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霸刀绝天之不一样的风 > 第二章 奸臣想害朕,小人欲夺权

第二章 奸臣想害朕,小人欲夺权


  “小少爷,小少爷,这里是少爷的书房,你不能进去”。
  这个大喊大叫的是天佑的丫鬟,她叫玲玲,她的声音也和名字一样像铃铛一般动听,她和天佑一般大,专门伺候天佑起居,这是天佑自己要求,他不喜欢一个比他大且成熟的女仆在身旁伺候,容易引起他的犯罪心理。
  她口中的小少爷自然就是天佑,而少爷自然便是他这辈子的爹,天佑正在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他爹的书房,如果跑的慢了,他那个“可爱动人”的小丫鬟一定会阻止他进去。
  只因不小心看到了他姐姐的裸体,当然了这是无心的,而且还是这么小的时候,才四岁能有什么邪恶的想法?
  不过看到她要杀人的眼神时天佑知道,如果不跑的快点,那么真的可能会再去见地藏老大。
  “什么事,大吵大闹的,没个分寸”。
  房门打开,从门里走出一个和天佑爹长得一般像的人,但是年龄要比天佑爹大很多。
  虽然没有他爹那么英俊,不过却要比天佑爹魁梧许多,眉宇间更是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这不是别人,正是他爹的爹,也就是天佑的爷爷。
  一身青色长袍穿在他身上更显威严。
  “爷爷……”
  天佑用自己奶声奶气的声音叫着。
  “我的乖孙儿呦”。
  听到天佑的呼唤,一改严肃表情,一脸的宠溺。
  “谁欺负你啦?说,爷爷给你出气”。
  这时候天佑父亲从爷爷的背后走了出来。
  “爹,您别宠坏了佑儿,这府上哪还敢有人欺负他?”
  天佑的父亲虽然说着不让他爷爷太惯着天佑,但是他眼中却满是疼爱。
  “哼,他是我罗烈的孙子,就是宠坏了又何妨?难道在这沙岭还有人敢找我们罗家的麻烦不成?”
  胡飞这辈子叫罗天佑,他父亲说是让上苍保佑的意思,天佑很喜欢这个名字,这名字中有家人的祝福,让他时刻记得家中的温馨。
  天佑爷爷口中的罗家更是沙岭四大家族之首,也是天佑现在的家族。
  “没有谁欺负我,我就是听说爷爷过来,想爷爷,就跑过来了”。
  天佑爷爷一听天佑这么说脸上都笑的堆起了褶子。
  “哈哈,我家小天佑最懂事,哈哈”。
  天佑父亲一辈一共有四个兄弟,天佑的父亲是二儿子,叫罗玉,也是家里的金库,掌握家中一切财务支出。
  大儿子,也就是天佑的大伯,叫罗昊,也是家族暂时的掌舵人。
  罗昊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
  天佑和姐姐出生以后那女孩儿来过一次,她比天佑大三岁,是个不太招人喜欢的女孩儿,至少天佑不喜欢。
  不知道怎么形容,走到哪里都是一副大小姐的样子,貌似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不过对于她的不礼貌天佑并没放在眼里,经历过一辈子的人,谁会和一个小女孩儿一般见识?但前提是他别招惹这位小少爷。
  看到这女孩儿的态度,天佑已经猜到了她父亲对自己二人的态度。
  如果罗玉没有他这个儿子的话,那么就不会有望成为下一代的家族掌舵人,他被安排掌管家族外在的一些商铺,不常在家。
  这次是罗烈唤他参加家族会议,这才回来,不过貌似罗昊对此并不感冒。
  天佑的父亲叫罗玉,他是个没什么野心的男人,总在外面忙商铺的事情,所以天佑很少看到他,偶尔看到了也是因为有事情才回来。
  练功,看书,学习书法是罗玉的爱好,天佑娘亲说罗玉的功夫很厉害,不过天佑不这么觉得,至少看过很多武侠电影的他认为罗玉顶多算是二流高手。
  天佑和母亲提过要学习功夫的事情,但他母亲不同意。
  她说至少要等天佑十岁那年再说,那时候根骨才算发育,现在的天佑还太小。
  母亲都这么说了,天佑还能说什么呢,还太小,听到这三个字,天佑说不出的滋味。
  很久没听过这样的话,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小少爷也不错,毕竟这样温暖的家庭是很少有的。
  罗玉还有两个弟弟,老三叫罗龙,是个花花公子,他不干涉家族的任何决定,专心做他的花花公子,出入各大风月场所。
  他之前也来过天佑家,还抱过天佑,一身的脂粉味儿。
  不过凭天佑的直觉,洛龙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毕竟谁会当着一个四岁小孩也伪装呢?他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被天佑看在眼里。
  虽然天佑没有在家族争什么的打算,但也不能接受有人在罗玉背后捅刀子。
  所以对家族里的每个人他都仔细的研究过,对于罗龙,天佑的结论是,如无小利,定有大谋。
  至于罗烈小儿子,叫罗虎,天佑有时候会忍不住想,罗烈老爷子是不是在生他俩的时候已经没了耐心,起名字都这么敷衍。
  天佑对罗虎的评价只有几个字,武痴,嗜酒,重感情。
  罗虎和罗玉的关系最好,罗玉在外打理商铺,难免与人磕磕碰碰,每次有这种事,罗虎一定一马当先,他和罗玉的关系是在外面用拳头打出来的。
  罗虎是罗玉最放心的一个人,他来天佑家的次数也最多,他来的时候刚喝过酒,只是摸摸天佑的头,说了两句场面话便离开了。
  “天佑,你长大想做什么呀?想不想代爷爷掌管家族?”
