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420章:正面攻杀

第420章:正面攻杀


  
      “砰!”忽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声叮当声响。
  
      罗铮感觉后背仿若重击,不由大骇,一个翻滚到旁边的树下,警惕的竖起了耳朵,耳边,风继续轻轻吹动,树叶沙沙作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静,罗铮虎目一凛,没想到被对方抢了先机,拿起后面的黑色长刀一看,刀鞘被击中,出现一个白色的印记,子弹头不见了踪迹。
  
      “好硬的刀鞘。”罗铮顿时反应过来,刚才致命的一枪被刀鞘挡住了子弹,刀鞘坚固,子弹没能打穿,算起来,这是黑色长刀第二次救命了,罗铮对这把救命刀的亲切感更甚,虽然夺之倭寇之手,但已经是过命的兄弟了。
  
      “好兄弟,谢了,咱俩继续杀敌吧。”罗铮将黑色长刀插在后背皮带上,双手握枪,冷冷的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砰!”回答罗铮的是毫不犹豫的射击,子弹打在树上,掀起一大片树皮,躲在大树后面的罗铮吓了一大跳,跟进蜷缩成一团,尽可能的减少被攻击面,耳边又响起了点射的枪声。
  
      “砰!”罗铮对着敌人大概位置反手就是一枪,这种射击有很大的盲目性,没有准头可言,纯粹是火力威慑。
  
      只是,对方根本不在意罗铮的火力威慑,继续射击,子弹不断射中大树两侧,压制着罗铮不能乱跑,射速很快,罗铮敏锐的从对方的射速节奏感觉到了一丝慌乱和恐惧,不由冷笑一声,竖起了耳朵,纹丝不动的躲避着,等待战机。
  
      “咔!”手枪机头空响声传来,声音并不大,但还是被听力敏锐的罗铮察觉到,知道是子弹打空了,不由大喜,无论多强悍的人,换弹夹也需要点时间,而这点时间对于高手交锋来说,往往决定生死。
  
      机会难得,罗铮一个虎跃,冲出了掩体,双手并举,单手开枪,另一手中枪待发,以便随时火力支援,朝目标隐蔽的大树冲去,对方连续开枪几次,罗铮从枪声已经准确判断出了对方潜伏的位置。
  
      “砰砰砰!”罗铮边冲边射击,看到一条黑影从一棵树闪身到了不远处一棵横倒在地的大树下面,毫不犹豫的追击上去,手上的枪不断响起,待距离目标不到二十米时,发现目标再次快速更换位置,罗铮毫不犹豫的紧追上去,子弹打完,罗铮将手枪一扔,另一手时刻待发的枪紧接着继续响起。
  
      奔跑中,罗铮将击杀刚才那名黑衣人时收缴的枪拔出来,里面也装满了子弹,这把枪没有马上开火,而是平举瞄准前方,双目坚定而锐利,借着不断点射出去的子弹掩护,拉近了和目标的距离。
  
      一把枪再次打完子弹,罗铮懒得更换弹夹,刚才新拿出来的手枪继续点射,死死的将目标压制在大树后面,不让对方有抬头观察和反抗的机会,距离目标不过五米位置时,耳边响起了扳机空响声。
  
      罗铮锐利的双目一凛,手枪朝前方砸了过去,拔出了黑色长刀,脚下用力一蹬,身体仿佛出膛的炮弹,高高跃起,朝前方扑去,黑色长刀高举,带着凛冽的杀气,仿佛九天之外飞奔而来的无敌战神,狂霸,凶猛,气势如虹。
  
      或许是听到了手枪空响声,加上没有了枪声,躲在横倒在地的大树后面最后这名黑衣人冷漠的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迅速起身,更换好了弹夹的手枪举起,骇然发现前方一道乌云扑面而来,乌云里翻滚着死亡气息。
  
      “噗嗤!”黑色长刀仿佛死神的镰刀,划出一道惊鸿,刀锋入肉,鲜血飞溅。
  
      黑衣人感觉到生命力在疯狂的流失,满脸惊骇的看着罗铮,没想到罗铮没有了子弹后不仅不躲避,反而现在了这种冷兵器时代的拼杀,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来:好快的速度。紧接着,黑衣人感觉小腹被重力一踹,身体倒飞出去。
  
