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逍遥在大宋 > 打探

  回到客栈,把在怡红楼情况说了出来……秦固猛得捶着桌子喊道:“一万两!我们那来这么多银子。”
  我扶着脑袋言语:“要湊足一万两,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再说,就算我们真的有这么多钱,里面的人肯不肯放过月儿姑娘……”
  “那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小妹继续待在那风流之地!”
  我抬头,见秦固站起来在原地转来转去,见他这么焦急,我努力劝道:“秦大哥!你别急,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秦固渡步看着我,然后坐在椅子上,眼睛望着我说道:“贤弟,你平时鬼主意最多了,这次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啊,我不能再让小妹告破那种地方,这样尽早她会有危险的!”
  我深深点头表示明白,吐出口气下定决心说道:“既然这样,我看也没什么好办法了,只能想个办法把秦姑娘给偷出来。”
  “偷……”
  “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办法。”
  秦固显得有些犹豫,当然我理解他,谁都没有干过这种行当,难免会不会成功,风险很大,但很明显的是天来并不在我们这边!我说道:“秦大哥,我们也没有多余的时候可以想了,听秦烟的意思好像已经有人开始胁迫她了,在拖下去的话恐怕会有所闪失。”
  “可是……我们即不会,也都没有这方面经验,该怎么做呢?”
  是啊,该怎么做呢!我捏着下巴苦思,最后我捶下手掌讲道:“对了!就这么办。我们先想个办法混到怡红楼里去当下人,等熟悉了里面的环境之后,再趁着无人夜深的时候想个办法把月儿姑娘给带出来……对对!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秦固想了一会,最后点头,同意了我这个想法。
  ……
  “贤弟啊,你的办法虽好,可是我们刚才转悠了半天也没办法进去……”我们此刻蜷着袖袍,穿着破旧的衣服,头发也弄的乱蓬蓬的,活一幅乞丐模样,怕被人也认出来,脸蛋上也抹了些土灰。
  我烦闷的望着里面,脑袋也空空的。
  这时有台花轿落在了门口,我回头看去,只见轿头压下,几指白皙的手指拉开户帘,随着脚步跳出,从里面出来一位年轻女子,她柳眉杏唇,一袭淡红色的衣服。
  我此时眼睛提溜一转,想到了什么,赶紧小跑着过去,秦固也跟了上来……
  “你们干什么,”一个年轻小伙拦住我们。
  我没有理会他,径直朝那女子喊道:“小姐,我们是从外地逃难过来,已经有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可怜可怜下我们吧!”
  “是啊,是啊”秦固也点点头。
  “欸欸,陈姑娘现在没空理你们,快走开,”那小伙推着我,想赶我们走。
  孙姑娘正看着我们,见我们楚楚可怜的表情,叫停了下人,对着我问道:“你们,真的有好几天都没吃东西?”
  我跟秦固对视一眼,知道机会来了,急快点头……
  “那这样,刚好我们怡红楼缺两名执快。吉而你闵带他们进去吧!”
  那个名叫吉而的小伙点头答应,然后冲我们招呼道:“好了,你们现在就跟我吧。”说完他们朝里面走向,我们见此,连忙也跟着走了进去。
  ……还是那个老鸨女人,她坐在桌边眼睛盯着我跟秦固,弄的我们心里紧张兮兮的。这老女人应该不会是认出我们了吧,不过,老鸨看了一会我们就收回了眼光,我松了口气,幸好幸好,可能是时间推移加上我们这时候打扮成这样,所以没有认出我们。
  这时那老鸨也不知是从那里拿出二张纸放在桌子上,说道:“在这里工作呢,一要吃苦,二要耐劳,否则老娘我随时开除你们,明白了吗!”
  我们吓了一跳,连连点头。
  “恩,”那老鸨见我们回答干脆,把纸张递到我们面前,“那好,在这里印下手印就可以了,从此你们就里我们怡红楼的员工了。”
  我跟秦固互相疑惑的看了二眼,我手点上旁边的盒子,看了看食指上面的红色印点,低头看着那墨纸张,缓缓按了下去。那老鸨见我们都按完了手印,接过纸张看了一眼,折着放到怀里,“好。那你们就跟着带你们来的吉尔吧,他会告诉你们今晚住在那里……”那女人交待了一下情况之后就走了。
  我看了一眼秦固,都从眼神中看出了不安,也不知道竟然这么容易就混进来了,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天已经漆黑,我们跟着吉尔走到了怡红楼后方的屋子那,吉尔指着一间木屋说道:“喏,这就是你们的房间了,我叫吉尔,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叫我,我就住在上头。”
  “欸!这位兄弟”我叫住了他,问道:“请问我们以后要做些什么,还有什么叫做执快啊。”
  “哦,这事说起来也简单,就是平时在小姐们跟客人说话时,你们负责站在门外,当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时要进去,帮我们小姐解围,但同时也不能得罪客人……具体的事,明天会有人会对你说的。
  “原来是这样。那下午那名美女是什么人?”我继续问道。
  “你是说陈姑娘啊,她可是我们怡红楼的招牌哦,鸨妈可喜欢她了。”
  原来也是跟秦固的妹妹一样都是花旦,难道可以坐轿子。
  等吉尔走后,我跟秦固走了进去,这屋子还不错,因为有些小跟灰暗,但还算干净整洁,墙壁两边摆着一张床,中间有一张桌子,我坐在床上身体有些酸麻,身子朝后躺着。
  秦诺坐在对面说道:“贤弟,我们现在已经进来了,接下去应该怎么做?”
  我坐了起来,缓缓说道:“秦大哥,不要着急,既然我们现在都已经进来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等我们见到月儿姑娘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恩,我主要是怕小妹有危险,不过现在跟小妹在一个地方,我心里也舒坦了许多……”。
  我跟秦固又商量了一会,知道接下来只有慢慢等待明天的情况了。把脸上的脏东西洗干净后,吹灭蜡烛,静静地躺在床上,我摸出在腰间的那块金牌,摸着那牌子上面,也不知现在公主是怎么样了,渐渐眯起眼睛,就这样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