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无上神帝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让他们滚吧!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让他们滚吧!

“我明白了!”
  
  叶孤雪看着牧云。
  
  “看来,你对三十三天剑门的憎恨,不比我少!”
  
  “只多不少!”
  
  牧云心中却是叹息道,相比于叶孤雪,是杀父之仇,对他而言,则是杀师之仇,而且,更是让他堂堂一代仙王,仙界十大仙王之一,蒙受冤屈。
  
  这一点,自然是不能放过三十三天剑门!
  
  “好了,事情也没到这一步!”
  
  叶孤雪点头道:“从今日开始,天剑楼,安心发展吧,哪个不开眼的来了,直接杀了就是!”
  
  “一切谨遵叶姐姐吩咐!”
  
  “楼主!”
  
  而正在此刻,一道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大殿外,一名弟子顿时紧张道:“三极天盟来人了!说是……要和我们商讨关于合作的事情!”
  
  “合作?”
  
  任刚刚等人顿时看向大殿深处的牧云和叶孤雪。
  
  他们两人谈话,他们根本听不到,可是外面的话,他们二人,只怕听得清清楚楚。
  
  叶孤雪此刻却是一步踏出,看着外面道:“合作?什么合作?”
  
  “三极天盟诸葛文清阁主到,说是要与我们天剑楼联手,对付西面的乾坤山庄,将他们尽数吞噬,分享战果!”
  
  “让他们滚吧!”
  
  只是那弟子声音刚刚落下,顿时,叶孤雪便是开口道。
  
  滚……
  
  听到此话,整个大殿内,顿时死一般的沉寂。
  
  “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吗?”
  
  叶孤雪漠然道。
  
  “去传令吧!”
  
  牧云此刻走出,道:“就按照叶姐姐所说,从今日开始,我不在,一切命令,当以叶姐姐为首,明白吗?”
  
  “是!”
  
  下方众人,顿时拱手应道。
  
  通钟几位宗主,此刻也无半点别扭。
  
  要是说之前,叶孤雪和他们在同一境界实力,他们怎可能服气。
  
  可是现在倒好,叶孤雪直到真仙境界,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真仙境界,他们刚到达玄仙境界,还没耀武扬威呢,早就被人家撵趴下了。
  
  而此刻,那传令弟子,直接来到山门外。
  
  站在山门前的罗成看着回来的弟子,顿时道:“怎么回事?”
  
  “不是让你传话给牧师兄,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我传话了!”
  
  那弟子争辩道:“只是牧师兄他们,根本没放在心上,还让我转达一句话。”
  
  “转达什么,你倒是说啊!”
  
  “那个归来的女人,叫叶孤雪的那个……”
  
  “那是我们曾经派主!”罗成顿时瞪眼道。
  
  那弟子立刻点头道:“对,叶派主,她说……让他们滚吧!”
  
  “咳咳……咳咳……”
  
  罗成顿时一口气没喘上来,顿时瞪大双眼道:“你丫臭小子,到底有没有将话传明白啊!”
  
  “真的,叶派主就是这么说的,牧师兄还说了,原话奉告就行了!”
  
  罗成此刻转身,看着自己弟弟罗云道:“牧云没发疯吗?”
  
  “应该……没有吧!”
  
  罗云此刻也是有些呆滞。
  
  岂止是他们,此时此刻站在山门前的众多弟子,都是沸腾起来了。
  
  这来人是谁?
  
  三极天盟的人,而且还有一位阁主。
  
  来干嘛?来求和。
  
  说是联合他们天剑楼,进攻入侵者,实际上,就是拉下白银级势力的脸面,来和他们求和了!
  
  可是,一句话,顶回去?
  
  罗云看着罗成,道:“哥?就这么一句话,顶回去?”
  
  “不然你说怎么办?”
  
  罗成咽了一口口水,道:“不过,你去说吧,我怕这句话说完,那诸葛文清会一巴掌拍死我!”
  
  “怕什么,大阵护着,那凡心乐一巴掌都拍不散,你去吧,哥!”
  
  “你去,你去!”
  
  最终,兄弟二人,推让着,来到山门前。
  
  大阵之外,诸葛文清站定。
  
  身侧,两道身影站立,正是萧战天和许晨二人。
  
  “诸葛叔叔,这牧云,实在是太放肆了,让您在这里等,简直是肆意妄为!”萧战天愤怒道。
  
  “慎言!”
  
  诸葛文清点头道:“现在的天剑楼,相比我们三极天盟,相差的就是玄仙级别实力弟子,而真仙境界实力的高人,一个叶孤雪,足矣了!”
  
  “所以此次,是我们来商讨,三位盟主说了,态度要好一点!”
  
  诸葛文清再次道:“再等一等吧!”
  
  许晨此刻也是恨恨道:“早知如此,当初在金仙遗址内,就应该直接将牧云给杀了,现在,就没那么多麻烦了!”
  
  “慎言!”
  
  诸葛文清再次开口。
  
  而看到诸葛文清一副怂包的样子,萧战天和许晨二人,皆是心中不服。
  
  天剑楼再厉害,不过是三大真仙,可是三极天盟内,却是有七大真仙。
  
  这次如果不是紫凰塔、皇极世家、乾坤山庄,伙同太虚宗和赤雷殿而来,只怕他们天剑楼,敢这么放肆,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次,若是换一个盟主来,只怕早就攻进去了,他们三极天盟弟子,在这里等天剑楼的人回话,这像什么事?
  
