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贫农大亨 > 第三章 消失的东城

第三章 消失的东城


  第三章消失的东城
  这样想了半天,热血沸腾了半天,不知不觉的混到了下班的时间。乔骏回房间洗漱一下就去餐厅吃饭了。
  到了餐厅,大台看着乔骏问道:“大副,看到船长没啊?”
  “船长?没啊。”乔骏被这一言问的有些发蒙。
  “这就有些奇怪了,以前这个时间船长早就下来吃完早餐了啊。用不用我去叫他啊?”大台说道。
  “不用,可能船长昨晚太累了今天休息时间长了点呢,反正你把饭留着,等他醒了给他热热就行了。”
  “哦。”大台撅了撅嘴巴一副老大不乐意的样子。
  一转眼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大台看着大副笑着说道:“大副,船长这早饭不吃,午餐也不吃,要修炼成仙啊,我猜肯定是昨晚没干什么好事。”说完冲着大副做了一个淫邪的鬼脸。
  乔骏当即有些发愣,虽说这个船长有些变态,可是船上的事物他是责任心非常强的,并且作息时间非常规律,今天这么离奇的事还从没有发生过,虽然和他性格不和,但怎么说也是领导,同舟共济这一说也是有一定的道理。所以乔骏就支配大台去船长房间叫船长。
  过了不到十分钟,大台慌慌张张的跑下来,对着大副磕磕巴巴的说:“船,船,船长不见了。”
  “什么?船长不见了?”乔骏也惊讶道。
  “是啊,我去他房间敲了半天门也不见里边有动静,我就觉得奇怪,推开门直接进去看船长房间连个人影都没有。”大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乔骏想也没想就冲到驾驶台,到了驾驶台一看也不见船长踪影。当即全船广播通知船员寻找船长。
  一直找了三个小时,全船20多个人仔仔细细的把每个角落都找了个遍,甚至连双层底都找过了也不见船长。这下可不得了了。船长东城失踪了。
  这一突如其来的事故让乔骏心里发慌,这是跑了这么多年船发生最离奇的事。现在最大的可能就是船长可能落水了。
  平日的懒散和悠闲并没有让乔骏变得六神无主。乔骏当机立断调转船头,沿原路返回看看能不能找到船长。
  随即乔骏用卫星通讯给公司报出这一世故。并发出电文向过往船只和附近岸站发送人员失踪的消息。公司对这一消息非常震惊,一再的叮嘱乔骏立刻封锁船长房间,不让任何人破坏船长的房间现场,对全船的人员由乔骏做一次笔录,自头一天夜里到第二天船长失踪这段时间,所有船员的活动和有无接触船长都要做好记录。并且从印度洋到国内这段航行时间由乔骏暂代船长之职,其他驾驶员依次递补。
  晚饭期间,除了一个三副在当班,其他人都集合到了会议室,等着做笔录。这一次虽然人依然是这么多,可是却是出奇的安静,平日里如话痨般的水手葛畅也是正襟危坐,一副严肃的样子。看他们的样子好像都极其恐惧。乔骏从最先发现船长失踪的大台开始问起。大台磕磕绊绊的把经过描述了一遍。
  “那你从昨天夜里到今天白天船长失踪时你都在干什么?”乔骏正色问道。
  “昨天夜里在张鹏房间看完美人鱼照片就回去睡觉了,今天就洗洗碗筷,然后就在房间了。”大台回答道,然后又加了一句话:“哎,我想起来了,昨天张鹏说当时拍摄美人鱼照片时,船长也在驾驶台,是不是被美人鱼给抓走了?”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顿时在20个人的心理炸开了。今天早上还在嘲笑大厨大台的胡言乱语,现在不得不说乔骏也是有些害怕了,如果照大台这句话说来,那么那天站在驾驶台上的人不只剩我和张鹏了么。想到这,乔军的嗓子眼都快冒烟了。其他人也都惶恐不安,如果说见到美人鱼一面就要丢了性命的话,那昨天全船的人员都看过照片了,是不是全船的人也都有危险啊。
  恐惧的传染速度堪比光速。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一旁的水手刘欣终于承受不住这一连串的事件崩溃的大哭。刘欣是泰昌轮上年龄最小的一个,今年才16岁,由于家庭条件不好,所以偷着改了户口本的年龄就来跟着大人一样跑远洋了。从未见过什么世面,也没有经历过太大的起伏,所以这个小家伙承受极限并不太高。乔骏看着眼前的一帮难兄难弟,心中抹过一道悲凉。不过逐渐冷静的乔骏心想:“我不能慌啊,我这边要是乱了阵脚,那兄弟们不更是无法安心了么,所以现在谁都可以慌,我不能也不可以慌。”
