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能无限复活 > 第191章 其实我是一个放牛娃

第191章 其实我是一个放牛娃

“好你个赵峰,还不快把解药拿出来!”
  
  听到徐临渊的话,赵峰脖子一扬。
  
  “抱歉,大首领,属下身上并没有软骨散的解药,就算您让我交,属下也交不出来!”
  
  “你……胆大妄为,实在是胆大妄为……”
  
  徐临渊脸色难看,伸手指向赵峰,被气得浑身发抖。
  
  然而赵峰却是没有在意,反而趁着徐临渊生气的时候,突然右手在腰间一抹,随后一道寒光闪过,往陈墨飞射而去。
  
  那抹寒光速度奇快无比,定睛看去,赫然是一把斩骨短刀。
  
  面对这把往自己飞来的斩骨刀,陈墨两人瞪得浑圆。
  
  然而他全身酸软无力,根本没有本分抵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等待死亡的降临。
  
  不过就在最后一刻,徐临渊却是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陈墨旁边。
  
  右手快速探出,那化作寒光的斩骨刀被他轻松捏住,就像捏住一片飘落的树叶般简单。
  
  锋利的刀刃在火光之下闪烁着寒芒,已然抵在陈墨眉心之上。
  
  只要徐临渊再晚上半步,陈墨就会被斩骨刀直接杀死。
  
  当然,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实际上别说这斩骨刀是赵峰扔出来的,就算他亲自手持短刀全力砍在陈墨身上,也根本无法伤到陈墨分毫。
  
  可以力战先天高手的肉身,不仅在力量方面十分恐怖,在防御方面同样毫不逊色。
  
  不过陈墨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看向旁边的徐临渊。
  
  “徐首领,多谢!”
  
  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徐临渊轻声道。
  
  “小兄弟,你没被吓到吧?不过……不知道经过这点小刺激,你是不是回忆起了一些什么事情呢?”
  
  “回忆?什么回忆?”
  
  “比如……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身上的雪玉冰蚕衣是哪里来的,你为何没有半分修为却拥有如此强大的肉身之力?”
  
  完全没有之前的温和,此刻徐临渊虽然语气轻缓,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却是给人一股莫名的冷意。
  
  在旁边火光跳动之下,他脸上阴影不断变幻,看上去竟是有几分渗人。
  
  “什么雪玉冰蚕衣?我哪有这个东西?”陈墨一脸茫然。
  
  “呵……小兄弟都穿在身上了,却还不知道吗?”
  
  “哦,原来我身上这件衣服叫雪玉冰蚕衣啊!难道它是全世界都限量的款式,而且名气很大吗?不然怎么你会知道?”
  
  陈墨恍然地点了点头,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还有这么高级的名字。
  
  虽然觉得陈墨现在淡定的表现有些奇怪,但徐临渊也没想太多。
  
  既然在刚才那种情况下都还没有人出现,他也没施展出什么手段保命。
  
  那就说明这小子的确是孤身一人,而且没有什么底牌。
  
  于是他并没有太在意,摇了摇头,开始解释道。
  
  “这雪玉冰蚕衣倒不是款式独特,而是它的材质神异,由雪玉冰蚕丝钩织而成,刀剑难伤,水火不……”
  
  “雪玉冰蚕丝又是什么?”
  
  徐临渊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墨打断,不由得有些神奇,但也意识到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面色一沉。
  
  “好了,小兄弟,现在你可否回想起来,自己身上的雪玉冰蚕衣是从何而来?”
  
  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徐临渊一眼,陈墨撇了撇嘴。
  
  “我之前不说了吗,我失忆了,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想不起来!”
  
  “找死!”
  
  面对陈墨这个回答,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朱老三突然暴喝一声,脸上狰狞一片。
  
  “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到这个时候了,还满口谎言,信不信老子一斧子劈了你?”
  
  陈墨还没开口,徐临渊却是连忙摆了摆手。
  
  “好了,老三,这么凶做什么,都把小兄弟给吓到了……”
  
  脸上露出渗人的笑容,他看向陈墨。
  
  “小兄弟,你要是想起什么来了,还是快些说出来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他们会对你做什么!”
  
  旁边的沈从泰也突然开口,脸上带着诡异而变态的笑容。
  
  “嘿嘿……杀了倒是可惜,我看这小子细皮嫩肉,倒是俊俏得很,有些人不就好这一口吗?再加上他肉身强横,到时候绝对能买个好价钱。”
  
  说完之后,他便用诡异的眼神看着陈墨,脸上似笑非笑。
  
  此时所有人都眼神不善地看着陈墨,他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们……你们竟是如此用心险恶,难道就不怕报应吗?”
  
  “报应?呵呵……”徐临渊冷笑一声,“我徐临渊杀人无数,从不信什么报应!小子,你就不要再废话了,还是快些老实交代吧,如果再不说实话……”
  
  看向旁边的赵峰,徐临渊沉声说道。
  
  “他要是再不说实话,你就把他命根子给割下来!”
  
  “好嘞,大首领,这件事属下在行,保证手起刀落,连根斩下!”手中斩骨短刀挽了个刀花,赵峰狞笑道。
  
  一边笑着,他还一边往陈墨靠近。
  
  陈墨见此脸上也露出了惊恐之色,连忙大声说道。
  
  “好了,我说,我全都说……”
  
  徐临渊嘴角微微勾起,抬手示意赵峰停下,随后看向陈墨。
  
  面对徐临渊的视线,陈墨只得一脸无奈地说道。
  
  “其实我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放牛娃,之前我在放牛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等我一觉醒来,发现地主家的牛竟然全跑光了。”
  
  “当时我被吓得不行,于是连忙骑上最后一头牛直接逃跑,因为我要是留下来的话,绝对会被地主王老五打死的……”
  
  一开始徐临渊还满是期待,但听着听着便发现陈墨越说越远,半天没扯到点子上就算了,而且一听就是假的,不由得面色难看。
  
  “小子,你找死不成,还敢撒谎?”
  
  “我哪有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陈墨一脸委屈。
  
  “真的?呵……放牛娃能有如此强横的肉身?放牛娃能得到雪玉冰蚕衣?你当我是傻子不成?”
  
  “我这不还没说完吗?你着什么急呀!”
  
  “你……那好,我倒要看看你小子准备说出个什么花儿来!”
  
  徐临渊压下怒火,面色不善地看着陈墨。
  
  “接下来你要是再有半句废话,就立刻切了你的命根子!”
  
  ……
  
  ……
  
  PS:感谢“起点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