      “噗通!”黑衣人身体重重的跌落在地,大半脖子被砍断,头不规则的垂落下来,异常恐怖,鲜血更是不受控制的狂飙。
  
      罗铮见抢攻得手后,一颗心落了下来,森冷的目光扫了眼半死不过的黑衣人,落在黑色长刀刀身上,那里有一个印记,也是曾经挡子弹留下的,不由感慨的说道:“兄弟,谢了。”
  
      无形中,罗铮仿佛感觉到黑色长刀在欢吟,定睛看时,刀还是原来的刀,没有一丝特别,罗铮将杂念抛开,快步来到黑衣人跟前,将旁边的手枪踢开,警惕的看着对方,却发现对方冷漠的眼神多了一抹解脱,嘴角勾起了一抹弧线,仿佛在自嘲,又像是在嘲笑这个残酷的世界,眼皮一闭,和这个世界彻底告别。
  
      “嘶?”罗铮惊讶不已,蹲下去搜身,还是没有搜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不由寻思起来,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种解脱的眼神?难道是活在不能自己的痛苦中?杀手也有自己的留念啊,为什么?
  
      这时,罗铮脑海中不由想起了一个词:死士,不由大惊,现代社会不同以往,哪里还有这种人的存在?只是,罗铮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只有死士才会活在痛苦中,死是一种解脱,唯一的解脱。
  
      古代世家豪族养死士,现代社会不允许,哪来的死士?罗铮觉得自己想多了,也有些神经错乱了,摇摇头,将杂念抛开,收集地上的干柴和燃火物来,半个小时后,罗铮用钻木取火法燃起了三堆篝火,等火势起来后,将湿树枝盖上去,不一会儿浓烟滚滚,升入天空。
  
      国境线上,三架直升机正在焦急的盘旋着,很快发现了烟火,将位置发给了在边境焦急等待的武进,罗铮的位置在邻国,直升机不能越境营救,只能高空观察用,还好距离不太远,能见度很低,看得分明。
  
      武进一听有了消息,顿时大喜,正要带队过去,一名健壮汉子跑了,敬礼后说道:“大队长,李老有急事,让您马上过去。”武进不由一愣,看了眼待命的酒鬼,酒鬼点头,带着小队快速朝森林而去。
  
      “砰!”忽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声叮当声响。
  
      罗铮感觉后背仿若重击,不由大骇,一个翻滚到旁边的树下,警惕的竖起了耳朵,耳边,风继续轻轻吹动,树叶沙沙作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静,罗铮虎目一凛,没想到被对方抢了先机,拿起后面的黑色长刀一看,刀鞘被击中,出现一个白色的印记,子弹头不见了踪迹。
  
      “好硬的刀鞘。”罗铮顿时反应过来,刚才致命的一枪被刀鞘挡住了子弹,刀鞘坚固,子弹没能打穿,算起来,这是黑色长刀第二次救命了,罗铮对这把救命刀的亲切感更甚,虽然夺之倭寇之手,但已经是过命的兄弟了。
  
      “好兄弟,谢了,咱俩继续杀敌吧。”罗铮将黑色长刀插在后背皮带上,双手握枪,冷冷的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砰!”回答罗铮的是毫不犹豫的射击,子弹打在树上,掀起一大片树皮,躲在大树后面的罗铮吓了一大跳,跟进蜷缩成一团,尽可能的减少被攻击面,耳边又响起了点射的枪声。
  
      “砰!”罗铮对着敌人大概位置反手就是一枪,这种射击有很大的盲目性,没有准头可言,纯粹是火力威慑。
  
      只是,对方根本不在意罗铮的火力威慑,继续射击,子弹不断射中大树两侧,压制着罗铮不能乱跑,射速很快,罗铮敏锐的从对方的射速节奏感觉到了一丝慌乱和恐惧,不由冷笑一声,竖起了耳朵,纹丝不动的躲避着,等待战机。
  
      “咔!”手枪机头空响声传来,声音并不大,但还是被听力敏锐的罗铮察觉到,知道是子弹打空了,不由大喜,无论多强悍的人,换弹夹也需要点时间,而这点时间对于高手交锋来说,往往决定生死。
  
      机会难得,罗铮一个虎跃,冲出了掩体,双手并举,单手开枪,另一手中枪待发,以便随时火力支援,朝目标隐蔽的大树冲去,对方连续开枪几次,罗铮从枪声已经准确判断出了对方潜伏的位置。
  
