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无上神帝 > 第2211章 落地成阵,画地为牢

第2211章 落地成阵,画地为牢

 牧云还在汲取玉源珠的灵气,但外界发生的事情,自然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他知道阳鼎天回来了,心头也猛地一跳,但仔细一看,这个阳鼎天,气息不算强大,原来并非本尊,而是一道源力凝聚的身外化身。
  
      阳鼎天的本尊,还在争夺天元镜,这个阳鼎天,是身外化身,论实力,最多只有本尊的三分之一。牧
  
      云不动声色,继续汲取着玉源珠,那套尸皇霸体诀的妙法,他也逐渐明悟。
  
      而阳鼎天站在山洞外面,看到阵图没了,地上出现的,是一个真正的古阵。
  
      “落地成阵,画地为牢!”
  
      他一脸惊讶,道:“这不是阵图上的纸上谈兵,这是实战上的指点江山,是谁,到底是谁画的?”
  
      “是那小子……”一个弟子怯生生的指着牧云。“
  
      不可能,古阵之法,晦涩玄奥,连我都还没学会,这小子怎么可能掌握的。”阳
  
      鼎天感到不可思议。“
  
      鼎天大人,这小子正在感悟尸皇霸体诀,你快点出手杀了他。”一个弟子急忙道。阳
  
      鼎天咬了咬牙,如果能杀掉牧云,他早就出手了,现在有朱雀阵拦住,他一时间,也没办法,何况他只是一道身外化身,本尊还在跟尸无命激战着,要抢夺天元镜。
  
      “给我准备元宝蜡烛香,我要作法。”
  
      阳鼎天定了定神,就吩咐下去。
  
      牧云微微睁开眼睛,听到阳鼎天的话,也是一阵愕然,阳鼎天不进来硬闯,去准备元宝蜡烛香干什么?“
  
      不好了,他想扰乱你的精神!”尸妃萱脸色一白,颇有点慌忙道。
  
      牧云皱了皱眉,元宝蜡烛香这点玩意儿,怎么可能扰乱自己的精神,他也不管了,继续汲取玉源珠。很
  
      快,阳鼎天就在山洞口,摆了一个香案,上面有一个香炉,插着蜡烛和几炷香,地上燃烧着纸钱和元宝,他手里还拿着一把桃木剑,剑柄是用铜钱粗串连而成。牧
  
      云看到这一幕,顿时感到有点滑稽,现在的阳鼎天,手持桃木剑,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要去跳大神。
  
      这些元宝蜡烛香什么的,李傲雪给他的储物锦囊里,也装有不少,牧云也并不在意,现在看来,这些东西似乎还是有用的。
  
      因为如果没用,阳鼎天也不会摆出来。
  
      但是阳鼎天此时此刻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滑稽!“
  
      待我作法,扰乱他的精神,先破了这朱雀阵。”
  
      阳鼎天气定神闲,口中念念有词,拿着桃木剑,挥动起来。维
  
      持古阵,需要耗费精神力,只要扰乱了牧云的精神,朱雀阵不攻自破,到时候阳鼎天就能大摇大摆进去抓人了。这
  
      是他的如意算盘。
  
      因为食尸兽族属于阴妖一类,像桃木剑、铜钱、元宝蜡烛香之类的驱鬼之物,对付食尸兽族,也有一定作用,虽然不能造成实质性的杀伤,但扰乱精神还是可以的。阳
  
      鼎天开始作法了,果然,尸妃萱受到影响,顿时感到头晕眼花,很是难受。
  
      但奇怪的是,牧云却岿然不动,丝毫不受影响。
  
      阳鼎天看到这一幕,顿时愣住了。
  
      “鼎天大人,没有效果啊。”手下的弟子道。“
  
      不可能,除非这小子是伪装的,不然的话,只要他是食尸兽一族的,就不会安然无恙。”
  
      阳鼎天感到不可思议。他
  
      万万没想到,牧云还真不是食尸兽,只是伪装的,他这点驱鬼的伎俩,在牧云眼里,一点用都没有。
  
      “阳鼎天,不用装神弄鬼了!”牧
  
      云猛然睁开眼眸,目光杀气毕露。阳
  
      鼎天吃了一惊,就感到牧云的气息,强大了很多,想来他已经领悟了尸皇霸体诀。
  
      “尸云,如何了?”尸妃萱看到牧云苏醒,连忙问。
  
      “小姐,放心吧,我带你回家。”
  
      牧云拉着尸妃萱的手,大步往外走去,他此刻已经掌握了尸皇霸体诀,他有信心,他想走的话,阳鼎天是拦不住自己的。
  
      “带我回家……”尸妃萱听到这几个字,简直是要哭出来,眼圈一阵泛红,此刻的牧云,在她的心中,简直是战神般的存在,只要靠着牧云,就不会出事。“
  
      哈哈哈……你还想走?痴人说梦!”
  
      阳鼎天见牧云要出来,顿时大笑起来。“
  
      你本尊在此,或许能够阻拦我一二,但你只是一道身外化身,想要拦我,做梦!”牧
  
      云的话语里,充斥着狂傲不屈的斗志。他
  
      大步踏出,外面九鼎商行的弟子们,在他气势的威迫下,竟忍不住后退开去,神色颇有点慌张。
  
      “慌什么,都给我上,宰了他!”
  
