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5章:意外发现

第385章:意外发现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作为林老的助理,宋韵不仅在工作上给予协助,还需要负责地下科研人员的后勤生活协调等事宜,看到林老不满的训斥,宋韵委屈的不知如何是好,终归是个年轻女孩,没有和特工打交道的经历,哪里想得到水里面有人下毒?脸色煞白。
  
      “林老,这事查是肯定的,但需要秘密排查,免得打草惊蛇,至于宋韵,也是无心之失,毕竟没有安保方面的训练,我们也是无意中发现异常的,这不能完全怪她。”蓝雪出来打圆场道。
  
      “好,具体怎么做你看着办,在场的都是所里面的部门领导,我希望你们大力配合支持,否则,以通敌卖国罪论处。”林老严肃的喝道,老好人彻底愤怒了,狠狠的瞪了宋韵一眼,说道:“好好学着点,你很聪明,也很能干,但并不表示什么都会,也该收敛收敛你高傲的性子了,天外有天。”
  
      “哦。”宋韵答应一声,感激的看了蓝雪一眼,再看沉思的罗铮,顿时明白自己和蓝雪的不同来,自己外柔内刚,而蓝雪是外刚内柔,男人,没几个喜欢强势的女人,难道自己真的要改变吗?
  
      “我去查看一下监控。”罗铮看着蓝雪深情的说道。
  
      “去吧,小心点。”蓝雪答应道。
  
      两人默契交流的一幕落在宋韵眼里,宋韵顿时妒火攻心,刚才的那丝疑惑烟消云散,脸色坚定起来,我就是我,为什么要改变?凭什么改变?在没到最后一刻,宋韵绝不放手,挑衅的看向蓝雪,却发现蓝雪已经走向门外,林老等人跟着出去,也赶紧追了上去。
  
      蓝雪护着林老等人去了地下室,鬼手、雪豹和山雕还在排查可疑人物,罗铮和郑铎来到监控室调阅三楼餐厅的监控视频,却发现包房不在监控范围之内,罗铮一惊,旁边郑铎想到了什么,苦笑道:“之前考虑到领导的**,所以没有装。”
  
      罗铮无语,想了想,无奈的说道:“再认真排查一下,看哪里还有死角,今晚加个班,继续完善一下监控,隐蔽位置加装一个,挑选信得过的人去做。”说着,在原有监控布防图上做起标注来,哪些地方需要增加,监控方向如何,都在旁边用小字清楚的说明。
  
      郑铎答应一声,拿起通话器呼叫几人上来,去仓库领了几十个监控,拿着罗铮标注的图纸忙碌去了,罗铮坐在监控室查看安装的情况,一边和郑铎闲聊起来,问道:“郑队长,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奇怪?”郑铎惊讶的看了罗铮一眼,正好一个监控装好,画面传到屏幕,郑铎用通话器遥控指挥工作人员调整了一下角度,确定没问题后对罗铮说道:“奇怪的事情好像没听说啊,你是指哪方面?”
  
      “什么都可以,说来听听。”罗铮一怔,继续追问道。
  
      郑铎思考起来,罗铮也不打扰,过了一会儿,郑铎忽然说道:“要说奇怪的事还真没有,或许我没发现,说起来,我在这干了十来年了,军工所的人不敢说全认识,但也认识一大半,唯一有点奇怪的是,老所长的女婿三个月前忽然回家,并在这里住下了,不去工作,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
  
      “老所长的女婿,干什么的?”罗铮惊疑的问道。
  
      “听说开了一家贸易公司,具体做什么不清楚,平时都住外面,难道回来一次,这次回来居然不走了,这算不算怪事?”郑铎问道。
  
      罗铮想了想,三个月前忽然搬来,一来就不走,感觉事情确实有些古怪,但看不出怪在哪里,女婿回来常驻按说很正常啊,便说道:“走,你带我去看看。”
  
      “好。”郑铎招呼一人进来监控室协助安装监控,带着罗铮朝职工生活区走去,穿过一片开阔的草地,不觉到了一片居住楼,郑铎指着前面一个单元一楼说道:“他们家在一楼,老所长夫妇一年前就去世了,房子留给了唯一的女儿,女儿搬出去照顾孩子上学,房子以往都是空着的。”
  
