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剑之彼岸幽冥 > 第七章 意外

第七章 意外


  待所有人都跑完后,集合的队伍中越来越多的空位让众人眼露悲哀,或轻微或急促的呼吸声给空旷的的训练场带来一丝生气。
  悲伤、难过,只有无声的泪水才能诉说。不久前的同伴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一声声哭喊仿佛还在训练场上回响。
  “嘀嗒,嘀嗒……”汗水滑落的声音清晰可闻。剧烈运动后每个人脸上都泛起一片红潮,几个容貌尤为漂亮精致的女孩已经开始显露出特殊的美丽。
  幽冥甩了甩被汗液沾湿的头发,冰蓝色的发丝扫过迪妮莎的脸颊,让她感到痒痒的,不由得伸手抓住幽冥顺滑的长发。
  幽冥感到自己的头发被抓住,转头看了迪妮莎一眼,墨蓝如星空般深沉而纯粹的瞳孔中满是疲惫与坚强。
  “迪妮莎……”轻声的呼唤让她松开了手。黑褐色的瞳孔对着墨蓝,灵魂深处的熟悉感让她一阵恍惚。
  下意识地牵起幽冥的手又松开,轻抚她的长发,明明从未做过的举动,却又仿佛是做过千百遍一般,陌生中夹杂着熟悉。潜意识里不愿放开她,就好像……一放开就再也见不到了。
  眼前突然闪过一幅画面:有着显眼冰蓝色发丝的女子穿着黑、蓝、红、白、金五色交错的战甲,身上沾满血迹,两眼紧闭,仰躺在一名黑发女子怀中。黑发的女子身着象征着无上的金色战甲,站在一座空旷的大殿内,神情哀伤而愤怒。巨大的殿门大开,金色的华丽纹饰熠熠生辉,殿外的明亮与殿内的昏暗形成强烈的对比。门外是一群特殊的人,同样穿着不同颜色的战甲,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他们紧紧看着两名女子,目光中透出贪婪和惊惧。
  “迪妮莎,怎么了?”回过神来,面前是幽冥担心的样子。
  “没事。”重新勾起嘴角,心中的负面情绪一瞬间全部消失,那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啊!
  “走吧,去拿剑,别人快拿完了,我只是出了下神而已。”迪妮莎岔开话题,语气轻松,一点也没表现出异样。
  刚刚教官已经说了,接下来的训练是学会挥剑。这是为了以后学习基础剑技打下基础,进而发展出独有剑技。训练用的大剑是没有开锋的,只有真正的大剑一半重,但也不是她们可以轻易拿起的。拿起后,挥剑五百次,偷懒加罚一千次。
  拿起剑,走到一片空地,开始挥舞起手中大剑的迪妮莎却思考着刚才突然出现的画面,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情况,却意外而且清晰地明白,那是……幽冥和她。
  她不知道为何她和她都是长大后的样子,为何她会如此虚弱,而她又如此哀伤。她只知道,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迪妮莎,伊妮莉,”幽冥看着手中的剑,微微用力,声音却有些飘渺,“你们说,是否有一天,我们会向对方举起手中的剑……”
  伊妮莉沉默片刻,清冷的声音说出永恒的誓言“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但是我会带着你们的希望一起活下去,直到最后。”
  “那就不要让我们有向对方挥剑的机会,”迪妮莎那么轻松的说出了最直接,同样也是在未来最难实现的事情,“我会,一直看着你们的。”
  挥舞着剑,手臂酸痛,心情却有些轻松。从她来到这里开始,未来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谁又能否定那些美好的事情不会在未来呢?
  眼帘微垂,遮住复杂的情绪,许下心愿,“我希望,我们永远,永远,不要向对方动手。”
  手中的剑无比沉重,手臂酸胀。坚持着挥动,因为,这是日后独自一人时唯一的陪伴。心中一片沉静,不起波澜,只是在看见身旁两人专注的身影时感到微微的温暖。
  无数遍地挥剑,意识开始恍惚,纯靠心中不愿倒下的信念支撑。灵魂仿佛与身体脱离,没有任何感受。突然,急促的声音响起:“幽冥,小心!”幽冥瞬间清醒,精神无比集中,耳边传来划破空气的声响。幽冥猛地抬起头,瞳孔骤缩,一柄训练用大剑正向她飞来。哪怕没有开锋,沉重的质量也带来了极大的威胁。
  在巨大的危险下,身体比精神更快做出反应,幽冥退后一步,同时将手中的大剑挡在身前。看似缓慢的动作实际无比迅速。当幽冥刚将大剑举在身前,天空中的那一把大剑已经来到了面前!
  一声巨响发出,幽冥有些痛苦的皱起眉头,巨大的声音让她不适,剑上传递而来的力量让她的手几乎无法在握住沉重的剑,虎口被震裂,鲜红的血液流出,而这样只是让那把剑微微偏转了方向。
  呼啸着的大剑几乎擦着耳边飞过,凌厉的风却在幽冥的脸上划下一道血痕。“嘭”的一响,擦着幽冥飞过的大剑斜斜地插入场地。急促地喘了口气,一下子放松下来的幽冥有些不稳地退后一步,手中的剑不知何时滑落在地上。刚刚的她,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她感受到死亡就在身边,就差一点点,她的生命就要被这把剑带走了。
  训练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幽冥。片刻之后,迪妮莎与伊妮莉反应过来,还拿着手里的大剑就冲向了幽冥。
  “怎么样?”习惯性的惜字如金,心中的担心却无法毫无保留的溢出。
  “该死的,哪个白痴做的事情!”迪妮莎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混蛋!”终于反应过来的教官恼羞成怒,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又是一个好苗子,虽然没什么大事,但这让他怎么能不愤怒,这可是要向上头交代的,“谁做的事情!给我滚出来!不出来就一个个的查,查到了就去给我喂妖魔吧。”
  “教、教官……是、是我。”女孩浑身发着颤,说话都结巴了,一点点地从队伍里挪了出来。
  教官冷酷的双眼从女孩身上扫过,眼底掩藏着的,是愤怒的火焰。女孩浑身抖的更厉害了,她的胆子本来就不大,这一吓就更小了。
  转过身,挥挥手,教官无情的话语直接把女孩吓晕了过去:“把她送到妖魔森林里。”黑暗的角落里迅速有黑衣人上来执行了这项指令。
  幽冥轻轻触摸着不断渗出血珠的伤痕,看着被拖走的女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迪妮莎和伊妮莉则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旁,不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