      阳鼎天大手一挥,命令下去,他倒想看看,现在的牧云厉害到什么地步。“
  
      尸皇霸体诀,第一转,开!”
  
      牧云也不废话,直接开启尸皇霸体诀。
  
      他的身体,燃起了青色的鬼火,幽幽的鬼火,笼罩在他身上,形成了一袭尸皇鬼袍,六道轮回、地狱魔相、妖魔鬼怪、刀山火海,犹如刺绣一般,覆盖在尸皇鬼袍之上。牧
  
      云整个人,散发出尸山血海的气息,他仿佛成了传说中的尸皇,连阳光照耀下来,都被他的尸气吞噬,他身体周围,一片幽黑,仿佛连光线都无法透射进来,只有无尽的黑暗、杀戮、凶戾、魔气。那
  
      些九鼎商行的弟子,挥刀斩在牧云身上,但没有丝毫作用,牧云开启尸皇霸体诀,就披上了尸皇鬼袍,简直是无法无天,一切攻击手段,都伤害不到他。
  
      他每一步的踏出,都激起滔天的阴风,鬼哭狼嚎,煞气腾腾,天地惊悚,山林暗淡,鸟兽悲鸣,一片惨淡。锵
  
      ……
  
      牧云左手拉着尸妃萱,右手拔出了裂天刀。裂
  
      天刀,蜥蜴族的传承宝贝,用蜥蜴老祖的尸骨锻造而成,而且还铭刻着一个二级刃阵,碰到圣人境以下的,皆可一刀斩杀。而
  
      此刻,裂天刀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整把刀都笼罩着一层黑雾尸气,尸气翻腾之际,化作白骨骷髅修罗的模样,凶戾狠毒,令人胆寒。
  
      “斩!”牧
  
      云挥刀斩出,一道黑色的匹练刀气,便是朝着一个化圣级别的强者斩去。后
  
      者在九鼎商行的队伍里,也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但在牧云面前,不堪一击,牧云只是一刀斩出,就把后者拦腰斩杀。
  
      轰……突
  
      然间,身后传来一阵猛烈的风声,有两个化圣强者,趁机偷袭牧云后背。
  
      牧云冷哼一声,立刻挥刀旋斩。
  
      噗哧……
  
      噗哧……两
  
      颗头颅,凌空飞起,鲜血喷溅。眨
  
      眼之间,牧云就斩杀了三个化圣,这恐怖的手段,顿时震慑全场,所有人都不敢动了。牧
  
      云忽地之间,感到手臂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使用裂天刀的副作用,开始起效了。
  
      裂天刀,铭刻着一个二级刃阵,杀伤力巨大,碰到圣人以下的,皆可一刀秒杀,但毕竟是二级刃阵,太过依赖的话,也会反噬自身,造成伤害。
  
      他现在毕竟没有到达圣人境界,驱使此刀,胁迫性太大。牧
  
      云立刻阻断了刃阵的施展,然后再一刀挥出,就见一蓬银河般的光芒,从刀刃般飙射而出,还夹杂着点点璀璨的星光,相当耀眼。
  
      “星爆气流斩!”牧
  
      云大喝一声,星爆气流斩狂杀而出,眼前拦路的十几个弟子,在漫天爆裂的星河气流之中,化作尸体。
  
      这一次,牧云没有动用二级刃阵的力量,直接用自己的实力,将挡路者斩杀,本来普通的星爆气流斩,是没有这种威力的,但现在,他开启尸皇霸体,那真的无法无天,施展出来的功法,威力也大大增强。转
  
      瞬之间,阳鼎天就成了孤家寡人,他手下的弟子,全部遭到杀戮,成了冰冷的尸体。
  
      “可恶!”阳
  
      鼎天目眦尽裂,想不到牧云这么凶猛,眨眼之间,就把他手下人全部杀光。他
  
      原本的计划,只是想试探一下牧云的底细,但没想到玩出火了,现在人全部死光了,他损失惨重。
  
      “竟敢残杀我九鼎商行的弟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阳
  
      鼎天咆哮起来,立刻挥动拳头,朝着牧云轰击而去。他
  
      虽然只是一道身外化身,但实力也有圣人之境的强横手段,非常厉害,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斩杀牧云。
  
      “圣诀!战火燎天!”阳
  
      鼎天一出手,就使出了圣诀。
  
      这是货真价实的一品圣诀,威力巨大,只见他的拳头,炸起了滔天的烈火,这股烈火,蕴含着无穷的战意,浩浩荡荡,震彻天地。
  
      而牧云身周的魔气,在浩荡战火的冲击下,也是飘忽不定,被死死压制住。
  
      尸皇霸体诀,他只是修炼了第一转,第一转的威力,相当于小圣诀,但阳鼎天的战火燎天,则是真正的一品圣诀,威力要厉害很多,自然能够压制牧云。
  
      但牧云并不在乎,因为,他根本不想跟阳鼎天缠斗,他只想护送尸妃萱离开而已。“
  
      阳鼎天,你很厉害,我是很佩服的,现在的我,不会与你死战,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上,告辞了!”
  
      牧云大笑一声,拉着尸妃萱的手,远遁而去,尸皇霸体诀施展到了极致,百鬼夜行,阴风吹拂,牧云的速度,也是飞快无比,转瞬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臭小子,你跑去哪里!”阳
  
      鼎天气得几乎要吐血,牧云杀了他这么多人,居然拍拍手掌,就这么跑了,如果传了出去,他颜面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