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无上神帝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四象幻杀阵

第四百二十七章 四象幻杀阵

    此刻,看着下方的陈冉,他很期待一战,来验证自己的实力,可是他更知道,这一战之下,若是被悬空山之人知晓,恐怕迎接他的,将是无尽的追杀。
  
      只是正在此刻,上方螺旋形楼梯之处,一道道楼梯口开始不断扩大,上方楼道出现四条岔路。
  
      而这四条岔路,无论如何看起来,都更像是一个阵法。
  
      “四象幻杀阵!”
  
      看到此阵法,牧云突然一愣。
  
      但是紧接着,牧云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
  
      那笑容带着一丝得意,带着一丝满足。
  
      古飞扬与白绝二人,根本没有看出那阵法的玄妙,反倒是一步踏到一条通道的一端。
  
      两人之间,遥遥对视。
  
      可是下一刻,两道身影却是骤然消失在那两条通道之上。
  
      而与此同时,牧云也是选择一条通道,直接踏入进入。
  
      那陈冉本是想跟上去牧云,可是却是现,牧云踏入到那通道之后,通道居然开始缓缓闭合。
  
      而与此同时,另外两条通道也是开始闭合。
  
      片刻间,只剩下一条通道在众人面前。
  
      看到那唯一一条通道,所有人都是呼吸一凝。
  
      只是,陈冉站在众人身前,神情扫过所有人,立刻让所有人明白,这唯一一条通道,是属于他陈冉的!
  
      冷哼一声,一步踏出,陈冉的身影,消失在最后一条通道内。
  
      而此刻剩余众人才敢靠上前来。
  
      只是四条通道都是闭合,他们根本无法踏入其中,只能站在原地干着急。
  
      空间一阵波动,霎那之间,陈冉的身影出现在一道奇特的空间之中。
  
      整个空间内,大地苍黄,天空昏暗,一眼看不到尽头,而天空之上,不时雷鸣电闪、火光乍现、风雨交加。
  
      整个天器看上去极度恶劣,这里根本不是人能够生存的地方!
  
      “你来了!”
  
      只是陈冉刚刚站定,一道身影却是突然出现在其身前。
  
      “是你,你还敢在我面前露面!”
  
      看到对面出现的牧云,陈冉顿时杀机盎然。
  
      “别着急,让我来告诉你,这地方叫什么名字!”
  
      牧云嘿嘿笑道:“你该知道,我体内有一块九灵夺天碑,而这黑色石碑,不出所料,应该是第二块九灵夺天碑吧?至于这九灵夺天碑内有什么,我想必定是稀世珍宝,不然的话,不会让你和白绝如此迫不及待,甚至古飞扬也不再隐藏自己的修为!”
  
      “只是这里,却是一座大阵,四象幻杀阵!”
  
      牧云挥手间看着四周道:“四象幻杀阵,分为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个阵法方向,而所谓幻杀阵,便是真正的杀阵。”
  
      “而在这里,出去的只能是有两个人,青龙与白虎之位,朱雀与玄武之位,胜者,出阵,败者,死!”牧云声音变得低沉起来,道:“当然,如果不打就认输的话,也能活下去,可是我知道,你根本不可能认输!”
  
      “哈哈......”
  
      听到牧云的话,陈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牧云,我真的不想说,你真的很倒霉啊!”
  
      陈冉哈哈大笑道:“原本我还想,万一在众人面前杀了你,那你气急败坏之下,会暴露出九灵夺天碑的事情,所以一直不敢动手,可是现在,你我在阵法之中,生死只有我们二人能注定,认输?你以为,我会给你认输的机会吗?”
  
      “不不不!”
  
      牧云也不生气,笑道:“我是说,你,根本不可能认输!”
  
      “你找死!”
  
      事情到了这一步,陈冉哪怕再多看牧云一秒钟,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牧云那坏坏的笑容气疯了。
  
      手中铿锵之声响起,一杆长枪,直接出现在陈冉身前。
  
      长枪一人多高,枪身笔直,整体通黑,冰冷的气息散布,杀机盎然。
  
      看到长枪出现,牧云微微一笑,手中潜龙剑,赫然在握。
  
      “下品圣器,切,牧云,悬空山的底蕴,是你无法想象的,九灵夺天碑,悬空山必得,你如此做,只是自寻死路罢了!”
  
      “我便是自寻死路,也是死在你后面!”
  
      牧云冷漠道:“悬空山的仇恨,我牧云永生不会忘记,有生之年,必定血洗悬空山!”
  
      仇恨?
  
      牧云此话一出,倒是让陈冉愣了愣。
  
      悬空山什么时候得罪牧云了?
  
      当初进入到中州,也只是魔族、七星门、圣雀门这几大势力,与悬空山可是毫无干系。
  
      “你想太多了!”
  
