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646章:这是哪里

第646章:这是哪里


  
      “嘀嗒,嘀嗒┅┅”
  
      诡异的声音不间断的响起,朦朦胧胧中,罗铮听到了这个细微的声音,很有规律,很有节奏,却不知道是什么,头痛欲裂,意识慢慢恢复,并取得了身体的支配权,过了一会儿,罗铮想到了被宋岩打晕的事情,想到了蓝雪,想到了兄弟们,还有海岛上等待救援的游客们,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渐渐的,罗铮感觉身上仿佛没有被绳索捆绑,不由一惊,精神恢复了些理智,想到了更多的事情,不由动了动胳膊,确实没有被绑,但全身疼痛难挡,胸口肋骨仿佛断了两三根,双腿也痛的移动不了,脚踝骨仿佛有什么东西套着。
  
      “嘶?”罗铮身体略微动了一下,感觉全身肌肉抽痛,眉头紧蹙,眼皮沉重,有些睁不开来,罗铮知道自己受伤不浅,不敢乱动,紧闭着眼,竖起了耳朵听着周围,嘀嗒声更加清晰,除此之外,什么声响都没有了,罗铮干脆运气了家传呼吸之法疗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又过了一个小时作用,罗铮感觉身体好受了些,慢慢睁开眼来,却发现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自己仿佛置身于黑暗世界一般,没有星星,没有建筑,没有树林,什么都没有,纯粹黑暗的虚无空间。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死了,死了不是不知道痛吗?”罗铮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一股不安的情绪涌了上来,面对无尽的黑暗,没人可以淡然处之。
  
      罗铮感觉自己躺在地上,双手慢慢摸了摸地面,感觉像是钢铁浇铸,冰冷,坚硬,罗铮大惊,双手撑地,慢慢起身来,抚摸着周围,周围什么都摸不到,罗铮不得不放弃,盘腿坐起来,继续用家传呼吸之法疗伤。
  
      经历了无数次生死后,罗铮对死亡有着自己的理解,并不害怕,也清楚陌生、诡异的环境下要保持冷静,更清楚保持身体良好状态对活命的重要性,既然搞不清在哪里,那就不去搞清楚了,疗伤才是关键。
  
      这一坐,罗铮发现脚下有东西,用手一摸,好像是铁链,一副镣铐戴在脚踝骨上,重有十来斤,长不过一米,正好可以走路,罗铮大骇,这算什么?整个人都愣住了,好一会儿,罗铮觉得不对劲了,宋岩没必要这么做,要杀自己太简单不过,直接丢大海就行了。
  
      想了好一会儿,不得要领,罗铮听了一会儿滴答声,应该是水管滴水,懒得费心思了,继续修炼家传呼吸之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铮感觉肚子有些饿了,会饿就说明自己身体状况不算太糟糕,就是内外伤而已,没有其他不好的情况,忽然,外面传来脚步声,罗铮一惊,睁开眼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竖起了耳朵。
  
      没多久,脚步声在前面停下来,忽然,前方哐当一声,出现一个鞋盒子大小的长方口,透进来一些亮光,紧接着,两个瓷碗推了进来,碗里面好像盛放着什么东西,哐当一声,长方口被什么东西关上,周围再次陷入死寂一般黑暗,脚步声渐行渐远,很快消失难闻。
  
      “嘶?”罗铮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罗铮沉思良久,不得要领,干脆懒得去想了,慢慢朝前面爬去,很快就触碰到了瓷碗,端起一只碗放到鼻子下面闻闻,什么味道都没有,但有些重量。
  
      罗铮用手指头伸进去触碰了一下,感觉像水,不由一愣,难道是食物?这时,罗铮才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很干裂,想了想,是什么都无所谓了,横竖不过一死,宋岩如果要自己死,没必要废这么多周折。
  
      于是,罗铮端起来放倒嘴边品了一口,果然是水,顾不上有没有毒,大口喝了起来,一碗水被罗铮三两下喝掉,清凉的水进入体内,带来几分生机,罗铮将瓷碗放下,又端起另一碗来,用手指头触碰一下,黏黏糊糊的,像米糊,难道多想了,直接端起来喝。
  
      一小口吞下去,感觉味道很糟糕,但确实像食物,腹中饥饿难挡,哪怕是生食也得吃,何况是米糊之类的食物,大口吞咽起来,吞了几口,一股恶心感翻涌上来,罗铮眉头紧蹙,硬生生的将这股感觉压下去,为了活命,必须忍受。
  
      将古怪的食物全部吞下去后,胃里面有了东西,感觉好受多了,罗铮放下瓷碗,慢慢起身来,伸出双手朝前摸去,走了几步,双手触碰到了坚硬的墙壁,仔细感觉了一下,仿佛是钢铁浇铸而成,往后再摸摸,也是一样。
  
      罗铮惊讶的往两侧也触碰了一会儿,发现四周都是钢铁浇铸的墙壁,自己在一个不足四平米的空间,抬头往上看,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但隐隐感觉有个换气扇在转动,为这个空间提供些新鲜空气。
  
      “禁闭室?”罗铮惊讶的寻思起来,部队只有禁闭室才会这么做,但也不会用钢铁浇铸成墙,最多就是小黑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带着满腔疑惑,罗铮慢慢来到中间,继续盘腿而坐,摸了摸身上,发现不是穿着原来的衣服了,周围太黑,看不清,也不知道穿着的是什么,罗铮很快将这个问题抛开,盘腿而坐,继续运起家传呼吸之法疗伤。
  
      时间慢慢的过去,困了就倒在地上睡觉,醒来继续运功疗伤,到时间就有人从那个长方口将瓷碗推进来,然后将原来的两个瓷碗拿走,一切都非常有规律,简单的就像一张白纸。
  
      在这个无尽的黑暗空间一呆不知道多久,罗铮觉得自己没崩溃简直是奇迹,趁机抓紧时间修炼,身体在不断修炼中慢慢恢复,外伤基本愈合,肋骨还需要些时间,但不致命了,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伤势恢复让罗铮心情好了许多,但周围诡异的环境却像一座大山,压的罗铮喘不过气来,必须尽快想办法搞清楚状况,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些密集,而且不止一个,这和之前完全不同,罗铮大惊,警惕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