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无上神帝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一网打尽?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一网打尽?

噔噔噔……
      古府大门外,一道敲门声响起。
      “谁啊!”
      门内,两名护卫走出,不耐烦道:“干什么?这里是古府,没有请帖,不能登门,你们是谁?”
      “哦,我是牧云!”
      牧云淡淡道:“我来打劫的!”
      听到此话,那两名护卫此刻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小子,打劫?”
      一名护卫笑道:“你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古家,你知道吗?你还打劫!”
      “滚滚滚,少在这里碍事!”
      两人显然是将牧云当成了神经病一样对待。
      “我真的是……来打劫的!”
      牧云淡淡一笑,手掌一挥,砰砰两道声音响起,两人的身影此时此刻直接倒退而回,摔落在大院内。
      “谁?”
      而在此刻,古府内的剩余护卫,一个个也是反应过来,直接冲出。
      看到那些人,牧云手掌一挥,约么二百多名血卫,在此刻出现。
      那些血卫此刻经过圣碑洗礼,再次变得生龙活虎,现在看起来,十分精壮强大。
      看到此景,牧云眼中也是露出微笑。
      血卫乃是骨族战士,那将来成长起来,能够散发出的威力,会越来越强大。
      牧云此刻,眼中一抹杀机出现。
      “我,抢劫!”
      话语落下,他直接冲入到古家内。
      “大胆!”
      突然,一道喝声在此刻响起,一道道身影,从大殿内出现,直接阻拦在牧云面前。
      牧云看向一边的枯裕,道:“此人是谁?”
      “古家卫队副统领古语争!”
      “古语争?”
      牧云淡笑道:“看来副统领是古家自己人,那应该对古家的秘藏,比较了解……”
      “就他了!”
      “牧云,你胆敢来到我骨架,简直是自投罗网!”
      “是吗?”
      牧云嗤笑道:“我自投罗网不假,可是你们布置下来的网,现在看起来,似乎还不够我挣扎的!”
      牧云话语落下,直接冲出。
      咚咚咚……
      一道道沉闷的声音响起,顿时,站在古语争身边的几人,在此刻发出哀鸣,纷纷倒地。
      牧云脚步不停,速度加快,再次前进。
      那古语争乃是虚神巅峰境界,看到牧云和他境界相当,本来根本不在意,可是还没出手,一股冰冷的杀机,便是将他笼罩住。
      “好了,现在,带我去古家藏宝室吧!”
      牧云直接点在古语争身上,冷漠道:“否则,我血洗古家!”
      “你别胡来!”
      古语争喝道:“你可知道,古冠族长带领贺亦凡族长和萧贤族长,已经是前往了卢家,不出意外,现在已经是交手了!”
      “你胡来,下场会很惨!”
      “牧云,若是你洗心革面,投靠我们古家,古冠族长说不定会放你一马!”
      “放我一马?”
      “对对对!”
      “抱歉啊!”
      牧云笑道:“我想,我在考虑的是,我要不要放他一马!”
      “你……”
      噗……
      古语争此刻双膝直接被牧云长剑切割,鲜血喷出。
      “现在,带我去!”
      看到此景,在场众人已经是彻底傻眼了。
      这牧云,怎么敢现在出现在古家!
      古语争此刻根本无法抵挡,众人此时被血卫阻拦,更是难以支撑。
      古家精锐皆是被古冠带走围杀卢府了,现在剩下的数百人,都只是古家的最底层护卫而已。
      别说是古语争,就是古冠等人也想不到,牧云连番赶回,不是急忙回到卢府内,而是在他们这里趁火打劫!
      这种事情,想起来就是疯狂,可是牧云不仅想了,这还做了!
      古语争被牧云拖着身躯,朝着内院继续前进。
      “你不说,我见一人,杀一人!”牧云冷漠道。
      “别,别!”
      古语争突然道:“我说,我说,我带你去,现在就带你去!”
      话语落下,古语争知道,今夜,卢家那边即便是成功了,他们古家,也会损失太多!
      来到藏宝室内,牧云不由分说,大肆掠夺,将神晶、神诀和神器收的干干净净。
      做了第一次,这第二次,就十分得心应手了。
      此次牧云也没有统计,直接全部收入到了诛仙图内,以后再做观察。
      而此刻,看着古语争,牧云笑道:“多谢了,我看你也很痛苦,干脆帮你一把!”
      话语落下,牧云直接将古语争抹了脖子。
      “烧吧!”
      手掌一挥,天火蔓延,即便是磅礴大雨之下,天火在此刻也是熊熊燃烧……
      紧接着,牧云不再犹豫,直接来到了第二家—萧家!
      此时此刻,萧家内,灯火通明,古家熊熊燃起的大火,在夜空之中,并不闪耀,毕竟,大雨磅礴,相距又很远,彼此间不容易查探到。
      这一次,牧云没有什么招呼,直接蛮横的冲入到萧家内,大肆掠夺开来。
      枯裕此时此刻,已经是彻底傻眼了。
      牧云……疯了吧!
