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416章:追兵尾随

第416章:追兵尾随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灰蒙蒙的夜雨中,连绵起伏的山脉一处瀑布飞流而下,奏起一去雄浑、豪迈的交响乐,细雨如丝,淅淅沥沥,没有停歇的意思,震耳欲聋的瀑布下面是一条河,蜿蜒曲折,不知去向,河两岸是山脉,黑乎乎的,全是茂密的树林。
  
      在瀑布下游大约一公里左右的河流拐弯处,这里水流平缓了些,巨石滩附近,一个人大半身子夹在石峰中,一动不动,上半身随着河水摆动,过了一会儿,这个人身体慢慢动了起来,手挣扎着,抓住了旁边的石头凸起部位,身体慢慢扭转过来,朝石头上爬起,爬的异常艰难。
  
      好一会儿,这个人爬上石头,一动不动的趴着,狂呕起来,吐出了大量的水,慢慢抬头看向周围,苍白的脸上,一对森冷的目光散发着寒意,坚定而锐利,正是大难不死的罗铮。
  
      罗铮恢复了些记忆,看着周围黑沉沉的山林,奔腾的河流,还有身下巨石滩,没想到这样都不死,翻转过来,仰躺在石头上,任凭细雨落在脸上,一动不动,用家传呼吸之法调息起来,恢复着体力。
  
      十几分钟后,罗铮感觉恢复了些体力,身体好受了许多,仔细感觉了一下,发现身体并没有大碍,被树枝划伤的地方也没再流血,罗铮挣扎着起身来,却发现手枪已经不见了,还好黑色长刀还在,内心稍定,猛然想到那些黑衣人,身体本能的卧倒,警惕的四处观察,黑沉沉的树林,灰蒙蒙的河面,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神情一松,长嘘一口气,躺在巨石上,身体摊开,放松下来。
  
      休息了一会儿,体力渐渐恢复,脑海中浮现出一抹不安来,罗铮一惊,警惕的四处查看,很快发现灰蒙蒙的河面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游来,不由大疑,赶紧爬到一块石头后面,探头观察。
  
      没多久,罗铮看到游来的是人,而且不止一个,前面一个,中间两个,后面三个,正好五个,罗铮马上想到了黑衣人,被自己干掉一个,不正好五个?想到这里,罗铮脸色铁青,可惜没枪,多好的机会啊。
  
      这些人顺着河流追来,显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周围水流平缓,巨石滩绝对是这些人排查的重点区域,罗铮虎目圆瞪,冷冷的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敌人,恨不能冲上去,和对方大杀一场,但理智告诉罗铮不可以,恼怒之下,罗铮一扭头,恨恨的朝树林方向摸去,接着石头掩护,很快消失。
  
      树林里漆黑一片,能见度极低,罗铮摸索着前进,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就算那些黑衣人追上来,也找不到自己的藏身之处,罗铮摸到一棵大树下面,寻思了一会儿,将黑色长刀插在后背,迅速朝树梢爬起,藏身树杈不动,拔出黑色长刀严正以待。
  
      时间一分一秒流失,黑衣人并没有追上来,但罗铮不敢大意,以这些黑衣人的本事,相信只要找到巨石滩,就可以发现自己呆过的痕迹,顺着痕迹很容易找到树林里来,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黑衣人出现,罗铮感觉一阵困意席卷上来,不由一惊,赶紧打起精神来。
  
      独自身处黑夜密林之中绝对不能睡,树下有危险,树上同样有危险,罗铮运起家传呼吸之法调整好气息,整个人进入一种空灵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感官变得更加敏锐,有危险能及时感知到,还能让身体放松,恢复精力和体力。
  
      到了后半夜时分,黑衣人没有出现,黑漆漆的树林很危险,同样也很有隐蔽性,罗铮寻思着这些人不敢贸然进入树林,在等天亮,暗自松了口气,继续用家传呼吸之法恢复身体状况,养精蓄锐,等白天。
  
      军工所屡遭攻击、轮回杀手绑架、无名黑衣人接连追杀,一桩桩,一件件,让罗铮心里面憋住一团火,这团火烧的心里异常难受,恨不能厮杀个痛快,暗自做好准备,等天亮后一定要和这些黑衣人决一高下。
  
      等待是煎熬的,是痛快的,不能睡,还得打起精神警戒,时间在等待中慢慢流失,罗铮感觉自己都要崩溃时,看到一抹光亮出现在天边,顿时笑了,在树杈上活动了一下身体,有些麻木的肌肉恢复正常后,刺溜一下,滑下大树,朝山顶跑去,战斗随时爆发,必须先找到合适的战场。
  