      “哦?”罗铮惊讶的看着一楼房子,窗帘拉的很严实,大白天的,这有些古怪,便丢给郑铎一个眼神,暗自拔出了手枪,郑铎没有留意,上去敲门,好半天里面有人答应一声,让稍等。
  
      又过了几分钟,里面有人出来开门,四十来岁的样子,一米七左右,长的挺壮实,穿着一身睡衣,一副慵懒的样子,大白天拉着窗帘在家睡觉,看上去很合理,罗铮警惕的看了四周一眼,没有发现异常,然后盯着对方。
  
      这个人打了个哈欠,捂着嘴说道:“郑队长来了,做完打牌太晚,困的不行,刚睡觉呢,不好意思,您找我有事?”
  
      “哦,没事,过来随便看看。”郑铎随口答应道:“新来的警卫员,带着过来熟悉熟悉环境,不请我们进去坐坐”。不愧是老警卫员,临机应变能力倒也不差。
  
      “好啊,里面请。”对方满口答应着说道,朝屋内走去。
  
      罗铮跟着郑铎往里面走去,客厅并不大,但很干净,房门紧闭,没有借口不好意思进去排查,在郑铎旁边坐下,丢给郑铎一个眼神,郑铎会意的暗自点头,继续说道:“你现在日子好悠闲啊,看来是发大财了。”
  
      “哪里,客气了,身体不好,来这里静养一段时间,这里人们很朴实,不像商场上尔虞我诈,住这里很舒服。”对方笑呵呵的说道,一边给两人倒水,神态自若,看不出任何弊端。
  
      罗铮将注意力从对方身上移开,暗自打量起房间来,很常规的三室一厅,卧室看不到情况,客厅摆着一些老式家具,估计是上一辈留下的,鞋架子上放着几双鞋,其中一双鞋底粘着些黄色粘土,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罗铮一惊,这种黄色粘土周围并没有见过,不像是周围的,看上去还很新鲜,暗自留意起来,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其他地方,没有发现可疑之处,便丢给郑铎一个眼神,郑铎会意的说道:“那行,你忙,我再去其他地方转转。”
  
      作为林老的助理,宋韵不仅在工作上给予协助,还需要负责地下科研人员的后勤生活协调等事宜,看到林老不满的训斥,宋韵委屈的不知如何是好,终归是个年轻女孩,没有和特工打交道的经历,哪里想得到水里面有人下毒?脸色煞白。
  
      “林老,这事查是肯定的,但需要秘密排查,免得打草惊蛇,至于宋韵,也是无心之失,毕竟没有安保方面的训练,我们也是无意中发现异常的,这不能完全怪她。”蓝雪出来打圆场道。
  
      “好,具体怎么做你看着办,在场的都是所里面的部门领导,我希望你们大力配合支持,否则,以通敌卖国罪论处。”林老严肃的喝道,老好人彻底愤怒了,狠狠的瞪了宋韵一眼,说道:“好好学着点,你很聪明,也很能干,但并不表示什么都会,也该收敛收敛你高傲的性子了,天外有天。”
  
      “哦。”宋韵答应一声,感激的看了蓝雪一眼,再看沉思的罗铮,顿时明白自己和蓝雪的不同来,自己外柔内刚,而蓝雪是外刚内柔,男人,没几个喜欢强势的女人,难道自己真的要改变吗?
  
      “我去查看一下监控。”罗铮看着蓝雪深情的说道。
  
      “去吧,小心点。”蓝雪答应道。
  
      两人默契交流的一幕落在宋韵眼里,宋韵顿时妒火攻心,刚才的那丝疑惑烟消云散,脸色坚定起来,我就是我,为什么要改变?凭什么改变?在没到最后一刻,宋韵绝不放手,挑衅的看向蓝雪,却发现蓝雪已经走向门外,林老等人跟着出去,也赶紧追了上去。
  
      蓝雪护着林老等人去了地下室,鬼手、雪豹和山雕还在排查可疑人物,罗铮和郑铎来到监控室调阅三楼餐厅的监控视频,却发现包房不在监控范围之内,罗铮一惊,旁边郑铎想到了什么,苦笑道:“之前考虑到领导的**,所以没有装。”
  
