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傲绝苍穹 > 第四十七章 杀意

第四十七章 杀意

    穆厉睁开了沉重的双眼,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时他身体上的疲劳感依旧没有得到多少接触,过不了多久他可能还会再次睡过去。
  
      第一个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纤细的背影和一条长长的麻花辫。辫子的主人穿着一身淡粉色的衣服,时隐时现的左眼下有着一颗小小的美人痣,她现在正在给穆厉拧着抹布,原本的清水已经混杂上了一些淡红的颜色,在这之前给他擦身子的几盆子水更是直接被红色给染头。
  
      “我睡了多久了。”
  
      这是穆厉睁开眼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他唯一想说的话,倒下前最后记住,的还是他在和秦川比拼内功。
  
      “你醒啦,我还以为你要再过一会儿才能醒过来呢,饿不饿,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吧。”
  
      “不用了,我不太饿,就是觉得浑身都使不上劲,我睡了多久到底。”
  
      “整整一天,你被背回来后已经在床上睡了整整一天了。”
  
      女孩朝着他的床畔走了过来,把拧干净的抹布放在了他的额头上,现在坐在他面前的是他最喜欢的人,这样的情况也曾经发生过几次,他小时候和人打架的时候受伤了,眼前的人也是这样细心的照料着他。现在穆厉躺的地方正是自己的房间。
  
      “对了!师姐,师姐他们怎么样了,啧……”
  
      忽然想起了什么的穆厉想试着坐起来却又接着倒了下去,此时他全身上下的各处关节和肌肉像是针扎一般的刺痛,硬要动的话就会抽筋,说话的气息也显得非常虚弱。
  
      天火混元气和重力环的副作用已经在他的身上全部的反弹了出来,这也是他自习武以来身体损耗最严重的一次。
  
      “你先好好休息吧,好好躺着,你伤的可不轻,别的事就先别管了,爷爷当时就说了,你的最起码得修养上半个月才能完全康复。”
  
      小荷已经照看了他一整天,期间除了换水和擦地基本上她就没再离开过这个房间,困了就在桌子上趴上一会儿,穆厉饿了几顿她也差不多就饿了几顿,原本非常皎好的脸颊也变得憔悴了起来。
  
      她比穆厉更清楚现在的状况有多糟,连他的衣服都是小荷给他换的,虽说男女授受不亲,但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小时候该看的也基本上都看全了,以二人的关系其实早已不用拘束这些小节,在小荷的心里其实也早就把自己当成了穆厉的人。
  
      除了散功以外,穆厉全身上上下下还有着数不清的擦伤,错位,和骨裂的痕迹,秦川的那招黑劫指给他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伤害。叶师父交待给小荷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现在的穆厉从路上随便找条野狗都能把他给撂倒,这已经是修养上几天就能接着好过来的情况了,要想完全康复最少就得躺上半个月,这还不能保证他能立刻复原到原本最佳的样子。
  
      “不行……,告诉我,师姐他们怎么样了!”穆厉虽然坐不起来,但还是忍着酸痛握住了小荷的手。
  
      被她这么握着,小荷的脸先是一红,接着回了句,“师姐现在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当时回来的就只有你和把你背回来的人,其余的人就再也没见到了。”
  
      “那是谁把我背回来的?”木焱萍他们最后的结果,还有他又是怎么回来的,对这些他一无所知。
  
      “嗯……,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听口音不像是山东人,他浑身穿的都破破烂烂的,看着像是刚从地牢里跑出来的犯人似的。”
  
      “是袁武志啊,他现在在哪,也在观里吗。”
  
      “那个人把你送来后和爷爷说了几句话就接着走了,他来的时候也累得气喘吁吁的,可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好像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去做。”
  
      “那韩姐姐呢,韩姐姐肯定还在这里吧。”
  
      按说以韩雅的性格,要是穆厉受了重伤她一定会第一时间过来看他的,但是穆厉醒过来后却是只看到了小荷一个人。
  
      “韩姐姐也不在,前天他就回家去了。”
  
