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糊俏囧侠 > 第六章 彩衣女子2

第六章 彩衣女子2


  “一个毫发无损,一个如此怪异,二笨,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
  二笨?难道是叫小李飞刀?天哪,天底下怎会有如此二百五的名字。本身名字里有个笨字就已经很愚蠢了,前面还加一个二字,当真是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二百五。林颜诺想着忍不住噗呲一声笑出来。
  不笑还好,这一笑可激怒了面前的彩衣女子。只见她杏眼圆瞪,凑到林颜诺耳边咬牙切齿地说道:“妖女,你到底施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妖术,让二笨背叛我?”
  “妖女?你骂谁妖女?哎哎我可没得罪你,初次见面只是想向你们打听一下情况而已。有你说话这么难听的吗?”林颜诺越听越迷糊,感觉好像脱离了现代,到了古代。老天怎么回事,我头要爆了啦!
  见此情景,本唤作二笨的小李飞刀忙上前解释道:“旗主,你误会了!我与姑娘只是萍水相逢。适才若不是这位姑娘出手相救,恐怕二笨早已无缘与旗主相见了。”
  “哦?萍水相逢,还救你?”彩衣女子显然不信。
  刚才指责二笨的灰衣汉子复又站出来抢白道:“旗主,这小子分明与妖女早就暗中勾结,吃里扒外,走漏了这次护镖的风声,害死我们虎宕镖局这么多兄弟。不然你说,为什么只剩你还活着,你在虎宕镖局武功最差,却安然无恙。若不是此番亲眼撞见你与这妖女勾结,试问镖局上上下下谁会相信一向忠厚老实的你会是家贼?怪不得平日里一副唯唯诺诺,胆小怕事,任人窄割的样子,原来都是在演戏!”
  灰衣汉子这番话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刚才还各怀猜测犹疑不定的众弟兄,这会开始对二笨七七八八地指责起来。
  忠厚老实,任人窄割,唯唯诺诺,担心怕事,天哪!这是形容他的吗?一想到他刚才那副臭嘴脸,林颜诺气就不打一处来。小声嘀咕道:“还任人宰割呢?我看是任何人都难逃他的宰割才对!”
  没想到这句无心之言,却生生被彩衣女子听到。
  彩衣女子脸色骤变,对身后一声令下:“都给我带回去!”
  几个灰衣汉子得令立刻走过来,态度极为粗鲁。
  林颜诺怎会就此束手就擒,先不说自己心中的疑问还没搞清楚,就冲这女人此副嘴脸,料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便与灰衣人撕扯起来。
  二笨一边排斥着镖局人的粗鲁行为,一边嘴里嘟嘟嚷嚷喊着冤枉。可事已至此,除了林颜诺,谁能相信你他说的。一番推嚷中竟被前来捆绑的同门打得鼻青脸肿。林颜诺见状,一边暗骂无能,一边疑窦重重。这个男人前后判若两人,之前桀骜不驯,高傲冷漠的很。此刻却一副武功平平,极为憨实的摸样,的确令人费解。
  且说彩衣女子见两人以被手下控制,一个是镖局的叛徒,一个是好像全无半点武功的妖女,便勒令启程回镖局。此时,一对老者从前面山道迎面蹒跚而来。
  两人约摸五六十岁,都着粗布衣服,绾着庄稼汉子常见的那种发髻。男的上身青布汗衫,下身穿一条邹巴巴的土黑裤,裤腿挽至膝盖,小腿上还有残留的点滴黄泥。脚上是一双粗布鞋,随意地吸在厚实的大脚上,鞋口已经开裂,露出一截仿佛刚从田里起来,泥浆子没洗干净的脚趾。好像刚从水稻田里插秧归来。女的虽然穿的比男的稍微整洁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都是一副山野庄稼人的打扮,似是夫妻俩。
  彩衣女子自是没把这两个乡人放在眼里。熟料,当镖局人马与夫妻俩擦身而过的瞬间,只听一片惊呼,伴随着一阵迷烟,一拨人尽数晕倒在地。连彩衣女子也无例外。
  两夫妻相视一笑,朝当中两人走去。