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1222章 生死不明

第1222章 生死不明


  赵国栋也是身份显赫的人,这样一阴沉着脸瞪眼睛,气势森冷,也是很吓人的。
  
  张嘉琳没想到事情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委屈的眼睛都红了,咬着嘴唇迟迟不肯道歉。
  
  “我让你道歉!”赵国栋一字一句的说,语气中都带了要杀人的怒气了。
  
  张嘉琳这次不敢硬抗了,委屈的眼泪也掉了下来,哭哭唧唧的对周沫和周程程说:“对不起啊!”
  
  赵国栋抬头看向段鸿飞,见段鸿飞依然冷着脸子,非常不高兴的样子,他再次吆喝张嘉琳,“重新道歉,真诚点!”
  
  张嘉琳此时已经看出来了,赵国栋是畏惧段鸿飞的,今晚她是没有办法再扮女神,装公主了,她哽咽着嗓子说:“对不起,盛夫人,周小姐,是我错了......”
  
  周沫想这是自己的慈善晚会,不能闹的太过分,这样让别人看了,以为她没有容人之量呢。
  
  周沫对着张嘉琳一摆手,说:“张小姐,你走吧!”
  
  张嘉琳此刻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赵国栋的怒气,也感觉到了赵国栋对段鸿飞的畏惧。
  
  她如此嚣张,如此跋扈,所依仗的不过是赵国栋,如果赵国栋对她翻脸了,不再照顾她了,那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了。
  
  张嘉琳没敢马上就走,而是转头看看赵国栋的脸色。
  
  赵国栋这个时候也不敢自己做主张的,他想抬头看了看段鸿飞的神色,他见段鸿飞微微一眯眼,知道段鸿飞是对张嘉琳的认错不满意了。
  
  他立即对张嘉琳说:“你之前的表现太过无礼了,再给两位周小姐赔礼!”
  
  张嘉琳心中暗暗叫苦,此时她在众人面前已经一点儿面子都没有了,脸上都火烧火燎的难看。
  
  她对着周沫和周程程连连的行礼,作揖,“对不起啊,对不起,刚才是我错了,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好了,你别说了,你走吧!”周沫对着张嘉琳挥挥手,但见张嘉琳不敢走,她就对赵国栋说:“赵公子,你让她走吧!”
  
  有段鸿飞在这里了,赵国栋哪里敢随便说话啊,他又看向段鸿飞。
  
  周沫看见赵国栋的看向段鸿飞了,她嗔怪了斜睨了段鸿飞一眼,对段鸿飞说:“差不多就够了啊,让她走吧!”
  
  段鸿飞这才对赵国栋一点头,赵国栋呵斥着张嘉琳离开了。
  
  张嘉琳一走了,赵国栋拍拍手,笑着说:“刚才只是一个小插曲,我这个朋友不懂规矩,扫了大家的兴致了,我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了,大家继续啊!”
  
  现场众人都是要给赵国栋面子的,都符合着赵国栋,又说说笑笑的讨论关于做慈善的事情了。
  
  周沫走到周程程身边,握了握周程程因为生气发冷的手,说:“姐姐,对不起啊,让你来了这里,又让你受委屈了!”
  
  “傻丫头,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你哪里让我受委屈了,你给我出气了啊!”周程程抱抱周沫,目光飘向一旁的陆侯。
  
  周沫看出了姐姐的心思,定然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跟陆侯说几句话的,而周围人多眼杂的,周程程去找陆侯也不方便。
  
  她对周程程悄悄的说:“要不要我把陆先生,叫到旁边去坐坐啊!”
  
  周程程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周沫一看姐姐的意思就是同意了,她笑着走向陆侯,“陆先生。”
  
  “盛夫人!”
  
  “谢谢你来参加这个慈善晚会,支持我的事业,我替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感谢你啊!”周沫对陆侯说着客气的话。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还要谢谢你呢,给我这样的机会,可以把爱心捐赠出去......”陆侯这番话说的没有什么水平,因为他说的时候心不在焉,时不时的看向一旁的周程程。
  
  “陆先生,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谈,我们到那边坐坐吧!”周沫对陆侯做了个请的手势。
  
  陆侯马上明白了周沫的意思,周沫能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谈的啊,定然是替周程程过去约他的。
  
  “好的。”陆侯从善如流,他也想跟周程程说几句话的。
  
  他们两个走到一旁,闲聊了几句话,这时,周程程慢慢的走了过来。
  
  陆侯看着周程程笑笑,“程程,好久不见啊!”
  
  周程程点点头,“好久不见!”
  
  周沫见他们两个搭上话了,她就想转身离开了,周程程却叫住了周沫,“沫沫,你别走,我们两个就是聊会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如果你走了,明天这个帝都上流圈子里面,每个人都会在议论我和陆侯的。”
  
  周沫知道姐姐说的有道理,呵呵笑着说:“我在这里,所有人就会议论我们三个人了!”
  
