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无上神帝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我污蔑你?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我污蔑你?

    “天剑楼那边出事了,任刚刚召我回去!”
  
      牧云蹙起眉头。
  
      “出事?”
  
      战天灵也是缓缓道:“只怕那位楼主,受伤不轻,恐怕现在天剑楼内,两位关门弟子,争权夺势,任刚刚虽是关门弟子,但是没有底蕴……”
  
      “嗯!”
  
      牧云点头道:“只怕我这位天剑楼的天剑使,作用也不大!”
  
      “不过任刚刚如果应付得来,不至于这么着急的喊我,此事我还是需要回去照看一下!”
  
      牧云点头道:“最近这些天,就看你们继续按照我们商定的方案来,修炼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切记不要给门下弟子太大的压力!”
  
      “好!”
  
      话语落下,牧云直接身影一闪,离开一叶剑派。
  
      这段时间在一叶剑派内,事情也算是安排妥当了,接下来就是看他们如何施展了。
  
      反倒是天剑楼内,如果天君宇闭关了,那天剑楼内,就是秦天宇和风若情二人声势最大。
  
      就算两位副阁主前往了白银级势力三极天盟,只要有五大核心长老在,两人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牧云,你总算回来了!”
  
      天剑楼内,看到牧云出现,任刚刚顿时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怎样?”
  
      “还能怎样!”
  
      任刚刚苦笑道:“我现在一直是负责外剑阁弟子和杂役弟子的事情,可是这外剑阁和杂役弟子,我能够负责,牵扯到內剑阁弟子,就没我什么事了!”
  
      “怎么说?”
  
      “外剑阁一名弟子,名叫韩戍,此子乃是七品人仙境界,这个韩戍,在外剑阁内,也算是颇有天赋,有一心爱之人,名叫秦媛媛,这秦媛媛长的也算是美貌,但是被內剑阁一名弟子裘乾宇看中了。”
  
      “裘乾宇强抢之下,占据了秦媛媛,这秦媛媛恼羞成怒,自杀了!”
  
      “韩戍便是怒不可遏,找到裘乾宇理论,结果也是一条命被打的只剩下半条了。”
  
      听到此话,牧云大概明白了。
  
      很明显,这就是民间强抢民女一般作恶。
  
      內剑阁弟子,地位和实力,比外剑阁弟子要高的多。
  
      但是外剑阁弟子在天剑楼,也是受到门规的保护,最可怜的杂役弟子,若是生此事,根本无人问津,但是外剑阁弟子,就不一样了。
  
      “此事照办不就好了?”
  
      牧云缓缓道:“这个裘乾宇,直接抓了,按照门规处置。”
  
      “话是这么说啊!”
  
      任刚刚苦笑不已道:“所以韩戍实在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找到了我,可是我去拿人,可是那裘乾宇,是秦天宇那一派的,三长老乔顶天,直接把我顶回来了!”
  
      “这是要赖账?”
  
      听到此话,牧云算是明白了。
  
      摆明了三长老乔顶天,是不想放人。
  
      更是摆明了让任刚刚难堪。
  
      “好一个袒护!”
  
      牧云冷笑一声道:“任刚刚,按照门规,这韩戍,该如何处置?”
  
      “废去修为!”
  
      任刚刚斩钉截铁道。
  
      他脾气再好,这几天被三长老堵得,心中也出了闷气。
  
      “就是,三长老就是照顾着秦天宇,这个裘乾宇,和秦天宇的关系很好,互相包庇!”天欣儿此刻哼道:“我看他们都是没安好心!”
  
      “包庇?”
  
      牧云淡淡一笑道:“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裘乾宇,到底能够躲避到何时!”
  
      “躲?他哪里躲了!”
  
      天欣儿顿时哼道:“这家伙,最近在內剑阁内,到处说自己如何如何,说刚哥根本没法子能耐住,一直诋毁刚哥!”
  
      “欣儿……”
  
      “我说的有错吗?”天欣儿哼道。
  
      任刚刚却是苦笑道:“此事也没有那么麻烦,只需要解决裘乾宇便可。说我无妨,但是宗门规矩因此而被破坏,那就不好了!”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
  
      牧云此刻点头道:“好歹我现在是天剑楼的天剑使,楼主吩咐了,他闭关期间,宗门内的事情,我与五大长老合力查办,既然五大长老不办,我来办。”
  
      “可是……”
  
      “可是会得罪秦天宇是吗?”
  
      牧云微微笑道:“你我成为关门弟子,本身就是得罪他了,现在,只是挑破了窗户纸而已,无妨!”
  
      “我倒是想看看,这位秦天宇,能耐我何!”
  
      牧云话语落下,看着任刚刚道:“那个韩戍,现在怎么样?能走吗?如果能走,就拉上,此事,我必定为他做好,给他满意的答案!”
  
      “能!”
  