      罗铮无语,想了想,无奈的说道:“再认真排查一下,看哪里还有死角,今晚加个班,继续完善一下监控,隐蔽位置加装一个,挑选信得过的人去做。”说着,在原有监控布防图上做起标注来,哪些地方需要增加,监控方向如何,都在旁边用小字清楚的说明。
  
      郑铎答应一声,拿起通话器呼叫几人上来,去仓库领了几十个监控,拿着罗铮标注的图纸忙碌去了,罗铮坐在监控室查看安装的情况,一边和郑铎闲聊起来,问道:“郑队长,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奇怪?”郑铎惊讶的看了罗铮一眼,正好一个监控装好,画面传到屏幕,郑铎用通话器遥控指挥工作人员调整了一下角度,确定没问题后对罗铮说道:“奇怪的事情好像没听说啊,你是指哪方面?”
  
      “什么都可以,说来听听。”罗铮一怔,继续追问道。
  
      郑铎思考起来,罗铮也不打扰,过了一会儿,郑铎忽然说道:“要说奇怪的事还真没有,或许我没发现,说起来,我在这干了十来年了,军工所的人不敢说全认识,但也认识一大半,唯一有点奇怪的是,老所长的女婿三个月前忽然回家,并在这里住下了,不去工作,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
  
      “老所长的女婿,干什么的?”罗铮惊疑的问道。
  
      “听说开了一家贸易公司,具体做什么不清楚,平时都住外面,难道回来一次,这次回来居然不走了,这算不算怪事?”郑铎问道。
  
      罗铮想了想,三个月前忽然搬来,一来就不走,感觉事情确实有些古怪,但看不出怪在哪里,女婿回来常驻按说很正常啊,便说道:“走,你带我去看看。”
  
      “好。”郑铎招呼一人进来监控室协助安装监控,带着罗铮朝职工生活区走去,穿过一片开阔的草地,不觉到了一片居住楼,郑铎指着前面一个单元一楼说道:“他们家在一楼,老所长夫妇一年前就去世了,房子留给了唯一的女儿,女儿搬出去照顾孩子上学,房子以往都是空着的。”
  
      “哦?”罗铮惊讶的看着一楼房子,窗帘拉的很严实,大白天的,这有些古怪,便丢给郑铎一个眼神,暗自拔出了手枪,郑铎没有留意,上去敲门,好半天里面有人答应一声,让稍等。
  
      又过了几分钟,里面有人出来开门,四十来岁的样子,一米七左右,长的挺壮实,穿着一身睡衣,一副慵懒的样子,大白天拉着窗帘在家睡觉,看上去很合理,罗铮警惕的看了四周一眼,没有发现异常,然后盯着对方。
  
      这个人打了个哈欠,捂着嘴说道:“郑队长来了,做完打牌太晚,困的不行,刚睡觉呢,不好意思,您找我有事?”
  
      “哦,没事,过来随便看看。”郑铎随口答应道:“新来的警卫员,带着过来熟悉熟悉环境,不请我们进去坐坐”。不愧是老警卫员,临机应变能力倒也不差。
  
      “好啊,里面请。”对方满口答应着说道,朝屋内走去。
  
      罗铮跟着郑铎往里面走去,客厅并不大,但很干净,房门紧闭,没有借口不好意思进去排查,在郑铎旁边坐下,丢给郑铎一个眼神,郑铎会意的暗自点头,继续说道:“你现在日子好悠闲啊,看来是发大财了。”
  
      “哪里,客气了,身体不好,来这里静养一段时间,这里人们很朴实,不像商场上尔虞我诈,住这里很舒服。”对方笑呵呵的说道,一边给两人倒水,神态自若,看不出任何弊端。
  
      罗铮将注意力从对方身上移开,暗自打量起房间来,很常规的三室一厅,卧室看不到情况,客厅摆着一些老式家具,估计是上一辈留下的,鞋架子上放着几双鞋,其中一双鞋底粘着些黄色粘土,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罗铮一惊,这种黄色粘土周围并没有见过,不像是周围的,看上去还很新鲜,暗自留意起来,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其他地方,没有发现可疑之处,便丢给郑铎一个眼神,郑铎会意的说道:“那行,你忙,我再去其他地方转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