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737章:大校悔恨

第737章:大校悔恨


  
      “什么情况?”蓝雪听到枪声,急忙问道。
  
      身在山顶的罗铮发现了是敌人开火,来不及狙杀,赶紧喊道:“敌袭,快隐蔽。”一边移动枪口瞄准过去。
  
      鬼手听到罗铮的喊声,知道被盯上了,要不是刚才自己脚下雪一松,正好滑倒避开了子弹,非死不可,起身或者往前都意味着送死,一咬牙,身体顺势朝斜坡下面翻滚过去,枪声来源于上面,人在斜坡下面,很快形成死角,开枪的人失去了鬼手的位置,知道自己暴露了,马上撤离,可惜已经晚了。
  
      “咻咻咻!”罗铮开枪了,三声狙击枪响,三发子弹呈一字型呼啸而去,直扑可以目标,狙击镜里,罗铮发现了疑似目标,已经缩回雪洞里面,不知道会往哪里跑,为了提高射杀成功系数,罗铮一口气打出了三发子弹。
  
      “噗噗噗!”三发子弹全部射入雪地里,没有任何反应,罗铮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目标,急忙通过耳麦喊道:“鬼手,报告情况?”
  
      “没事,滚下山坡了。”鬼手惊魂未定的稳定下身形,听到罗铮的问候,赶紧回答,一边抬头看向山坡上面,脸色大白,头皮发麻,额头上满是冷汗,从枪口下死里逃生,这种感觉令人崩溃,看到一名雪熊的尸体距离自己不远,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透。
  
      鬼手手脚并用的爬过去,见对方头部中弹,已经死透,身上也中弹几处,正汩汩冒血,鬼手查看一番,对方身上穿着避弹衣,子弹近距离射击,避弹衣挡不住,子弹穿透避弹衣,射入肌肉内,但并不致命,致命伤是头部。
  
      “王八蛋。”鬼手愤怒的踢了对方一脚,看看天,竖起了一根中指,天空艳阳高照,能见度不错,鬼手相信北极熊国肯定能通过卫星看见自己,冷笑一声,摘下对方的耳麦戴上,听了一会儿,里面静悄悄的,没人说话。
  
      “****!”鬼手冷冷的对着耳麦怒骂一声,三两下破坏,随手丢到一边,见对方身上穿的大棉袄不错,不由一动,迅速脱下来,自己穿上,顿时感觉暖和多了,捡起对方的武器弹药,朝山坡上面爬去。
  
      山顶上,罗铮冷冷的注视着下面两处可疑位置,一处是偷袭了鬼手的敌人,三枪过后,哪里没有动静,不知道对方死活,还有一处是自己冲上山顶的时候偷袭者位置,也静悄悄的,看不出可疑点。
  
      “干掉了七个,还有三个,大家打起精神来,小心应付。”罗铮也不清楚第一次雪洞陷阱干掉了一名雪熊,忍着寒冷说道,在山顶上呆久了,身体冻的有些麻木起来,说话都发抖,但不得不坚持,山顶是周围最高点,必须坚守住。
  
      “我脱了敌人的棉袄,真暖和啊,兄弟们,我上来了。”鬼手兴奋的说道,大难不死,又船上了大棉袄,鬼手精神大振,战意高涨。
  
      “我也有,嘿嘿,队长,队副,山雕兄弟,委屈你们了。”雪豹躲在雪洞里面,得意的笑了,偷袭一名雪熊后,雪豹也发现了对方身上的大棉袄,自然不会客气,在这个冰天雪地里,大棉袄可是救命的好东西。
  
      “小心点,注意观察,还有三名敌人。”蓝雪冷冷的提醒道。
  
      “是。”大家赶紧答应下来,想到敌人的忍耐力和枪法,鬼手和雪豹不敢大意,继续观察起来。
  
      风呼呼的吹着,雪花打着卷,在空中飞舞,周围静悄悄的,时间慢慢流失,双方谁也没有发现谁,继续对峙着,连续伏击敌人,战果不错,罗铮等人精神大振,心情大好,并不着急,就是冷的难受。
  
      剩余的雪熊成员虽然穿戴精良,并不担心寒冷问题,但烦躁起来,连续的死亡让幸存者情绪渐渐暴躁起来,没人可以在同伴接连死亡后还能保持冷静,能克制到现在就已经不错了,除非冷血,除非死者和自己没关系。
  
      雪熊是一个集体,每一个人都感情深厚,战友死在这冰天雪地的荒原,自己却无能为力,这让活着的雪熊成员很愤怒,渴望报仇,渴望发泄,大校也是满腔愤怒,得知有一名手下牺牲后,心情糟透了,还好理智占了上风,没有冲出去,通过耳麦和总部取得联系后说道:“总部,四名敌人位置非常清楚,但还有一人没有暴露,有没有发现可疑位置?”
  
      没有暴露的就是蓝雪,蓝雪就像一把悬在大校头上的剑,威慑力十足,迫使大校不敢乱动,原本大校让手下兄弟和对手慢慢玩,但对手有人冲上山顶后,局势马上扭转,斜坡同伴被狙杀,还有一人也被偷袭,自己这边一下子死了两人,彻底陷入被动之中,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手。
  
      “到底输在什么地方?”大校脸色铁青的想着,渴望找出自己的破绽,扭转局面,脑海中不断回忆起整件事的经过来,雪洞陷阱?第一次是大意,第二次仔细想想,还是轻敌了,忽略了对手的狡猾,将陷阱布置在外围。
  
      “那么,后来呢?”大校不由想起了被狙杀的同伴,一名是去收集战友残骸的,那会儿大家以为对手跟之前一样,撤离了现场,只是留下个陷阱,这种失误不可避免,可以原谅,那第二名同伴呢?明明已经迂回到了山坡另一名,还是被人狙杀在雪洞里面,这算什么?
  
      是自己人不够谨慎,暴露了位置,还是敌人更聪明,选择了当风面埋伏?或许都有吧,那后面的偷袭算什么?自己指挥失误?可对手埋伏在两公里开外,根本不怕暴露后被反击,这份胆略令人敬佩,如果当时自己毫不犹豫的带人后撤,而不是急于报仇的选择正面对攻,结果会怎样?
  
      这一刻,大校忽然悔悟过来,是自己一开始就被算计,急于报仇的心理被对手死死把握住,并设下了包围圈不断偷袭,一步错,步步错。
  
      “不管怎样,还有俩人,还能一搏。”大校脸色渐渐坚定起来,目光中流露出一抹绝然杀气。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