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马首是瞻

第一百八十六章 马首是瞻

    区区一个县令而已就如此作为,看来也不是一个好官,当然现今官场整体都这样,此人并不是特列。
  
      而那名官员身边贴身护卫的那四人从步伐、呼吸上来看,多半都是不入流的武者,在偏僻小县城或许能呼风唤雨,但在现今封云的眼里不过是一根手指就能捏死的蚂蚁,不足为虑。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变化,想当年封云是以安宁县第一人的身份走出来的,可是到了宁安府才知道自己是武者中最弱的那群人。
  
      要了些吃食填饱肚子之后,又要了几坛酒边喝边聊着。
  
      “一路上都没有任何动作,今晚上他们会不会来?”华晨与封云坐在一桌上,小声说道。
  
      “你认为他们会来?”封云问道。
  
      “我感觉有可能!”华晨点头,“如果单纯的丢失长剑我可能认为是遇到了窃贼,可是你们那个女捕快脖子上的银线蛇怎么解释?那可是能要人性命的东西!”
  
      “以华兄之见,我等该当如何?”其实封云心里已经有了对策,不过三个臭皮件顶个诸葛亮,集思广益并无不妥。
  
      “张网以待!我感觉那伙人应该还在图谋我们身上的东西,只是我们并不知道罢了,所以我猜测他们一定会来得!”
  
      “嗯!”封云满意的点点头,华晨猜想与他想法差不了多少,“就依华兄之见!”
  
      驿站外北风呼啸,但驿站内炭火烧的旺盛,暖洋洋的甚是舒泰,故而大堂内吃饭过后还有很多人留下饮酒作乐,不亦乐乎。
  
      封云回到房间刚把后背上的落叶刀解下,房门就敲响了,打开门见到来人封云楞了一下。
  
      来人名叫薛城,是他们这一小组的,实力排行第八,此前封云与他根本没说过一句话。
  
      将薛城让了进来,薛城就直接躬身一辑道:“今日多谢封兄救了殷丽一命!”
  
      我救得是殷丽与你何干?封云有些纳闷。
  
      似乎看出了封云心中的疑惑,薛城颇为扭捏的解释道:“我与殷丽……关系颇为要好,这大晚上的她一个人不好来,我就代劳了!”
  
      此前他就注意到殷丽与薛城互动频繁,此时再看薛城那扭捏的表情以及渐渐泛红的脖颈,顿时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道:“同是宁安府六扇门捕快,殷丽有难,我怎能袖手旁观!”
  
      若不是薛城提及此事,封云都不知道一天之内竟然连续救了两人性命,崆峒四杰之首严屹广的妻子以及六扇门捕快殷丽。
  
      一件小事,封云并没有放在心上,谁知薛城直接大礼一拜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无以为报,若是日后封兄用得着我二人的地方,我等绝不推辞!”
  
      咦?封云内心一动,江湖之中但凡有点名气实力的人,身后大多跟着几个小弟,就连刚刚结识不久的华晨身后还有个实力强悍的房丑做跟班呢。
  
      毕竟封云以后要在六扇门大力发展的,身后有几个跟班帮着打探消息,摇旗呐喊,对他的发展大有益处。
  
      封云将薛城搀扶了起来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若是你认我,以后叫我一声封兄就行!”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封云虽然在六扇门内没有什么背景,但能在短短时间内成为第一,这份潜力绝对能让封云走的更远。
  
      之后薛城又拉着殷丽一起与封云寒暄了一会儿,等送走薛城和殷丽外面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了,此时封云拿起桌上小姑娘送给他的那盒糕点仔细看了起来,他总感觉那名少妇似乎有些不正常。
  
      而在她离去的时候,目光一直在盒子上转悠,难道这个盒子里有什么秘密不成?
  
      盒子比较精致,方方正正的,从外表看看不出什么。
  
      封云对于自己的小命从来都是很小心的,用刀尖轻轻撬开盒子,闻着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味,里面除了一个制作成精美的桂花糕别无他物。
  
      一口酥一个盒子,是不是有些太奢侈了?自嘲的笑了笑,封云将桂花糕倒了出来。
  
      桂花糕制作的相当漂亮,还弄了许多装饰物,看样子绝对是花了大功夫的,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不过封云可没吃下去的欲望,用落叶刀直接将桂花糕拍碎。
  
      在拍碎的桂花糕里面,封云仔细的找了一遍,一个卷成圆筒的小纸条被他攥在手里,轻轻展开露出歪歪扭扭的两个字,“救我!”
  
      弯弯曲曲,横不是横,竖不是竖的,好像螃蟹爬过的,这字也太丑了吧,完全与那名少妇的气质不搭。
  
      崆峒派那可是正宗的名门大派,在雍州绝对是巨无霸的存在,作为崆峒派四杰之首严屹广的妻子即便出生不是书香门第,但也是知书达理的,字绝对写不成这个样子,忽而封云想到那个蹦蹦跳跳的身影上,难道这是她写的?
  
      只是不是已经将她从段天德手中就下了么,为何还要救?
  
      “糟了!”封云猛地一拍额头,孤男寡女共乘一辆马车这本来就不正常自己居然没想到。
  
      想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封云抓起桌子上的落叶刀出了房门,跳上快马很快出了驿站。
  
      马车速度慢,即便比封云他们早走一步,也走不了多远,封云速度快的话还是能跟上的。
  
      房间内时刻关注封云的华晨听到动静迅速追了出来,只是很快有返回来了。
  
      “老大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房间内房丑疑惑的问道。
  
      “他速度太快,我没追上!”华晨无奈的摇头。
  
      想了想,房丑道:“老大,你说封云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说不准啊!”华晨摇头,“以当时封云击败段天德的实力来看,他完全能够追上那些黑衣人!”
  
      “……”
  
      官道一处僻静之地停着一辆马车,旁边还生着一堆篝火,一个满脸血污男子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明晃晃的钢刀不断地在小姑娘面前晃悠,男子苍白的面孔在火光中显得甚是瘆人。
  
      “严屹广已经死了,你回去也没有什么意义,跟着我我绝对亏待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