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97章:风波再起

第397章:风波再起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倭寇的攻击有惊无险的化解掉了,没想到又冒出一个,会是谁呢?罗铮恼怒的寻思起来,脸色铁青的看向蓝星,追问道:“能不能再具体点?办公楼上办公的人不少,无法排查,但这种内鬼必须揪出来,否则后患无穷,有没有什么办法?”
  
      蓝星苦笑的摇头,解释道:“对方非常警觉,一发现不对劲就马上断掉联系,用的并不是座机连接,而是无线间谍工具,可以将这里的网络信号桥接出去,有人在远距离接收,这种工具可以很小,丢到马桶就抽走了,没办法追查。”
  
      罗铮无奈的叹息一声,内奸如刺梗喉,异常难受,想了想,说道:“难道是另一波人试探性攻击?”
  
      “可能性很大,但也不排除倭寇,别忘了倭寇曾经入侵过系统一次,这说明他们还有一名计算机水平高超的人存在,忍者失败,难保这个人做最后的攻击,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揣测,仅供参考,打仗的事我不懂。”蓝星分析道。
  
      罗铮想了想,将情况和蓝雪沟通一番,蓝雪也觉得其他人的可能性更高,没有证据,无法下定论,挂了电话,罗铮想不明白,倭寇已经完败,还有谁不知死活,难道他们自认为比倭寇能做得更好?
  
      想到这里,罗铮内心一动,能比倭寇做得更好的不是没有,而且很多,倭寇崇尚武力,攻击的方式以偷袭为主,还有许多国家擅长盗取、利用勒索之类,不像倭寇的武力路线,走的是智力路线,这种人最难缠,防不胜防。
  
      带着疑问,罗铮认真查看了一番监控,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想了想布防计划,也没什么破绽,干脆找了个地方躺下来休息去了,这段时间熬夜,实在太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郑铎用保温壶留了饭,罗铮感谢了一句,狼吞虎咽起来,正吃着,蓝星走过来,手上拿着一杯泡好的咖啡,揶揄的说道:“这杯咖啡是你的爱慕者送的,我喝了,你不介意吧?”
  
      “谁呀?”罗铮惊疑的问道。
  
      “哟呵,看起来还不少嘛,还谁呀,老实交代,你到底有多少爱慕者?”蓝星脸色一沉,严肃的问道。
  
      罗铮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嘴上功夫厉害,也不纠缠,继续吃饭,蓝星等了一会儿,见罗铮没事人一般,笑嘻嘻的坐到旁边品尝起咖啡来,发出啧啧的称赞声,说道:“爱心牌咖啡,味道就是好。”
  
      等了一会儿,见罗铮只顾吃,根本不理睬,蓝星没了玩下去的兴趣,认真的说道:“宋韵过来了,说黄妈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女人我不喜欢,没有多问,你老是交代,谁是黄妈?”
  
      “一个偷盗原安保系统源代码的人,宋家保姆。”罗铮随口说道,将最后一口饭咽下去,喝了些水,继续问道:“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现异常?”
  
      “原来是这样,没有发现。”蓝星惊讶的说道:“那个骄傲的女人居然被人偷了源代码?这不科学,那个女人虽然骄傲,还很讨厌,但能力还是不错,没道理犯这种低级错误吧?”
  
      “第一,家贼难防,第二,他不是我们,不懂战斗。”罗铮说道,将矿泉水瓶放倒一边,起身伸了个懒腰,看向监控屏幕,不由一惊,快步上前去,只见屏幕上显示大门口忽然来了许多人,一看就不像是好人,罗铮问道:“郑铎呢?”
  
      “刚上厕所去啦。”蓝星随口应道,看到屏幕上的画面,脸色一肃,凝重起来,惊疑的问道:“这些人想干嘛?冲击军工所?”
  
