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混乱都市我为天 > 第五百零八章 霍迎春远走平龙岛

第五百零八章 霍迎春远走平龙岛


  林乱依然是那句话。
  “这些古董又不是我发现的,也不是我所有,我说了不算。”
  赖锋说:“注意你的立场,很多人会对你失望。”
  林乱心想齐志行要谋害我的时候那些人在做什么,总不是听之任之。
  当初陆展飞对我使用各种手段,甚至更换最高致命率的变异因子,还不是一路绿灯。
  他已经看明白,只要他不公开反叛,与别人的私斗或违抗指示都不算什么。
  培养变异人其实也就是培养私人武士,养了你就要为我做事,越强自然越好。
  学校还以为如同控制其他变异人一样能控制林乱,殊不知他现在已经能脱离。
  赖锋走之前警告。
  “商国能否站稳脚跟还是未知数,小心那是栋危楼。”
  林乱没有理会,这是姬氏和子氏之间的恩怨,关他什么事。
  不过赖锋的话提醒他,平龙岛的别墅要早点过户。
  ……
  古代玉玺的出现引起轰动,有种声音说商国成立是天命所归,这也正是商文会要的效果。
  商文会光明正大的包机运送这批古董,在机场大量观众和记者的注视下,国土安全局出现,封查这些有违法嫌疑的物品。
  琴岛的新闻媒体顿时又沸腾了,商文会和国土安全局针锋相对,双方的律师嘴炮全开。
  网上支持哪方的都有,还有声音说玉玺是在菲国发现,应该还给菲国。
  马上有专家出来发话,说目前无法确定出土地点。
  另外作为焦点人物的是两个,子正初和霍迎春。
  子正初开始在琴岛接受各种采访,民间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王子很好奇,网上都拿他和大周太子姬永逸比较。
  一个是20亿人口千万平方公里的世界大国皇子,另一个只是几十人几十平方公里的新国家王子,毫无可比性。
  但是由于祖上的纠葛,两人经常被摆在一起。
  商国新封子爵霍迎春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琴岛人,只是以前名声不显,现在底子都被挖出来。
  她为了家族在郑家守活寡的事情众说纷纭,有人同情,有人说现在是家族给的回报,有人说是偷偷找到更有地位的情人。
  还有人说商国的爵位靠不住,连国王都没地方呆,何况是别人。
  更有甚者,说她是联盟派出去的女间谍,专门刺探商国的情报,玉玺只是个饵。
  霍迎春当天晚上的个人账户上就说去旅游,记者根本找不到她的人。
  在她租住的豪泰家园,已经有很多人守在那里。
  17栋3905。
  “骑士是做什么的,感觉没什么用。”
  劳昆拿着柄剑比划,商国还封了个骑士给他,属于霍迎春名下。
  林乱笑着说:“就是个名称,没实惠。要是昆哥不喜欢,给阿刀也行,实在不行给年绍。”
  林灵端着果盘过来,“骑士也是爵位呢,别人想都想不到。来吃点水果。”
  “谢谢灵姐。”
  阿刀连忙站起来接过果盘,“就是说昆哥相当于霍小姐的保安经理?”
  林灵摇头,“霍小姐是有封号的子爵,骑士类似领主麾下的将军。”
  啪!劳昆给了阿刀一巴掌。
  “不懂瞎说些什么,什么保安经理,要不给你?”
  阿刀嘴里的葡萄差点被打出来,咧嘴笑道:“好啊好啊。”
  “好个屁!”
  劳昆拿着骑士剑,“上面刻着我的名字,难道叫商国国王改掉?反正是送的,不当白不当。”
  未来星将手提箱放在桌上,林乱打开。
  “既然有了身份,以后衣食住行方面都要上档次,不能让人看轻,这五百万拿去改善下。”
  阿刀摸着钱,“咱们以后得穿高档西装。”
  劳昆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先多弄些装备,菲国那边的武装分子不少,动不动有内战,现在商国成立又多个火药桶。要是干起来,得有好枪好甲。”
  请他们的开支已经交给霍迎春,薪水其实是她支付,林乱给的钱相当于外快。
  五百万看起来多是,但是劳昆弄来三十来号人,也不够花。
  林乱说:“是这个道理。现在盯得紧,以后到菲国那边交易。”
  劳昆点头,提议道:“有空找年绍出来喝酒,估计以后也没多少机会。”
  林乱说:“行。对了,你老是在外面,小兰要不要紧?”
  “她现在很有主张,我懒得管她。”
  “还是注意下,这样吧,安排她去私立学校。”
  谈完事情林乱和劳昆一起出门,霍迎春今晚出发去平龙岛。
  “路上小心。”
  林灵送他们离开,心里百感交集。
  只是短短的时间,林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难怪当初他不把齐忠旺放在眼里。
  可惜的是林乱很忙,她每天和他都说不了几句话。
  她想是不是要辞职,那点薪水在如今的生活下已经没有用,她想学些别的更好帮助林乱。
  车队停在码头,游艇准备起航。
  霍迎春看着琴岛的万家灯火。
  “认识你之后我的生活改变很多,做的都是我不曾经历的事。”
  林乱看着远方的大海,“听说那里风景不错,我也想去玩玩。”
  “你什么时候去?”
  “不清楚,忙啊。”
  “平时总觉得琴岛太挤太小太吵,真的要走了,发现还有些怀念。”
  林乱从后面抱住她,“怎么不说怀念我?”
  霍迎春抓着他的手,“为什么要把爵位给我,我哪里受得起。”
  “商国人慷慨嘛,反正就是个虚名。本来还有黎秋烟的份,结果她不在,估计等她知道了肯定会问为什么要瞒着。”
  “要是花晴能和我一起走多好。”
  林乱想到赖锋的警告,说:“到了那边小心点,也许有激进分子会不择手段。”
  霍迎春莫名的觉得刺激,同她过去平淡的生活相比,如今截然不同。
  随着鸣笛,林乱走出船舱,在码头上目送游艇离开。
  他除了年中的学校考核,还有和商文会的后续合作。
  海底的三艘沉船都被他用铁箱装起来,要用某种方式交给商文会。
  如果直接由商文会打捞是最简单的,他只需要指明地点。
  但是这么大的物件,不可能不惊动其他人,比如说已经盯上的国土安全局。
  沉船地点属于琴岛,如果官方来争夺,商文会也没有办法。
  海底沉船的归属本来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算闹上法庭,商文会也未必能占便宜。
  林乱给连星河发消息,连星河的回答是先冷却段时间,下半年再说。
  这也正合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