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3章:宋韵的心

第383章:宋韵的心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好,你这些东西我不太懂,这样,你和警卫队的队长直接下命令就是,我这就去和有关部门打招呼,另外,宋韵,你大力配合一下。”林老对这些不感兴起,想着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推给了其他部门,自己走了。
  
      除了核心的科研人员,其他人是不允许进入地下的,蓝雪等林老离开后,看了罗铮一眼,罗铮会意的点头,收起了平面图,蓝雪便对宋韵说道:“你带他去见见警卫队的负责人。”
  
      “好啊,走吧。”宋韵见有机会单独和罗铮相处,顿时觉得蓝雪顺眼多了,满口答应下来,见罗铮沉着脸跟上来,便朝外面走去。
  
      一路上,宋韵见罗铮一言不发,沉思着什么,棱角分明,眉宇中透着一股英气,比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所谓上流精英耐看多了,心怦怦直跳,不由轻声说道:“嗨,咱俩的事你到底什么态度?我可是放出话了,非你不嫁,你不会让我守一辈子活寡吧?”
  
      罗铮就像没有听到对方的话一般,继续沉思着,或许是想到了拿不定主意的地方,打开平面图边走边看,忽然看到前面有人挡路,不由一惊,本能的后退两步,待看清是宋韵时,脸色一沉,冷冷的喝道:“干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宋韵不满的喝问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说话?”罗铮冷冷的反问道,一点情面都不给,仇人家的人,罗铮不想和对方发生任何交集,不直接下死手就不错了。
  
      “我已经放出话了,和家里脱离关系,这样还不够啊?”宋韵不满的喝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罗铮冷冷的说道。
  
      “怎么没关系?”宋韵气的脸色发苦,冷冷的说道:“你就是这样对我?你和宋家的仇我可以不管不问,我也可以嫁给你,对你好,但有一条,我喜欢能化干戈为玉帛,哪怕不能,双方罢斗也行,要还不行,你带我走,哪怕吃糠咽野菜,我也认了。”
  
      “牺牲你,让我放弃仇恨?”罗铮冷笑道:“别把自己看的太高,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以为宋家会听你的,我又凭什么听你的?可笑,别忘了你我没有任何关系,走不走,不走是吧?”说着,罗铮一个闪身越过去,自己朝前面走去。
  
      “你混蛋,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想怎样?”宋韵恼怒的喝骂道,第一次发现情况根本不在自己掌握之中,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想了想,追了上去,冷冷的喝道:“论相貌,论才能,我哪点比不上蓝雪?”
  
      “雪儿从来不要求我任何事情,你呢?想我听你的,想一切都按照你的意愿来,当你是女皇啊?就算女皇,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无聊的女人罢了,你我两家有仇,还是死仇,我杀了你父母长辈,你会怎么想?你觉得我们可能吗?”罗铮冷冷的把话说开,说透了。
  
      “你就不能放弃仇恨吗?就算为了我。”宋韵追问道。
  
      “你凭什么要我放弃?别忘了你我没有任何关系。”罗铮冷笑道:“不可否认,你很漂亮,也很能干,甚至心肠也不坏,但你只会一味的提要求,要求这样,要求那样,强势,霸道,男人要的是关心自己的老婆,不是关心自己的领导。”
  
      “你?”宋韵气的脸色煞白,没想到罗铮这么说,冷哼道:“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一个人过,谁求谁啊?等着,你会后悔的。”
  
      话尽于此,罗铮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朝前走去,两人离开地下室,来到地面的办公楼门口,罗铮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脸色凝重起来,军工所进大门是广场,然后是办公大楼,广场两侧是停车场,种植了不少树木,办公大楼后面是职工宿舍,也是绿树成荫,房屋成排,环境很复杂,如果有人隐藏在里面,根本发现不了。
  
      看完地形,罗铮回到办公大楼门口,见宋韵还在等着,在公事上,宋韵倒是表现出了很高的职业素养,宋韵旁边站着一个穿着保安服的中年人,中年人看到罗铮,主动上来敬礼后说道:“您好,我是警卫队的队长郑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一定照办。”
  
      “那就多谢了。”罗铮客气了一句,见周围没人,便摊开平面图说道:“你们一共三十人,十五人一班,大门外安排四人游动巡逻,每人负责一个方向,院墙内十米内也安排四人,每人一个方向,门口岗哨两人,剩下五人隐蔽在办公楼外十米,每天的隐蔽点由我决定,随时更换,两班轮换,每班八个小时,有问题吗?”
  
