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意外来人

第二百六十三章 意外来人


  以一敌二本就被江湖人所不齿,但这种情况下等灭了封云,黑的白的还不任他们随便评说,所以江湖道义什么的他们根本不加理睬。
  封云在六扇门的那段时间可不是表面上的那般无所事事,但凡有可能成为封云对手的人物都做了细致的了解,大名鼎鼎的金蛇堂的金线手套隐藏的秘密封云又岂能不知。
  身怀三种内功可快速转换,在手掌握住费如安金线手套的刹那,内力就变成了五毒心经,所以区区金线手套的麻醉效应对于五毒心经产生的内力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不等费如安欣喜,封云出手如电,左手紧紧握住费如安手臂,右手施展闪电追风擒拿手,速度之快超乎费如安反应,整个手臂就被封云捏的剧痛难忍。
  废一臂,费如安实力大减,胸口正中封云一拳,刚猛的拳力透体而出,炽热的武当九阳功瞬间撕裂费如安体内内力防线,使得费如安气血不稳,内力紊乱,心脉受损,吐血倒地。
  封云虽然实力大涨但也只能与费如安或者袁奉朝其中任何之一战成平手,二者联手必败,所以与费如安一战封云催动了阴损的五毒心经,直接破坏了费如安一条手臂。
  费如安败亡之快,袁奉朝如何也想不通,但见费如安倒在地上,抱着肿胀的右臂痛苦的嚎叫,似是遭遇了极其难忍的疼痛。
  费如安的手臂表面上看只是肿胀,但如果抛开肌肉就会发现,整个骨头发黑发紫,且寸寸之上皆有手指印。
  闪电追风擒拿手本来就是一门狠毒的功法,配合更加阴损的五毒心经,威力成几何倍数的增长。
  当然封云为了防止有人察觉到他习练五毒心经这种歹毒的功法,只是让毒素浸入骨髓之中而不显于表面,威力减小了许多,否则只一下就能要了费如安小命。
  吩咐金蛇堂的弟子将费如安搀扶下去,袁奉朝谨慎的看着封云,对于眼前此人他也是尽早才刚刚了解的,毕竟只要宁安府三堂三帮三会这个总体格局不变,三会中的德云会变成飞凤庄对他们三堂来说没有多大意义,三堂随便派除一个副堂主都能横扫三帮三会。
  三帮三会只是三堂的附庸,三堂之中没人会正眼关注飞凤庄,可就在昨晚他们突然得到消息,飞凤庄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吞并了三帮三会,得到消息三堂并未在意反而有些乐见其成,因为他们明白只要斩杀封云,他们又可以轻松的扶持起六个帮派供他们驱使,而三帮三会的财富通过飞凤庄吞并可以快速的聚拢到他们三堂的身上。
  这就是所谓的蚍蜉撼大树,在蚍蜉眼里是一颗参天巨树,但在大象眼中连棵杂草都算不上。
  若不是飞凤庄吞并三帮三会攫取了大量的财富,或许紫衣堂、金蛇堂都不一定会派出袁奉朝、费如安二人。
  “你实力不俗,若是加入我们紫衣堂获得堂主赏识,一个副堂主之位少不了,何必要在飞凤庄这种鱼草不生之地蹉跎岁月!”封云瞬间让费如安失去战力的手段让袁奉朝心惊不已,不敢冒然出手了,而是好言相劝道。
  宁为鸡头莫为凤尾,况且他身为宁安府六扇门第十二小组捕头,若不是飞凤庄,他何必要掺杂这种事端之中。
  “若是你们堂主来说此话我或许会考虑一二,但是你还不够资格!”封云笑道。
  果然他话音刚落地,袁奉朝就勃然大怒,一招金燕横空,施展独家轻功,脚踩七星,如同夸父逐日,踏向封云。
  袁奉朝这门功法据说有憾天逐日的能力,练至大成一步可踏出两三丈,且极重气势,一步踏出与他对敌之人仿佛有一只脚踩着头顶一般,心中忍不住产生一种跪伏的感觉。
  只可惜,袁奉朝所练只是一部残篇,徒有其表,否则实力不会仅限于此,只是尽管如此,封云也感觉到身体四周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禁锢着他的行动。
  封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以势压人的功法,若是费如安完好无损,他们二者联手或许会对封云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但是现在费如安失去战斗力,单凭一个袁奉朝还不至于让他屈服。
  心态稳定,又身怀铁布衫这种强悍的外功,封云丝毫无所畏惧,施展神行百变,一招鱼翔蓝天,身形高高掠起,谭腿爆发于袁奉朝硬拼了一记,身形再次爆闪,激发出一道拳力,凌厉的拳力直奔袁奉朝心口。
  袁奉朝也是战斗经验丰富之辈,丝毫不慌乱,一招燕回朝阳,身体凌空平舒躲过封云必杀一击,翻转的同时,两只铁柱一般的大腿狠狠扫向封云。
  袁奉朝凶猛也激发了封云的好战之心,一招铁闩横门全力挡住袁奉朝猛烈一击,铁布衫爆发身负千斤之力将袁奉朝推搡出去,刁钻的一拳狠狠砸在袁奉朝大腿外侧。
  大伏魔拳法本就刚猛,配合封云强大的力量,纵然袁奉朝极力化解仍然吃亏不少,落地的时候一腿轻一腿重。
  小胜一把,封云更是无所畏惧,身体没有停留,施展神行百变急掠至袁奉朝面前,趁着他站立不稳,双拳紧握,大伏魔拳之石破天惊猛然爆发,这一拳若是落实了袁奉朝必定受伤不轻。
  就在双拳快要落下的时候,封云神经紧绷,一招推窗望月,身体倒卷而回,眼角的余光发现在他与袁奉朝之间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白净的拳头。
  “崔文、李固!”封云暗自心惊,等站稳脚跟后,封云朝着二人微微拱手道:“见过崔总捕头,李捕头!”
  封云是带着面具的,二人自然也认不出眼前之人居然是他们的同僚。
  袁奉朝从生死关头回过神也恭敬的立在一侧:“袁奉朝见过总捕头,李捕头!”
  不管暗地里三堂是如何的嚣张跋扈,但在明面上遇到六扇门,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外敌当前,尔等居然在这里内斗不止,成何体统!”李固冷冷的扫视着封云与袁奉朝,大声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