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429章:水路险行

第429章:水路险行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原始森林的中午时分,树林里闷热难挡,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燥热,隐隐带着腐烂味,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尸体大家吃饱喝足,原地休息,罗铮抬头透过树林看天,太阳高挂,树顶枝叶被风吹的摇晃着,可惜这些风不进树林,罗铮灌了口清水,看着巨蟒尸体,眼神瞟向河流,沉思起来。
  
      “我们得抓紧时间赶路,前面是山,两侧还是山,继续翻山耽误时间,咱们走水路吧?我查看过地图,这条河连接另一条河,那条河距离我们要去的基地只有小半天路,走水路能省很多时间,而且还能保持体力。”蓝雪过来小声提醒道。
  
      “可以,不过,得弄个木筏,这片原始森林太古怪,水底下说不定也有危险,不得不防。”罗铮答应着说道,沉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忧色,看了看周围树林,继续说道:“我去砍点树来做木筏。”
  
      “也好。”蓝雪没有反对,而是转身对正在休息的众人喊道:“鬼手、雪豹,协助幽灵砍树造木筏,咱们走水路,山雕,你左边,我右边,警戒。”
  
      “是!”大家齐声答应,行动起来。
  
      罗铮来到一个双手合抱粗的大树跟前,抽出龙牙砍起来,龙牙锋利异常,一刀下去,入木七分,鬼手和雪豹在旁边等着,大家轮番上阵,不一会儿,大树被砍倒在地,去掉枝桠和尾部,再把树干一分为二,抬到河边,用来做船体,又砍了拳头大小的树干横放,用坚韧的树藤捆绑,扎紧。
  
      两个小时左右,一艘简易的船就做出来了,有两段合抱粗的树打底,船很结实,大家将船推到河中,跳上船,罗铮拿起一根早就准备好的树干当篙,鬼手也拿了根篙子在船尾,两人撑船,顺流而下,蓝雪、山雕警戒两侧,雪豹警戒河底。
  
      作为一名合格的兵王,自然明白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的道理,越是安全的时候越潜伏着危险,大家顺流而下,罗铮冷静的注视着前方,河两岸绿树成荫,高大茂密,几只叶猴在树上嬉闹着,一只水鸟噗的一下钻入水中,很快又飞起,嘴里叼着一条大鱼,煽动者翅膀飞走了,河面一派祥和景象。
  
      往前走了一会儿,罗铮看到一条水蛇过江,拳头大小,水蛇发现过来的木筏后,一下子钻入河底不见了,罗铮没在意,继续前行着,走了没多久,感觉木筏被震动了一下,好像什么东西撞击的,不由一惊,低声问道:“怎么回事?”眼睛看着前方,没有回头,将事情交给负责河底的雪豹,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要谨慎。
  
      负责河底的雪豹低声说道:“不清楚,好像是什么东西游过去。”
  
      “能把这艘船撞动,不是小鱼小虾,不会是遇到鳄鱼了吧?”鬼手在后面低声说道,眼睛看着后方,五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盯防的方位,分工合作,这是基本战术素养,大家没有乱,相信同伴能处理好。
  
      “幽灵,把龙牙给我。”雪豹冷静的说道,眼睛在河底扫来扫去,不断寻找着可疑物,手上的钢枪握的很紧,不敢有丝毫大意。
  
      大家正往目的地接近,能不开枪最好,罗铮理解的将龙牙丢了过去,雪豹接过去,抽出刀来,忽然感觉木筏又一次震动,雪豹看得分明,一刀扎了下去,感觉到刀扎中什么东西了,不由大喜,紧握着刀把旋转一下,快速抽出来。
  
      很快,江面就被鲜血染红,有什么东西在河底翻滚着,可惜看不太清,雪豹紧握着钢枪,食指扣上扳机,严正以待,没多久,河底窜出一条鳄鱼来,张口血盆大口,冲出水面,朝木筏上的人撕咬过来。
  
      木筏下面是合抱粗的硬木,倒是不担心被咬烂,雪豹见是鳄鱼攻击,顿时怒了,怒吼道:“小小畜生也敢猖狂,找死。”说着放下枪,操起龙牙劈砍过去,直取鳄鱼的大嘴。
  
      锋利的刀刃划过鳄鱼大嘴,将鳄鱼的腮帮子拉出一道长长的豁口,鳄鱼吃疼,身体撞在木筏上,很快翻滚着下了河底,不见了踪迹,大家严正以待,木筏继续前进,河水渐渐平静下来。
  
