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419章:隐匿偷袭

第419章:隐匿偷袭

readx();    白晃晃的阳光透过密林树叶间隙洒落在地上,落在灌木丛中,斑驳点点,随风摇曳,仿佛一只只金色的蝴蝶,清风徐徐吹过,给这片树林平添几分祥和之气,地面上,一名身穿黑衣的精壮男子倒在地上,心口咕咕的往外冒血,加上眉心中弹,已经完全死透,浓烈的血腥味弥散开去。
  
      不一会儿,两名黑衣人脸色阴沉的闪出大树背后,双手握枪,警惕的注视着周围,倒退着走到尸体旁边,两人面面相觑,分明从对方冷漠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慌乱,六名同伴被一一猎杀,这让仅存的两人内心充满了忌惮。
  
      很快,两人严重涌上来一股绝然,不完成任务,回去也是个死,两人几乎同时注视前方,那是对手潜逃的方向,一前一后,会意的交替掩护前进,追击上去,带着一股同归于尽的悲壮和冷漠。
  
      罗铮猜到了两人会追击,不敢大意,不断跳跃前进,越过一道道灌木和被雷击倒地的树木,身法灵活,动作迅捷,冲过一个土坡时,眼角余光看到土坡旁边有一个坑洞,里面满是枯叶和泥土,深一米有余,不由眼前一亮,快速折返回来。
  
      坑洞周围有枯枝,罗铮捡起一些较长的树枝和杂草,再把坑洞里面的枯叶弄出来一些,跳下去,半蹲下来,将树枝架在坑洞上面,再把枯枝架在坑洞上面,用杂草打底,再把坑洞里面弄出来的枯叶撒落在上面。
  
      这是个技术活,需要很小心,很耐心才心,特别是新鲜泥土,绝对不能出现在枯叶上面,一眼就会被识破,到时候死的就是自己,罗铮细致的摆弄着,收口的时候更不敢大意。
  
      刚弄了大半,罗铮就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知道敌人追上来了,赶紧将杂草通过树枝间隙塞出去,尽可能的遮挡,时间不够啊,没多久,脚步声更近了,罗铮不敢再弄,以免发生意外,屏住呼吸等待起来,一边竖起了耳朵。
  
      在敌人必经之路设伏,伪装还不尽人意,这是非常危险的,遇到经验丰富的丛林战行家,一眼就能识破,死的就是自己,但成功的好处也非常大,事已至此,罗铮只能搏这个五五之数了。
  
      “沙沙!”脚踩在地面枯叶上的声音传来,非常近了,罗铮全身绷紧,仿佛择机而动的猛兽,手上的枪握的紧紧的,心跳开始加速,是敌死,还是我亡,马上就要揭晓,额头上不由生出冷汗来。
  
      很快,罗铮感觉到有人就在头顶不远处停下来,罗铮以为被发现了,正要冲出去拼命,忽然灵光一现,被发现了对方没理由不开枪,按耐下焦急的心情,咬牙潜伏,等待着最后的机会。
  
      这时,罗铮感觉对方匆匆远去,不由松了口气,大口喘气,将激动的心平息下来,忽而,又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来,罗铮寻思着是另外一人摸上来了,脸色一凛,知道机会来了,看了看手上的枪,收了起来,伸手去摸黑色长刀。
  
      刀有些长,在坑洞里面根本拔不出来,除非站起,罗铮的手触碰到了腰上的木箭,不由一动,拔出两根来,紧握在手,手臂上青筋毕露,如苍龙盘根,透着爆炸的力量,手心更是生出汗来。
  
      等待中,罗铮敏锐的发现有人靠近潜伏的上方,机不可失,猛吸一口气,脚下用力一蹬,身体撞开坑洞上面的简易伪装,仿佛出洞的猛虎一般跃起,双目凛冽的看着前方果然存在的黑衣人,嘴角涌现一抹森寒的杀意。
  
      这名黑衣人被忽然冒出来的罗铮吓了一跳,本能的就要闪避,忽然感觉脚踝骨被抓,脚下一滑,身体重心不稳,往后倒去,正要张口大喊示警,忽然看到一点乌光乍现,快如闪电般射来,在瞳孔里不断放大。
  
      知道遇伏的黑衣人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张开的大嘴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就被乌光射中,剧烈的刺痛感袭涌脑海,声音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黑衣人大骇,本能的双手乱抓乱打,朝一侧翻滚过去。
  
