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命毒尸 > 1327 风声鹤唳

1327 风声鹤唳

“什么?我干妈跑了,她怎么跑的……”
  
  刘仙官满脸煞白的坐在房车里,赶紧将两名手下给赶了出去,黑统领这才坐到她身边来,取下面罩重重的砸在了座位上。
  
  黑统领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怒声骂道:“当官的就是当官的,一看封城马上就跑了,夏怀山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反正带着她一起消失了,而且夏怀山的人也撤的一个都不剩!”
  
  刘仙官惊声说道:“不好!要出大事,夏怀山的鼻子比狗都尖,他跑的这么快肯定是收到什么消息了,天王军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天王军倒是没出兵,只是全面宵禁了,看样子也在等命令……”
  
  黑统领点上一根烟说道:“我刚刚问过内应,欧阳沐风还在手术室里没有出来,欧阳白现在谁也不见,但他们家的炮兵已经全部就位,那支隐藏很久的精锐部队也出现了!”
  
  “我刚刚去见了方司令……”
  
  刘仙官愤怒的说道:“老东西还是油盐不进,尽跟我说些官话套话,只盼着咱们斗个你死我活,他好坐收渔人之利,老娘恨不得一枪崩了他个龟孙,早晚找他算总账!”
  
  “欧阳家现在是倾巢而出了,咱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黑统领压低声音说道:“欧阳家大部分人都在家里等消息,欧阳白怕他老婆晕过去,让所有人都瞒着他,我已经启动了内应,欧阳白要是不识抬举的话,咱们就绑了他的老婆孩子,逼他就范!”
  
  “不急!这是下下策,先等欧阳沐风的消息吧……”
  
  刘仙官掀开窗帘看向了车外,医院门口已经被欧阳家的私军封禁了,天王军和方家军都只能在外面等消息。
  
  “主人!我们拿到审讯记录了……”
  
  一名黑仙从车外钻了进来,递上一盘小录像带说道:“这是红鲤鱼审讯飞行员的录像,她藏在家里还没来得及上交,之前沈判官亲手给她注射了药物,说红鲤鱼并没有撒谎,只是隐瞒了几件事而已!”
  
  刘仙官兴奋道:“太棒了!总算有个好消息了,圣地的事怎么样了?”
  
  “本来是录像带要交给您干妈带走的,可现在找不到她人了,我们就大致看了一下……”
  
  黑仙说道:“根据飞行员的描述,他们当初降落到一座深山老林里,秘密勘察一个有怪物出没的地方,还用火箭弹轰了好几下,结果放出了更多的怪物,听描述应该就是圣甲虫了!”
  
  “行了!你出去吧,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事……”
  
  刘仙官轻轻挥了挥手,等对方出去后她才说道:“哥!既然末日之前就发现了圣甲虫,肯定是圣甲虫的原始老窝,但咱们找老窝干什么呢,虽然圣甲虫的生产速度慢,不过咱们目前也够用啊!”
  
  “我们私底下也猜测过,只有一个答案能解释……”
  
  黑统领若有所思的说道:“其实圣甲虫才是创造末日的罪魁祸首,夜鬼病毒也是它们放出来的,而且母虫能够指挥夜鬼大军,所以我们觉得主上找圣地,是想把甲虫始祖给挖出来,从而控制所有的夜鬼!”
  
  刘仙官震惊道:“哇噻~这要是让主上找到了,还不统一全世界啦,那……那咱们可就立大功啦!”
  
  “不要高兴的这么早,找到了也未必能抓住,虫母就够厉害的了,始祖那还得了……”
  
  黑统领摇头道:“况且石牛县也收到了这份情报,虽然没引起什么重视,但还有几个飞行员等待营救,一旦让他们找到了这几个人,说起圣地的事,夏不二肯定能嗅出味来,那家伙可不是凡人啊!”
  
  “咚~”
  
  车门突然被一名白仙拽开了,两人刚想惊怒的发火,可对方居然哭丧般的说道:“主人!欧……欧阳沐风死了,没有救过来,欧阳白让您进去给个交代,您可千万不能去啊!”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刘仙官六神无主的看向了黑统领,黑统领戴上面具冷哼道:“一个小小的欧阳家,还能反了天不成,欧阳白要是给脸不要脸,老子就杀了他全家,你立刻安排内应动手!”
  
  “好!跟他拼了……”
  
  刘仙官也突然凶狠了起来,跳下车就叫来人去安排,跟着便带领黑统领往医院里走去,毕竟名义上她才是分舵的负责人,黑统领比她低一个级别。
  
  “嘿哟~这老娘们的屁股真大,大仙庙尽出这种炮架子……”
  
  一群黑衣士兵站在医院门口嬉皮笑脸,刘仙官冷着脸也没说话,敢公开挑衅他们的也只有天王军了。
  
  “咦?大仙庙的人怎么进去了,欧阳沐风没死吗……”
  
  一阵窃窃私语忽然从旁边传来,刘仙官扭头一看,居然是方家军派来的一群人,看样子他们还不知道白沐风死了,天王军的人也没什么异常表现。
  
  “不错!没有哭声……”
  
  黑统领走进急诊楼后忽然笑了起来,楼里安安静静的十分诡异,根本不像刚有人去世的样子。
  
  刘仙官也得意的低声道:“看来你猜对了,老狐狸不敢跟咱们拼命,儿子去世的消息没敢公布,肯定是想先看看咱们开出的条件!”
  
