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崆峒四杰

第一百八十五章 崆峒四杰

    首恶已除,剩下的虾兵蟹将根本连怨恨封云的勇气都没有,放了回去只会不断的宣扬封云的强大。
  
      “多谢封捕快救命之恩!”马车上下来一个美少妇朝着封云盈盈一拜。
  
      妇人身着绿水罗衣,腰肢纤细盈盈一握,面容清秀甚是美艳。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或许在封捕快眼里只是随手而为,但在妾身眼里却是救命的大恩!”
  
      封云救她不是任务也不是义务,当时的情况少妇很明白,如果封云息事宁人,她现在已经被段天德血溅马车了。
  
      少妇虽不会武功,但段天德的实力她还是清楚的,三流巅峰更是能斩杀二流初期的强者的,可封云没有退缩,一战而败段天德绝对是少年天才般的人物。
  
      说着少妇朝着马车喊了一声,“芸儿!”就从马车上跳下一个**岁左右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手里还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而马车边那名浑身血污,面容憔悴,手持钢刀的汉子也紧随其后,寸步不离小女孩。
  
      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到封云面前,双手捧着小盒子,脆生生的道:“哥哥,这是娘亲做的桂花糕,可好吃了!”
  
      “一路逃奔,银两多半丢失,没有什么可报答的,唯有这盒桂花糕是妾身亲手制作,略表心意,还请封捕快手下!”少妇再次朝着封云盈盈一拜。
  
      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封云是不想随意评判对错的,不管是段天德还是少妇都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只是看到小姑娘封云心里升起一丝恻隐之心,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被杀了实在是可惜。
  
      “那我就手下了!”封云笑了笑,在小姑娘白嫩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
  
      说吧,封云转身招呼宁安府众人,“收拾东西,我们出发!”小小的酒肆内,先是丢了华晨的长剑,又莫名其妙出现许多黑衣人,他总感觉一路上不会那么太平,所以想尽快赶到金城郡。
  
      “封捕快!”身后传来少妇焦急的声音。
  
      “有事?”封云转头问道,忽而内心一动,他看到在他转身的刹那少妇的目光是落在他手中的那个盒子上的,而不是落在他身上的。
  
      “妾身夫君是崆峒派四杰之首的严屹广,封捕快若是有机会到达崆峒派,夫君必有厚报!”
  
      崆峒派?封云微微有些讶异,他练的第一门内功心法就是崆峒派的基础心法,崆峒心法,正是因为崆峒心法封云才能加入六扇门,实力才能一路高歌猛进。
  
      “若是有机会必登门拜访!”
  
      得到答复,少妇这才恋恋不舍的转过身,目光一会在糕点盒上一会又在封云身上,似乎还有什么话说,最终那名手持钢刀的汉子抱着小女孩上了马车,少妇美妙的身躯也渐渐隐入马车不见。
  
      “驾……”
  
      马车沿着官道离去,几名看直了眼睛的捕快才抹着嘴角的口水尴尬的低下头去。
  
      “四杰之首严屹广?”林萧喃喃道。
  
      “怎么你认识他?”封云反问道,他毕竟才入江湖不久,宁安府中的江湖人事他还知道一些,但是出了宁安府基本上就开始摸黑了。
  
      林萧解释道:“崆峒派弟子中有个四英四杰之说,四英每一个人都是一流巅峰真气外放的弟子,四杰则是二流巅峰的弟子,四英四杰不是固定的而是每年都要进行比赛,严屹广能成为四杰之首,实力绝不简单!”
  
      二流巅峰这可是比肩宁安府总捕头王开的实力!
  
      “这次绝对是个大机缘啊,封兄可要好好把握,若是能得严屹广指点,实力绝对能突飞猛进!”林萧颇有些羡慕的说道。
  
      封云笑道:“若是你要,我送给你如何?”
  
      “我想要可是那个女人不认我啊!”林萧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打趣封云道:“封兄你是不是知道她身份啊?所以才……”
  
      封云狠狠的瞪了林萧一眼,让他闭住了他的那张臭嘴。
  
      一个二流巅峰还不至于让封云花费心思,封云现在不缺功法,不缺指点,缺的只是任务、潜能而已。
  
      这时华晨也走了过来,想到之前他们分别追黑衣人的事情问道:“可有发现?”
  
      华晨显得很懊恼,“那人轻功极高,我没能追上?”遂又反问道:“你那边如何?”
  
      那些黑衣人的轻功是很高明,但那时相对一般人,封云不相信榆中府第一人的华晨也追不上,也很无奈的摇着头:“我追了一半就追丢了!”
  
      如果没有殷丽脖子上出现银线蛇,封云只以为有人在针对榆中府,但是用毒蛇伤害殷丽性命,这性质立马就变了。
  
      “接下来,封兄有何打算?”华晨又问道。
  
      “我想早点前往金城郡!”封云点头,敌暗我明,封云根本不知道那伙黑衣人的目地是什么?又不能单独派一个人出去求救,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金城郡与张超汇合再做打算。
  
      “都是同往金城郡,我们不如同行如何?这样人多势众也好相互照应!”那名黑衣人轻功之卓绝让华晨心惊,而封云能轻易击败段天德又让他震惊不已,华晨隐隐感觉到这一路似乎不太平,所以与封云同行有利而无害。
  
      明知道华晨的目地封云还是问道:“你这是认定我们拿了你的长剑?”
  
      华晨哈哈一笑,掩饰着内心的尴尬,“当时只是房兄弟一时激动之言,封兄何必当真!”
  
      很快众人就收拾好东西上路了,众人都骑的是快马,速度很快,一路上也没发生什么事,在傍晚的时候众人抵达了一座驿站。
  
      驿站内住宿的人很多,将所有的空置房间收拾出来才将他们这二十人安排下,房间订好之后,众人到了一楼大堂开始用餐。
  
      此时正是吃饭的时候,大堂内所有桌子上都坐满了人,有文人骚客也有要配长剑的侠客,形形色色,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官员,看其服饰也就县令级别,前呼后拥,不仅有四名贴身护卫还有两个美貌的婢女贴身伺候,一个人占据了两张桌子,甚是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