      罗铮看着画面上一大帮人和哨兵争执,眉头微蹙,感觉不对劲起来,军工所是军方单位,也算军事禁地,一般人根本不敢冲击,这是怎么回事?正寻思着,郑铎在叫门,罗铮按下开门按钮,等郑铎进来后,指着屏幕问道:“你来看看。”
  
      “咦,是这些混蛋。”郑铎满脸惊讶的说道。
  
      “什么情况?”罗铮反问道。
  
      “他们都是周围的混混,其中一些是军工所家属子弟,没有工作,在外面瞎混,以往也来闹过,要求军工所安排工作,军工所现在都是高尖端科技项目,一般人根本胜任不了,没办法安排,以前警卫处还可以安排,现在警卫处都是武警调人过来担任,我要不是老人,熟悉情况,也被换掉了。”郑铎赶紧解释道。
  
      罗铮听的不是很明白,但也能猜到了个大概,对这种事没兴趣去了解,马上说道:“调一队人上去,谁敢踏入军工所,格杀勿论。”
  
      “这?”郑铎脸色犹豫起来,毕竟很多都是军工所的家属,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下不了这个手。
  
      罗铮脸色微变,冷冷的看着郑铎,郑铎受不了罗铮森冷的目光,硬着头皮想求情,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非常时期,万一出了篓子怎么办?而罗铮已经不耐烦了,打开门冲出去,一边通过耳麦喊道:“山雕到位,目标大门,雪豹,跟我来,目标,大门,有情况。”
  
      “收到。”山雕和雪豹应道。
  
      办公楼和大门距离并不远,罗铮一口气冲了过去,在距离大门口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来,掏出了枪,冷冷的喝道:“谁敢闹事,格杀勿论。”
  
      “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吊着耳钉的年青人不满的喝道,来到了大门口自动门伏击,看着罗铮,手上拿着一根橡胶棒。
  
      “再次警告,胆敢踏入大门一步,格杀勿论。”罗铮冷冷的说道,手枪瞄准了目标,胆敢不停警告,罗铮不介意给对方一枪,面对乱局,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重手段镇压,犹豫只会让局面更乱。
  
      “小东,你闹什么闹,赶紧退下,否则真开枪了。”追过来的郑铎老远就看到罗铮打开了手枪保险,脸色大变,赶紧喝道。
  
      “就凭你,小子,有种冲这里打。”年青人嚣张的喊道,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额头,一边怪叫着,身后许多人哄笑起来。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倭寇的攻击有惊无险的化解掉了,没想到又冒出一个,会是谁呢?罗铮恼怒的寻思起来,脸色铁青的看向蓝星,追问道:“能不能再具体点?办公楼上办公的人不少,无法排查,但这种内鬼必须揪出来,否则后患无穷,有没有什么办法?”
  
      蓝星苦笑的摇头,解释道:“对方非常警觉,一发现不对劲就马上断掉联系,用的并不是座机连接,而是无线间谍工具,可以将这里的网络信号桥接出去,有人在远距离接收,这种工具可以很小,丢到马桶就抽走了,没办法追查。”
  
      罗铮无奈的叹息一声,内奸如刺梗喉,异常难受,想了想,说道:“难道是另一波人试探性攻击?”
  
      “可能性很大,但也不排除倭寇,别忘了倭寇曾经入侵过系统一次,这说明他们还有一名计算机水平高超的人存在,忍者失败,难保这个人做最后的攻击,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揣测,仅供参考,打仗的事我不懂。”蓝星分析道。
  
      罗铮想了想,将情况和蓝雪沟通一番,蓝雪也觉得其他人的可能性更高,没有证据,无法下定论,挂了电话,罗铮想不明白,倭寇已经完败,还有谁不知死活,难道他们自认为比倭寇能做得更好?
  
      想到这里,罗铮内心一动,能比倭寇做得更好的不是没有,而且很多,倭寇崇尚武力,攻击的方式以偷袭为主,还有许多国家擅长盗取、利用勒索之类,不像倭寇的武力路线,走的是智力路线,这种人最难缠,防不胜防。
  
      带着疑问,罗铮认真查看了一番监控,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想了想布防计划,也没什么破绽,干脆找了个地方躺下来休息去了,这段时间熬夜,实在太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郑铎用保温壶留了饭,罗铮感谢了一句,狼吞虎咽起来,正吃着,蓝星走过来,手上拿着一杯泡好的咖啡,揶揄的说道:“这杯咖啡是你的爱慕者送的,我喝了,你不介意吧?”
  
