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格局

第二百八十一章 格局

    血祭阁无人知晓,也没有人听过这个名字,但是能做出屠戮一百多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来说,这个门派即便不是魔教也比魔教歹毒。
  
      从孔氏兄妹那里,封云得到了几点有用的信息,自从苏河被封云斩杀之后,苏成就一直针对他做着谋划,千方百计的想要致封云于死地,孔氏兄妹只是第一批,至于其他手段孔氏兄妹限于地位并不知情。
  
      第二,这次宁安府动静闹得比较大的,并不是封云经常听闻的血魔教,而是二十四魔教之一的九龙殿。
  
      二十四魔教是六扇门对大秦国境内所有魔教的一个统称,总共二十四个门派,而但凡列入二十四魔教中门派都是六扇门重点打击对象,几乎是不死不休的状态,血魔教、九龙殿都属于二十四魔教。
  
      九龙殿位于大秦凉州与吐蕃交界处的九龙大峡谷内,峡谷幽深、峰林奇特,鬼斧神工而又五彩斑斓,峡谷山石多为红色,层次清晰,色调各异,像是置身血色海洋中一样,能摄人心魄。
  
      九龙殿位于峡谷深处,若无专人引导根本找不到入口,峡谷中红色血石似乎有魔力一般,但凡在其中逗留半日,不管武功有多高,必将使人气血紊乱,暴血而亡,故而那里成了武林人的禁忌。
  
      九龙殿教众为人凶横,近年来更有迹象表面九龙殿投靠吐蕃成为吐蕃南下攻秦的马前卒,六扇门遂将其列为二十四魔教之一,成为六扇门重点打击的对象。、
  
      只是九龙殿活动范围主要在凉州,雍州还是很少见到,让封云微微有些纳闷的是,血魔教作为本地教派早已深深融入大秦当中,但九龙殿作为外来势力如此大张旗鼓,就不怕被六扇门盯上么?
  
      有九龙殿插手性质就不同了,封云不敢耽搁,带着人马直奔宁安府。
  
      “捕头,这几天风餐露宿的,要不吃点东西在回六扇门?”进了城门,殷丽指着一间酒楼道。
  
      虽说这几天出去的时间不长,但出了庄园那件事情,众人都没有什么心情,胃口大减,感觉有些清瘦了。
  
      封云也是饥肠辘辘遂同意了殷丽的提议,进了最近的一家酒楼,在一楼大厅内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大堂内客人也不是太多,封云和薛城去了后面的茅房,留下梁雪霏和殷丽点菜,只是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就见桌子旁围着几个彪形大汉。
  
      个个腰大膀圆,穿着麻色宽袍,头顶上用细麻编织的绳子圈成一个圆圈。
  
      为首汉子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话,一只脚踩在板凳上,调戏的看着梁雪霏和殷丽,“都说中原女子温软如玉,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如此英气的两个女子!”
  
      薛城恼怒就要冲上去被封云拦住急道:“捕头,这群蛮子竟如此欺负人!”
  
      封云呵呵一笑,“不会是想英雄救美吧?”
  
      薛城脸色一红,揉着鼻子,“我不是看她们两个姑娘家的,被一群莽汉欺负看不过眼吗?”
  
      “真要英雄救美也得等他们动手后再出手啊!”封云戏谑的看着薛城,虽说薛城与殷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只要略加调侃薛城就会脸红。
  
      “好了,真要被欺负了,有你出手的机会!”封云拍了拍薛城肩膀以示安慰,梁雪霏、殷丽也是练武之人岂会轻易被几个莽汉欺负,又问道:“这些人是什么人?”
  
      封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穿着的人,看着并不像是汉人。
  
      “他们是西夏人!”
  
      闻言,封云微微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不同等于以往的任何一个朝代,文化方面是盛唐遗风与程朱理学的一种结合,地理格局方面,北有女真、契丹、鲜卑、蒙古、西夏等异族,西有吐蕃、西域诸国等,南有南诏与百越,东有琉球、高丽与倭国,可谓是群狼伺虎,纷乱陈杂。
  
      大秦立国已三百余载,土地兼并严重,苛捐杂税繁重,但决策者却视而不见,不顾周边群狼虎视,宫内外戚宦官轮番掌权,朝堂之上,党争不断,热火朝天,苦的却是支撑这座大厦的基石。
  
      雍州是连接中原与凉州的枢纽,而凉州又是连接大秦与西域要道,雍州凉州北边是西夏,南边则是吐蕃,雍州凉州就像是大秦这个巨人斩出的长刀,将北方异族和西南异族一刀分开。
  
      北方异族穷凶极恶,贪得无厌已将边境推进至山海关一线,故而雍州、凉州不仅是连通西域,分割北方异族与西南诸民族的要地,更是大秦唯一的养马之地,若雍凉有失,大秦大好河山必将毫无防备的展现在异族的铁蹄之下。
  
      在安宁县的时候,封云一直为生活所奔波,到了宁安府他才有机会、有资格接触到这些信息。
  
      西夏是农耕与游牧的结合,故而不像蒙古、契丹等异族那般有着季节性的限制,加之民风彪悍,虽国土面积不大,但却是大秦的心腹大患。
  
      “滚!”就在封云沉思之际,殷丽显然被几人扰的不耐烦,爆喝一声,一脚踢向为首汉子。
  
      “吆喝,脾气还挺烈的!”为首汉子灵巧的躲过殷丽攻击,依旧一脚踩着凳子,脸上的戏谑之色更甚。
  
      咦?封云微微眯着眼睛,刚开始以为为首汉子只是一个莽汉,可刚才的闪躲间封云意识到,汉子的实力不弱,最起码也在二流以上。
  
      这下封云就不能看好戏了,上前在汉子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按住汉子肩膀,轻轻拍打着,外人看,封云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实则手上用力不轻,压得汉子喘不过气来。
  
      “这是我的座位,你这一脚踩上我如何座?”封云用力压着汉子,使得汉子面红耳赤,喘着粗气。
  
      汉子冷不防被封云压制住,强扭着脖子看到封云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瞪着眼想要挣扎奈何封云手劲越来越大,直至压得汉子跪倒在地。
  
      远处的桌子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十指纤纤,肤如凝脂,年约在二十岁左右,身边同样立着几名西夏汉子,看到这一切,女子款款走了过来,朝着封云盈盈一拜,“这位公子,下人不懂事,多有得罪,还请公子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