      雪豹不敢大意,继续盯着河底,看着渐渐恢复的河面,暗自松了口气,说道:“幽灵老弟,不得不说,这把倭刀还是很不错,够利,下次有机会,我也弄一把玩玩,简直是居家旅行的大杀器啊。”
  
      “好啊,我帮你。”罗铮笑道,脸色冷静的注视着前方,不敢大意。
  
      五个人,五个方向,谁也没有留意到河岸边一处高大茂密的树冠里潜伏着一道黑影,全身黑色劲服打扮,就连头都被包裹着,只露出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木筏上的人,散发着阴冷的凶光,等木筏离开后,黑影仿佛灵猴一般跳下大树,瞬间消失在周围的树林中,不见了踪迹。
  
      能避开罗铮等人的感应,这个人的隐匿本事很高,罗铮冷静的注视着前方,木筏前行了一段距离后,进入另一条河岔道,这条河流宽了许多,水流也快了些,河岸满是茂盛的灌木丛,大家谨慎的继续前进。
  
      半个小时后,前方河道变窄了些,一些野鹿在河边喝水,看到出现的木筏,都歪着头好奇的看着,一只小鹿欢快的跑到河边低头喝水,忽然,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河底冲了出来,一口咬住了小鹿的脖子,将小鹿拖入水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其他野鹿吓的掉头就跑,河水翻涌,很快被鲜血染红,罗铮看着这一幕,知道是鳄鱼捕食,不为所动,弱肉强食是大自然,食物链生生不息的杀戮每天都会上演,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惜了那头小鹿,还很小啊。”蓝雪有些感叹的说道,但很快恢复坚定,在大自然面前,任何同情心都会导致自己的毁灭,继续监视着自己的方位。
  
      木筏继续行进着,罗铮却感觉有些不自在起来,惊疑的看着前方两岸灌木丛,再抬头看看天色,快要到黄昏了,按照gps定位显示,再往前一个小时左右就要登岸了,只是,罗铮感觉越往前走越不自在起来。
  
      原始森林的中午时分,树林里闷热难挡,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燥热,隐隐带着腐烂味,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尸体大家吃饱喝足,原地休息,罗铮抬头透过树林看天,太阳高挂,树顶枝叶被风吹的摇晃着,可惜这些风不进树林,罗铮灌了口清水,看着巨蟒尸体,眼神瞟向河流,沉思起来。
  
      “我们得抓紧时间赶路,前面是山,两侧还是山,继续翻山耽误时间,咱们走水路吧?我查看过地图,这条河连接另一条河,那条河距离我们要去的基地只有小半天路,走水路能省很多时间,而且还能保持体力。”蓝雪过来小声提醒道。
  
      “可以,不过,得弄个木筏,这片原始森林太古怪,水底下说不定也有危险,不得不防。”罗铮答应着说道,沉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忧色,看了看周围树林,继续说道:“我去砍点树来做木筏。”
  
      “也好。”蓝雪没有反对,而是转身对正在休息的众人喊道:“鬼手、雪豹,协助幽灵砍树造木筏,咱们走水路,山雕,你左边,我右边,警戒。”
  
      “是!”大家齐声答应,行动起来。
  
      罗铮来到一个双手合抱粗的大树跟前,抽出龙牙砍起来,龙牙锋利异常,一刀下去,入木七分,鬼手和雪豹在旁边等着,大家轮番上阵,不一会儿,大树被砍倒在地,去掉枝桠和尾部,再把树干一分为二,抬到河边,用来做船体,又砍了拳头大小的树干横放,用坚韧的树藤捆绑,扎紧。
  
      两个小时左右,一艘简易的船就做出来了,有两段合抱粗的树打底,船很结实,大家将船推到河中,跳上船,罗铮拿起一根早就准备好的树干当篙,鬼手也拿了根篙子在船尾,两人撑船,顺流而下,蓝雪、山雕警戒两侧,雪豹警戒河底。
  
      作为一名合格的兵王,自然明白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的道理,越是安全的时候越潜伏着危险,大家顺流而下,罗铮冷静的注视着前方,河两岸绿树成荫,高大茂密,几只叶猴在树上嬉闹着,一只水鸟噗的一下钻入水中,很快又飞起,嘴里叼着一条大鱼,煽动者翅膀飞走了,河面一派祥和景象。
  
