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传奇梦幻 > 第三十六章 击杀李传

第三十六章 击杀李传


  李传挥舞着精钢剑不停地击杀冲到跟前的老鼠。老鼠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包围着李传。如果有人从远处看,就可以看见,以李传为中心,周围百米范围都是老鼠。不仅地上全部是老鼠,就连周围的树上也爬满了老鼠。
  “怎么办,这么多老鼠根本就杀不完,难道我真要死在这里?”李传心里充满焦急,不停地想着逃离的办法。“对了,可以施展轻功,只要施展几次就可以跳出这些老鼠的范围。”李传运转功法,施展武林中流传的轻功,突然从地上冲起,朝远处飞去。看见李传想逃跑,那些老鼠都疯狂了,它们也纷纷跳起。树上的老鼠看见李传跳得那么高,一只一只不要命地跳向还在空中的李传;而那些地上的老鼠因为跳不了那么高,看见李传要逃跑,只能循着李传逃跑的方向追去。
  李传施展轻功,艰难地落到地面,心里气地想吐血。平时自己一个轻功,随随便便都能跳出四五十米远。这次施展轻功,人还在空中就不停地有老鼠从树上往自己身上落,搞地自己气息不稳,只能感觉落回地面。这次施展轻功,不仅飞的没有平时远,落地时因为脚步不稳,又被那些老鼠攻击,差点摔了一跤。
  现在李传再也不敢施展轻功了。但是他又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逃脱这些老鼠的包围。李传无奈地从包裹中取出一块玉佩,想要捏碎它。这块玉佩并不是当初马致远给他的那块,马致远给他的那块,上面写着“凌波府”三个字,而这块玉佩上面只写着“回”一个字。原来这种玉佩叫门派传送玉佩,只要捏碎它,就可以瞬间回到自己的门派。这种玉佩只有门派内的核心弟子才可能拥有,是为了保护这些弟子,在他们遇到生死危险时,可以瞬间传回门派,保住自己的性命。以李传的门派实力,这种玉佩也没有几块,只有那些长老和掌门才有,而因为李传的师父是太上长老,所以门派多给了他几块。但是太上长老也将这些玉佩都分给了自己的几个亲传弟子,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了。
  所以尽管李传现在狼狈万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是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捏碎这块玉佩。因为这块玉佩一旦使用,以后他绝对不可能从门派重新获得,也就意味着自己永远的失去了一次保命的机会。李传不舍得这么快就使用这块玉佩,他还在拼命地想其它的办法。不到最后一刻李传根本就不舍得使用这块玉佩。
  就在李传犹豫不决,还在拼命想办法的时候,突然一把匕首从李传的后心插入,直透前胸。李传惊恐地看着穿透自己心脏的匕首,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急剧的流逝。他不甘地回头看了下,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偷袭自己。
  “马致远,怎么是你?”李传怒吼道。他怎么也不愿相信,刚才还任自己欺侮的马致远,本来应该已经被妖兽吃掉的马致远,怎么会突然出现,成为自己的催命使者。他看了看马致远手里的那块玉佩,那本该属于自己的门派传送玉佩,心里更是一阵凄凉。自己抢了马致远的玉佩,现在自己的保命玉佩被马致远抢了。
  李传最终不甘地倒在地上,他想不通马致远是如何逃过疯狂的妖兽追杀的,又如何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接近自己的。
  原来当时那些发疯的妖兽冲到李传和马致远身边时,李传吓得赶紧就跑了,根本就没再管马致远的死活。而马致远看到那么多的妖兽冲来,知道自己就算跟着李传逃跑,也根本逃不掉。所以他干脆仗着自己变态的身体防御,顶住那些妖兽的冲击,施展轻功跳到一棵大树上。看见马致远逃到树上,那些善于爬树的妖兽也纷纷上树追击。
  马致远一边逃,还一边观察李传。在确定李传根本无法顾及自己的时候,马致远立即激发自己的血脉之力,突然消失在空气中。那些追击马致远的妖兽,发现自己追击的目标突然消失,也是一阵骚乱。但是这些妖兽等阶还太低,虽然已经拥有了一些智慧,但是它们还无法理解马致远为何会突然消失。所以它们在附近寻找不到马致远后,就纷纷离开,朝李传逃跑的方向追去。这些追击马致远的妖兽中,有很多黑色鼠妖,它们后面也参加了对李传的包围。为了避免李传会和马致远一样逃到树上,这些黑色鼠妖在包围李传的时候,还带着其他鼠妖跑到树上对李传进行围堵。如果李传知道是因为马致远的关系,这些鼠妖才会爬到树上的,才会在自己施展轻功的时候纷纷跳到自己身上,害自己逃脱失败,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马致远通过激发自身血脉之力,隐身逃过那些妖兽的追击后,悄悄地朝李传的方向潜去。他要杀死李传,将自己的玉佩抢回。因为马致远血脉之力只有一阶,所以在十分钟内,他只能保持三秒的隐身状态,隐身状态消失后,马致远又得找个地方躲着,等到可以重新激发血脉,重新隐身后,才敢继续前进。还好马致远在隐身状态下,速度和身法都比平时有成倍的提升,尽管只有三秒的隐身时间,但是他可以前进相当长的距离。终于在第三次激发血脉之力进入隐身状态后,马致远发现了李传被包围的身影。他悄悄地潜伏在李传身旁的一棵大树的树洞中,小心地观察着李传。在可以重新激发血脉之力后,马致远马上进入隐身状态,快速地接近李传,并成功地杀死他。
  马致远在成功杀死李传后,不敢闲着,因为周围还有密密麻麻的鼠妖,他赶紧从李传身上找回自己的玉佩,并且还顺手拿走了李传身上的包裹。然后他伸手握住刚才刺入李传心脏的匕首,将它拔出,对着冲向自己的黑色老鼠砍去。马致远没有注意到,这把匕首从李传身上拔出后,好像产生了一丝变化。
  马致远边打边逃,仗着自己的防御,朝着他刚才发现的一条小河逃去。这一次逃跑算得上是无比艰辛,因为要十分钟才能激发一次血脉之力,马致远必须硬抗这些妖兽十分钟的攻击,他心里也没有把握可不可以坚持十分钟的时间。而那条离自己才一百米左右的小河,现在在马致远的眼中变得是那么的遥远。但是马致远知道,他必须逃到那条小河,因为老鼠都怕水,只要能够逃到那条河里,就可以摆脱这些老鼠的追击,自己就有希望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