      “回家?她回的哪个家?”对现在的穆厉来说,一听到关于韩雅的那个“家”他都会不自觉的哆嗦上几下。
  
      “当时你不在,前天晚上韩家的一个管家来了这里,把她给接回韩府了。”
  
      穆厉原本还勉强能握着的手,在听完小荷的回答后也不自觉的垂了下来,一种强烈的恐慌感围绕在了整个房间里,韩府,那里正是韩千叶的巢穴,也可以说是一切阴谋开始的地方。
  
      “七杀呢……,我的那把武器呢?”
  
      “我也不知道,”小荷摇了摇头,“当时爷爷让师姐拿着那东西去九扇门找你,但是回来就只有你和那个人。”
  
      “连七杀也落在了他们手里了,师父呢,师父在哪。”
  
      现在为止,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师父了,这也成了他最后的希望。
  
      “爷爷也不在,你被送回来不久爷爷就出去了,说等你醒过来先好好的养伤,不要互相乱想,一切都先等他回来再说。”
  
      “那他说什么时候回来了没?”
  
      “这倒是没说,只是说了叫你耐心等着,他迟早会回来。”
  
      “迟早……,嘿……,嘿嘿……”
  
      穆厉这次直接就用手捂住了脸,先是轻生笑了起来,接着就从轻笑又一点点的变成了哈哈大笑,里面还带着那种只有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会发出的抽泣声,以前有时候师父也会突然的跑出去几天,然后就又悄悄的回来了,第二天还会提前先到泰山顶上等着穆厉到来。但现在听到了这句话,他却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云淡风轻的去看待了。
  
      他是当时所有人里唯一和秦川真正交过手的人,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家伙的真正实力,要是他真的想为难木焱萍,后者就绝对是凶多吉少,原本还算是明朗的形式又一下子变得昏暗不堪了。
  
      “你怎么了,千万别太难过了,虽然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我知道,错不在你的。”
  
      小荷把穆厉给扶了起来,极其温柔的抚着他的身子,她下手极其的小心,她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颤抖,看着一向很乐观的穆厉变成了这幅模样,她的心里也同样是说不出的酸楚。
  
      好不容易脱离了虎口的韩雅又回到了那个贼巢,这么多年来都是韩千叶在假扮九扇门的门主,四把能开启蓝水晶的铁盒的钥匙有三把都在他手里,可以肯定的是,这次韩雅被他叫回去肯定是包藏祸心。等了这么多年才到手的七杀因为自己实力不济也被抢走了,还搭上了自己的师姐,如果袁武志还在的话还可以商量一下对策,就连他这些年最大的精神保障,自己的师父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也不知道跑去了哪。幸亏小荷还在他身边,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走下去。
  
      “这里还有一样东西是给你的。”踌躇了半天后,小荷还是决定把藏了很久的东西拿出来给了穆厉,她不知道这会不会是火上浇油,但要是等穆厉将来再知道了,他无疑会更加难以接受,到了那时她也就真的没脸再去面对他了。
  
      “就在你被送回来后,这帖子就被送到了观里。”
  
      她从身后拿出来的是一个包装的很精致的红色请柬,上面书写着几排金色的大字。
  
      七日后天星帮总舵的正午时分,希望阁下能在百忙之中抽空莅临参加鄙人的婚礼。
  
      新郎韩千叶带新婚妻子韩雅手书,再次先百般拜谢了。
  
      “啊!!!!!”
  
      原本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的穆厉竟然还能这样怒吼出了一声,这一声完全是本能反射般从他嘴里叫出来的,接着又有一缕火焰从他手里射了出来,这张精美的请柬瞬间被烧成了灰烬,掉在了他的身上,原本还充斥着泪水的双眼也瞬间被一股强烈的杀意给取代了。
  
      这种空前的杀意告诉他,那个叫韩千叶的混蛋一定非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