      这么做,无异于是将古家和萧家得罪的死死地!
      还有,牧云的实力,怎么回事?
      明明是虚神圆满境界,可是刚才面对虚神巅峰境界的萧家两尊高手,挥手间斩杀!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枯先生!”
      牧云淡笑道:“一千颗神晶,作为你带路的酬劳!”
      牧云说着,便是将神晶交付给枯裕。
      “我还没带完……”
      枯裕挥挥手。
      “无妨,看来贺家,是去不了了!”
      牧云看着远方,道:“卢家那边,似乎打了起来,而且萧家和古家的大火燃烧起来,必定在夜空之中也是显眼,到时候古家和萧家发现问题,也不好一网打尽了!”
      一网打尽?
      牧云什么意思?
      是要一网打尽古家和萧家以及贺家吗?
      可是怎么可能啊。
      三大家族的三位族长古冠、萧贤、贺亦凡三人,都是虚神初期境界,加上炎家的炎通天和炎如风二人,五大真神,那就是五座高山。
      卢家本身底蕴确实是不错,按道理说,三大家族联合起来,彼此底层护卫,都不一定是卢府对手,但是真神,一人便是足以改变战局了!
      “好了,你先回到广平堂吧!”
      牧云笑道:“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到卢府内找我,就算日后我不在十八州郡了,你也可以来找我!”
      “好!”
      枯裕看着牧云,道:“你小心一些!”
      “嗯!”
      话语落下,牧云直接离开了萧家,天火将整个萧家围绕,熊熊燃烧。
      牧云此举,无异于灭族!
      可事实也正是如此,神界内,没有怜悯之心,得罪了,若是不赶紧杀绝,那就是自掘坟墓!古家,现在便是如此。
      若是古家第一时间联合炎家杀了他和谢青,根本没这些事情。
      所以现在,牧云无比明白,该怎么做。
      而另一边,枯裕急急忙忙回到广平堂内。
      “枯先生!”
      “枯先生!”
      沿途,几名广平堂的小厮都是恭敬行礼,笑脸相待。
      枯裕现在可是广平堂的执事总管了,整个广平堂,不管是负责什么事情的总管,都是归他管理!
      这简直是地位上升了一大截!
      一飞冲天!
      “枯先生,回来了啊!”
      而正在此刻,陆平也是走上前来,似乎等待许久,可是脸上却没有半份不耐烦。
      “少主!”
      “回来就好!”陆平拉过枯裕,道:“牧云到底带你干嘛去了?”
      “认路!”
      枯裕苦笑道:“他不认路,带我给他认路!”
      “认路?去哪里的路?”
      枯裕犹有震惊,喃喃道:“是去古家和萧家……”
      “古家?萧家?去那里做什么?”陆平忍不住惊讶道。
      “少主,少主……”
      正在此刻,大门外,几道身影突然冒着大雨,急匆匆冲了进来。
      “嗯?窦英,你不是在古家作为我广平堂的耳目,怎么现在跑回来干嘛?”
      广平堂不止是负责角斗,必要的消息打探,也是广平堂存活下来的重中之重。
      这个窦英,陆平记得,花费了好大代价,才安插到古家的。
      “不跑就死了!”
      窦英叩头道:“古家被牧云刚刚一把火少了,还把宝贝大肆掠夺,抢夺一空……”
      “什么?”
      这一语一出,陆平可谓是彻底傻眼了。
      这真的是牧云做的吗?
      这小子,怎么这么疯狂?
      “是他做的!”
      枯裕苦笑道:“我当时就在他身边,为他带路……”
      陆平此刻一颗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枯裕!”
      陆平看着枯裕,道:“以后除非是大事,这广平堂内,你都可以拿主意,你看我妹妹陆琴如何?其实我一直看你是个人才,这样,我询问父亲之后,将妹妹许配给你!”
      “切记,日后,一定要和牧云搞好关系!”
      “少主!”
      枯裕一怔,道:“少主,卢府周围,可是有四大家族,五位真神境界的武者围着,此次只怕……”
      “放心!”
      陆平打断道:“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你只管放心!”
      “连炎霸匀和炎动都死在他手中,别说是卢府外面那五个,就算是再多五个,今夜的解决,也已经是定型了!”
      听到此话,枯裕更是彻底傻了。
      炎霸匀和炎动……被牧云杀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现在,仔细想来,牧云做起事情来,轻车熟路,似乎确实是不像是第一次。
      这么说来……
      枯裕此刻只感觉不可思议。
      “呵呵……枯总管,你我以后说不定就是一家人了,走,今夜,让你我二人把酒言欢,顺便谈谈这个牧云……”
      陆平知道,外面的战况,不是他们广平堂能够左右的。
      广平堂本就是在夹缝之中生存,各个家族之间的大事情,他们哪里有资格参与。
      而此刻,卢府外,里三层,外三层,一群群身着各异的护卫,持兵刃站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