  黑统领笑着说道:“老狐狸一共四个儿子五个女儿,还有好几个小妾正在待产,死一个儿子又算什么,只要咱们给出的条件让他满意,他这次肯定会彻底投靠咱们,到时候方老鬼也就不敢骑墙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这欧阳沐风也不算白死了……”
  
  刘仙官迅速掏出了一瓶眼药水,点了几滴后才往楼上走去,几名保镖把他们领上了三楼办公室,走廊里空荡荡的也没个人影,看样子白沐风的家属都不在这里。
  
  “您放心,我们不会乱说的……”
  
  两名医生诚惶诚恐的退了出来,身上还穿着满是血液的手术服,而欧阳白则憔悴不堪的坐在办公桌后,双眼通红的样子显然是哭过了,但办公室里只有大东一人陪着他。
  
  刘仙官立马抹着眼泪走了进去,悲痛万分的说道:“白哥!人死不能复生,您节哀顺变,我们一定会帮你抓到凶手,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砰~”
  
  欧阳白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怒声咆哮道:“我儿子都死了,你们还在这搞栽赃嫁祸,除了你们谁敢挟持天王军的情报员,给我把凶手交出来!”
  
  “人我们已经绑了,随时都可以交给您……”
  
  刘仙官一脸正色的说道:“不过这件事真的不怪我们,天王军的情报员当时也在射击,打死了我们两个人,流弹把风少给击中了,否则以我们两方的深厚交情,怎么会干这种事呢?”
  
  “老子跟你们有个屁的交情……”
  
  欧阳白猛然站起来怒声:“当初沙小红来找我谈合作,你们出钱我出人,大家互惠互利,可到后来便宜都让你们占光了,到现在你们连我儿子都敢杀,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你们谁也别想活!”
  
  “我们……”
  
  刘仙官刚想开口就被推到了旁边,黑统领冷声说道:“欧阳白!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们这样大吼大叫,我告诉你,我们今天要是走不出这里,你们全家都得给我们陪葬,不信你就打个电话回去问问!”
  
  “……”
  
  欧阳白忽然像定格般冷静了下来,眯起双眼深深的盯着他,跟着面无表情的说道:“大东!打电话!”
  
  大东立刻拿起了桌上的座机,拨通电话后只说了几句,突然怒吼道:“白向南!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对得起你大哥吗,你们可是亲兄弟!”
  
  “咣~”
  
  欧阳白一拳头碎了座机电话,瞪着黑统领冷声说道:“好!很好!你们先杀我儿子,再绑我全家,连代替我的人都找好了,难怪敢底气十足的来见我,你们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啊!”
  
  “白老板!我们也不想闹到这份上,外面一堆人等着看笑话呢……”
  
  刘仙官挺起胸膛轻笑道:“不过您只要点点头,条件随您开,以后您还是欧阳家的掌门人,甚至用不了多久,整个铜口县都将是您的,相信白老板一定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你们知道我有几个儿子吗……”
  
  欧阳白缓缓的坐了回去,佝偻着身躯像突然间老了好几岁一样,而刘仙官则跟黑统领对视了一眼,说道:“知道!四个儿子,有两个还是刚出生的小宝宝,但我们开出的条件,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是的!的确是四个……”
  
  欧阳白慢慢抬起头来说道:“可你们知不知道,小风是我的私生子,他母亲是我最爱的女人,但她给我生完孩子就去世了,所以我把我对他的爱,全都灌注到了小风身上,他是我最喜欢最喜欢的一个儿子,其他的都比不上!”
  
  突然!
  
  欧阳白猛地从桌下抽出了一杆霰弹枪,邦的一枪轰在了刘仙官胸口,刘仙官就像个破布麻袋一样,一枪被轰飞到了墙上。
  
  “慢着!”
  
  黑统领震惊万状的大喊了一声,猛地放出异能挡在身前,可欧阳白居然又是一枪轰了过去,一下就把他轰飞到了走廊上,他仰躺在地上咒骂道:“你这个疯子,你全家都会给我陪葬!”
  
  “杀!!!”
  
  欧阳白双目赤红的大吼了一声,走廊里立刻响起了猛烈的枪声,黑统领没撑上几秒钟就被打成了马蜂窝,躺在血泊中憋屈的咽了气。
  
  “老板!家里怎么办……”
  
  大东痛心疾首的看着欧阳白,可欧阳白却端着枪走到了门边,杀气腾腾的瞪着地上的刘仙官,刘仙官受伤的肚皮已经鼓起来了,她吐着鲜血哀求道:“别……别杀我,我能救你家人,饶了我吧!”
  
  “砰砰砰……”
  
  欧阳白一连开了四枪,不但把刘仙官轰了个稀巴烂,连她肚子里的圣甲虫都给打死了。
  
  可欧阳白居然泪流满面的说道:“小风啊!你看到了没有,爸爸已经完成你的遗愿了,咱们加入天王军,当个好人!”
  
  大东立刻冲出去大喊道:“全体集合!通知作战部队围剿大仙庙,一个人都别给老子放过,给我杀!!!”
  
  “杀!!!”
  
  喊杀声瞬间响彻了云霄,让医院外观望的人通通惊疑万分,但一架直升机里却蹦出个黑衣人,挥手说道:“大花!欧阳家已经打响第一枪了,通知和平鸽开干吧,天亮之前给我夺下铜口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