      罗铮将黑衣人拖到在地,用木箭全力扎进对方嘴巴后,知道对方会临时反扑,并没有死磕,而是选择了放手,任凭对方朝一侧翻滚过去,木箭大半截在黑衣人口腔里面,黑衣人翻滚,木箭和地面快速撞击,露在外面的半截被撞断。
  
      “呃?”木箭撕裂伤口,黑衣人又是一声惨叫声响起,可惜没能发出来,罗铮快速抽出黑色长刀,一个虎扑上去,长刀猛切对方后脖颈,噗嗤一声,黑刀轻松入肉,鲜血飞溅,黑衣人强烈的求生欲和生命力仿佛被扎破的皮球,瞬间消失无踪,手脚象征性的挣扎几下,彻底死透。
  
      罗铮一刀得手后,根本不看黑衣人,而是半跪在地面,森冷的目光注视着前方,那里是另一名黑衣人跑掉的方向,没看到人影,不知道有没有惊动对方,罗铮不敢大意,捡起地上的黑衣人手枪,快速往回折返过去。
  
      借着周围的树木和灌木林,罗铮一口气跑了五十米左右,一个闪身扑倒在地,隐身灌木丛背后,警惕的抬头张望,没有看到最后那名黑衣人,不敢大意,卧倒在地,朝刚才的地方慢慢爬去。
  
      撤离只是为了让最后那名黑衣人误以为自己跑了,黑衣人被杀,最后那名黑衣人长时间不见同伴上来,肯定知道出事,会折返回来,如果能悄没声息的返回去,说不定能找到再次下手的机会。
  
      往前爬了十来米左右,没有看大目标,罗铮选择了隐忍,最后的黑衣人没理由不回来,现在都不出现,只有一种解释,对方已经知道了情况,正躲在哪个不起眼的地方等自己上门送死。
  
      风徐徐的吹拂着,将空气中的血腥味吹散,太阳照射着大地,温度渐渐高起来,罗铮潜伏在灌木丛中耐心等待着,这种潜伏对于罗铮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就算一动不动趴一整天都没事,目光锐利的搜索着前方,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白晃晃的阳光透过密林树叶间隙洒落在地上,落在灌木丛中,斑驳点点,随风摇曳,仿佛一只只金色的蝴蝶,清风徐徐吹过,给这片树林平添几分祥和之气,地面上,一名身穿黑衣的精壮男子倒在地上,心口咕咕的往外冒血,加上眉心中弹,已经完全死透,浓烈的血腥味弥散开去。
  
      不一会儿,两名黑衣人脸色阴沉的闪出大树背后,双手握枪,警惕的注视着周围,倒退着走到尸体旁边,两人面面相觑,分明从对方冷漠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慌乱,六名同伴被一一猎杀,这让仅存的两人内心充满了忌惮。
  
      很快,两人严重涌上来一股绝然,不完成任务,回去也是个死,两人几乎同时注视前方,那是对手潜逃的方向,一前一后,会意的交替掩护前进,追击上去,带着一股同归于尽的悲壮和冷漠。
  
      罗铮猜到了两人会追击,不敢大意,不断跳跃前进,越过一道道灌木和被雷击倒地的树木,身法灵活,动作迅捷,冲过一个土坡时,眼角余光看到土坡旁边有一个坑洞,里面满是枯叶和泥土,深一米有余,不由眼前一亮,快速折返回来。
  
      坑洞周围有枯枝,罗铮捡起一些较长的树枝和杂草,再把坑洞里面的枯叶弄出来一些,跳下去,半蹲下来,将树枝架在坑洞上面,再把枯枝架在坑洞上面,用杂草打底,再把坑洞里面弄出来的枯叶撒落在上面。
  
      这是个技术活,需要很小心,很耐心才心,特别是新鲜泥土,绝对不能出现在枯叶上面,一眼就会被识破,到时候死的就是自己,罗铮细致的摆弄着,收口的时候更不敢大意。
  
      刚弄了大半,罗铮就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知道敌人追上来了,赶紧将杂草通过树枝间隙塞出去,尽可能的遮挡,时间不够啊,没多久,脚步声更近了,罗铮不敢再弄,以免发生意外,屏住呼吸等待起来,一边竖起了耳朵。
  