  忍住自己心里的恐惧,乔骏厉喝一声:“吵什么,哭什么,现在什么都还没调查清楚,都乱什么乱。还有大台,你昨天还没过够说书的瘾么,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拿那些迷信的是来添乱。就算那个诅咒是真的,要抓也是先抓我,我现在都好好的,你们慌什么,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许再提美人鱼之事。”
  突然发威的乔骏让在场的人又安静了下来。虽然美人鱼的那些故事遥远的让在场的人不太相信,可是船长这一失踪却仿佛是在验证着这个故事一般,无法再让他们用正常逻辑来思考了。所以当恐惧碰上不可思议,人的正常思维就会被逐渐的瓦解。好在刚才乔骏的一段怒骂让这些人又镇定了一些,虽然神智不清,可乔骏的话句句在理,让他们无可辩驳,所以也都慢慢的恢复正常。只是在心理默默祷告乔骏会安然无恙。否则,如果乔骏也出事了,只能崩溃的选择相信这些故事,而且早晚会轮到自己头上的。
  刚刚引来骚乱的大台在此刻也是沉默不语,暗自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不过见到大台沉默不语,乔骏也是放下心来,终于没有人再提美人鱼这事了。
  笔录一直在进行,除了大台中午叫船长吃饭时去过船长房间一次,再也没人与船长或者和船长有关的事物有过接触。所以对于船长的失踪乔骏也是一筹莫展。不过经过乔骏的点拨其他人也逐渐的稳定了不安的情绪。大家都口头决定不再迷信,坚持回到国内。由于事件的特殊,所以乔骏临时决定,这几天所有人严禁外出,大厨和大台备餐的时候额外加派两个人陪同,保证两人一组。所以经过分组后,全船28个人分成了14组,一是避免意外的发生,二来可以在任何人外出时都有一个人证。乔骏和实习生张鹏分到了一组,因为张鹏有美人鱼的照片,所以,其他人都拒绝和他一组。所以只得乔骏跟他一组。
  回到房间后,乔骏努力的回想着今天笔录时每个人的表情,乔骏总觉得有个画面好像哪里不对劲,可是却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心里盘算着,乔骏觉得今天晚上没人能睡着。所以就起身去张鹏房间转一转。
  敲了一声门,只听得里面的张鹏随即大声的答道:“谁?”
  “我,大副”乔骏一听里面的张鹏紧张的声音心里也是发毛。等了半天才见张鹏起身开门。“搞什么呢你,这么长时间才开门。”乔骏望着蓬头垢面的张鹏问道。现在的张鹏全然没了当初来到泰昌轮时的飒爽英姿,当时那种豪气万丈的锐气这几天被这些灵异事件给磨灭了。低垂着眼皮提不起一点精神的张鹏跟六七十岁的小老头似的。乔骏不禁的有几分心疼。上船了这么久,乔骏一直把张鹏当弟弟,现在虽然自己一点头绪也没有,可是为了不至于再出什么事故,乔骏首先就是想开导开导这个小老乡,别让他被吓得垮掉了。
  “当初来跑船是不是还挺兴奋的,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啊?”开了话题,乔骏点燃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给我一支。”张鹏看见大副抽烟也随口要了一根。乔骏想了一会,还是递给了他一支:“只此一次,下不违例,烟不是什么好东西。上瘾就跟吸大烟的没什么两样,如果没烟抽了人真感觉能疯掉了。”
  张鹏接过烟也学着乔骏的样子吸了一口,不过却不像其他刚开始吸烟的人,张鹏既不觉得烟呛人,也不会因为把烟吸进肺里而觉得胸闷难受,反而觉得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了下来。“现在看来,烟真是个好东西。”张鹏随即感慨道。
  “行啊,小子,第一次吸烟就这么有慧根。”见张鹏逐渐放松了下来,乔骏也半开起了玩笑。