      奔跑中,罗铮看到几颗桑树,顿时眼前一亮,冲了过去,上下打量起来,桑树看上去有些年份,桑叶宽大茂密,郁郁葱葱,罗铮目光落在几根树干上,手上黑色长刀挥舞,轻松砍下几根树干,去枝桠,抱起树干继续狂奔。
  
      奔跑中,罗铮又发现了一些自己叫不出名字的树,但清楚这些树皮里面有筋,剥出来可以做成绳子,这种绳子做弓弦有一定的弹力。
  
      十来分钟后,罗铮来到山脊的一棵大树坐下来,周围有茂密的灌木遮挡,隐蔽性很高,地势较高,视野开阔,罗铮快速摆弄起桑树树枝来,作为一名曾经的猎人,做弓箭是基本技能,而桑树也算是做弓箭的好材料。
  
      有黑色长刀在手,做弓箭并不难,罗铮要的只是普通弓箭,有一定近距离杀伤力即可,要求不高,桑木为背,至于弓弦,再把不知名的树皮拨开,露出里面的筋,剥出来搓揉在一起就成了绳。
  
      不一会儿,一把粗陋的桑木工做出来,罗铮试了试,感觉张力不错,拿起一根桑树枝削成箭状,前头尖锐,后端平齐,张弓搭箭,开弓瞄准潜伏,手一松,箭嗖的一下飞出去,足有二十来米,不由大喜。
  
      时不我待,罗铮将其他桑树枝干全部削成了箭状,忽然感觉到山下有人上来,不由一惊,停下手上的工作,探头望去,发现树林中隐约有人闪过,猜想是黑衣人追来了,脸色一寒,将黑色长刀插在后背,已经削好的粗简箭支插在前腰皮带上,拿起桑木工朝前冲去。
  
      罗铮一口气冲到一处山脊上,两侧都是山腰,脚下是往前的必经之路,罗铮看看两侧,树林密不透风,一缕阳光透过树叶洒落进来,照在罗铮刚毅的脸庞,坚定而自信,锐利的目光回望,杀气四溢。
  
      灰蒙蒙的夜雨中,连绵起伏的山脉一处瀑布飞流而下,奏起一去雄浑、豪迈的交响乐,细雨如丝,淅淅沥沥,没有停歇的意思,震耳欲聋的瀑布下面是一条河,蜿蜒曲折,不知去向,河两岸是山脉,黑乎乎的,全是茂密的树林。
  
      在瀑布下游大约一公里左右的河流拐弯处,这里水流平缓了些,巨石滩附近,一个人大半身子夹在石峰中,一动不动,上半身随着河水摆动,过了一会儿,这个人身体慢慢动了起来,手挣扎着,抓住了旁边的石头凸起部位,身体慢慢扭转过来,朝石头上爬起,爬的异常艰难。
  
      好一会儿,这个人爬上石头,一动不动的趴着,狂呕起来,吐出了大量的水,慢慢抬头看向周围,苍白的脸上,一对森冷的目光散发着寒意,坚定而锐利,正是大难不死的罗铮。
  
      罗铮恢复了些记忆,看着周围黑沉沉的山林,奔腾的河流,还有身下巨石滩,没想到这样都不死,翻转过来,仰躺在石头上,任凭细雨落在脸上,一动不动,用家传呼吸之法调息起来,恢复着体力。
  
      十几分钟后,罗铮感觉恢复了些体力,身体好受了许多,仔细感觉了一下,发现身体并没有大碍,被树枝划伤的地方也没再流血,罗铮挣扎着起身来,却发现手枪已经不见了,还好黑色长刀还在,内心稍定,猛然想到那些黑衣人,身体本能的卧倒,警惕的四处观察,黑沉沉的树林,灰蒙蒙的河面,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神情一松,长嘘一口气,躺在巨石上,身体摊开,放松下来。
  
      休息了一会儿,体力渐渐恢复,脑海中浮现出一抹不安来,罗铮一惊,警惕的四处查看,很快发现灰蒙蒙的河面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游来,不由大疑,赶紧爬到一块石头后面,探头观察。
  
      没多久,罗铮看到游来的是人,而且不止一个,前面一个,中间两个,后面三个,正好五个,罗铮马上想到了黑衣人,被自己干掉一个,不正好五个?想到这里,罗铮脸色铁青,可惜没枪,多好的机会啊。
  