      “砰砰砰!”罗铮边冲边射击,看到一条黑影从一棵树闪身到了不远处一棵横倒在地的大树下面,毫不犹豫的追击上去,手上的枪不断响起,待距离目标不到二十米时,发现目标再次快速更换位置,罗铮毫不犹豫的紧追上去,子弹打完,罗铮将手枪一扔,另一手时刻待发的枪紧接着继续响起。
  
      奔跑中,罗铮将击杀刚才那名黑衣人时收缴的枪拔出来,里面也装满了子弹,这把枪没有马上开火,而是平举瞄准前方,双目坚定而锐利,借着不断点射出去的子弹掩护,拉近了和目标的距离。
  
      一把枪再次打完子弹,罗铮懒得更换弹夹,刚才新拿出来的手枪继续点射,死死的将目标压制在大树后面,不让对方有抬头观察和反抗的机会,距离目标不过五米位置时,耳边响起了扳机空响声。
  
      罗铮锐利的双目一凛,手枪朝前方砸了过去,拔出了黑色长刀,脚下用力一蹬,身体仿佛出膛的炮弹,高高跃起,朝前方扑去,黑色长刀高举,带着凛冽的杀气,仿佛九天之外飞奔而来的无敌战神,狂霸,凶猛,气势如虹。
  
      或许是听到了手枪空响声,加上没有了枪声,躲在横倒在地的大树后面最后这名黑衣人冷漠的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迅速起身,更换好了弹夹的手枪举起,骇然发现前方一道乌云扑面而来,乌云里翻滚着死亡气息。
  
      “噗嗤!”黑色长刀仿佛死神的镰刀,划出一道惊鸿,刀锋入肉,鲜血飞溅。
  
      黑衣人感觉到生命力在疯狂的流失,满脸惊骇的看着罗铮,没想到罗铮没有了子弹后不仅不躲避,反而现在了这种冷兵器时代的拼杀,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来:好快的速度。紧接着,黑衣人感觉小腹被重力一踹,身体倒飞出去。
  
      “噗通!”黑衣人身体重重的跌落在地,大半脖子被砍断,头不规则的垂落下来,异常恐怖,鲜血更是不受控制的狂飙。
  
      罗铮见抢攻得手后,一颗心落了下来,森冷的目光扫了眼半死不过的黑衣人,落在黑色长刀刀身上,那里有一个印记,也是曾经挡子弹留下的,不由感慨的说道:“兄弟,谢了。”
  
      无形中,罗铮仿佛感觉到黑色长刀在欢吟,定睛看时,刀还是原来的刀,没有一丝特别,罗铮将杂念抛开,快步来到黑衣人跟前,将旁边的手枪踢开,警惕的看着对方,却发现对方冷漠的眼神多了一抹解脱,嘴角勾起了一抹弧线,仿佛在自嘲,又像是在嘲笑这个残酷的世界,眼皮一闭,和这个世界彻底告别。
  
      “嘶?”罗铮惊讶不已,蹲下去搜身,还是没有搜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不由寻思起来,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种解脱的眼神?难道是活在不能自己的痛苦中?杀手也有自己的留念啊,为什么?
  
      这时,罗铮脑海中不由想起了一个词:死士,不由大惊,现代社会不同以往,哪里还有这种人的存在?只是,罗铮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只有死士才会活在痛苦中,死是一种解脱,唯一的解脱。
  
      古代世家豪族养死士,现代社会不允许,哪来的死士?罗铮觉得自己想多了,也有些神经错乱了,摇摇头,将杂念抛开,收集地上的干柴和燃火物来,半个小时后,罗铮用钻木取火法燃起了三堆篝火,等火势起来后,将湿树枝盖上去,不一会儿浓烟滚滚,升入天空。
  
      国境线上,三架直升机正在焦急的盘旋着,很快发现了烟火,将位置发给了在边境焦急等待的武进,罗铮的位置在邻国,直升机不能越境营救,只能高空观察用,还好距离不太远,能见度很低,看得分明。
  
      武进一听有了消息,顿时大喜,正要带队过去,一名健壮汉子跑了,敬礼后说道:“大队长,李老有急事,让您马上过去。”武进不由一愣,看了眼待命的酒鬼,酒鬼点头,带着小队快速朝森林而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