      郑铎消化了一下罗铮的部署,点头说道:“没问题。”
  
      “那就好。”罗铮继续说道:“围墙上的电网通电,另外,发通知,有凶悍的杀手意图渗透到军工所,请大家各自小心,到了晚上没事不要出来,遇到陌生人马上和你们联系,尽可能的调动大家的力量,这次来的凶徒不简单,杀人不眨眼,有重武器,马路上敢使用手雷,危害性我不说你应该想得到。”
  
      郑铎一听,脸色凝重起来,收起了轻视心,认真的点头说道:“有多少人?”
  
      “目前还不清楚,有一点你要告诫警卫队的人,不允许任何人,任何时候靠近办公大楼,否则以敌特处理,明白了吗?”罗铮脸色一肃,认真叮嘱道。
  
      “这这么能行,万一出了意外,警卫人员不是可以上来帮忙吗?”宋韵惊讶的追问道,看着罗铮,脸色很难看。
  
      “这里我负责,你想干涉我的工作吗?”罗铮不客气的反驳道。
  
      “宋助理,这位同志说的对,敌人有可能假冒警卫人员渗透进入办公大楼,这样安排可以杜绝敌人钻空子。”郑铎见情况不对,赶紧出来打圆场。
  
      宋韵一听,反应过来,确实是自己瞎干预了,脸色一红,不满的说道:“你直说不就完了嘛?凶什么凶。”
  
      “好,你这些东西我不太懂,这样,你和警卫队的队长直接下命令就是,我这就去和有关部门打招呼,另外,宋韵,你大力配合一下。”林老对这些不感兴起,想着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推给了其他部门,自己走了。
  
      除了核心的科研人员,其他人是不允许进入地下的,蓝雪等林老离开后,看了罗铮一眼,罗铮会意的点头,收起了平面图,蓝雪便对宋韵说道:“你带他去见见警卫队的负责人。”
  
      “好啊,走吧。”宋韵见有机会单独和罗铮相处,顿时觉得蓝雪顺眼多了,满口答应下来,见罗铮沉着脸跟上来,便朝外面走去。
  
      一路上,宋韵见罗铮一言不发,沉思着什么,棱角分明,眉宇中透着一股英气,比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所谓上流精英耐看多了,心怦怦直跳,不由轻声说道:“嗨,咱俩的事你到底什么态度?我可是放出话了,非你不嫁,你不会让我守一辈子活寡吧?”
  
      罗铮就像没有听到对方的话一般,继续沉思着,或许是想到了拿不定主意的地方,打开平面图边走边看,忽然看到前面有人挡路,不由一惊,本能的后退两步,待看清是宋韵时,脸色一沉,冷冷的喝道:“干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宋韵不满的喝问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说话?”罗铮冷冷的反问道,一点情面都不给,仇人家的人,罗铮不想和对方发生任何交集,不直接下死手就不错了。
  
      “我已经放出话了,和家里脱离关系,这样还不够啊?”宋韵不满的喝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罗铮冷冷的说道。
  
      “怎么没关系?”宋韵气的脸色发苦,冷冷的说道:“你就是这样对我?你和宋家的仇我可以不管不问,我也可以嫁给你,对你好,但有一条,我喜欢能化干戈为玉帛,哪怕不能,双方罢斗也行,要还不行,你带我走,哪怕吃糠咽野菜,我也认了。”
  
      “牺牲你,让我放弃仇恨?”罗铮冷笑道:“别把自己看的太高,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以为宋家会听你的,我又凭什么听你的?可笑,别忘了你我没有任何关系,走不走,不走是吧?”说着,罗铮一个闪身越过去,自己朝前面走去。
  
      “你混蛋,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想怎样?”宋韵恼怒的喝骂道,第一次发现情况根本不在自己掌握之中,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想了想,追了上去,冷冷的喝道:“论相貌,论才能,我哪点比不上蓝雪?”
  