      这些人顺着河流追来,显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周围水流平缓,巨石滩绝对是这些人排查的重点区域,罗铮虎目圆瞪,冷冷的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敌人,恨不能冲上去,和对方大杀一场,但理智告诉罗铮不可以,恼怒之下,罗铮一扭头,恨恨的朝树林方向摸去,接着石头掩护,很快消失。
  
      树林里漆黑一片,能见度极低,罗铮摸索着前进,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就算那些黑衣人追上来,也找不到自己的藏身之处,罗铮摸到一棵大树下面,寻思了一会儿,将黑色长刀插在后背,迅速朝树梢爬起,藏身树杈不动,拔出黑色长刀严正以待。
  
      时间一分一秒流失,黑衣人并没有追上来,但罗铮不敢大意,以这些黑衣人的本事,相信只要找到巨石滩,就可以发现自己呆过的痕迹,顺着痕迹很容易找到树林里来,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黑衣人出现,罗铮感觉一阵困意席卷上来,不由一惊,赶紧打起精神来。
  
      独自身处黑夜密林之中绝对不能睡,树下有危险,树上同样有危险,罗铮运起家传呼吸之法调整好气息,整个人进入一种空灵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感官变得更加敏锐,有危险能及时感知到,还能让身体放松,恢复精力和体力。
  
      到了后半夜时分,黑衣人没有出现,黑漆漆的树林很危险,同样也很有隐蔽性,罗铮寻思着这些人不敢贸然进入树林,在等天亮,暗自松了口气,继续用家传呼吸之法恢复身体状况,养精蓄锐,等白天。
  
      军工所屡遭攻击、轮回杀手绑架、无名黑衣人接连追杀,一桩桩,一件件,让罗铮心里面憋住一团火,这团火烧的心里异常难受,恨不能厮杀个痛快,暗自做好准备,等天亮后一定要和这些黑衣人决一高下。
  
      等待是煎熬的,是痛快的,不能睡,还得打起精神警戒,时间在等待中慢慢流失,罗铮感觉自己都要崩溃时,看到一抹光亮出现在天边,顿时笑了,在树杈上活动了一下身体,有些麻木的肌肉恢复正常后,刺溜一下,滑下大树,朝山顶跑去,战斗随时爆发,必须先找到合适的战场。
  
      奔跑中,罗铮看到几颗桑树,顿时眼前一亮,冲了过去,上下打量起来,桑树看上去有些年份,桑叶宽大茂密,郁郁葱葱,罗铮目光落在几根树干上,手上黑色长刀挥舞,轻松砍下几根树干,去枝桠,抱起树干继续狂奔。
  
      奔跑中,罗铮又发现了一些自己叫不出名字的树,但清楚这些树皮里面有筋,剥出来可以做成绳子,这种绳子做弓弦有一定的弹力。
  
      十来分钟后,罗铮来到山脊的一棵大树坐下来,周围有茂密的灌木遮挡,隐蔽性很高,地势较高,视野开阔,罗铮快速摆弄起桑树树枝来,作为一名曾经的猎人,做弓箭是基本技能,而桑树也算是做弓箭的好材料。
  
      有黑色长刀在手,做弓箭并不难,罗铮要的只是普通弓箭,有一定近距离杀伤力即可,要求不高,桑木为背,至于弓弦,再把不知名的树皮拨开,露出里面的筋,剥出来搓揉在一起就成了绳。
  
      不一会儿,一把粗陋的桑木工做出来,罗铮试了试,感觉张力不错,拿起一根桑树枝削成箭状,前头尖锐,后端平齐,张弓搭箭,开弓瞄准潜伏,手一松,箭嗖的一下飞出去,足有二十来米,不由大喜。
  
      时不我待,罗铮将其他桑树枝干全部削成了箭状,忽然感觉到山下有人上来,不由一惊,停下手上的工作,探头望去,发现树林中隐约有人闪过,猜想是黑衣人追来了,脸色一寒,将黑色长刀插在后背,已经削好的粗简箭支插在前腰皮带上,拿起桑木工朝前冲去。
  
      罗铮一口气冲到一处山脊上,两侧都是山腰,脚下是往前的必经之路,罗铮看看两侧,树林密不透风,一缕阳光透过树叶洒落进来,照在罗铮刚毅的脸庞,坚定而自信,锐利的目光回望,杀气四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