  萧战天和许晨二人,心中愈发愤愤不平。
  
  以往每次到来天剑楼,哪次不是天君宇像狗一样出来招呼,可是现在,却让他们在这里,像狗一样等待。
  
  而随着众人的等待,两道身影,从山门内走出。
  
  “我家楼主说了!”
  
  罗成说了一句话,顿时捣了捣一旁的罗云。
  
  那罗云一愣,走上前来,缓缓道:“让你们……你们……”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萧战天此刻怒气到达顶点,顿时忍不住喝道。
  
  “他乃乃的,傲气个什么劲?”
  
  罗成此刻忍不住了,顿时咆哮道:“叶派主和牧师兄说了,原话就一句,你他么记住了:让他们滚吧!”
  
  让他们滚吧!
  
  听到此话,诸葛文清等人,顿时脸色一阵。
  
  罗云也是怒喝道:“求人办事,就要有求人办事的态度,两位大人说了,让你们滚,现在,立刻滚吧!”
  
  他们本来十分畏惧三极天盟,可是看到萧战天和许晨那副态度,却是怒由心生。
  
  反正是传令来的,让他们滚,好好说,也是骂人的意思,干脆声嘶力竭喊出来,震慑住他们!
  
  这样才能让他们知道,现在,谁才是占据主导权。
  
  “两个废物,也敢如此放肆,找死!”
  
  萧战天顿时一步跨出,右手伸出,一拳轰在山门大阵之上。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整个大阵在此刻,安然无恙。
  
  萧战天顿时脸色阴沉不定。
  
  他哪里知道,这五合八荒大阵,虽然没有完善彻底,可是当日凡心乐二品真仙,全力一击,尚且没有破开,更不要说他一个小小的玄仙了。
  
  可是此刻,这一声震动,却是惊动了天剑楼内的众人。
  
  “怎么回事?”
  
  叶孤雪眉头蹙起。
  
  在得知牧云身边的小七,是一只神龙之后,她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而现在,听到这轰鸣声,更是烦躁。
  
  “我等前去查探一番!”
  
  天君宇此刻立刻开口。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唰的一声响起,一道身影,已经是消失了。
  
  正是叶孤雪,消失不见。
  
  顿时,众人大眼瞪小眼,看着牧云。
  
  “都看着我干嘛,出去看看啊!”
  
  牧云也是无语。
  
  这次叶孤雪回来,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言不合就是杀啊!
  
  不过想来也是,这南剑域,除了九仙阁,现在还真没有人能够制服住她的了!
  
  而此刻,萧战天正在愤怒之际,突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那一道身影,白衣胜雪的肌肤,配合着一头秀发,飞舞落下,宛若仙子一般。
  
  “刚才是你?”
  
  叶孤雪看着萧战天,顿时开口道:“不是说了让你们滚,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叶孤雪,你放肆!”
  
  萧战天顿时喝道:“你忘记了你的身份了吗?你是一叶剑派派主,受我三极天盟管辖,见到我,你该是下跪磕头!”
  
  “哦?是吗?”
  
  手掌一甩,一道匹练打出,直接将萧战天身影搀扶住。
  
  “下跪?是这样吗?”
  
  叶孤雪手掌一甩,噗通一声,萧战天整个人,双腿弯曲,嘭的一声砸到在地。
  
  轰隆隆的声音,顿时响起,紧随而至的,还有咔嚓卡擦的碎裂声。
  
  “住手!”
  
  诸葛文清看到这一幕,顿时挥手制止道:“贤侄只是一时糊涂,叶孤雪,看在昔日的情分,留他一命吧!”
  
  “留他一命?”
  
  叶孤雪却是喝道:“诸葛文清,我叶孤雪,和你有什么情分?留他一命?将我叶孤雪的话,当成耳边风?真当真仙高人,是摆设吗?”
  
  砰……
  
  叶孤雪话语落下,手掌一握。
  
  咔咔咔的声音,顿时响起,萧战天整个身体,顿时化作一滩血水。
  
  看到这一幕,诸葛文清整个人顿时一言不发。
  
  许晨此刻站在一旁,早已经是脸色煞白了。
  
  这他么到底算什么事啊!
  
  上次三人同行,一言不合,辰落被杀。
  
  而这次,一言不合,萧战天被杀了。
  
  许晨不断安慰自己。
  
  还好,还好刚才冲动过头的不是他许晨,否则现在死的就是他了。
  
  但是此时此刻,诸葛文清站在原地,却是一言不敢发。
  
  他看到了叶孤雪的手段。
  
  那绝对不仅仅是二品真仙、三品真仙能够办到的。
  
  这等实力,超越他太多太多了。
  
  多说一句,连他也是死。
  
  “告辞!”
  
  诸葛文清顿时拱手,带着众人,逃也似的离开天剑楼。
  
  看到此景,那天剑楼门前,一堆堆弟子,此刻已经是彻底傻眼。
  
  这特么简直是震撼啊!
  
  什么时候,他们天剑楼,对三极天盟甩脸色看。
  
  而且是甩的那么彻底。
  
  太爽了啊!
  
  而此刻,牧云等人,方才赶到。
  
  看到三极天盟弟子撤退,天剑楼弟子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模样,顿时愕然。
  
  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