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八十九章 杀无赦

第八十九章 杀无赦


  六扇门就是这样,闲的时候很闲,忙的时候又特别忙。
  第二日刚到六扇门就被张秋叫到房间了,且杨兴也在。
  “尚武武馆,馆主之子,尚书桓勾结魔教你去把他抓来,胆敢反抗,杀无赦!”
  刚进入张秋房间,张秋很是严肃的给他下了一个命令。
  “是!”
  封云躬身抱拳领命。
  张秋这么严肃的一面封云还是第一次见,他便明白这个任务是死命令,他非接不可。
  “如何做,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你应该明白!”
  “明白!”
  接过张秋递来的资料,封云走了出去。
  等封云出了门,杨兴开口了,“你确信要派他去?”
  “那你觉得谁合适?”张秋反问。
  “你这可是虎口夺食啊!尚文武那老家伙实力可不比你我差多少!”
  “武道大会在即,江湖各色人等云集,与其到时候忙碌,不如现在…”说着张秋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你这是要杀鸡儆猴?”
  “……”
  尚武武馆,馆主尚文武打通一条正经的二流武者,早年间浪荡江湖,打通正经之后就在宁安府开了“尚武武馆”,至今已有十多年了。
  武馆内除了尚文武这个二流武者外,还有十多个打通36-108个窍穴的三流武者,以及众多的武馆弟子。
  抓捕对象尚书桓是尚文武唯一的儿子,三流武者,打通了4个窍穴。
  看着资料,封云一阵头大。
  六扇门对魔教从不手软,凡是与魔教有沾染,下场只有一个,死!
  抓捕尚书桓就是要断了尚文武的子绝他的孙,尚文武能让他抓捕吗?
  只是任务一旦接下就必须的完成,六扇门不但有他们这些执行任务的小队还有专门执行纪律的小队。
  【主*困难任务】斩杀尚书桓,任务时限一天,任务成功,奖励潜能400点。
  背负落叶刀,身穿捕快服,封云出了六扇门大门。
  尚武武馆,大堂内。
  “你个逆子!”尚文武一巴掌甩在儿子尚书桓的脸上,顿时尚书桓脸上清晰的印出五个手指印。
  一个美艳的妇人跪倒在地,双手捧着尚书桓的脸蛋,泪眼如花:“儿子,疼吗?”
  “疼!”
  “不疼!不疼!”妇人紧紧搂抱住尚书桓,“有娘在,绝不让你爹再动你一根手指头!”
  “你就宠她,死到临头了你还宠!”尚文武气的咬牙切齿,背着手来回在大堂内渡着步子,伸出食指颤抖着指着妇人。
  “儿子有什么错,有种你冲我来!!”妇人仰着脖子,大颗的泪水顺着雪白的脖颈顺着胸前山峦汇成溪流。
  “冲你有用吗!啊!勾结魔教,这可是死罪!说不定六扇门的捕快已经在抓捕他的路上了!”
  “六扇门凭啥抓我儿子,他们有什么证据?”
  “六扇门抓人什么时候需要证据!”尚文武气急败坏,妇人不知道六扇门的厉害,他一个混江湖的难道不知,但凡与六扇门搭个边,结果只有一死。
  “娘你不要说了!”尚书桓站了起来梗着脖子看着尚文武,“那不是魔教,是圣教!”
  顿了顿,尚书桓继续道:“圣教会来救我的,六扇门只要敢来,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你…你…你…老子怎么养了你这么个蠢货!你自己几斤几两难道不知道,魔教凭什么救你!魔教现在自顾不暇呢,谁来救你!”若非眼前是自己儿子,他恨不得一掌拍死。
  他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放儿子出去闯荡江湖,出去了一个月,回来就成了魔教徒。
  “那是圣教,不是魔教,我在那里比这里快乐数倍不止!”想起一个月来夜夜笙歌的场景,尚书桓脸上浮出一抹嬴荡,看着妇人玲珑的娇躯,内心一阵荡漾。
  “我打死你…我…”尚文武作势要打,妇人紧紧搂住儿子,“敢打儿子,先打死我再说!”
  “我不打你!我不打你!”尚文武气极而泣,“过会六扇门捕快来了,我等着有人来救他!”
  妇人此时也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缓缓看着尚文武:“夫君不是认识六扇门的人吗,找人通融通融不行吗,再说夫君武功这么高,只要你出手,谁敢动儿子!”
  尚书桓此时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妇人深居内宅不知江湖凶险,更不知六扇门在江湖的地位,但不知道并不代表事情不会发生啊。
  “我若出手,所有人都要被六扇门斩杀!”
  “啊?”
  妇人讶然变色,忙推着身边的儿子:“儿子,快走!快走啊!”
  “这天下到处都是六扇门的捕快,他跑不了的!”
  尚武武馆距离六扇门不是很远,很快封云就到了武馆门口。
  门口站着两个汉子,看到封云到来,眉毛一挑,其中一个上前挡住封云:“不知这位捕快……”
  “滚!”封云是来送“钟”的,不是来送喜的。
  两个没有练出内力的武者,被封云气势所摄,蹬蹬后退让开大门。
  武馆众人都知道尚书桓已经上了六扇门的追杀名单,并没有不长眼的阻挡封云,只是一个个眼神各异盯着封云。
  径直走入武馆大堂就看到一个中年人站在那里面如灰色,一个妇人搂着一个年轻人在那低声哭泣。
  尚书桓资料上也有他的画像,所以直接拿出追捕文书在众人眼前一亮,“六扇门公干,尚书桓随我走吧!”
  “一群走狗,你敢抓我,圣教不会放过你的!”六扇门的捕快来了,而他心念的圣教还没有派人来,心中也开始慌了。
  勾结魔教,这是不可饶恕之罪!
  封云眼角盯着一旁面无表情的尚文武,这里敢阻挡他抓捕尚书桓的也就这位强者了。
  “勾结魔教此乃死罪,不要连累你的家人了,跟我走吧!”
  封云这话是对尚书桓说,也是对尚文武说,因为一个必死之人连累武馆几百人丧命,值还是不值。
  此时妇人急了,梨花带雨摇晃着尚文武的胳膊,“夫君,你倒是想想办法啊!”摇了半天见尚文武一副死驴躺在沙地里的样子,又扑倒封云面前抱住封云双腿,扭过头对着身后尚书桓喊道:“儿子,你快走,娘给你拦着他!你快走!”
  尚文武无动于衷,尚书桓也有些慌了,朝大堂侧门跑去,眼看着尚书桓就要出了侧门,封云一掌拍在妇人脑后,施展神行百变,拔出背后落叶刀,刀光闪过,封云提着尚书桓头颅站在大堂正门口,尚书桓的身体冲出侧门,脖颈出鲜血狂喷,整个身体才缓缓栽倒在地。
  刹那间,尚文武眼中射出一道寒芒,看着封云手中滴血的人头,缓缓垂下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