  一根烟很快被张鹏给吸完了,可能是第一次吸烟,并且吸得特别的狠,所以,张鹏感觉自己头有点晕,手脚好像都使不上力一般,连站起来的力量仿佛都没有。顺着床边就躺在床上,歇了十分钟左右,张鹏竟然浑身出了许多虚汗。慢慢恢复过来了。
  “大副,你觉得船长失踪这事是怎么个状况,我刚才吸烟时看见烟雾,突然怎么感觉在之前一直在云里雾里呆着似的,咱们怎么好像都被下了一个套似的。”张鹏一脸迷惑的样子。
  乔骏看了一眼张鹏,随后悄悄的跑到门边开了个缝向外面看了看,看外面没人才回来重新坐下。拉着张鹏小声地说“我的感觉跟你一样,之前就是先入为主的把美人鱼联系到实际才恐慌的乱了阵脚。所以我现在更觉得这事有蹊跷。”,四下看了看乔骏继续说道,“我感觉船长这次失踪是我们船上的人干的。”
  听了乔骏这一句话,本来和乔骏头靠在一起的张鹏一下把脖子扯的很远,张大了嘴吧,张鹏感觉比听了鬼故事还要恐怖。“不会吧,我只是觉得蹊跷,但没联想到这层啊,况且我看咱们船上的人哪个都不像啊。”
  “我也只是推断,没说一定是他杀。再说难道杀人恶魔都把自己的脸上写上我是杀人犯啊,这种事以前在船上也发生过。”乔骏压低了声音再次说道。
  “真的假的?怎么可能。”张鹏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有没有胆量和我去调查一下线索。”乔骏望着张鹏说道。
  “调查线索?那不都是警察干的事,我哪里会啊,再说怎么调查啊?”张鹏心里打了退堂鼓。
  “这事不是你躲就能躲过去的,我们以前船上有过类似的杀人事件,而且杀的不只一人。所以你想想,既然如果凶手拿美人鱼事件来借题发挥,那么接下来最大可能对付的就是我们两个人了,早一点找出真凶就早一点真相大白,我们也就更安全了。”乔骏头上已经有汗珠滴下来了。
  看到乔骏也是如此的紧张,张鹏更觉得自己小腿肚子朝前,大脑嗡嗡的叫着,犹如夏天的知了一般吵得自己心烦意乱。
  “可公司要我们保留现场啊,等到回了国内,警察还要上来调查,那我们破坏了现场岂不弄巧成拙。”张鹏不解的问道。
  “你个傻瓜,怎么一点也不开窍啊,等到了国内咱们船上的人不知道又要少了几个了。况且那些大腹便便的警察有几个是正经办事的,上来随便拍几个照片就找个理由结案说是船长自己不小心掉海里了。这事就不了了之了,保险公司给点赔偿,那些穷鬼死者家属也不追究。”
  “好,乔哥,我听你的,你说怎么行动?”张鹏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今晚半夜一点左右,你到我那边,我们到船长房间检查一遍有无可疑疑点。”乔骏给张鹏扔下这样一句话向门外走去,刚要出门又对着张鹏说了一句:“晚上睡觉一定把门锁好,千万要记住。”
  “嗯。”张鹏用力的点了点头。
  送走了乔骏,张鹏前前后后把整个事情又都想了一遍,照着乔骏的思路这件事真有可能是先杀完人然后再趁着大家熟睡时扔到海里了。然后杀人凶手在偷偷的躲回房间。这样神不知鬼不觉。
  想到这,张鹏想到了几天前到餐厅吃饭时大台对船长那种欲先杀之而后快的眼神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了。想到这张鹏赶紧把门在里面反锁上了,把房间的灯闭了。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张鹏想起那天看美人鱼照片时也是大台先开了个头说有人有灭顶之灾。难道真是他。越想越觉得害怕。张鹏在心里反反复复联想了整个过程,心里越加的肯定是大台费杨。肯定是大台先借着美人鱼造谣,而后杀人。
  可杀人动机是什么呢?难道就因为船长一直虐待他,他不勘其辱?虽然动机太牵强,但是大台嫌疑最大。只是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张鹏被自己这一发现吓得都快休克了。手心脚心都是汗。张鹏决定在没掌握证据之前自己坚决不能把这些推断说出去。连乔骏也不能说。一旦风声传到了凶手耳朵里,自己更会招来杀身之祸。这可不是闹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