      看到牧云下定了决心,任刚刚也不推脱,直接点头。
  
      而与此同时,天剑楼,內剑阁,一处酒楼内。
  
      內剑阁内,弟子修炼、休息之处,自然是一应俱全。
  
      而此时此刻,酒楼内,裘乾宇一身貂皮舒服在身,美滋滋的喝着小酒。
  
      跟在他身边的几名內剑阁弟子,个个都是哈哈大笑不已。
  
      “裘乾宇,快跟我们说说,那秦媛媛感觉咋样?”一名弟子咧嘴笑道:“我可是听说,那个韩戍,被秦媛媛伺候的爽的要死,而且秦媛媛似乎会一些秘术,韩戍跟她在一起,境界提升迅呢!”
  
      “嗨,女人不都是那回事吗?”
  
      裘乾宇撇了撇嘴道:“关上灯都一样,那小妞,根本不配合我,死了也是活该!”
  
      “看来,裘师兄这是没过瘾啊!”
  
      一名弟子再次哈哈一笑道:“不过真想知道,那韩戍,是怎么被秦媛媛伺候的,不过可惜,秦媛媛这小妞,想不开死了!”
  
      “死了也不关我的事!”
  
      裘乾宇哈哈一笑道:“老子只是和她想要一起探讨修炼,是她魅惑我的,可不关我的事。”
  
      “哈哈……裘师兄根本不用担心,您和大师兄关系这么好,这件事情,连任刚刚不也没办法?”
  
      “任刚刚算个屁!”
  
      裘乾宇呸了一声道:“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成了关门弟子,就了不起来?老子也是二品地仙境界,怕过他一句了吗?”
  
      “现在,咱们天剑楼内,谁才是老大?大师兄!唯有大师兄才是真正的强者!”
  
      “你们没看到,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全都是支持大师兄了,日后楼主之位,肯定是大师兄的。”
  
      裘乾宇话语落下,狠狠灌了一口酒。
  
      “可是那个牧云,现在可是被封为了天剑使!”一名弟子嗫嗫道。
  
      “他算个屁!”
  
      裘乾宇哼了一声道:“区区一个裘乾宇,不过是一个虚职,你们要知道,大师兄现在可是真正的关门弟子,剑冢内那些弟子,都是五品地仙境界之上境界,数十人,有谁能够和大师兄实力相比?”
  
      “区区一个牧云,不久才刚到达一品地仙境界吗?他在天剑楼内,算个什么东西啊!”
  
      “我算个什么东西,你,还没有指手画脚的能耐吧?”
  
      只是裘乾宇话语落下,背后,一道身影突然响起。
  
      牧云双手负后,悄然走出。
  
      看到牧云出现,在场几名弟子,顿时唰唰唰站起身来。
  
      “牧师兄……”
  
      几名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再怎么说,牧云现在也是关门弟子,更是天剑楼的天剑使。
  
      天剑使一职,楼主亲自授予,必须的礼仪,他们还是要顾忌的。
  
      “都那么怕他干嘛?”
  
      裘乾宇此刻缓缓站起身来,打了个酒嗝,看着牧云,不屑道:“牧师兄,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啊!”
  
      “咱就别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裘乾宇哈哈一笑道:“你这个天剑使,只是徒有其名罢了,怎么,老子今天在这里,你还能抓我不成?”
  
      看到裘乾宇哈哈大小的样子,牧云不急不缓,朝着前方走去,坐在桌子上。
  
      “你是裘乾宇是吗?”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是我!”
  
      “好,秦媛媛,是不是被你强迫的?”
  
      “冤枉啊,我可没强迫她,那是她自愿的!”
  
      “你胡说!”
  
      裘乾宇话语刚落下,一旁的韩戍,一身白衣,直接冲出,喝道:“媛媛全身上下,都是淤青痕迹,那是……是……”
  
      韩戍说着,泪不成声。
  
      “哭什么!”
  
      看到韩戍哭的泪人一样,牧云喝道:“我来是查明实情的,你哭,我怎么查?”
  
      看到牧云怒,韩戍整个人顿时脸色一正,抹去眼泪,字字铿锵道:“媛媛身上满是淤青,全是被这家伙所赐!”
  
      “好!”
  
      牧云转过身看着裘乾宇,道:“逼死了一位外剑阁弟子,按照门规,裘乾宇,本该是废除你修为的。”
  
      “废我修为?”
  
      裘乾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牧云,你也配吗?”
  
      “但是!”
  
      正在此刻,牧云话锋一转,听到牧云话锋转了,裘乾宇再次笑道:“但是,考虑到你根本制服不了我,大师兄也不会让你动我,所以就算了是吗?”
  
      “但是……你蔑视楼主,我看,仅仅废除你的修为,还不够。”
  
      “你别胡说,我没有蔑视楼主!”
  
      裘乾宇此刻脸色一变,急忙喝道。
  
      整个天剑楼,谁最大?
  
      那自然是楼主天君宇。
  
      牧云这么说他蔑视楼主,那简直是往他头上扣大帽子,这要是被人抓住的把柄,他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
  
      “我污蔑你?”
  
      牧云看着裘乾宇,却是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