      “谁呀?”罗铮惊疑的问道。
  
      “哟呵,看起来还不少嘛,还谁呀,老实交代,你到底有多少爱慕者?”蓝星脸色一沉,严肃的问道。
  
      罗铮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嘴上功夫厉害,也不纠缠,继续吃饭,蓝星等了一会儿,见罗铮没事人一般,笑嘻嘻的坐到旁边品尝起咖啡来,发出啧啧的称赞声,说道:“爱心牌咖啡,味道就是好。”
  
      等了一会儿,见罗铮只顾吃,根本不理睬,蓝星没了玩下去的兴趣,认真的说道:“宋韵过来了,说黄妈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女人我不喜欢,没有多问,你老是交代,谁是黄妈?”
  
      “一个偷盗原安保系统源代码的人,宋家保姆。”罗铮随口说道,将最后一口饭咽下去,喝了些水,继续问道:“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现异常?”
  
      “原来是这样,没有发现。”蓝星惊讶的说道:“那个骄傲的女人居然被人偷了源代码?这不科学,那个女人虽然骄傲,还很讨厌,但能力还是不错,没道理犯这种低级错误吧?”
  
      “第一,家贼难防,第二,他不是我们,不懂战斗。”罗铮说道,将矿泉水瓶放倒一边,起身伸了个懒腰,看向监控屏幕,不由一惊,快步上前去,只见屏幕上显示大门口忽然来了许多人,一看就不像是好人,罗铮问道:“郑铎呢?”
  
      “刚上厕所去啦。”蓝星随口应道,看到屏幕上的画面,脸色一肃,凝重起来,惊疑的问道:“这些人想干嘛?冲击军工所?”
  
      罗铮看着画面上一大帮人和哨兵争执,眉头微蹙,感觉不对劲起来,军工所是军方单位,也算军事禁地,一般人根本不敢冲击,这是怎么回事?正寻思着,郑铎在叫门,罗铮按下开门按钮,等郑铎进来后,指着屏幕问道:“你来看看。”
  
      “咦,是这些混蛋。”郑铎满脸惊讶的说道。
  
      “什么情况?”罗铮反问道。
  
      “他们都是周围的混混,其中一些是军工所家属子弟,没有工作,在外面瞎混,以往也来闹过,要求军工所安排工作,军工所现在都是高尖端科技项目,一般人根本胜任不了,没办法安排,以前警卫处还可以安排,现在警卫处都是武警调人过来担任,我要不是老人,熟悉情况,也被换掉了。”郑铎赶紧解释道。
  
      罗铮听的不是很明白,但也能猜到了个大概,对这种事没兴趣去了解,马上说道:“调一队人上去,谁敢踏入军工所,格杀勿论。”
  
      “这?”郑铎脸色犹豫起来,毕竟很多都是军工所的家属,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下不了这个手。
  
      罗铮脸色微变,冷冷的看着郑铎,郑铎受不了罗铮森冷的目光,硬着头皮想求情,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非常时期,万一出了篓子怎么办?而罗铮已经不耐烦了,打开门冲出去,一边通过耳麦喊道:“山雕到位,目标大门,雪豹,跟我来,目标,大门,有情况。”
  
      “收到。”山雕和雪豹应道。
  
      办公楼和大门距离并不远,罗铮一口气冲了过去,在距离大门口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来,掏出了枪,冷冷的喝道:“谁敢闹事,格杀勿论。”
  
      “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吊着耳钉的年青人不满的喝道,来到了大门口自动门伏击,看着罗铮,手上拿着一根橡胶棒。
  
      “再次警告,胆敢踏入大门一步,格杀勿论。”罗铮冷冷的说道,手枪瞄准了目标,胆敢不停警告,罗铮不介意给对方一枪,面对乱局,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重手段镇压,犹豫只会让局面更乱。
  
      “小东,你闹什么闹,赶紧退下,否则真开枪了。”追过来的郑铎老远就看到罗铮打开了手枪保险,脸色大变,赶紧喝道。
  
      “就凭你,小子,有种冲这里打。”年青人嚣张的喊道,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额头,一边怪叫着,身后许多人哄笑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