      在敌人必经之路设伏,伪装还不尽人意,这是非常危险的,遇到经验丰富的丛林战行家,一眼就能识破,死的就是自己,但成功的好处也非常大,事已至此,罗铮只能搏这个五五之数了。
  
      “沙沙!”脚踩在地面枯叶上的声音传来,非常近了,罗铮全身绷紧,仿佛择机而动的猛兽,手上的枪握的紧紧的,心跳开始加速,是敌死,还是我亡,马上就要揭晓,额头上不由生出冷汗来。
  
      很快,罗铮感觉到有人就在头顶不远处停下来,罗铮以为被发现了,正要冲出去拼命,忽然灵光一现,被发现了对方没理由不开枪,按耐下焦急的心情,咬牙潜伏,等待着最后的机会。
  
      这时,罗铮感觉对方匆匆远去,不由松了口气,大口喘气,将激动的心平息下来,忽而,又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来,罗铮寻思着是另外一人摸上来了,脸色一凛,知道机会来了,看了看手上的枪,收了起来,伸手去摸黑色长刀。
  
      刀有些长,在坑洞里面根本拔不出来,除非站起,罗铮的手触碰到了腰上的木箭,不由一动,拔出两根来,紧握在手,手臂上青筋毕露,如苍龙盘根,透着爆炸的力量,手心更是生出汗来。
  
      等待中,罗铮敏锐的发现有人靠近潜伏的上方,机不可失,猛吸一口气,脚下用力一蹬,身体撞开坑洞上面的简易伪装,仿佛出洞的猛虎一般跃起,双目凛冽的看着前方果然存在的黑衣人,嘴角涌现一抹森寒的杀意。
  
      这名黑衣人被忽然冒出来的罗铮吓了一跳,本能的就要闪避,忽然感觉脚踝骨被抓,脚下一滑,身体重心不稳,往后倒去,正要张口大喊示警,忽然看到一点乌光乍现,快如闪电般射来,在瞳孔里不断放大。
  
      知道遇伏的黑衣人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张开的大嘴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就被乌光射中,剧烈的刺痛感袭涌脑海,声音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黑衣人大骇,本能的双手乱抓乱打,朝一侧翻滚过去。
  
      罗铮将黑衣人拖到在地,用木箭全力扎进对方嘴巴后,知道对方会临时反扑,并没有死磕,而是选择了放手,任凭对方朝一侧翻滚过去,木箭大半截在黑衣人口腔里面,黑衣人翻滚,木箭和地面快速撞击,露在外面的半截被撞断。
  
      “呃?”木箭撕裂伤口,黑衣人又是一声惨叫声响起,可惜没能发出来,罗铮快速抽出黑色长刀,一个虎扑上去,长刀猛切对方后脖颈,噗嗤一声,黑刀轻松入肉,鲜血飞溅,黑衣人强烈的求生欲和生命力仿佛被扎破的皮球,瞬间消失无踪,手脚象征性的挣扎几下,彻底死透。
  
      罗铮一刀得手后,根本不看黑衣人,而是半跪在地面,森冷的目光注视着前方,那里是另一名黑衣人跑掉的方向,没看到人影,不知道有没有惊动对方,罗铮不敢大意,捡起地上的黑衣人手枪,快速往回折返过去。
  
      借着周围的树木和灌木林,罗铮一口气跑了五十米左右,一个闪身扑倒在地,隐身灌木丛背后,警惕的抬头张望,没有看到最后那名黑衣人,不敢大意,卧倒在地,朝刚才的地方慢慢爬去。
  
      撤离只是为了让最后那名黑衣人误以为自己跑了,黑衣人被杀,最后那名黑衣人长时间不见同伴上来,肯定知道出事,会折返回来,如果能悄没声息的返回去,说不定能找到再次下手的机会。
  
      往前爬了十来米左右,没有看大目标,罗铮选择了隐忍,最后的黑衣人没理由不回来,现在都不出现,只有一种解释,对方已经知道了情况,正躲在哪个不起眼的地方等自己上门送死。
  
      风徐徐的吹拂着,将空气中的血腥味吹散,太阳照射着大地,温度渐渐高起来,罗铮潜伏在灌木丛中耐心等待着,这种潜伏对于罗铮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就算一动不动趴一整天都没事,目光锐利的搜索着前方,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