      “雪儿从来不要求我任何事情,你呢?想我听你的,想一切都按照你的意愿来,当你是女皇啊?就算女皇,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无聊的女人罢了,你我两家有仇,还是死仇,我杀了你父母长辈,你会怎么想?你觉得我们可能吗?”罗铮冷冷的把话说开,说透了。
  
      “你就不能放弃仇恨吗?就算为了我。”宋韵追问道。
  
      “你凭什么要我放弃?别忘了你我没有任何关系。”罗铮冷笑道:“不可否认,你很漂亮,也很能干,甚至心肠也不坏,但你只会一味的提要求,要求这样,要求那样,强势,霸道,男人要的是关心自己的老婆,不是关心自己的领导。”
  
      “你?”宋韵气的脸色煞白,没想到罗铮这么说,冷哼道:“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一个人过,谁求谁啊?等着,你会后悔的。”
  
      话尽于此,罗铮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朝前走去,两人离开地下室,来到地面的办公楼门口,罗铮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脸色凝重起来,军工所进大门是广场,然后是办公大楼,广场两侧是停车场,种植了不少树木,办公大楼后面是职工宿舍,也是绿树成荫,房屋成排,环境很复杂,如果有人隐藏在里面,根本发现不了。
  
      看完地形,罗铮回到办公大楼门口,见宋韵还在等着,在公事上,宋韵倒是表现出了很高的职业素养,宋韵旁边站着一个穿着保安服的中年人,中年人看到罗铮,主动上来敬礼后说道:“您好,我是警卫队的队长郑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一定照办。”
  
      “那就多谢了。”罗铮客气了一句,见周围没人,便摊开平面图说道:“你们一共三十人,十五人一班,大门外安排四人游动巡逻,每人负责一个方向,院墙内十米内也安排四人,每人一个方向,门口岗哨两人,剩下五人隐蔽在办公楼外十米,每天的隐蔽点由我决定,随时更换,两班轮换,每班八个小时,有问题吗?”
  
      郑铎消化了一下罗铮的部署,点头说道:“没问题。”
  
      “那就好。”罗铮继续说道:“围墙上的电网通电,另外,发通知,有凶悍的杀手意图渗透到军工所,请大家各自小心,到了晚上没事不要出来,遇到陌生人马上和你们联系,尽可能的调动大家的力量,这次来的凶徒不简单,杀人不眨眼,有重武器,马路上敢使用手雷,危害性我不说你应该想得到。”
  
      郑铎一听,脸色凝重起来,收起了轻视心,认真的点头说道:“有多少人?”
  
      “目前还不清楚,有一点你要告诫警卫队的人,不允许任何人,任何时候靠近办公大楼,否则以敌特处理,明白了吗?”罗铮脸色一肃,认真叮嘱道。
  
      “这这么能行,万一出了意外,警卫人员不是可以上来帮忙吗?”宋韵惊讶的追问道,看着罗铮,脸色很难看。
  
      “这里我负责,你想干涉我的工作吗?”罗铮不客气的反驳道。
  
      “宋助理,这位同志说的对,敌人有可能假冒警卫人员渗透进入办公大楼,这样安排可以杜绝敌人钻空子。”郑铎见情况不对,赶紧出来打圆场。
  
      宋韵一听,反应过来,确实是自己瞎干预了,脸色一红,不满的说道:“你直说不就完了嘛?凶什么凶。”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