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506章:登门拜访

第1506章:登门拜访

readx();    “是你?”领头一人操着不太熟悉的国际通用语盯着张政问道,显然认出了张政的身份,惊疑的看向罗铮,脸色不善起来,慢慢走到罗铮跟前,上下打量几眼,眼神微凝起来,不善的喝道:“举起手来,你是什么人?”
  
      罗铮没有举手,冷冷的看着对方,眼睛微闭成针芒状,不屑的冷哼一声,就要发话,旁边张政担心罗铮硬来,赶紧出来打圆场,赔笑着说道:“他是我的上司,这次集团公司要求采购一批货,数量不小,派他亲自来跟单。”
  
      “你作保他身份没问题?”对方一听是大单,有些意动,但还是不放心的看向张政,不善的喝道,赚钱重要,有命花才行,做中间人的都很清楚这个道理,既不得罪客户,也不善待客户。
  
      “我作保。”张政赶紧说道,作保意味着真要出什么事,张政将面临无尽的追杀,如果可以,张政绝对不会作保,但箭在弦上,如果这个时候提出反悔,一样会引起这帮人的追杀。
  
      “有你作保就好办了,你的信誉我们还是知道的,等着。”对方不耐烦的说道,冷冷的盯着罗铮看了一眼,仿佛潜伏在丛林里的毒蛇一般,旋即转身大喊了几句,所有人脸色凝重的继续监视罗铮和张政,领头人匆匆离开。
  
      罗铮估摸着对方是去请式了,耐心的等待起来,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周围地形环境,张政有些恼火的用国语小声说道:“说好了和气生财的,你这是想将我们置于死地啊,一会儿客气点行吗?当我求你了,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放心吧,这次事情过后你可以申请回国了,回去大功一件,你年纪也不小了,回去弄个管理员当当,安享后半生也不错,何必在这里冒风险,钱是赚不完的,你说呢?”罗铮不动声色的用国语低声说道。
  
      “真的?”张政惊喜的问道,能带着大功回去和犯错误回去,那可是两个概念,前者回去意味着后半生无忧,后者回去意味着蹲监狱,能立功回去绝对是最好的结果,张政见罗铮不像是撒谎,顿时意识到罗铮的身份不简单了,也清楚这趟采购恐怕不简单,但管他的,很快,张政做好了决定。
  
      罗铮没有多说,珠宝公司是国营,这次任务高层部分人知道真相,张政如果配合立功了,肯定功成名退,过了一会儿,领头人急匆匆过来,对张政说道:“你们俩跟我来,规矩懂吧?”
  
      “懂,懂!”张政赶紧举起了手,一边对罗铮说道:“麻烦你配合一下,他们要搜身,搜身没问题就可以进去见到中间人了。”
  
      “中间人叫姆姆?”罗铮为了营救出医疗队,选择了隐忍,勉为其难的举起了手,一边低声问道。
  
      “嗯,是个女的,谁也不知道具体年纪,但看上去不小,听说当过雇佣兵,是个狠角色,小心点。”张政赶紧轻声说道。
  
      两名武装人员警惕的上前来搜身,确定没有问题后对领头人点点头,领头人看着张政头一偏,示意跟自己过去,其他武装人员一分为人,将中间让了出来,枪口既然警惕的瞄准两人,脸上保持高度戒备之色。
  
      罗铮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周围武装人员,旁边张政低声说道:“走吧,接下来就得以你为主了,怎么谈你自己定,我就求您一件事,能忍则忍。”
  
      “行了,走吧。”罗铮不置可否的往前走去,步伐坚定有力。
  
      张政紧跟上去,看到罗铮坚定的背影,没来由的涌出一股安全感来,内心大定,紧追上去。
  
      往前是一条小巷,看上去干净了些,起码看不到到处乱扔的垃圾了,然后是一栋房间,外面有木梯上去,木梯外面包裹着铁皮,锈迹斑斑,很有些年头了,外面站着许多武装人员,就连木梯上也有人拿着枪,脸色戒备的看着罗铮和张政。
  
      罗铮抬头看了一眼周围武装人员,不动声色的跟着领头人上了楼梯,楼梯踩的吱吱响,好像要坍塌下去一般,木梯上的武装人员侧身让过去,罗铮能够闻到这些人身上的狐臭味,很是刺鼻。
  
      很快,罗铮上到了屋顶,看到周围土房屋顶都是平的,上面不少武装人员在巡逻,不远处搭着一个简易的凉棚,用干草做顶,遮挡住了阳光,干草和土屋顶一个颜色,就算卫星也难以发现是凉棚。
  
      凉棚下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旁坐着一个老太太,穿着黑色袍子,手上却把玩着一把m9军刀,正小心的修着自己的指甲,看上去很专注,很认真,仿佛在进行一项雕刻艺术一般,长长的头发盘起来,脸上满足褶子,就像斑驳老旧的松树皮一般,看上去怪怪的。
  
      领头人恭敬的走上去,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老太太不动声色的冷哼一声,头也不抬的继续修指甲,领头人示意罗铮稍等,罗铮惊疑的打量着老太太不语,隐隐感觉到这个人不简单,应该经历过很多事情,那双深邃的眼睛说明这一切,罗铮甚至隐隐感觉到对方身上内敛的杀气。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罗铮在心中迅速做了判断,这种人能不得罪最好别得罪,如果迫不得已,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示出强硬的一面,强者尊重强者,这个铁血定律不仅仅适用于军队,罗铮有了决定后,眼观鼻鼻观心的耐心等待起来。
  
      作为一名狙击手,罗铮有的是耐心和毅力,反倒是旁边张政等的着急起来,但忌惮周围武装人员,不敢发作,咬牙继续等待着,额头上冒出冷汗来,作为一名纯粹的商人,张政对这种阵势很不适应。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慢慢抬头看向罗铮,好像才发现有人似得,看向罗铮露出了一副惊讶表情,只是,这幅惊讶表情配上满是褶子的脸庞,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老太太淡淡的说道:“有贵客上门啊,你是送财的,还是送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