      往前走了一会儿,罗铮看到一条水蛇过江,拳头大小,水蛇发现过来的木筏后,一下子钻入河底不见了,罗铮没在意,继续前行着,走了没多久,感觉木筏被震动了一下,好像什么东西撞击的,不由一惊,低声问道:“怎么回事?”眼睛看着前方,没有回头,将事情交给负责河底的雪豹,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要谨慎。
  
      负责河底的雪豹低声说道:“不清楚,好像是什么东西游过去。”
  
      “能把这艘船撞动,不是小鱼小虾,不会是遇到鳄鱼了吧?”鬼手在后面低声说道,眼睛看着后方,五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盯防的方位,分工合作,这是基本战术素养,大家没有乱,相信同伴能处理好。
  
      “幽灵,把龙牙给我。”雪豹冷静的说道,眼睛在河底扫来扫去,不断寻找着可疑物,手上的钢枪握的很紧,不敢有丝毫大意。
  
      大家正往目的地接近,能不开枪最好,罗铮理解的将龙牙丢了过去,雪豹接过去,抽出刀来,忽然感觉木筏又一次震动,雪豹看得分明,一刀扎了下去,感觉到刀扎中什么东西了,不由大喜,紧握着刀把旋转一下,快速抽出来。
  
      很快,江面就被鲜血染红,有什么东西在河底翻滚着,可惜看不太清,雪豹紧握着钢枪,食指扣上扳机,严正以待,没多久,河底窜出一条鳄鱼来,张口血盆大口,冲出水面,朝木筏上的人撕咬过来。
  
      木筏下面是合抱粗的硬木,倒是不担心被咬烂,雪豹见是鳄鱼攻击,顿时怒了,怒吼道:“小小畜生也敢猖狂,找死。”说着放下枪,操起龙牙劈砍过去,直取鳄鱼的大嘴。
  
      锋利的刀刃划过鳄鱼大嘴,将鳄鱼的腮帮子拉出一道长长的豁口,鳄鱼吃疼,身体撞在木筏上,很快翻滚着下了河底,不见了踪迹,大家严正以待,木筏继续前进,河水渐渐平静下来。
  
      雪豹不敢大意,继续盯着河底,看着渐渐恢复的河面,暗自松了口气,说道:“幽灵老弟,不得不说,这把倭刀还是很不错,够利,下次有机会,我也弄一把玩玩,简直是居家旅行的大杀器啊。”
  
      “好啊,我帮你。”罗铮笑道,脸色冷静的注视着前方,不敢大意。
  
      五个人,五个方向,谁也没有留意到河岸边一处高大茂密的树冠里潜伏着一道黑影,全身黑色劲服打扮,就连头都被包裹着,只露出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木筏上的人,散发着阴冷的凶光,等木筏离开后,黑影仿佛灵猴一般跳下大树,瞬间消失在周围的树林中,不见了踪迹。
  
      能避开罗铮等人的感应,这个人的隐匿本事很高,罗铮冷静的注视着前方,木筏前行了一段距离后,进入另一条河岔道,这条河流宽了许多,水流也快了些,河岸满是茂盛的灌木丛,大家谨慎的继续前进。
  
      半个小时后,前方河道变窄了些,一些野鹿在河边喝水,看到出现的木筏,都歪着头好奇的看着,一只小鹿欢快的跑到河边低头喝水,忽然,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河底冲了出来,一口咬住了小鹿的脖子,将小鹿拖入水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其他野鹿吓的掉头就跑,河水翻涌,很快被鲜血染红,罗铮看着这一幕,知道是鳄鱼捕食,不为所动,弱肉强食是大自然,食物链生生不息的杀戮每天都会上演,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惜了那头小鹿,还很小啊。”蓝雪有些感叹的说道,但很快恢复坚定,在大自然面前,任何同情心都会导致自己的毁灭,继续监视着自己的方位。
  
      木筏继续行进着,罗铮却感觉有些不自在起来,惊疑的看着前方两岸灌木丛,再抬头看看天色,快要到黄昏了,按照gps定位显示,再往前一个小时左右就要登岸了,只是,罗铮感觉越往前走越不自在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