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498章:海边疗养

第1498章:海边疗养

readx();    第二天清晨,冬日暖阳和煦的落在第四中队基地,训练场上军旗猎猎,迎风招展,一些将士们从外面晨训回来,喊着整齐的号子,目光坚定,步伐有力,排着整齐的队伍冲进了宿舍楼,办公楼的一处阳台上,武进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脸色忧虑,低眉沉思着什么。
  
      “笃笃笃!”有人敲门,进来的是吴淼。
  
      武进赶紧走进客厅,示意吴淼坐下说话后追问道:“他俩要不要紧?”
  
      “已经全方位检查过了,外伤倒是小事,但受了严重的风寒,需要到一个天气炎热的地方去资料,这里天寒地冻的,不合适。”吴淼赶紧说道,想到两个小时前直升机拉着昏迷不醒的罗铮过来,那模样看着令人害怕。
  
      “蓝雪呢?”武进沉思着追问道。
  
      “雪儿的身体原本就没好利索,雪上加霜,情况更加严重了,必须强制资料,而且必须去炎热的地方才能好的快。”吴淼认真的说道。
  
      “炎热的地方?眼下可是冬季,只有一个地方合适,那就是南方海岛,我们马上去安排好,你也做好准备,尽快把他们送过去,干脆,你们第四中队全体都去,那里有我们一个疗养基地,很安静,也很私密,不受外界打搅。”武进说道。
  
      “南方海岛,可以。”吴淼寻思着说道。
  
      “事不宜迟,绝对不能让他们落下什么病根,你们第四中队也确实累了,需要好好休整,赶紧去准备吧,半个小时后出发。”武进说道。
  
      “是。”吴淼赶紧答应着,起身离开了。
  
      吴淼来到病房,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推开门一看,是第四中队的几名军官,正围着蓝雪问东问西,罗铮还躺在床上沉睡,眉头紧锁,脸色表情有些狰狞,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看上去令人心痛。
  
      “吴军医来啦,他什么时候能醒?”红梅花指着罗铮问道。
  
      “这个得看他自己,晚则两天,快则一天,不过,咱们第四中队作战人员这次去雪原作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风寒,需要去一个炎热的地方调养,我已经和武局商量过了,大家做好准备,半个小时后出发,去南方海岛。”吴淼认真的说道,目光落在沉睡的罗铮身上,满是忧色。
  
      大家都知道吴军医对罗铮有那么点意思,谁也不点破,装作没看见,蓝雪经历过这次任务后,对罗铮充满了信任,也无所谓了,红梅花看了大家一眼,说道:“第四中队全体都去?”
  
      “嗯,武局是这么说的,说大家都累了,正好一起休整了。”吴淼回答道。
  
      “好了,大家马上通知下去,所有人做好准备,咱们去度假了。”红梅花笑道,看向鬼手等人,大家会意的起身离开,红梅花看了蓝雪一眼,也离开了。
  
      蓝雪看向吴淼浅笑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他,你是医生,应该更清楚他的身体,不用担心,我去帮他收拾点行装,你看着他吧。”说着起身来,朝外面走去。
  
      “等一下。”吴淼喊住了蓝雪,有些尴尬的说道:“你们的事我听说了,当时的情况他完全可以跑开你独自逃生,没人知道,但没有,而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对你的感情无人可以替代,我争不过你,以后不争了,祝福你们。”
  
      “谢谢你。”蓝雪一怔,旋即浅笑道:“我们之间已经不是简单的感情了,还有战友情,生死情,我可以为他毫不犹豫的去死,他也一样,这里面的东西不是外人能够体会的,我知道你喜欢他,这没什么,你也可以去爱,但未必能够得到他的爱,希望你看清楚这点,别耽误了自己,咱们都是女人,我理解你,也不怪你了,只是友好的提醒你一句。”
  
      “嗯,我懂,谢谢你的理解,去吧,我也得做准备去了。”吴淼感激的说道。
  
      蓝雪转身离开了,吴淼神情复杂的看着罗铮,好一会儿,长嘘一口气,仿佛放下了什么似的,也转身离开了。
  
      ┅┅
  
      半个小时后,两架直八运输直升机机飞了过来,接上大家以30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朝南方海岛飞起,这款运输直升机最大航程830千米,从基地到南方海岛中途只需要加一次油就足够了。
  
      中午时分,大家依次降落在海岛上一座酒店的屋顶,放下人后直八返航,屋顶有人在等着,酒店是国刃后勤部门在打理,负责人和红梅花交涉一番,带着大家来到了客房,将所有人安顿下来后离开。
  
      酒店出去就是海滩,可以看到湛蓝的大海,椰树,沙滩上没人,周围是军事禁区,不允许人靠近的,大家一看这里就喜欢上了,都很兴奋,跑去游泳了,只有蓝雪除外,紧紧的在房间里陪着罗铮。
  
      罗铮还没醒来,蓝雪打来了温水,将毛巾打湿后给罗铮擦拭起身体来,小心的解开衣服,露出了健硕的身躯,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一点尴尬,蓝雪已经完全将自己当成罗铮的女人了。
  
      为了便于擦拭,蓝雪将罗铮侧了过来,看到后背的枪声,一共六个破口,都是撤退时被敌人从后面偷袭射中的,还好有甲板,避弹衣之类的阻挡了一下,子弹只是打破了肌肉表层,否则非死不可。
  
      看着这一个个伤口,蓝雪不由想起了那个惊心动魄的晚上,两行清泪滑落下来,温柔的,细心的帮罗铮擦拭起身体来,那么的轻柔细致,生怕弄疼了罗铮,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傻瓜,我知道你累了,别急着醒来,睡吧,好好睡,一次睡个够,把以前的都补回来,我知道你会担心我着急,别担心,我不着急。”任凭泪水滑落脸庞,滴落下来,神情担忧。
  
      窗外炎热的阳光透过轻柔的照射进来,落在罗铮身上,仿佛要将罗铮痛苦的脸庞抚平,风也从窗外溜进来,吹拂着纱帘曼舞,仿佛在召唤着罗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