁着杀气,冷冷的说道:“小子,既然你敢攻击我们,应该有死的觉悟,但死有很多种,你可以不招,我有的是耐性。”
  
      “你觉得可能吧?来吧,有什么招都可以使出来,我警告你,我是外宾,有权利见我的律师,你不能打死我。”对方冷冷的说道,眼睛里满是不屑。
  
      “是吗?倭寇?”罗铮揶揄的嘲笑道。
  
      “八嘎。”对方冷冷的喝骂道,微笑的三角眼闪烁着阴冷的凶光。
  
      罗铮一听,果然是倭寇,顿时全明白了,怒火中烧,脸色铁青的说道:“这张桌子角包裹了铁皮,锋利,完全可以割开你的静脉血管,这里没有监控,没有人过问,你猜猜看,多上时间身上的血可以流干?”
  
      “你?”对方脸色微变,愤怒的吼道。
  
      “说着标准的华夏国语,却说是倭寇,好吧,我信,也只有倭寇才能丧尽天良的把城市街道当战场,不顾无辜人死活,外宾是吧?等你死了,我可以说是你自己自杀的,审讯室自杀,很正常啊,对吧?”罗铮嘲笑道。
  
      对方冷冷的看着罗铮,眼睛里满是凶光,脸色阴沉的都要滴出水来,罗铮见对方不说话,一把抓起对方来到桌子旁,将对方的手腕静脉血管往桌子角按去,对方没想到罗铮真敢下手,完全没有顾忌,不由大骇,生死面前,拼命挣扎起来,但双手被铐,哪里挣扎的开?
  
      罗铮的手就像铁钳一般,死死的抓住对方,往桌子角上的锋利金属凸起处刮去,刺啦一下,血飙了出来,对方惊骇的怪叫起来,被罗铮一把丢在椅子上,罗铮看着对方死死的捂住手腕,但静脉血管破裂,哪里捂得住,鲜血掉在地上,顿时染红了地面。
  
      这个人没想到罗铮完全不安常理出牌,顿时被镇住了,看着不断往外冒的血,乱了分寸,死不可怕,一枪了事,看着自己慢慢死绝对是件恐怖的事情,阴冷的眼睛里满是恐慌之色,定定的看着罗铮。
  
      “你可以什么都不说,只要你能承受得住精神压力,看着自己慢慢流干了身上的血而死,啧啧,非大毅力之人能做到,你要是能做到,我佩服你,也算给我开了眼,希望你别让我失望。”罗铮说着坐到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
  
      “八嘎!”对方老羞成怒的喝骂道,脸色苍白起来,目光闪烁,不知如何是好,低头看向血流不止的手腕,感觉到生命力在消失,恐慌的骂道:“混蛋,你虐待疑犯,我要检举你,你等着。”
  
      “好啊,但愿你还有机会检举我,对于一名倭寇,一名倭国特工,我很期待你的检举,不过,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言辞很可笑吗?”罗铮怒极反笑,骂道。
  
      “呃?”对方一怔,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看着满地鲜血,身体开始虚弱,不由急火攻心,却加快了血的流速,罗铮看到这一幕,冷笑道:“再过一会儿,你的意识就会涣散,身体就会虚弱不堪,到时候,你的身体和意识都会不受控制,我问什么你一样会如实道出,何必受这个苦呢?”
  
      “魔鬼,混蛋,八嘎!”对方惊恐的骂道,意识更加涣散起来,眼神变得迷离,脸色苍白如纸,身体虚弱不堪起来。
  
      “说吧,你的同伴在哪里?说出来就不会痛苦了。”罗铮冷冷的引导起来。
  
      “在┅┅”对方语气停顿下来,意识有了些清醒,咬牙不语,抵抗者死亡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
  
      罗铮暗道一声可惜,没有气馁,等了一会儿,继续引导道:“说吧,说出来就解脱了,你们的行动已经失败,何必坚持?”
  
      这个人意识涣散,不受控制,感觉到一个声音在心底呐喊,发出期望,期望说出答案,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另一个声音却告诫着不能说,没多久,期望的声音越来越大,最终完全占据上风,这个人脱口而出,说道:“在我方大使馆内。”
  
      “对嘛,还有几人,他们什么身份?后面还有什么计划?”罗铮继续说道。
  
      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法一般,引诱着对方垂头无力的回答道:“还有三人,都是忍者,这次行动的核心骨干,我们只是打外围,计划是逼迫你们躲在军工所不出来,以免便宜了其他组织,等时机成熟后,我们会盗取研究成果,然后炸了军工所撤离,就算我们不成,也不能便宜你们或者其他国家。”
  
      “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你们怎么知道时机成熟了?”罗铮听到对方的供述,吓了一跳,赶紧追问起来。
  
      “研究成果出来时,我们动手,你们当中有我们的人。”对方有气无力的说道,生命力越来越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是谁?”罗铮大惊,赶紧追问道。
  
      “是┅┅”对方说道这里,头一歪,再也没有生机。
  
      “是谁?”罗铮大怒,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喝道,可对方一动不动,任凭罗铮摇晃,已经死透,罗铮无奈的放下对方,愣愣的看着尸体,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倭寇出手抢夺不算什么,其他各国派人来抢夺也在预料之中,没想到内部有鬼,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再坚固的城堡都会从内部瓦解,罗铮意识到情况严峻,想到蓝雪等人还在医院,马上打开门走出审讯室,对走过来的石峰说道:“里面的人自己割脉自杀死了,你处理一下,我要马上去医院。”
  
      “行,我送你去。”石峰马上叫来人处理审讯室的尸体,自己亲自开车,带着罗铮直奔医院而去,路上,石峰见罗铮一脸铁青,知道情况不理想,但忍着没问,认真开车,不觉来到医院门口,将车停下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