      看到牧云手中的下品圣器,陈冉脸色一寒,一步踏出,杀伐之气,轰然炸响。
  
      那一枪刺出,整个空间,天地变色,无比锋利的枪势,直接笼罩向牧云。
  
      “以枪对剑,那就看看是你的枪法厉害,还是我的剑法厉害!”
  
      牧云脸色一寒,此刻杀意盎然。
  
      四成剑心,取之不竭的剑法,拼斗,他根本不惧怕陈冉。
  
      唯一的差距便是境界,羽仙境五重,乃是万寿之境,寿命到达万年,万年时间,不死不灭。
  
      这不仅仅是寿命的大幅度提升,更是武者精气神的大幅度提升。
  
      如果说五重之前,武者寿命只是在千岁左右,那到达五百岁之时,便是相当于步入中年。
  
      但是倘若晋升到五重,万寿之境,五百岁的年纪,只不过算是少年。
  
      少年体质,潜力和身体韧性,都是得到大幅度提升,相比于中年,厉害百倍不止!
  
      这就是五重境界带来的强大好处。
  
      而此时此刻的陈冉,实际年龄是比牧云大上许多,可是在武道一途来讲,他甚至算是比牧云还要年少,潜力自然巨大。
  
      长枪一扫,枪风粼粼,整个空间内一阵地动山摇。
  
      只是与之相比,牧云的长剑,则是显得坚韧无比。
  
      任尔东南西北攻,咬定剑心不放松!
  
      四成剑心的威力,强大的不仅仅是剑术,更是剑法的威力。
  
      霎那之间,两道身影在这四象幻杀阵之中,你来我往,度奇快。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漫天雪白的世界之中,两道身影,傲然站立。
  
      这两人,正是古飞扬和白绝二人。
  
      古飞扬,被称为三栖天才,炼丹、阵法、炼器,无一不通,是三千小世界青年一辈的童话。
  
      而白绝,更是悬空山席弟子,实力深不可测,同样是万众瞩目的存在。
  
      只是此刻二人站在这里,却不如牧云和陈冉两人之间那般气势汹汹,但彼此之间的距离,却是始终保持在一个安全的位置。
  
      “许久不见,上一战败给你,这次,我可不想输了!”
  
      看着古飞扬,白绝苦笑道。
  
      “彼此彼此!”
  
      古飞扬笑道:“悬空山历来强大,你在悬空山之中,能够成为席弟子,确实是不错,只是相比于和你交手,我更希望与朱亚辉交手!”
  
      “听闻他在古龙遗址内试炼身死,真是可惜,有生之年,能够追上我的,或许只有他了!”
  
      “你还是那么自信!”白绝洒然笑道:“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何选择败于秦梦瑶之手?”
  
      “很多事情,你无需知道的,你只需要明白的是,你,永远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也罢,但我还是想知道,现在的你,有多强!”
  
      白绝话语落下,赤手空拳,直接轰向古飞扬。
  
      两人之间,乃是吸引着整个三千小世界的天才之资。
  
      不出意外,千百年之后,这二人,会成为三千小世界的掌舵者,威震一方。
  
      二人交手,若是传出去,只怕整个三千小世界内,都会蜂拥而来无数人观看。
  
      只可惜,这一场注定可以载入史册的交战,唯有二人在此。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牧云与陈冉之间的对决,已经是到达一种白热化的程度。
  
      此刻的二人,一人身上带着剑伤,鲜血流出,而另一人身上带着枪伤,血流不止。
  
      只是如此情况下,两道身影却是依旧是气势汹汹,不相承让!
  
      “感觉爽吗?”
  
      看着陈冉,牧云咧咧嘴,笑道。
  
      “你的剑心很厉害,可是在我的枪术之下,也不过如此,你或许最大的底牌和依仗就是剑心,可是我却不是!”
  
      陈冉冷笑一声,长枪收回,整个人站在原地,如同笔直挺立的战鹰一般,双眼锐利。
  
      “我就让你看看,凭什么我陈冉,是天命榜第五的存在!”
  
      一声低喝响起,陈冉双手摊开,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他双手之间,渐渐出现一条金色的点点星光。
  
      那金色的光点,不断汇聚,凝结成一条匹练,在陈冉双手之间跳动着,十分欢乐。
  
      “这就是你的依仗吗?”
  
      看着陈冉,牧云不屑一笑,直接一步踏出,九颗元球,汇聚在周身。
  
      九元聚天气,已经被他运转的无比熟练。
  
      只是至始至终,他在面对对手之时,都只是依靠剑心,强大的剑心,足以使得他面对危机。
  
      可是此次,面对陈冉,九元聚天气,不得不动用。
  
      这也是牧云第一次彻底挥出九元聚天气的威力,他心中更是隐隐期待起来。
  
      “九元聚天,天分九元!”
  
      心中低喝声响起,九颗元球在牧云周身围绕开来,渐渐旋转起来。
  
      而此刻的牧云,周身一道黑色的琉璃金身护体,看着陈冉,充满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