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 第四百三十章 隐瞒的真相

第四百三十章 隐瞒的真相


  灭世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秦漓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她始终搞不明白,世界的意志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尤其是对古河汐做的事,简直没有道理。
  或者,就像是魔尊说的那样,其实世界的意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不,准确来说,是创造了这个世界的神明,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秦漓不免感到有些好奇。
  问仙同样感到好奇,但他并没有秦漓想的那样多,他纠结的,是“世界的意志”到底是什么东西。
  听上去和天道有些相似,又和灭世者有所关联,可这样重要的存在,他却从未在任何典籍记载上见过。
  问仙自问现世以来也算是博览群书了,事实上他可不仅仅是看了摘星阁的话本而已,各大门派的藏书阁,秦漓都有带他偷偷去过。
  甚至连摘星阁都没有相关的记载,这太不正常了。
  问仙直觉,不管“世界的意志”到底是什么,都一定不会是什么美好的存在,不然秦漓也不会一直瞒着不告诉他。
  两人各怀心思,问仙对照着陆清潇留给他们的地图,带着秦漓一路朝着中洲而去。
  说来也怪,本来以秦漓现在的实力,虽做不到像龙族那般瞬息万里,但也可以做到一步千里,可不知为何,到了万年前,她分明感到周围的仙气浓郁,修为却被隐隐压制住,施展不得。
  没有办法,两人现在只能选择御风飞行。
  听到秦漓说出身上的变故,问仙想了想,猜测道,“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他示意秦漓停下,然后从秦漓手中接过问仙剑,向着面前的一棵大树劈去。
  问仙剑乃是神兵利器,即便现在剑体受损,做到削铁如泥也是轻而易举,可现在,剑气挨上大树,竟然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色划痕。
  “所以不是你变弱了。”问仙看了那道划痕一眼,得出了一个结论,“而是周围的环境发生了改变。”
  秦漓一点就通,她指尖凝聚出一道剑气,然后手腕一转,朝着面前的大树劈去。
  一道凌厉寒光闪过,大树从中折断,轰然倒塌,只余下半截树根。
  这一道剑气秦漓用了十之八九的实力,放在万年后,也是能够撼天动地,劈山断河的了,而到了万年前,却只能撼动一棵树木。
  怪不得万年前强者倍出,这里的环境与万年后可谓是天壤之别,换句话说,同样是仙人境界,万年后的仙人与万年前的仙人相比,就相当于是一个刚刚踏入修真界门槛的初学者与成名已久的仙人大能的区别。
  那么……
  “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是仙人境界,来到万年前就可以松懈几分不用在勤于修炼了,没想到,就算是来到这里也一刻都不能放松。”
  秦漓忧伤的叹了口气,虽然她早就预料到就算万年前的这个时候正是世界的意志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想要斩杀对方也并不容易,但是也没有人告诉过她,万年后的仙人放到这个时代,简直都没眼看啊。
  就很烦。
  “先别想这么多了。”问仙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抚平了秦漓眉宇间的沟壑,安慰道,“先把人找到了在说,人找不到,有多深厚的修为都无济于事。”
  “更何况我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这里仙气如此浓郁,以你的本事,三个月,难道还赶不上万年前的这些人吗?”
  “你倒是真看得起我。”秦漓将他的手拿起又放下,笑了笑,回道,“但你这话说的也确实不假,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问仙,“……”
  问仙猝不及防被噎了一下,原本准备好的安慰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的,还怪难受。
  对不起,还是他想多了,他竟然会觉得秦漓会因为这种事意志消沉。
  他有罪!
  不过有一件事,秦漓并没有告诉问仙,倒也不是有意瞒着他,她只是单纯的觉得对于问仙而言,完全没有说的必要。
  那就是如果万年后,永坠黑暗之地撑不住,世界的意志破界而出,他们两人身为万年后的人,也会因此而丧命。
  他们二人身上的因果到底是属于万年后的,即便是跨越时间长河也无法逆转这一规则。
  不过对于问仙而言,不,准确来说是对于这个世界的人而言,这一点并没有什么意义,总归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能够拯救自己的机会,就算是因此而灭亡,他们也会重新轮回。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也就彻底失去了自由,不过相对的,他们也会遗忘那些关于觉醒的事情。
  不知者总是幸福的,从这点上来说,失败对于他们倒也不算是那么难熬了。
  可秦漓就不一样了,她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这方世界,若是死了,便也就真的死了,魂飞魄散,烟消云灭,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甚至她最后停留的这个世界,都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记得她。
  若论失败的后果,显然秦漓承受的痛苦和付出的代价,要多的多。
  但她本人倒是自我感觉良好,丝毫没有对于万一失败的恐惧与担忧,反而乐得其在。
  尽人事,听天命,她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最好的,若是这样还是败了,那也是她技不如人,没什么可抱怨或是后悔的。
  秦漓对于这些事情一向看的开,但问仙就不一样了,以免这人知道真相以后做出什么无法预估的毁灭性的事情来,秦漓觉得,这些事她还是先不要告诉他比较好。
  反正……还有五年的时间不是吗?
  秦漓收回剑,拉了拉问仙的手指,说道,“走吧,时间不等人啊。”
  问仙点点头,没有多想,带着秦漓继续向着中洲的方向御风飞行。
  万年前比他们所在的时代更加适合修炼。
  不仅仅是环境上,更是氛围。
  这一路走来,山清水秀,千山一碧,在上界众生灵齐心协力的修复下,已经完全看不出来百年前大战的惨烈。
  也是亏了这个时代仙气浓郁的福,这里的山河碧水本身的修复能力就很强,不然秦漓现在看见的,恐怕就是生灵涂炭,万物枯寂。
  战争过后各族似乎都意识到了团结与和平的重要性,亦或是因为同病相怜,或者是某种共情,总之,秦漓一路上遇到的修士或者是妖族,都很和善友好,走过路过的,彼此都能互相聊上几句。
  甚至他们还能见到早已灭绝的神兽与一些稀奇古怪的种族,像是传说中的鲛人,长着羽翼人身的翼族,三头六臂的巨人族,他们存在于此,意外的并不违和,反而给人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相比之下,他们遇见的那些驾驭着各种飞行法器的人族修士,看起来就显得过于普通平常了些。
  其中一位看起来普通平常的修士与秦漓擦肩而过,友好的停了下来,转过头来关心的问了一句,“你们要去哪里?”
  哪怕秦漓一路上已经回答过无数人或者奇妙生物这种问题,她还是非常耐心的说道,“中洲。”
  那位修士闻言和善的笑了笑,“巧了,我也要去中洲,不如我们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