  周程程抬手打了周沫一下,“你又调皮了,现在谁敢议论你啊,你看看身边那几个保护神,盛南平,段鸿飞,赵国栋,随便挑选出一个,也是别人都惹不起的。”
  
  周沫幸福的笑笑,转头用目光去选择她的那个几个保护神去了。
  
  周程程借机低声问陆侯,“你怎么会认识那个刁蛮女人的?”
  
  “你说嘉琳啊?”陆侯对张嘉琳的称呼还比较亲切。
  
  周程程有些不是心思呢,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陆侯笑了,说:“她啊,是我姐夫的姐姐家的孩子,一个人来帝都发展,我姐夫摆脱我照顾她些,谁知道她是这样骄纵任性的。”
  
  “哦。”周程程点点头,总算是明白了陆侯和张嘉琳的关系,想到自己刚才误会陆侯了,还觉得有些歉意。
  
  就在这时,周程程的电话响了,她拿出一看,是陆子良助理打过来的。
  
  每个这个时候,陆子良都会给自己打电话,今天怎么是助理打过来的啊!
  
  周程程心里涌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她急忙接听电话,“小李,有事情吗?”
  
  “夫人,陆总出事了!”小李的声音急火火的传来。
  
  周程程眼前一黑,脑子里嗡嗡作响,颤抖着声音问,“子良......出了什么事情啊?”
  
  “陆总今天出去谈生意,被人劫持了,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生死不明了......”
  
  一瞬间,周程程都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思维完全停钝了一样的。
  
  站在周程程身边的陆侯,已经听到了电话的内容,见周程程面色惨白,摇摇欲坠的样子,他立即把周程程的电话接了过来,他来跟电话那边陆子良的助理沟通。
  
  周沫也听见了周程程讲电话,见周程程想要虚脱了样子,她连忙把周程程扶到一旁没人的休息区坐下,嘴上不住的安慰着周程程,“姐姐,你先别着急啊,没事的,姐夫一定没事的啊......”
  
  盛南平和段鸿飞一直留意着周沫这边的情况呢,见周沫约陆侯到了这边没人的地方,周程程也走到了这边来,他们就知道这是周沫再给陆侯和周程程创造机会呢。
  
  这个慈善晚会虽然是以周沫的名义举办的,但真正费神应酬的人是盛南平和段鸿飞几个人,他们两个也乐见周沫清闲。
  
  盛南平远远的的看见周程程的神情,就知道这边出了事情,他不能马上奔到这边来,那样会场就会引起骚乱了。
  
  他低声对段鸿飞说:“段先生,你过去周沫那边看看,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
  
  “好的。”段鸿飞也注意到周沫这边的情况了,只是苦于他不是周沫最亲近的男人,在盛南平没有过来之前,他不好前钻后跳的往前冲。
  
  现在有了盛南平这句话,段鸿飞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走过来了。
  
  “怎么了,沫沫,出什么事情了吗?”段鸿飞走过来,就低声询问周沫。
  
  “我姐夫.....在国外,好像出事了。”周沫很是焦急的说。
  
  “哦。”段鸿飞点点头,很镇定的说:“沫沫,你先扶着周程程小姐到里面的休息室去,这里人多眼杂,你们这样很快就会被别人注意到,无论陆先生是否出事,这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暂时没必要让其他人知道。”
  
  “好的。”周沫觉得段鸿飞说得有道理,扶着有些杀掉的周程程到里面的休息室去。
  
  陆侯此时已经跟陆子良的助理通话结束了,他知道段鸿飞是个非常有能力的,就把把陆子良的事情告诉段鸿飞了,“我小叔叔在米国,交易的时候被人瞄上了,知道他很有钱,就把他绑了,现在下落不明呢......”
  
  “哦。”段鸿飞很淡定的点点头,他的声音听起来沉稳而有力:“这事情不要急,把陆先生失踪的具体的时间,地点,接触的人告诉我,我负责来帮你们招人。”
  
  段鸿飞掌控整个东南亚地下交易命脉这么多年,他的人遍布世界各地,随时可以接触上任何地方的地下人物。
  
  陆侯如同找到了救星,连忙把陆子良遇到事情的具体情况告诉了段鸿飞。
  
  段鸿飞马上就打电话联系米国那边的下属,“你们以最快的速度查清楚这件事情,如果有机会,有可能,还有把这个人营救出来。”
  
  “谢谢你啊,段先生。”陆侯很是感激的对段鸿飞说。
  
  “不用你谢我的,我是为了周沫。”段鸿飞傲娇的一仰头,他不需要任何人感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