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654章:可疑情况

第654章:可疑情况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吼吼吼——!”
  
      犯人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响亮,狂暴的情绪爆发出来,大家愤怒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场面有些失控,还好在监牢里面,否则就麻烦了,声音震荡着四周,楼下楼上的犯人受到愤怒情绪的感染,也跟着起哄了,在这个监狱里面,大家闲的没事干,加上憋着一团火,就像**桶一般,一点点火星就炸。
  
      警察没想到情况会演变成这样,顿时脸色一寒,马上通过对讲机呼叫支援,很快,无数防爆警察冲了过来,用橡皮子弹射击不听话的犯人,暴怒的情绪再次被弹压下去,这名警察冷冷的看着罗铮,犯人已经好几次集体骚乱了,每一次都是因为罗铮,如果再这样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无形中,警察感觉一股压力袭来,呼吸不由一滞,苦恼的喝道:“你想怎样?”
  
      “呃?”罗铮并不清楚警察的想法,正思考着其他犯人为什么会起哄,听到警察询问,脸色一寒,冷冷的说道:“你说呢?”在不清楚情况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问题踢给对方,然后见机行事。
  
      “你要增加食物,我们满足了你的条件,为什么还闹?”警察不满的喝道,脸色凝重,眼神中充满了警惕之色,冷冷的看着罗铮,生怕罗铮暴起伤人一般。
  
      “我闹了吗?”罗铮冷冷的反问道,看向警察,见警察看着自己的拳头和被击打过的墙壁,顿时有些明悟,转念一想,冷冷的说道:“想要我不吵容易,我需要改善伙食,你们洋鬼子的食物老子吃不惯,老子要肉,要水果,要蔬菜。”
  
      “我可以将你的要求反映上去,但无法保证兑现,在此之前,你不能再吵。”警察冷冷的说道,看向墙壁上的鲜血,内心一阵胆寒,这个家伙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够狠,这么多血,就不怕练废了手臂?
  
      “想要我安静?可以啊,给我一个人形练功桩,铁柱子,外面包皮,就是像人形的那种,否则大家都别消停。”罗铮敏锐的察觉到了是自己击打墙壁造成的骚乱,不由一动,趁机提起了要求。
  
      警察脸上闪过一丝为难,说道:“我们没有这种东西,沙袋行不?如果可以,我讲情况反映上去,不行就没办法了。”
  
      罗铮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背过身去,警察见罗铮没有什么要说的,急匆匆离开,找监狱长反映情况去了,罗铮不知道能不能争取到这些福利,权且一试,继续训练了一会儿,这次没有再击打墙壁,而是凭空假想敌联系,练出一身汗来,洗洗,躺床上看一会儿书睡着了。
  
      ┅┅
  
      监狱长办公室,监狱长听了警察反应过来的情况后,脸色冰寒一片,微闭的三角眼散发着凶光,当场就涌出一种否决的冲动,带人去暴打罗铮一顿,但一想到罗铮恐怖的战斗力,就算将罗铮制服,自己这边恐怕也得有损失,不换算,越想越觉得罗铮是个烫手的山芋,但一想到口袋里还没来得及兑换的现金支票,心情好了许多,说道:“都给他吧,只要他不闹,不吵,不影响监狱的正常秩序就好,不许他离开监牢和其他犯人接触。”
  
      “是,”警察疑惑的看着监狱长,答应一声离开了,心里面满是疑惑,但不敢多问,将命令传达出去,自由人安排,这名警察回到自己办公室,调阅起内部档案来,并没有罗铮的任何资料,顿时明白过来,这是一名寄存者。
  
      所谓寄存者,是监狱警察内部约定俗成的一个说法,监狱为了创造福利,往往会接受一些人,这些人就是寄存者,而寄存的人会支付一笔费用给监狱,简单说就是充分利用监狱资源,为有需要的人提供便利,至于寄存者是谁,有没有犯罪,那不重要,也无需多问。
  
      警察得知罗铮是寄存者后,没有了兴趣,这种人以往也有,不是真正的犯人,没必要为这种人置气,都死给了钱的,有什么要求满足就是,只要不死,就能源源不断的收取费用,把寄存者打死了,大家反而没了收入,何必呢?
  
      罗铮寄存者的身份很快被这名警察传开,大家都不为难罗铮,当财神爷好吃好喝的供着,但有一点,不准离开监牢半步,这么一来,罗铮活动的范围就只能在监牢里面,一天两天还行,时间长了,人都要压抑的疯掉,只能不断的训练,让自己的大脑停止思维,让自己的情绪变得麻木,什么都不去想,只想着训练。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很久,罗铮也不知道具体多少天,每天除了训练就是看书,吃饭,而且只能在监牢里活动,不能踏出牢门一步,好在需要什么监狱都会满足,只要条件别过分,超出原则范围。
  
      这天,罗铮训练累了,正好有人送饭过来,罗铮便上前拿,送饭的老头忽然压低声音说道:“有人让我问您一句,您是哪国人?”
  
      “呃?”罗铮一惊,冷冷的看着送饭的老头,老头以为罗铮要动手,吓了一跳,提上来的饭碗差点都掉在地上砸碎,还好罗铮反应快,将饭碗接住,老头惊慌的看着罗铮,赶紧解释道:“别误会,九号仓让我问的,您不回答就算了。”
  
      “九号仓,什么人?”罗铮压低声音问道,隐隐有些兴奋起来,在这个封闭的监狱,既无法接触外人,又不能跨出牢门一步,根本没办法脱身,没想到居然有人对自己产生了兴趣,这是好事,起码是件有意思的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不知道,看上去和您一样,黄种人。”老头赶紧说道。
  
      “黄种人?”罗铮一惊,黄种人不仅华夏国是,邻国也都是,这个不足以表明身份,便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告诉他,先表明身份再说。”在不确定对方身份前,罗铮也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
  
      老头赶紧答应一声,急匆匆走了,罗铮却陷入了沉思之中:“黄种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