  罗烈抱着天佑走进书房,一边还用他那满脸的胡茬摩擦着天佑的小脸儿。
  天佑对这感觉实在不喜欢,尽管他努力的挣脱罗烈的魔掌,但他这小身板实在没办法做到反抗,在几次反抗无果的情况下,只能继续感受这不一样的亲情。
  罗烈最终让天佑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再折磨我们的小天佑。
  “掌管家族?爹,这样的玩笑可开不起,何况还有大哥在”。
  罗玉听到罗烈说到掌管家族,立刻站出来说话。
  “你大哥?他什么德行我不知道?这是还趁着我还在,要是我不在了,你们哥儿几个能不能继续留在家族都不晓得”。天佑静静的听着,看来罗烈对罗昊的野心是知道的。
  “哼,你,我是指望不上了,难道我指望我的乖孙儿你也有意见?”
  罗烈看了一眼罗玉,显然他对罗玉的说法很有意见。
  “你呀,就是没有你大哥的野心,要不然我也不至于把家族交到你大哥的手里”。
  说到这里,罗玉和罗烈再没有继续交谈下去,天佑气氛有些尴尬,马上站出来圆场。
  “爷爷,爷爷,你背我出去玩好不好?我想去抓蜻蜓”。
  天佑很是时候的卖起了萌,罗烈一听他的宝贝孙子要出去玩,马上笑着背起他走了出去。
  这次罗玉没有跟着,他怕罗烈再提起掌管家族的事情,他知道罗烈这次问的不是天佑而是在问自己。
  罗烈离开不久天佑便被送回了房间,天佑和姐姐的房间是分开的,不过只是隔壁,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误会。
  天佑偷偷的摸进他姐姐的房间,看她已经不生气了,才敢进去说话。
  “姐,干嘛呢?怎么今天没出去玩?”
  “你还敢来?不怕我收拾你么?”
  女孩儿头也不抬的说道,她正在看着一本书看的入迷。
  投胎的年代到底是什么时候,天佑不知道,这里的人们按照该地区所在王朝记载时间,但他没听说过这里的名字,很显然这里并不属于他们所知道的任何一个年代。
  这里的文字和他所熟知的有些不同,但只是有些不同,只要仔细研究一下很快就能学会,天佑这时候已经基本都认识了。
  天佑曾想办法打听咸菜和管成龙的消息,可最后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毕竟每天出生的孩童就像牛身上的虱子,如何能查的过来。
  就是这小小的沙岭都有几十万人,那这整个大陆又有多少人?
  按照地藏老大临别前的说法,自己等人应该去一个和平年代,也是自己熟知的地方,而不是这蛮荒一样的大陆,据说这里竟还有魔兽的存在。
  天佑此时想到潇潇给自己的兽语决,不得不认为这是潇潇故意为之,但他怎么也想不通潇潇为什么这么做。
  可以理解为本来他应该去清朝做个侠客,现在,却不知道身在何处,更严重的是,咸菜和管成龙是否还活着都不知道。
  地藏老大给他们的礼物,摆渡人木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送来。
  “姐姐,你哪能忍心啊?你最疼弟弟我了”。
  说着天佑还拿着自己的小拳头给他姐姐捶起了肩膀。见天佑这般乖巧,就再没了为难他的意思,对付一个小女孩儿,对天佑来说还是手到擒来的。
  天佑很宠着他这个姐姐,毕竟在未来的很长时间里,这女孩儿将和自己一同成长。
  天佑的姐姐全名罗梓怡,按照罗玉的说法是桑梓之情,怡然自得,女孩子,不要离家太远,在家中便好。
  “小少爷,原来你在这儿,这是夫人让我送来的糕点,你快吃”。
  正在天佑给梓怡献殷勤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的丫鬟。
  她是天佑母亲江琳儿刚招进府的侍女,叫小蓉,很乖巧,平日里很会讨天佑母亲欢心,人也张的标志。
  天佑看了她一眼,接过了她手中的糕点。
  这是天佑总吃的糕点,母亲知道他爱吃,经常叫后厨做给他吃。
  “嗯,放这里就行了,你出去吧”。
  天佑说道,他不喜欢身边总有个佣人在,那样很别扭。
  “是”。
  等小蓉出去以后,天佑迫不及待的打开食盒就要把糕点放进嘴里,这糕点是叫榛子酥,是用剥好的榛子仁做成,外面有一层酥皮,很脆,里面用面粉裹着小块的榛子做成的小糕点,平时天佑很喜欢吃这种坚果做成的糕点。
  不过今天的糕点天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平日里都不会有这种感觉,他拿着糕点在原地转了几圈,拎起食盒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也没有和梓怡打声招呼。
  回到房间,天佑小心的将一块糕点藏在袖中,转生又走了出来,他发现小蓉竟没有离开,正躲在一颗树后观察着这里。
  天佑没有声张,就好像没有发现小蓉的异常,蹦蹦跳跳的再次回到梓怡房间。
  “姐,一会儿我想出去下,可我怕小蓉看到告诉母亲,她现在就在外面看着,你能不能帮我牵制一下?”
  天佑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于是来找梓怡配合,平日里梓怡最是疼他,所以有事的时候都会来找梓怡。
  “你又要去偷吃,小心被抓到打屁股,去吧,我知道怎么做的,不过别忘了给我带些回来”。
  梓怡看着天佑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可怜的看着自己,只能把拒绝的话改成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