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770章:兄弟结拜

第1770章:兄弟结拜


  
      黄昏时分,太阳一如既往的炙烤着茫茫森林,散发着最后的余热,和煦的清风吹动着树林起伏,发生沙沙的声响,给这片安静的原始森林平添几分祥和,鸟兽在树冠上嬉闹着,追逐着,地面偶尔有几只大型食肉动物经过,发出几声嘶吼,茂密的树林多了几分恐怖和神秘。
  
      一支队伍经过长长的峡谷,来到了峡谷尽头的山谷,许多全副武装的人过来帮忙,大家兴奋的打着招呼,帮忙拿武器装备,一个个大喊着什么,场面非常热闹,队伍中,罗铮看着士气高涨的部队笑了,民心齐,泰山移,只要大家团结一致,山姆国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李大队长带着一些人过来迎接,当胸给了罗铮一拳,竖起了大拇指,一脸敬佩的说道:“早就知道你小子战术天赋过人,天马行空,这次算是领教了,果然厉害,同样的伏击战术你居然敢用两次,这份用险的胆略无人可及,这一仗算是打出了虎克部落的威风,也打破了敌人的胆气,大胜啊。”
  
      “过奖了,关键是还不知道敌人的阴谋啊。”罗铮有些苦恼的说道。
  
      “行啦,你就知足吧,一下子干掉敌人这么多人,再大的阴谋也不敢轻易发动,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了解敌人的阴谋,打仗不就是阴谋来,阴谋去的,想那么多干嘛?”李大队长无所谓的笑道。
  
      “你说的也对,战争本身就是阴谋,想那么多没意义,见招拆招吧。”罗铮笑道,看了看周围部落武装,继续说道:“不管怎样咱们打了胜仗,这就够了,让兄弟们密切监视敌人动态,有情况马上通报上来。”
  
      “行,有个事。”李大队长答应着说道,看看周围,压低声音用国语说道:“国内得知这里有钽金属后,要求我们务必将这些金属弄回国,怎么弄尽快给国内一个方案,另外,关于你结拜的事情,国内说了,个人行为不管,毕竟是对战争和国家利益有利的事情,国家也不得不认真考虑。”
  
      “个人行为?什么意思?”罗铮惊疑的反问道。
  
      “就是说你只能代表个人,不能代表国家,以个人身份和名义结拜可以,不能牵扯到国家,国家默许你这么做,也会暗地里支持,一旦出事,国家出于外交考虑,只能放弃你,当然,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做给其他国家看的,换个名字,换个身份就是,这种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大队长微笑着解释道。
  
      “明白了。”罗铮会意的点头答应下来,心中有了计较。
  
      大家寒暄一阵,往山谷走去,部队各自回营,罗铮也回房冲洗一番,换上干净的衣服出来,看到虎克一脸兴奋的过来,外面广场上烧了三堆篝火,一些人正在忙着杀羊,罗铮惊疑的问道:“你们部落有活动?”
  
      “没有,庆功啊,你忘了?”虎克笑道。
  
      罗铮反应过来,微微一笑,然后正色的看着虎克说道:“老朋友,关于结拜的事国内已经同意了。”
  
      “真的吗?太好了,正好今晚一起。”虎克一听,大喜,兴奋的搓手说道,看向罗铮的眼神满是感激,认真的说道:“你是我的福星,承蒙你看得起,我要隆重举办结拜仪式,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来,请巫师祷告神灵,为我们祈福。”
  
      “好啊,你安排吧。”罗铮无所谓的笑道。
  
      “行,走,跟我去找森巴,他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开心。”虎克兴奋的说道,示意罗铮跟着一起朝广场走去,路上叫了个人叮嘱几句,对方惊喜的看了罗铮一眼,兴冲冲的跑远了。
  
      很快,两人在广场上找到了森巴,还是光着身上,头上插着一根翎羽,正和自己人说话,看上去神情有些沉重,罗铮估摸着是白天伏击战损失了不少人的缘故,丢给虎克一个眼神,虎克会意的走上去,揽着森巴的肩膀走到一边低声交谈去了,很快,森巴兴奋的笑了,看向罗铮感激的点头。
  
      结拜的事基本敲定,大家都知道合则利,分则害的道理,虽然这种结拜有点政治色彩,但更多的还是相互欣赏,罗铮对虎克的为人很了解,对森巴的了解有限,但通过白天一战也看出这个汉子不简单,是个值得结交的人物。
  
      大家来到观察,坐在树木搭建的简易观礼台上,很快来了几名巫师,结拜的事情也很快传遍开去,所有人都兴奋起来,奔走相告,结拜不仅意味着友谊,同时也意味着部落力量的稳固和壮大,大家仿佛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美好未来。
  
      罗铮没想到结拜的事情居然有这么大反响,暗自庆幸这个决定,很快,巫师开始围着篝火跳舞,随着大鼓的响起,虎克部落的人则纷纷跪拜在地,就连森巴的人也都跪拜在地,热闹的广场转瞬间变得庄严肃穆起来,没人说一句话,甚至大气都不敢出,只剩下巫师们在吟唱着什么,随着鼓乐节奏跳着古怪的舞蹈。
  
      罗铮看不懂,估摸着是本得习俗,没有反对,也被这种肃穆的气氛感染了,没想到这些人对结拜这么重视,完全当成全族的大事来对待了,有些感动,默默的看着这一幕,过了一会儿,一名年长的巫师端着一碗清水过来,首先走到虎克跟前,虎克毫不犹豫的用刀在手掌上拉了一刀,将几滴血留在碗里。
  
      巫师来到森巴跟前,森巴照做,巫师来到罗铮跟前,罗铮估摸着是仪式的一部分,也跟着照做,巫师端着碗来到了篝火旁,高高举过头顶,其他巫师纷纷以这名巫师为中心起舞,喊着什么,周围跪拜的人也跟着大喊了三声什么。
  
      三声呐喊过后,周围跪拜的人兴奋的嚯嚯怪叫起来,周围舞蹈的巫师也跳得更加兴奋,更加快速起来,围着老巫师转圈,老巫师将碗郑重的慢慢平举,将水和血倒在篝火上,火势噌的一声暴涨了几分,嚯嚯作响,诡异之极。
  
      罗铮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水怎么能助火势?难道是白酒?可是刚才明明没有闻到酒味啊?这时,周围跪拜的人兴奋的起身来,挥舞着手臂大喊大叫着什么。R1148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